一个诺曼第人 | 莫泊桑

 写给波尔-阿勒克西    我们刚好出了卢昂市区,轻快的车子就在茹蔑日大路上急速地向前进,它穿过好些草滩;随后,为了要爬甘忒勒坡,那匹马才踏着慢步走。    那...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80

比埃洛 | 莫泊桑

 写给杭里-路戎    乐斐佛太太是个乡下太太,一个寡妇,那种半城半乡式的太太之一,这种太太们的衣裳和帽子都点缀好些花边和波浪纹的镶滚,她们说起话来每每把字音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34
飞鱼 飞鱼 2018-03-07

农历年

如果知道结局重头回来,那么该犯的错我大概不会再犯,要走的弯路也不会再走,要表白的人也不会再表白。因为知道结局,所以不去尝试,可能在犯错之后才能切身的体会,走了弯...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44
天寒 天寒 2018-02-17

她陷入了他那里,再怎么深,也得出来了

群里有个高三的妹子说她喜欢一个男的很久了,他们是同班的,女的叫小蜜,男的叫小凡。但是小蜜是单相思的,也就是一直暗恋着小凡,这件事她除了她的舍友的知道,谁都不告诉...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44
加油少年 加油少年 2018-02-15

过年的意义

回家过年,过年回家,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每逢年关将近,许许多多身在异乡的人们对思归会越来越浓。    没有流浪过的人,又怎能明白游子们酸涩而甜美的乡愁。对养育自...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434
天寒 天寒 2018-02-15

她这么可爱,还是试着走下去吧

有个姑娘,在她快生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怀孕的。她一直不敢跟家里的人说,到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候,她家里人才知道的,因为这个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跟家里人说明白了,然而...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67

相识的男人 | 契诃夫

漂亮迷人的万达,或者照身份证上的记载:荣誉公民娜斯塔西娅·卡纳夫金娜,刚出医院就落人前所未遇的困境:既无安身之处,又身无分文。怎么办?她头一件事就是跑到信贷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79

我的“她”| 契诃夫

她,按照我的双亲和上司的权威说法,比我出生得早。且不管他们说得对不对,但我只知道,在我的有生之年中,没有一天不从属于她,不感到她对我的控制。她日日夜夜不离开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41

坏孩子 | 契诃夫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41

变色龙 | 契诃夫

警官奥楚美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手里拿着个小包,穿过市集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个警察,生着棕红色头发,端着一个粗罗,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装得满满的。四下里一片寂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75

哀伤 | 契诃夫

旋匠格里戈里·彼得罗夫,这个当年在加尔钦乡里无人不知的出色手艺人,同时又是最没出息的农民,此刻正赶着一辆雪橇把他生病的老伴送到地方自治局医院去。这段路有三十来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79

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麦卡和蕊亚是我的两个外国朋友。他们在很长时间里是一对让人念念不忘的情人。念念不忘的原因中包括“麦卡蕊亚”放在一起读有天造地设的黏合感,叫久了再拆开单念,“麦卡”...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