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状元桥

本篇血溅状元桥,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清咸丰三年太平军攻下江南重镇江宁(南京)。不久,天王洪秀全参照东王杨秀清的建议开设“女科”,招收女子当官,施行男女平等共建天国大业。
  
  这天,东王杨秀清和何震川将军正在厅内谈论为何黄榜贴出后还没有人来报名应考女科,手下来报,说门外有二十多位女子前来报名应试。
  
  闻听有二十多位女子来报名,杨秀清立马来了精神,他带领左正史何震川一起来到前厅,便听得前厅叽叽喳喳语声不断,他抬头望去,五彩缤纷的绣服女子闪耀眼前。
  
  杨秀清坐上厅正中的将军椅,何震川也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手下递上空白折子给何震川,他打开折子放在书案前,然后拿起毛笔,对着厅内那些女子道:“请姑娘们一字排开,分别报名,本左正史把你们的姓名写上折子后会给东王过目,待确定人数后我们再禀明天王择日进行考试。”何震川眉清目秀、说话温和的样子让那些姑娘们又是一阵骚动,好俊朗的小官人啊!
  
  姑娘们的赞许声飘入何震川的耳朵,他的脸微微涨红:“现在开始报名。”他示意姑娘们一个个上前来。
  
  第一位穿绿衣服的小姑娘上前,福了福身,张口便道:“小女子姓黄名英,年方一十八岁,金陵人士。”何震川便在折子上写上黄英,金陵人士。
  
  第二位穿粉色小花衣服的姑娘也上前福身:“小女姓钟名妞,年方一十七岁,徐州人士,今儿个是随着姐姐一起前来报名。”何震川在折子上写上钟妞,徐州人士。
  
  一位位妙龄女的轻吟报名让何震川心中喜滋滋的,他在想,要是能在这些姑娘中觅得一位知己那该多好。正想着,面前又走上一位佳人,但见她:杨柳细腰樱桃口,满面春色眸黑幽,甜甜一笑出口来,妙语连珠才情流。“大人,本姑娘是:傅家有女双十年,善意有知不腼腆,详情要问胸中才,金陵书香尽展颜。”姑娘吟罢诗句,何震川心中一惊,他抬起头,哇,好一位漂亮的姑娘。
  
  看到眼前这位帅哥愣愣地看自己,姑娘对着他微微一笑道:“左正史大人莫非还不知我姓名?”
  
  让姑娘这样一问,何震川才觉已在姑娘面前失态,他脑筋一转,低头在折子上写下傅善祥,二十岁,金陵人士,然后抬起头把折子递给姑娘。
  
  见左正史大人写出了自己的姓名和芳龄、籍贯,姑娘心中一动,他好聪明啊!看到姑娘脸红地退下,何震川心中开始翻腾起来,这姑娘有长相,还用藏头诗来报她的姓名,别出心裁,看来今年女状元非她莫属。
  
  二十多位姑娘的姓名写上折子后,何震川把折子递给杨秀清。杨秀清看后便道:“震川弟,有了这二十多位姑娘开头,想必此后会有更多的女子前来报名,请老弟一定要把好此关,为我天朝选出女状元。”
  
  何震川对着杨秀清谨慎地应诺着,然后让手下通知姑娘们稍等片刻便起身告别东王,往后面天王府而去。天王洪秀全正在天王府花厅喝茶,闻报何震川前来便让他进入花厅。何震川进来下跪行礼后便把折子呈上道:“天王,此是今天看到黄榜前来报名的女考生名册,请天王过目,以便定下日子举行科考。”洪秀全拿过折子看了看,微笑着把折子还给何震川,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朕已决定任命你为副主考,由朕妹妹洪宣娇任主考,宣娇书读得不多,你就协助她一下,考期定在三天后朕的生辰日上午。”何震川又是跪下行礼:“臣已拟有试题,稍候就去西王府,请天王放心,臣谨遵天王圣谕。”
  
