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蹄铁计

本篇绝世蹄铁计,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从此,漠北再无王廷,不管是邵临风将军还是埋骨边关的汉军将士,他们的血真的没有白流……回首西望,漫漫戈壁荒漠,卫青的眼泪忍不住泉水一样流了下来………
  
  一、卫将军定襄出塞
  
  公元前119年春,卫青和霍去病奉了汉武帝刘彻之命,各统帅着十万汉军,霍去病从代郡出塞,卫青从定襄出塞。两路人马齐头并进,剑指大漠,直向塞外的匈奴掩杀了过去。
  
  霍去病年少气盛,他早就得到探报,说匈奴单于伊稚斜就在700里外的狼山祭祖呢。等他带兵扑到狼山的脚下,才发现大错特错了,匈奴单于伊稚斜并没有到狼山祭祖,来的是匈奴的小王格伯顿。匈奴单于的主力人马14万,竟都屯在了黄云沙城,正虎视眈眈地等着卫青的远征之师呢。
  
  两军相隔千里,就是霍去病想给舅舅卫青通风报信,恐怕都已经来不及了。卫青率领着十万大军,在戈壁荒漠上一连走了半个多月,终于走出了满目疮痍的戈壁,看着地上长出的骆驼刺和急急草的草尖上,已经有马啃的痕迹了,卫青掀开车帘子,对向导官匈奴人多吉道:“这是什么地方?”
  
  多吉手搭凉棚,跳上马背,眯着眼睛看了一会,说道:“回卫帅,再有一百里,就是匈奴国的黄云沙城了!”
  
  卫青点了点头,又前进了50里,然后找了个有水源的地方,命人扎营。前锋将军邵临风正盘算着怎么赶到黄云沙城杀敌呢,听到扎营的命令,骑着自己的白蹄乌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急问情况。卫青笑道:“邵将军赶快扎营吧,我们千里奔袭黄云沙城,匈奴人早就定好了首先攻打我们的计划。两军一开战,我们就是想休息,恐怕都没时间了!”
  
  邵临风点了点头,转回前营,戈壁滩上没有安营扎寨所用的树木,他就指挥士兵,将几千辆包着铁甲的武钢车当寨墙,将汉军大营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
  
  等大营扎好,都已经是掌灯的时候了。卫青传令,将细作营的管营范岳叫了过来。这个范岳身材高瘦,他跟着卫青已经有好几年了,为人低调,可是他率领手下,总能把匈奴的动向摸得清清楚楚的。卫青嘱咐了范岳一番,范岳回营,派出了十几路探马,深入匈奴占领的草原地带,搜集匈奴大军的情报去了。
  
  卫青这一路人马经过千里急行,非常辛苦,士兵们脑袋一挨枕头,就鼾声四起了。卫青把一张黄云沙城的地图挂在大帐中,他高举着蜡烛,望着地图上的黄云沙城,眉头皱了起来——匈奴人地处沙漠,没有巨大的石料,他们竟想出白灰加糯米汁混合沙子的办法,垒沙为墙,筑起这座高有五丈的大城来。汉军远道而来,没有攻城的重型云梯,想要有所突破,除非有什么制敌的奇计。怎么制服凶悍狡猾的匈奴人?灯下的卫青不由锁紧了眉头。
  
  眼看到了半夜,外面呼呼起风了,卫青正要熄灯就寝,忽听外面一阵大乱,报警的铜锣“当当”敲得震天响,匈奴的人马竟劫营来了。卫青一听邵临风的禀报,急忙传令:敌情不明,只需乱箭齐发,不许擅自出营迎敌。
  
  汉军的箭如飞蝗,不一会,就把匈奴兵射退了。可是没等汉营兵将们休息,匈奴兵又开始扰营……就这样接连闹腾了不少天,汉营上下都已经是人困马乏了。
  
  二、邵临风为国捐躯
  
  再说范岳派出的十几路细作,只回来了两路,剩下的竟都被匈奴人的游骑杀死了。
  
  这两路回来的人马带回来的消息非常令人沮丧,匈奴人最精良的兵马现在都驻扎在黄云沙城里,不仅兵精粮足,人数上已经远远超过了汉军,且匈奴单于加强了戒备。可是不知道匈奴军队的最新动态,便没法制定下一部的行动计划。卫青没有办法,只好把邵临风找进了中军帐,叫他化装成一个卖盐巴的胡商模样,混进黄云沙城,然后把匈奴人的行兵计划带出来。
  
