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蒙:阿Q可笑的不是“自我安慰”

本篇王蒙:阿Q可笑的不是“自我安慰”,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愈是处在逆境下愈要争取生活的快乐与学习的长进。生活是不可战胜的,邪恶者永远不可能全部摧毁生活的乐趣。“文革”当中我在新疆农村,被剥夺了写作的权利与参加政治生活的权利,我的前途十分渺茫,然而我仍然努力生活得快乐和有意义。我乐于与少数民族农民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乐于学习他们的语言文化,我学习烹调带有新疆农村特色的食品,我欣赏新疆大地的自然风光,我爱喝奶茶和酸马奶,我爱吃抓肉抓饭酸奶油拌面片烤馕和烤包子直到稠稠的玉米粉粥。我钻枞树林上雪山骑马走过漫漫无边的草原,我唱着新学会的新疆民歌,我养猫养鸡盖小房挖菜窖,我结交了大量少数民族朋友以心换心。在我劳动过的地方,我随便推开哪扇门都有自己的友人,我知道他们的一切喜怒哀乐。

  苦中作乐是为了活下去,因为谁活着谁就看得见。这里绝不是美化苦难和为苦难辩护,但也绝不是只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叫苦连天。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生活的力量仍然有可能战胜不让你好好生活的力量,对于不让你好好生活的邪恶力量来说,你能好好地生活就是针锋相对的回答。有一种看法认为这是类似于阿Q的精神胜利法。阿Q精神所以可笑可鄙,不在于他常常在恶劣处境下自我安慰,他的毛病是完全不正视自己的处境,不正视自己的愚昧、无知、被污辱、被欺凌,反而去欺凌比他更弱的个人如小尼姑。他的精神胜利法也是完全没有意义荒唐可笑的,如想像对方是自己的儿子。是儿子又当如何呢?难道他有一个小D那样的儿子王胡那样的儿子对他的命运就有什么帮助吗?至于平衡自己的心理的能力,维持自己的健康的能力,有时是多么重要啊。人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发动针对邪恶势力的“圣战”,人有时候需要等待,有时候需要忍耐,有时候需要为顾全大局而保持沉默,有时候一时看不清楚需要再看一看,需要让事物的发展进一步暴露自己的本质。人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也不要相信那些大言不惭,声称一切了如指掌,同时自己不做什么,却专门要求别人冲呀冲,要求别人多多早早去做烈士,责备别人为什么经历了严峻和不正常却能活下来的人。

  等待并不等于无所(www.xxgushi.com)事事,等待并不等于睡它个昏天黑地,等待是积蓄,等待是学习的良机。正是在逆境中人们可以做到清醒和富有反省精神。逆境中你必须小心翼翼,逆境中你必须严格要求自己,逆境中你最有可能集中精力读书和思考。逆境等于人生的研究院博士后,逆境等于一次自我清理一次新陈代谢,逆境是一个契机,使自己进入新的更成熟更尊严的精神境界。

  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比保持自己的良好精神状态更要紧的了,只要自己处于良好的精神状态心理状态,谁都奈何不了你。不管处于怎样的逆境,自己精神上不垮谁也就无法把你打垮。在政治运动连年的岁月,有些人运动刚开头,什么事都还没有发生,就先吓死了、寻短见了。我遇到过几位这样的人,根据我的见闻,这样的人有两类,一种是过去一帆风顺处境极佳,没受过挫折,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太娇气的。有些常常在运动中被批斗被审查的“运动员”反而比较皮实,经得住摔打。其次一种就是在外边挨了斗,回家以后得不到温暖的,家里有成员搞什么大义灭亲的。总结这方面的经验是为了使我们自己的精神力量更强大,心理素质更优化,当然不是给制造苦难的错误做法开脱。我们人众的心理素质都更好一些、坚强一些,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健康与稳定的因素,不那么容易被煽乎起来,也不那么容易被恐吓住。当然,这不能替代政策与路线的纠正偏差。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巴金:我的几个先生
巴金:保护动物
巴金:忆
巴金:小端端
巴金:月
巴金:我的幼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