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当铺

本篇萧红:当铺,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你去当吧!你去当吧,我不去!”

  “好,我去,我就愿意进当铺,进当铺我一点也不怕,理直气壮。”

  新做起来的我的棉袍,一次还没有穿,就跟着我进当铺去了!在当铺门口稍微徘徊了一下,想起出门时郎华要的价目——非两元不当。

  包袱送到柜台上,我是仰着脸,伸着腰,用脚尖站起来送上去的,真不晓得当铺为什么摆起这么高的柜台!

  那戴帽头的人翻着衣裳看,还不等他问,我就说了:

  “两块钱。”

  他一定觉得我太不合理,不然怎么连看我一眼也没看,就把东西卷起来,他把包袱仿佛要丢在我的头上,他十分不耐烦的样子。

  “两块钱不行,那么,多少钱呢?”

  “多少钱不要。”他摇摇象长西瓜形的脑袋,小帽头顶尖的红帽球,也跟着摇了摇。

  我伸手去接包袱,我一点也不怕,我理直气壮,我明明知道他故意作难,正想把包袱接过来就走。猜得对对的,他并不把包袱真给我。

  “五毛钱!这件衣服袖子太瘦,卖不出钱来……”

  “不当。”我说。

  “那么一块钱,……再可不能多了,就是这个数目。”他把腰微微向后弯一点,柜台太高,看不出他突出的肚囊……一只大手指,就比在和他太阳穴一般高低的地方。

  带着一元票子和一张当票,我快快地走,走起路来感到很爽快,默认自己是很有钱的人。菜市,米店我都去过,臂上抱了很多东西,感到非常愿意抱这些东西,手冻得很痛,觉得这是应该,对于手一点也不感到可惜,本来手就应该给我服务,好象冻掉了也不可惜。走在一家包子铺门前,又买了10个包子,看一看自己带着这些东西,很骄傲,心血时时激动,至于手冻得怎样痛,一点也不可惜。路旁遇见一个老叫化子,又停下来给他一个大铜板,我想我有饭吃,他也是应该吃啊!然而没有多给,只给一个大铜板,那些我自己还要用呢!又摸一摸当票也没有丢,这才重新走,手痛得什么心思也没有了,快到家吧!快到家吧。但是,背上流了汗,腿觉得很软,眼睛有些刺痛,走到大门口,才想起来从搬家还没有出过一次街,走路腿也无力,太阳光也怕起来。

  又摸一摸当票才走进院去。郎华仍躺在床上,和我出来的时候一样,他还不习惯于进当铺。他是在想什么。拿包子给他看,他跳起来:

  “我都饿啦,等你也不(www.xxgushi.com)回来了:

  10个包子吃去一大半,他才细问:“当多少钱?当铺没欺负你?”

  把当票给他,他瞧着那样少的数目:

  “才一元,太少。”

  虽然说当得的钱少,可是又愿意吃包子,那么结果很满足。他在吃包子的嘴,看起来比包子还大,一个跟着一个,包子消失尽了。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史铁生:悼路遥
郁达夫:清冷的午后
史铁生:随笔三则
史铁生作品_史铁生散文集
郁达夫:祈愿
史铁生:消逝的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