  邵临风乔装完毕,把自己的战马白蹄乌伪装成驮盐巴的普通牲口,然后领着四五个心腹亲兵,直奔黄云沙城。由于黄云沙城地处大漠深处,很多日用必需品都得靠游商来调剂,所以不管是汉军还是匈奴的军队,对游商都是持欢迎的态度。
  
  邵临风走后,卫青就掐着手指头算天数,一连过了三天,邵临风也没有回来,难道出什么事了吗?卫青也有点慌神了,他正要派人去打探邵临风的消息,范岳一脸慌张地跑了进来,原来邵临风已经被白蹄乌驮回来了。卫青一听,急忙从大帐冲了出来,只见那匹白蹄乌的身上被插上了十几枝狼牙大箭,箭头还在不停地往下滴血。邵临风被匈奴用绳索绑在马鞍上,早已经气绝多时。
  
  邵临风在黄云沙城刺探情报时,被匈奴兵发觉,激战中受伤被俘,匈奴单于伊稚斜劝降不成,一刀将邵临风刺死,然后在白蹄乌身上插上利箭后,又叫白蹄乌把它主人的尸体给驮了回来。白蹄乌把主人的尸体驮回汉军大营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马血流尽,也气绝身亡了。
  
  卫青抱着邵临风的尸体放声痛哭,指天誓日,一定要报仇雪恨。他命人把邵临风的头盔放到了帅案上,又将白蹄乌的四个马蹄铁都取下,缝到了帅帐的两边门口:他要用邵临风的遗物,提醒自己,时刻不要忘记消灭残暴的匈奴人!
  
  卫青把邵临风和战马白蹄乌掩埋后,连夜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准备和黄云沙城的匈奴兵决一死战。
  
  匈奴单于伊稚斜看着藏匿在汉营中的卧底报来的消息,不由得哈哈大笑。汉军远路而来,怎知大沙漠的险恶,今天下午,天上已经起了龙挂云,今晚一定会起大风暴,风暴一起,天昏地暗,汉军又被骚扰多日,一定是人困马乏,他就要借助这场大风暴,一举端掉汉营!
  
  果然,到了晚上,天空黄云四布,呼呼的大风夹着沙粒,漫天飞舞,六尺之外,根本难辨人影。伊稚斜留下四万人马固守黄云沙城,然后兵分三路,左路军由猛哥率领,他率领右路军,匈奴兵都是一手执弯刀,一手抱着柴草,看来匈奴兵要借助这风暴之力,来个火烧连营了。
  
  另一路人马由哈托黑率领,直接抄了汉军的后路。伊稚斜算定,汉军大营起火后,卫青一定会仓皇后退,哈托黑把四万匈奴兵埋伏在阑干河的河滩上,正虎视眈眈地撑开了口袋,等着卫青来钻呢。
  
  三、大汉军借计取城
  
  风暴越来越大,匈奴兵一个个低头猫腰,脸上戴着防沙子的面罩,抵达汉营的时候,估计都已经是后半夜了。伊稚斜一见汉营中的帐篷被风暴吹得摇摇欲坠,隔着当成寨墙的武钢车,他弯刀一竖,代替军令,匈奴兵齐声怪叫,从腰里抽出硫磺火桶来,把手中的柴火点燃,隔空丢进了汉军的大营。
  
  那密集的柴草捆,就好像一个个翻滚的火球,借着风势,直飞落到汉军的大营中。汉军大营中一时间烈焰滚滚,哭爹喊娘声四起。伊稚斜一声怪嚎,弯刀一挥,两路人马杀进了火光冲天的汉营。
  
