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斑鸠泪

本篇泣血斑鸠泪,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白云县县令凌子轩这天一大早被“咕咕”的鸟声吵醒。他起床打开窗户,想呼吸呼吸这阳春三月里早晨的清新空气。忽然一只斑鸠直冲过来,他没来得及躲闪,右眼被“啄”了一下,他不由得“啊”了一声,猛地捂住了眼睛。
  
  凌子轩的新婚妻子黄莺莺听到丈夫的叫声,连忙跑过来看。她掰开丈夫手指,见他的眼睛已经红肿,心里大叫不好,立即唤来下人去请郎中。
  
  郎中一会儿就来了,他仔细地看了看凌子轩的右眼说:“不是大问题,只需点眼药水即可。但千万小心,不能再被啄,否则右眼可能瞎掉。”
  
  凌子轩及黄莺莺听了才放下心来,一面就吩咐下人密切注意斑鸠,万不可让它走近人身再惹事端。下人遵命,所以这以后,斑鸠虽然天天飞进院内,但都被忠实又动作敏捷的下人赶走了。
  
  大概一个月后的一天,凌子轩忽然发现斑鸠仿佛放弃了袭击。而是歇在院子里的空地上,悠然自得地东瞧瞧西望望。凌子轩惟恐这斑鸠麻痹他,就叫下人仍然照赶不误。但下人几次三番穷追猛赶后,斑鸠依然飞回来歇在空地上。凌子轩想这可真怪了,他让下人罢手,自己远远地躲在树后观看。只见斑鸠一会儿悠闲地踱来踱去,一会儿像是在地上啄虫子,一会儿又抬头往凌子轩卧室这边望望,似乎根本不怕人。
  
  一连几天,凌子轩和黄莺莺都看见斑鸠依然如故地在院子里空地上玩耍。这可爱的小精灵!凌子轩原有的恐惧、防范心理一下子荡然无存,相反他倒想亲近亲近这可爱的小精灵了。
  
  “子轩,你不能……”黄莺莺很害怕。
  
  但凌子轩已经走近斑鸠,斑鸠没有躲开。凌子轩再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时,斑鸠一个欢快的盘旋,飞到了他肩上,还亲昵地蹭着……一会儿,斑鸠飞到凌子轩头顶,凌子轩掌风将其逼退。斑鸠倒退飞出几步,又迅速飞回原地——活脱脱一个扔“溜溜球”的场面。
  
  “子轩,你小心……”黄莺莺在远处吓得脸都红了。但凌子轩依然忘我地任由斑鸠“亲热”,斑鸠果然没有再啄他的眼睛。
  
  从此以后,斑鸠每天天亮前都来“报到”,都来与凌子轩“亲热”。其友好劲儿竟让黄莺莺心生羡慕又有些嫉妒。终于有一天黄莺莺忍不住问凌子轩:“先前如临大敌,怎么如今就化敌为友了?”
  
  “说来话长啊!”凌子轩道出了事情原委。
  
  原来一年多前,穷苦书生凌子轩进京赶考。这一天他感到浑身无力,就坐在路边,准备歇会儿再走,竟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时,他发现自己睡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他正寻思怎么回事时,一对衣服破烂的母女走了进来。凌子轩知道是她们救了他的命,就想坐起来给母女二人鞠躬致谢。这女子早上前一步,扶住他说:“千万别动,我已煎好了药,这就端来给你喝。”凌子轩不觉感激涕零。
  
  又过了几天,凌子轩才真正醒过来,但考期已经过了。他想回家去,但母女二人说:“我们这离京城近,你就在这里安心读书,准备明年的考试吧!”凌子轩想想也有道理,就边读书边帮母女做些家务农活。后来凌子轩知道这女子叫欧静,可别小看这欧静,虽然出身贫寒,但也粗识些文化,懂得些事理。她时常勉励凌子轩发奋苦读,将来做些经天纬地、造福黎民苍生的大事。这一来二去,两人一个寒窗苦读,一个红袖添香,配合默契,渐生爱幕之情。
  
  转眼又到了第二年大考之时,欧静母女便催凌子轩及早上路。凌子轩接过欧静为他收拾好的包裹,紧紧握住她的手说:“静儿,不管考中与否,考后我一定迅速回来。”欧静说:“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次你一定马到成功高中皇榜,我天天在家为你祈求菩萨保佑。”三人洒泪而别。
  
  “可是你不是找过欧静吗?她不是死了吗?”黄莺莺插了一句话。
  
  “是啊,”凌子轩的眼角溢出了泪,“这一次我果然一举考了个状元,皇上龙颜大悦,钦点我为白云县县令。”我满心欢喜,正欲马上回家迎娶欧静,却谁知这时候你父亲看中了我,要把你嫁给我。我开始不肯,还以实情相告。哪知你父亲听后哈哈大笑:“男人纳妾,今有常制。既有此情,黄莺莺做妻,欧静为妾,亦无不可啊!我只好屈就。至于欧静,我想等有机会再给她解释。一个月后,我急不可待地回家,乡人却告诉我欧静被负心汉气死了,她的母亲忍不住失女之痛,不久也随女儿而去……我当时悲痛不已,到欧静母女的坟前烧了纸,又虔诚地在墓地守了几天,这才回白云县就职。”
  
  “可是这和斑鸠有什么关系?”黄莺莺越来越糊涂了。
  
  “我也是从一个梦里得知的。那几天,我正琢磨着斑鸠为啥对我的态度有这么大的转变,不巧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站在我面前,告诉我说欧静是被我给活活气死的。因为她听说了我结婚的消息,气得要找我讨说法,甚至要与我同归于尽,不几天就抑郁而死。死后她变成了一只斑鸠,斑鸠不久就飞到了白云县县衙,它是要啄瞎我的眼睛哩。但后来,斑鸠听这县里的人对我赞不绝口,说我勤于政事,关心民众疾苦,才放弃加害于我,而是主动与我交好……老人说完这话,飘然而去。”
  
  “冥冥之中,是这老人受欧静所托在点化你啊!”黄莺莺若有所悟地说,“而斑鸠就是你的转世情人。”
  
  凌子轩几乎泣不成声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黄莺莺从凌子轩后面用双臂箍住了他,温柔无限地问。
  
  “我想我得给她一个公正的待遇,为她做个精致的鸟笼子,让她有一个休息的好地方……”凌子轩似乎是早有打算,他以万分凝重的语气说。
  
  “简直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没有她就没有你的今天啊!所以,任何事情对她都是不过分的。”黄莺莺脱口而出。
  
  满心感激的凌子轩伸出双手,两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神秘押运
公主妙计安天下
消除致命隐患的绝招
善心度劫
火夫智破金马阵
火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