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山恨

本篇樊山恨,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一
  
  大清咸丰九年腊月,湖北恩施县少女冬梅被领入城内,在西正街姓樊的大户人家当丫鬟。冬梅一进入樊府,就撞上了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儿。
  
  樊老爷是一位下台总兵,被朝廷罢官后,灰溜溜地回到恩施老家。他到家伊始,就热热闹闹地大宴宾客,好像被朝廷削职为民,是一件挺荣耀的事儿。冬梅恰好就是樊府宴客这天进入樊府的,酒宴散后,樊老爷看到冬梅不但品貌端庄秀丽,而且粗通文墨,当即指派她专职侍奉在读书楼上攻读的两位公子。樊老爷一再叮嘱她,不管在读书楼上看到什么稀罕事儿,都要守口如瓶,不准向外人说起!
  
  读书楼上能隐藏着什么秘密呢?第二天,冬梅怀着一颗好奇心,到读书楼送饭。一进门槛儿,冬梅就吓得惊叫一声,食盒儿也差点儿掉在地上:只见两位如花似玉的小姐正在读书!樊老爷明明说让她侍奉两位公子,怎么一夜之间公子却变成小姐啦?冬梅又定睛一看,没错,两位小姐都穿红挂绿,面如傅粉,异常漂亮!
  
  冬梅正在惊异,只见其中一人款款起立,对着冬梅轻施一礼,轻启朱唇:“冬梅姐姐辛苦,小生樊增祥这厢有礼啦!”呀,分明是男儿的声音!冬梅正在惊异,另一位年龄稍大的也同样与冬梅见礼,冬梅虽然懵懵懂懂根本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但她明明白白地听出,第二个与她见礼的也同样是一位爷们儿!
  
  在侍奉他们吃完饭之后,冬梅才搞明白:先与她见礼且长得格外清秀的是二少爷樊增祥,后见礼的是樊府的大少爷,也就是樊增祥的哥哥。
  
  冬梅满腹狐疑地下了读书楼,她做梦也不敢相信,今天看到的奇怪场景是真的!但是,令冬梅更加闻所未闻的稀罕事儿,还在后边呢。
  
  按照樊府的规矩,那两位男扮女装在读书楼潜心攻读的公子,吃喝拉撒全在楼上,平时严禁下楼,只有在每月初一、十五的卯时,哥俩才能下楼到供奉祖先牌位的“报本堂”,祭拜祖先神灵,聆听樊老爷庭训。
  
  这天恰逢十五,大清早,樊老爷就命冬梅去打扫报本堂。冬梅开门后,只在牌位上扫了一眼,就吓得惊叫一声退出门来──原来在神龛下面还竖着一块木牌子,木牌上竟然龙飞凤舞地书写着六个大字“王八蛋滚出去”!
  
  冬梅心惊肉跳地退到门槛外,那六个大字还在愣眉竖眼地对着她,仿佛在骂她是“王八蛋”。冬梅转而又想,自己虽然身份低下,但是初进樊府,小心谨慎,并没有半点差池,根本不会这么快就变成“王八蛋”,况且又是樊老爷亲自安排她前来打理厅堂,木牌上的话绝对不可能是在骂自己。想通这个道理,她才又打扫起来。
  
  不大一会儿,樊老爷率领两位公子来到报本堂。父子三人在焚香祭拜了祖宗神灵之后,樊老爷盯着木牌子,表情凝重,声调凄楚地对儿子们说:“儿啊,为父平白无故,竟受如此奇耻大辱。有道是父辱儿耻!列祖列宗在上,我要你们当着祖宗立誓雪恨!”
  
  大公子对着祖宗牌位抢先立誓:“不得功名,不脱女装!”
  
  二公子樊增祥对着木牌子凝视良久,朗声说道:“功名超压左师爷,回乡焚烧洗辱牌!”
  
  这叫什么事啊?在一旁侍奉的冬梅如堕五里雾中,不知所以。待两位公子上读书楼以后,樊老爷叫住了冬梅,一五一十地向她说了原委。
  
  樊老爷名叫樊燮,原是湖南永州的总兵。
  
  一日,樊总兵前往湖南巡抚衙门,向抚台大人禀报军务,恰好抚台大人有事,就要他面见左师爷。左师爷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左宗棠,当时他仅仅是个举人,在抚台大人帐下当一名师爷。然而这个左师爷非常了得,仗着自己在湘军里谋划镇压太平军有功,志得意满,忘乎所以,根本没有把樊总兵放在眼里。就因为樊总兵没有向左宗棠请安,惹得左宗棠勃然大怒:“全省各镇武官见我,无论大小,都要请安,汝何故不然?”
  
  樊总兵哪吃这一套,振振有词地说:“我乃朝廷正二品总兵,岂有向你小小幕僚请安的道理!”
  
  左宗棠平时见惯了全省各地官员低眉顺眼的样子,哪里容得下这等趾高气扬的总兵,他立马跳将起来,狠狠地踢了樊燮一脚,破口大骂:“王八蛋,滚出去!”最后官司打到咸丰皇帝那里,因当时朝廷正借助曾国藩、左宗棠等湘军势力镇压太平军,樊燮被贬官押解回乡,左宗棠不但没有获罪,反而以后还步步高升。
  
  受了这等奇耻大辱的樊燮,哪能咽下这口气!他一回到家,便大宴亲友,告知其事,并当众宣布要重金聘请名师,使自己的后代在功名上一定要超压左宗棠。为了要孩子们牢记父辱,发奋攻读,于是才有了“女装男儿”及“洗辱牌子”。
  
  樊老爷最后对冬梅说,他与冬梅的父亲原是军中好友,曾经一同入川参加过征讨白莲教之乱。冬梅的父亲也是受左宗棠所参,含恨而死。相同的遭遇,使樊燮分外同情冬梅父女,所以他始终把冬梅当成自己的亲人看待。樊老爷也要冬梅牢记父仇,倾力帮助两个公子,一同报仇雪耻。
  
  二
  
  听了樊老爷的话,冬梅才明白,樊老爷为什么对自己分外信任与器重。
  
  从此以后,冬梅把自己完全融入樊家这个大家庭之中,全心全意地侍奉两个公子。后来,樊家的日子过得越来越清苦,以致到了朝不保夕的地步。丫鬟仆人纷纷离去,各奔东西,只有冬梅一个人留了下来。她咬紧牙关,吃苦耐劳,帮助樊老夫人料理家务。天有不测风云,樊家大公子终因劳累过度,不幸去世,临死前口中还念念有词:“左宗棠可杀!”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洞房奇案
奇士报恩
最后的裸刑
呆子卖布
失魂奇案
锔锅王的赌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