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死一回

本篇差点死一回,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有的人明明活着,却因为骄横跋扈当了回“死人”……
  
  清明节前夕,阿飞做了个梦,梦见太爷爷埋怨阿飞好几年没给他上坟了。阿飞不敢怠慢,天一亮就跑去买了个大猪头,兴冲冲跑去孝敬太爷爷。
  
  到了山下,阿飞一看又高又陡的山路,不禁皱起了眉头。还好,山脚下停放着几顶轿子,看样子是抬人上山的。阿飞急忙过去打探,一个又矮又壮的轿夫问他:“活人死人?”
  
  阿飞一愣,这还分活人死人?他好久不来,不知道这座山已经被规划成了公墓,据说风水特别好,四面八方的人正源源不断地把先人的尸骨迁来这里,这就有了抬活人和抬死人之分。
  
  阿飞问:“当然是活人了,多少钱?”
  
  矮轿夫回答道:“活人两百,死人一百。”
  
  阿飞又一愣,这活人咋还比死人多一倍?另一个高个轿夫笑着说,死人就剩几把骨头,加一个瓦瓮,能有多重?当然是两个价钱了。
  
  阿飞嫌贵,和对方砍起价来,可砍得口干舌燥,一毛钱也砍不下来,不禁来了气:“两百就两百,咱今天就尝尝当地主的滋味!”说罢,他提着猪头悻悻地坐上了轿子。
  
  两个轿夫一勒腰带,吆喝一声,就把阿飞抬起来了。没走几步,路就开始陡了。俩轿夫还真不是盖的,一前一后,一矮一高,把轿子抬得既平又稳,如履平地一般。阿飞坐在轿里,抽抽烟,喝喝水,看看两边的风景,别提多惬意!
  
  越往上爬,路就越陡越窄,轿夫的脚步也越来越重,走几步就得停下喘口气。阿飞急着上坟,不时催促他们快走。
  
  高轿夫不乐意了:“哎呀,老板呐,这山这么高,哪能一口气就上去?”
  
  这么一说,阿飞也不乐意了,说:“你们不是卖力气吃饭的吗?这么个走法,卖的哪门子力气?没这个本事,就不要挣这个钱!”两个轿夫一听,顿时都不吭了。
  
  “伙计!”矮轿夫突然冲后面的搭档喝了一声,“嗦什么,走!”
  
  闹了这么一个小插曲,两个轿夫看来是心里憋了一口气,比刚才走得快多了。阿飞暗自得意:真是懒牛屎尿多,不抽你还不走!
  
  又爬了一阵子,轿子忽然又停下了。阿飞忙问:“又咋啦?”
  
  矮轿夫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是到英雄梯了,阿飞得下来走这一段。
  
  “什么!叫我下来自己爬?”要不是坐在轿子里,阿飞早就跳起来了,“你们刚才咋不说?两百块钱,还要我自己爬,你们卖的这叫什么力气?”
  
  两个轿夫沉默了一下,矮轿夫说道:“老板,这是规矩,到这儿都得下来自己走一段,过了这个英雄梯再上来。”
  
  “什么狗屁规矩!”阿飞嚷了起来,“我出了这个价,就不愿意下,走走走!”
  
  两个轿夫又沉默了一下,高轿夫沉声问:“伙计,走不走?”
  
  矮轿夫突然喊了一声:“走!”
  
  那英雄梯像是把一块大石头从中间劈开一般,果然像把梯子一样耸直。矮轿夫弓着腰,把杠子压在背上,就像个拉船的纤夫,而高轿夫把手顶在肩膀上,像个举重运动员做抓举动作一样,踮着脚,艰难地一步一步往上爬。
  
  爬到一半,轿子突然往前一倾,把阿飞吓了一大跳。一看,原来是矮轿夫双手撑不住了,膝盖一下子跪到了石阶上。
  
  高轿夫大声问:“前面……咋回事?”
  