  汉军一见匈奴兵杀了进来,急忙把堵着后营门的武钢车移开,向着阑干河的方向撤去。伊稚斜领兵紧追,汉军真要一头扎进了哈托黑的口袋,伊稚斜再一扎口袋嘴,等着卫青的只能是全军覆没的命运了。
  
  伊稚斜追了一会,忽然前面的利箭在狂风中就像冰雹一样射了过来,他急忙命令手下开弓放箭,把汉军的弓箭手射退,然后带马领兵掩杀了过去。与对面扑过来的汉军一交手,伊稚斜也不由得大吃一惊:没想到的是兵败的汉军竟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可是他越打觉越不对劲,怎么反冲过来的汉军喊叫的都是匈奴语啊?伊稚斜一手挡着风沙,一手挥动弯刀,直向一个黑铁塔般的大汉冲了过去,朦胧中认出来,这个挥刀杀人的大汉不就是哈托黑吗!哈托黑在阑干河谷上埋伏,怎么可能在半路上出现了呢?
  
  伊稚斜“哇哇”一阵大叫,哈托黑也认出了单于伊稚斜。原来哈托黑是埋伏在阑干河滩之上,可是埋伏到半夜,昏天暗地的风沙之中,却杀上来一股汉军,两军一接触,汉军转身便撤,哈托黑领人急追,这就遇到了乘胜追来的大单于伊稚斜了。汉军早就在两支匈奴军队的夹缝中逃离战场了,反而叫他们匈奴人狗咬狗地大打了一场!
  
  一场殊死拼杀,匈奴兵将尸横遍野,天色渐亮,大风暴终于停了下来。三支人马打扫了一下战场,兵合一处,往50里外的黄云沙城退了过去。等伊稚斜回到黄云沙城的城门口,还没等叫关开城,就听得一阵弓弦暴响,狼牙箭就跟疾风骤雨似的射了下来。
  
  城门上竖起的竟是汉军的大旗,卫青站在旗下呵呵大笑道:“伊稚斜,你火烧了汉营,我占了你的沙城,大家也算扯平了!”
  
  伊稚斜一见自己的老巢竟被卫青占了,气得“嗷嗷”怪叫,挥刀命令手下攻打黄云沙城。可是那五丈高的沙城直入云天,眼看着爬城的匈奴兵一排排地倒下,哈托黑急得头上的青筋直跳,叫道:“大单于,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撤吧!”
  
  四、蹄铁计称绝于世
  
  伊稚斜现在只剩下不到六万的残兵败将了,还没等他发出撤兵的命令,就听黄云沙城的城门大开,汉军潮水般涌了出来,齐声高叫:“不能放匈奴单于跑了,杀呀!”而昨天晚上负责诱敌的两万汉军又在伊稚斜背后杀了出来,两方面一夹击,匈奴人马真的顶不住了,哈托黑战死,猛哥被卫青生擒活捉,伊稚斜带领着五万匈奴人马逃进了荒无人烟的戈壁。
  
  猛哥被绑到了汉军大帐中,他声嘶力竭地怪叫道:“卫青,你大施阴谋诡计,本将军就是不服你!”
  
  卫青冷笑道:“你和匈奴单于火烧我汉军大营,哈托黑那厮又布成口袋阵在阑干河谷等着本帅去钻,难道这不是阴谋诡计吗?”
  
  伊稚斜气得呼呼直喘粗气,过了一会,他咬牙切齿地叫道:“卫青,本将军就是想不明白,你是怎么得到我们要偷袭的情报的?”
  
  卫青冷笑一声,说道:“叫你死个明白。”说完,领着双手被绑的猛哥来到了门外,门外的台阶上,放着从白蹄乌马蹄下卸下的四个马蹄铁。难道伊稚斜偷袭汉营的情报就是黑狐狸用马蹄铁传过来的不成?
  