  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是西王肖朝贵的妻子。何震川从天王府出来后便往前厅让手下把那些姑娘遣散,通知她们三日后上午前来考试。然后把自己拟好的试题拿给西王府的洪宣娇过目。
  
  三日后上午,共有五十位十六到二十五岁之间的女子前来应考,经过头道笔试关,选出了十位成绩好的进行面试。晌午时分,洪宣娇坐镇西王府前厅,何震川则旁坐对那十位女子进行面试。何震川在姑娘中间一眼就看到了傅善祥,她排在十位姑娘中的第二位。其实十位姑娘因为笔试成绩出众,早就定为能进“女馆”工作的候选人了,只不过是再排下名次而已。那洪宣娇把姑娘们一个个叫上前,对她们问了些简单的问题后,便把脸转向何震川,“何大人,我看姑娘们水平都很高,很难分辨孰高孰低,你看这名次如何定夺啊!要不让天王哥哥来定吧!”
  
  何震川看了看洪宣娇,心想你这才学要是能定三甲那才是怪事呢!不过脸上不动声色,他对洪宣娇行礼道:“洪大人,你把这朵花给她们看,让她们即兴作诗一首,我们以诗优劣而定三甲等次,让天王再点状元,大人意下如何?”
  
  好,这好玩。洪宣娇目露喜悦,就把何震川随手摘的春兰拿来对着下面十位姑娘道:“就以春兰为题,希望姑娘们能吟出最好的诗来,我现在就命人把天王哥哥找来,让他一起审听。”
  
  姑娘们一听要当场作诗,纷纷叫苦,只有傅善祥神定气爽地看了何震川一眼,对他微微一笑,心想帅哥真体谅我,知道这是我的特长!
  
  何震川看到美女对他微笑,怦然心动,哇,这傅姑娘一笑百媚生。不过碍于洪宣娇在,何震川只能中规中矩地坐着,静观厅下那些姑娘如何作诗。
  
  不一会儿,洪秀全来到西王府前厅,面试开始。第一位姑娘张口就来:“兰质蕙心叶绿色,山涧沟壑藏洁素,不闻花香先看叶,难知其情目空彻。”
  
  听完姑娘的吟诗,洪宣娇拍手说好,但洪秀全摇头皱眉,对洪宣娇说:“妹子,你懂不懂诗啊!她这诗劣得很,下去吧!”洪秀全手一挥,那姑娘退下了。
  
  轮到傅善祥吟诗,她刚踏出队列,洪秀全就双目放光,好标致的姑娘,就是不知肚中文采如何,他手一挥,示意傅善祥吟诗。
  
  傅善祥凝神定气,轻启朱唇:“兰心一片出天朝,花香四溢飘晨早,返得清明出圣君,人心所向闻昭告!”
  
  傅善祥刚把诗吟完。何震川心中直喊:哇!好诗!好诗!他把脸转向天王,天王频频点头,想不到这女子不但人漂亮,诗也吟得好!他一拍桌案:“好诗,好诗,天朝兰花,反清圣君。何左正史,这女子的才情不比你差吧?”
  
  何震川心想,看来天王也明白傅姑娘的诗意,估计女状元非她莫属。他边想边起身上前行跪礼:“天王,此诗的确妙趣横生,臣自愧不如。”
  
  “哈哈!你何左正史也有甘拜下风的日子,看来我朝是贤才辈出,苍天有眼啊!灭清指日可待!何左正史听旨:这位姑娘鼎甲第一名,是今年的女状元。”
  
  何震川站在厅中,用余光看着傅善祥,看到傅姑娘镇定自若没有半点欣喜,他倒是心花怒放,以后傅姑娘可以在天朝任职,我就有机会追她了。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鱼姻缘
灵犬追凶
夺命诡鸡
余二娘智斗恶匪
狐狸不害人
柳树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