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见鹰

本篇出门见鹰,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大王庄的赵三九,上过两年私塾,识得几个字,读过几本书,被乡亲们尊称为秀才。每逢过年,那是他最得意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啊,那就拿着红纸,再带上一盒点心,求他去帮忙了。
  
  这年腊月二十三,也就是民间的小年,又到了写春联的时候。赵三九一早就起了床,漱口洗脸净手,还换了一身新衣裳,然后在窗台边摆上了桌子,研好了墨,待得乡亲们一来,他就挥毫书写。很快,乡亲们就恭恭敬敬地来了。礼品少不了,赞颂自然更多,赵三九听着舒坦,写得潇洒,脸上乐开了花儿。
  
  临近中午的时候,乡亲们都回家吃饭了。赵三九也写累了,正准备活动活动,忽然听到院里有人喊:“三九兄弟,在家吧?给哥哥写几个对联儿吧!”话音儿没落,一串“腾腾腾”的脚步声却已奔进门来。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村里的“钻地鼠”王小四来了。
  
  说来也是好笑,王小四长得人高马大,人也豪爽,但却胆小怕事,才被村民们赏了这个外号。王小四一进门,就把一摞红纸塞到赵三九面前:“给哥哥写几个吧。”
  
  赵三九见他两手空空而来,心里就有些不大乐意了。想到王小四的外号儿,他灵机一动,就先写了几副对联,然后在一块方纸上写了个“出门见鹰”。那块方纸是要贴到门外影壁的正中间的,应该写“抬头见喜”之类的吉利话,赵三九就想作弄他一下。王小四也不认得字,见赵三九一一给他写好,就道了谢,高高兴兴地举着走了。
  
  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一,乡亲们都早早起来,放鞭炮,吃饺子,赶紧串门拜年啊,去晚了那就算缺了礼数。赵三九路过王小四家时,见到那里围了几个半大小子,那也是上过几天私塾、认得几个字的,就在那里边念边笑:“出门见鹰,出门见鹰!大伙儿快看看,鹰在哪儿呢?”他们都知道王小四的外号,特地大声念出来,就为了取笑他呢。
  
  王小四听到了,果然就出来了,问一个半大小子:“你们说啥呢?”半大小子说:“我们在念这几个字呀。”王小四问:“这几个字不是抬头见喜吗?”那几个半大小子笑得更欢了:“哪里是抬头见喜?是出门见鹰!四叔,你喜欢鹰啊?”王小四这才明白他受了赵三九的作弄,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他咬了咬嘴唇,还是转身回家去了。
  
  赵三九暗笑。
  
  过了年,赵三九的风光就不再了,他又当回了他的庄稼汉。家里的十几亩地种了,就靠天吃饭了,不用再管。他想改善家里的生活,就提上篮子,到凤凰山上去寻些野物。这天一早,他就上了山,在山林里转了大半天,只采到半篮子蘑菇,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吃了干粮喝了水,眼皮打架,就迷糊过去了。
  
  他正打着瞌睡,却听到“嘭”的一声响,顿时醒了。他记得那声音是从石头后面发出来的,忙着绕过去,想看个究竟。等到他一看,不禁大喜过望。只见地上躺着一只快要断气的兔子。那兔子不知怎么会晕头晕脑地撞到石头上,快把自己给撞死了。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运吗?他忙着扑过去,抱住了兔子。
  
  这时,却听头顶上方传来“嘎——”“嘎——”两声尖啸,接着,他就觉得一股劲风朝他猛扑过来。他慌忙抬头一看,见是一只老鹰俯冲而下,直朝着他扑过来。他顿时吓得呆住了。那老鹰伸出锋利的爪子,径朝着他的脑袋抓过来。赵三九吓得一晕,就想到了一个词:完了。
  
  就在老鹰尖利的爪子抓到他头皮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一阵生疼,吓得他紧闭双眼,绝望地惨叫了一声。接着,他就听到“嘭”的一声响。那老鹰又是“嘎——”的一声叫,但叫得却很痛楚,然后就是扑棱棱拍打着翅膀远去的声音,再然后就没了动静。过了好一会儿,还不见动静,赵三九确信自己还活着,慢慢睁开眼睛,抬头看看,不见了老鹰,心下不觉惊疑,再一扭头,却见王小四正蹲在小山头儿上冲他笑,手里还拎着个弹弓子。赵三九忽然明白了,是王小四用弹弓子打跑了老鹰,救下了他。他忙着跑过去,给王小四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就把怀里那只兔子塞进他手里:“兄弟,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来得快,我的脑袋就得让老鹰抓花了。”
  