  矮轿夫大声回答说:“顶……得住!”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没办法把双膝抬起来。
  
  这时,正好有一行扫完墓的人从上面下来,一看这情况,喊了起来:“哎呀,这都出血了……”
  
  阿飞一打量,只见矮轿夫膝盖下的石阶都被血染红了,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扫墓的人纷纷指责阿飞的不是:“这么陡的台阶,你这么一个大活人,就不能自己下来走两步?”
  
  见犯了众怒,阿飞急忙说:“行行行,我下来了啊!”
  
  哪知道,他这会儿想下,矮轿夫却不让他下了,怒喊一声:“坐好!咱是吃力气饭的,敢吃这碗饭,就有这个本事!”阿飞吓了一跳,只能乖乖地坐好。
  
  就在这时,矮轿夫突然吼了起来:“伙计们哪——”
  
  话音刚落,高轿夫跟着也吼了一声:“要顶住哇——”
  
  矮轿夫接着吼:“往前走哪——”
  
  高轿夫应道:“别趴下哇——”
  
  听见两个轿夫吼起了号子,阿飞和扫墓的人都怔住了。在号子声中,矮轿夫也不知打哪来的力气,居然抬起了双膝,一边吼着号子,一边继续往上爬。
  
  一唱起号子,两个轿夫就好像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力气,爬上了英雄梯,停也不停一下,又一鼓作气往上爬,嘴里还继续唱着号子。矮轿夫唱一句,高轿夫就接一句:
  
  “老大人哪——”
  
  “轻轻走哇——”
  
  “去你家哪——”
  
  “莫回头哇——”
  
  阿飞越听越觉得这号子别扭,一到山顶,他跳下轿子就问:“你们唱的什么号子,咋这么难听?”
  
  矮轿夫笑着说:“老板,你也别怪我们,我们以前是抬棺材的,一到走不动的时候,就唱这个号子,唱着号子就有力气走了,说实话,我们在这儿还没唱过号子,今天实在是……”
  
  阿飞顿时又惊又怒:这不是把我当死人抬吗?他想发火,却又发不出来,这都是自己坚持不下轿惹来的啊。他愤愤地朝地上连吐了几口口水,掏了两百块钱递给矮轿夫。
  
  矮轿夫却说:“老板哪,这趟你也别给两百了,给一百就成了。”
  
  阿飞忍不住吼了起来:“你们把我当死人啊!”
  
  “这是规矩。”矮轿夫耐心地跟他解释,“抬死人是不能在半路下轿的,就算地上有刀子,也得趴在上面垫着,不能让轿子着地。活人就不同,中途下来走一走,这样就跟死人有区别了,没有那个晦气。”
  
  阿飞听得目瞪口呆,心想我要是不给你两百,不就真成了个死人吗?他气哼哼地把钱往地上一扔,提着猪头去找太爷爷的坟墓了。
  
  找到墓,阿飞把猪头一摆,直接就埋怨起太爷爷来:“老祖宗哇,我还以为你让我来拜你,是要让我发财呢,谁知却让我沾上这一身晦气,这几年恐怕都洗不干净了……”
  
  上完坟,阿飞垂头丧气地正要下山,却看见那两个轿夫还在原地。矮轿夫一见他就说:“老板,来,我们抬你下山。”
  
  阿飞恨恨地瞪他一眼,转身想走。那矮轿夫哈哈大笑:“别生我们的气嘛!我们抬你下山是为了你好,你见过死人被抬下山的吗?”
  
  阿飞心中一动:说得也对,死人向来只被抬上山,从来没有被抬下山的道理,坐轿下山,就能摆脱死人的晦气了。他正犹豫呢,矮轿夫又大声说:“放心,这一趟下山不收钱,咱卖的是力气,也不用本钱,就当送你了!”
  
  阿飞听出他话中有话,既后悔又感动,脸红红地坐上了轿子,说:“师傅,咱说好了,到了英雄梯那一段,我自己下来走。”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一生成败口头禅
盗墓贼护国宝
五分钱地主
太监也玩PS
沉默的复仇者
香女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