  猛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明白,卫青指着马前蹄的两只蹄铁说道:“那两只蹄铁上各有三个马钉眼,说明你们要偷袭汉军大营的左路和右路军各有三万人……”
  
  猛哥看着后蹄上的一个蹄铁说道:“我明白了,这个蹄铁上是四个钉子眼,是说抄后路的是四万人。”可是最后剩下的那块蹄铁却非常奇怪,竟被挂蹄铁的人将蹄铁倒过来用了,就是把本该挨蹄掌的那面给反着朝向地了。这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猛哥被绑到了柴房的柱子上,时间已是半夜了,他刚迷糊着,就听到外面“咔咔咔”几声刀响,那四个把守柴房的汉军被人杀死了,提刀冲进来的正是——范岳。
  
  原来范岳就是伊稚斜派到汉营卧底的细作头目!那马蹄铁在匈奴那边叫钥铁,翻过来用,不就是说卧底的奸细叫范岳(翻钥)吗!卫青聪明过人,时间一长,一定能悟到他范岳就是奸细的,范岳身份眼看着就要暴露了,他情急之下,便杀了守门的汉军,拿出了一套汉军的衣服给猛哥换上,然后两个人拿着偷来的金皮大令混出了黄云沙城。等他们找到溃逃的伊稚斜的军队时,都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伊稚斜听猛哥一说汉军的奸细黑狐狸竟隐藏在打制蹄铁的铁匠营中,便急忙传令命人把铁匠营的管营莫刺押了过来。莫刺一听自己的铁匠营出了奸细,急得大叫道:“大单于王,请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把奸细给您查出来!”
  
  莫刺领人查了好几天,查到最后,也没弄明白是谁最后接近过那匹白蹄乌,更别说找到是谁偷着给白蹄乌挂的马蹄铁了。莫刺没办法,为了保命,他胡乱抓了十多名嫌疑犯交了上去。伊稚斜亲审这十几名嫌疑犯,没用半天,这十几名嫌疑犯都被酷刑折磨致死……伊稚斜没有找到真正的奸细,他气呼呼地来到了铁匠营,一刀砍翻了莫刺,然后亲自坐镇铁匠营,开始调查马蹄铁泄密之事。
  
  偌大的铁匠营中一时间冤案不断,血腥四起,一千多名铁匠人人自危,没过三天,这一千多名铁匠都开了小差,伊稚斜一见营在人空,暗叫不好,没有了铁匠,匈奴兵将的兵器和战马用的钥铁可怎么解决?他急忙命人四处缉拿,虽然抓回了两百多名铁匠。可这两百多名铁匠也不够用啊。兵器倒还可以糊弄着用,最愁人的就是消耗极快的马蹄铁。
  
  匈奴人和汉军决战的战场都是尖利的戈壁沙石,匈奴兵战马的马蹄铁被钉上后,用不上三天就跑丢了,那五万匈奴军队在与汉军的对决中,立刻吃了大苦头,匈奴人也想给战马挂马蹄铁,可是铁匠们死伤太多,马蹄铁无以为继了。匈奴骑兵本来以来去如风见长,马蹄铁断供后,战马都成了瘸腿马,匈奴人灵活机动的优势,逐渐消失殆尽了。
  
  卫青领兵越战越勇,伊稚斜和猛哥最后连连失利,战到最后,两个人只得领着一万残兵败将退回到了大漠的无人区。
  
  卫青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谁又知道这场胜利是以四只普通的蹄铁换回来的呢!原来那四只蹄铁就是卫青设的制敌奇计啊。等卫青回到定襄城的时候,范岳正在等着他呢。更没有人会想到——范岳假装给匈奴人当卧底,他其实竟是卫青的心腹。不是卫青送出的假情报,卫青也不能叫两路的匈奴军队狗咬狗,自己则率领主力,借机攻陷了黄云沙城,率先取得绝对胜势。
  
  抓住猛哥之后,卫青又假意用几个早就做好的马蹄铁把他骗倒,叫伊稚斜杀了匈奴军中打制马蹄铁的铁匠,最后取得了这场千里远征的胜利。
  
  从此,漠北再无匈奴王廷!不管是邵临风将军还是埋骨边关的汉军将士,他们的血真的没有白流,大汉的黎民百姓一定会牢牢记住他们的!回首西望漫漫的戈壁荒漠,卫青的眼泪忍不住泉水一样流了下来……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猜不透的天子心
打败海军的命根子
泣血地狱变
天下第一筵
诡异的廷杖
贵妃包子引发的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