  王小四一撇嘴说:“三九兄弟,说句你不中听的话,没有那金刚钻,就不要揽那瓷器活儿。那兔子是好捡的吗?它被老鹰追急了,才会慌不择路,撞到石头上。那老鹰就要来抓它了,半路上却杀出个你来,非要从老鹰嘴里夺食,那老鹰还不跟你玩命啊。”赵三九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忙着说:“我明白了。哥,谢谢你。回头我就买二斤肉,到你家去谢你。”王小四一摆手说:“咱兄弟俩还客气啥。那老鹰被我打了一弹弓,也是怕了,一时半会儿不敢再出来了。你快拿着兔子回家,给媳妇和孩子解解馋吧。”说着,把兔子塞回到他手里,拾起他打下的几只野鸡,转身走了。
  
  赵三九忙着追上他,羞愧地说:“哥,对不住啊,过年那会儿我给你写那字儿,对不住啊。”王小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写的挺好,出门见鹰。可你说也真怪了,你给我写的字,我没啥事,你却险些让鹰抓破脑袋,这话怎么说的呢。不是我出门见鹰,是你出门见鹰啦!”王小四爽朗地笑着,下山去了。w三九心里却结了好大一个疙瘩,这是巧遇还是冥冥中注定的呢?
  
  这一年,也算是风调雨顺,粮食获得了丰收。秋粮入仓,这一年的农活儿就算完了,该猫冬了。赵三九一闲下来,又想着该进山去采点儿野物了。一想到进山,他又想起那回进山的经历,亏得有王小四搭救,他才算捡回了一条命。回来后一忙乎,倒把答谢人家的事给忘了。人家虽然不提,但自己不能做那无情无义的人呀。他立马赶到集上,买了二斤鲜猪肉,毕恭毕敬地给王小四送去。
  
  赶到王小四家,却见他家大门紧闭,敲了好一阵子门,他老婆才从门缝里探出头来,小声问道:“三九兄弟,啥事啊?”赵三九忙着说明了来意。王小四老婆摆摆手说:“三九兄弟,我们从没把你当外人,你也不要太客气了。兄弟之间搭把手帮个忙的,都不算啥事儿。你把肉拿回去,给孩子们炖炖吃吧。”赵三九执意要留下。王小四老婆看他心意已定,也就不再说啥,接过了肉,就要关门。赵三九觉得不对了,大白天的,她咋这么神神秘秘的?按说自己给她送肉来了,她该请自己进门去坐坐,这才是礼数,咋接过肉就要关门?不会是红杏出墙了吧?赵三九心里打了个突,就问道:“嫂子,我哥又进山了吧?”王小四老婆小声说:“他在家里睡觉呢,我怕吵醒了他,就不跟你说话了。”说完,就关上了门。
  
  赵三九心里可更迷惑了。王小四没病没灾的,大白天的睡哪门子觉?定是他老婆在说谎。王小四救过他的命,他绝不能让王小四戴上一顶绿帽子。
  
  赵三九打定了主意,一纵身就跃上了墙头,看到王小四老婆拿着那块肉进了厨房,就悄悄溜下院墙,蹑手蹑脚地来到堂屋门外,轻轻一推,堂屋门就开了,他探头探脑地溜进去。刚一进门,他就听到“嘎——”“嘎——”“嘎——”的几声清啸,接着,就是一阵扑棱棱的声音。他对这声音太熟悉了,那是老鹰扑袭的时候发出的叫声啊。他凝神看去,即刻给吓得魂飞魄散。原来,王小四家里竟养着好几只老鹰,只因屋里很暗,他才没看清楚。等到他看清楚,已经吓得~不开步子了。那几只老鹰张牙舞爪地朝他飞扑过来。
  
  赵三九一句“救命——”还没喊出口,这阵声响惊醒了王小四。王小四一见这情形,忙着大声喝道:“回!”那几只老鹰翻转回身子,落到了一根横梁上。王小四忙着问道:“三九兄弟,没吓到你吧?不打招呼就进来,多危险呀。”
  
  赵三九看看那几只老鹰,又看了看王小四,惊奇地问道:“你养的老鹰啊?”王小四点了点头说:“是啊。”赵三九更惊奇地问道:“养它们干啥?”王小四笑着说:“还能干啥,当然是要捉野物赚钱呀。”
  
  这时,王小四老婆端着一盘切好的肉条进来了。王小四接过盘子,把肉条分别喂给那些老鹰。老鹰们吃完了肉条,显然没吃饱,都瞪圆眼睛,伸长脖子,“嘎——”“嘎——”“嘎——”地叫着,那是还要吃。王小四说道:“明儿咱就进山,谁捉住野物给谁吃肉,捉不住的就饿着。”
  
  赵三九拉着他坐下来:“哥,你快跟我说说,你带着这些老鹰出去,到底要抓啥野物?”王小四想了想,这才下决心般地说:“我索性告诉你吧,我要带着老鹰去捉黄鼠狼,把毛卖给人家做毛笔,不多不少地赚上一笔。”赵三九一时转不过磨来,喃喃地问道:“哥呀,你咋想出这么奇妙的主意的?”王小四老婆笑着说:“还不是让你逼的!”王小四瞪了她一眼,她打住了话头儿。赵三九忙着追问是怎么回事,王小四看瞒不住,就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
  
  过年时赵三九给王小四写了那方红纸,王小四不认字,就给贴出去了,结果让那帮半大小子挤兑了半天,成了村民们的笑谈,王小四心里那叫一个窝火,就想找人再写方字把这个丑纸盖上。赵三九如此之坏,当然不能再找他写,王小四想了想,邻近的小王村里有个王秀才,跟他还是远亲,不如就去求他吧。王小四这回可不能空着手去了,看看自己家还有两只腊野鸡,就拎着赶过去。
  
  他赶到王秀才家,却见王秀才正在乱发脾气。他一问才知道,王秀才的毛笔被老鼠给咬坏了,这大过年的,又没处去买,这可不耽误了他写字嘛。说完了气话,王秀才接过他递上来的腊野鸡,问他有啥事,王小四就讲了。王秀才听完,给逗得哈哈大笑。笑完了,他才无奈地说,他的狼毫被老鼠咬坏了,不然,他就给王小四写这幅字了。
  
  王小四一听,惊得倒吸一口凉气:“天呐,你写字都用狼毫啊?世上哪有多少狼啊?这笔可名贵了。”王秀才一听,又是哈哈大笑,说王小四太外行了。狼毫的狼,说的那可是黄鼠狼。狼毫,就是用黄鼠狼尾巴上的毛做毛笔。虽然是黄鼠狼的尾巴毛,那也名贵得很了。王小四灵光一闪,问道:“我要是能逮来黄鼠狼给你做笔,那是不是也能赚上些钱?”王秀才一拍手说:“当然能赚钱。一条良品黄鼠狼尾巴,贵过一头黄牛!可那黄鼠狼,实在难捉呀。”
  
  王小四心念一转,忽然想到了赵三九给他写的那幅字:出门见鹰。他捉黄鼠狼难,可老鹰捉黄鼠狼就容易了。他早就听说过熬鹰的技艺,他可以试着来呀。于是,他就翻山越岭,爬到凤凰山主峰一侧的悬崖上,攀上老鹰巢,捉来了几只幼鹰。老鹰护崽,可怕了他的弹弓子,也只能清啸几声,就此远去。他带着幼鹰回家后,悉心调教,那几只幼鹰果然都被他驯熟了,已然十分听话。秋收以后,旷野上干净了,正适合鹰的活动。每到傍晚时候,他就带着鹰出来狩猎,每有所获,卖给城里的制笔人,果然大赚其钱。他夜晚奔忙,白天就在家睡大觉了。
  
  赵三九惊得瞠目结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年过年的时候,王小四家门前的影壁上,又贴出了一幅方纸,上面4个字写的仍是:出门见鹰。半大小子们围过来看着,又挤兑王小四一番。王小四听着,却不恼,也不反驳,脸上倒带着微笑,很受用的样子。
  
  只有赵三九知道,王小四心里美呀。他的心里,倒是说不出的五味杂陈……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一只烧鸡
儒侠
欠一屁股债
棺材嫁新娘
酒店斗智
白纸包和红纸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