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夺命落泪痣

本篇后宫夺命落泪痣,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公众号,《言与语》,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宫斗诡谲,杀机四伏,毛延寿画笔一点,改变了一个女子的命运,也成就了一段辉煌壮丽的千古传奇……
  
  (一)虎园惊魂,舍身饲熊
  
  汉宫东侧建有一座虎园,园中豢养着狼熊虎豹等各种凶猛异常的野兽。这天午后,汉元帝刘]闲来无事,率领官员和数十后宫嫔妃兴致勃勃赶往虎园,观赏野兽搏杀。在随行嫔妃中,最受宠幸的是生得珠圆玉润的傅昭仪和身材娇小的冯昭仪,所以,一踏上看台,天子和两位美人前排入座,其他人则统统靠边站。
  
  几天前,匈奴单于送来一只体形硕大、壮如黑塔的月熊,据说有巴掌碎石的千钧神力。惊叹之余,元帝好奇心起,想看一场熊虎斗。孰料那只胸前长着月牙斑纹的猛熊一出笼,适才还仰首啸叫的白额虎一下子蔫了,夹着尾巴乖乖溜进了铁笼。不战自败,太没劲。元帝兴味索然,正盘算着再来点什么新花样,忽听一阵滚雷般的闷吼破空传来,直震得耳鼓嗡嗡作响。尚未醒过神,就见傅昭仪和众多嫔妃花容失色,惊声尖叫着四散奔逃。
  
  糟糕,那只月熊发了狂,挥起巴掌砸烂铁围栏,纵身扑向看台!
  
  危险从天而降,一时间,元帝吓破了胆,双腿抖颤迈不动步,大张着嘴巴喊救驾,却怎么也喊不出声。眼瞅月熊张牙舞爪,越逼越近,一个人快步冲来,毫无畏惧地挡在了元帝身前。
  
  是冯昭仪。冯昭仪手握银簪,挺身而出。银簪刺熊,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好在有惊无险,负责守卫的武士迅速赶到,三下五除二便格杀了兽性大发、凶残暴戾的月熊。
  
  危情化解,元帝拍拍“怦怦”狂跳的心口,看向冯昭仪:“大家都惊慌逃散,你为什么敢上前阻挡?”
  
  “回皇上,臣妾听说猛兽抓住一个人后,就会停止攻击其他人。若能换得皇上平安,臣妾愿意以身饲熊。”冯昭仪边回答边扫了眼傅昭仪。元帝一听,大为感动,攥住冯昭仪的手再没松开。恭立一旁的傅昭仪愣怔片刻,眼底倏地掠过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恨意。
  
  一干随从中,还有个人注意到了傅昭仪的眼神。这个人便是掖庭画师毛延寿。余光里瞄着傅昭仪,毛延寿禁不住浑身一颤:恨到深处,必起杀机。一旦冯昭仪斗不过傅昭仪,年仅16岁的王昭君也将受到牵连,在劫难逃!
  
  (二)昭君入宫,风云渐起
  
  毛延寿四方脸,高颧骨,深凹下去的眼窝里藏着一双小眼睛。虽说相貌不怎么雅观,但他画技出众,特别是人物肖像,随随便便涂抹几笔便宛若真人,栩栩如生。靠着这手绝活,毛延寿被推荐进宫,担当起了为君王选秀的重任。
  
  元帝贵为九五之尊,一国之君,自然要得到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建昭元年,元帝诏令天下,命各地遍选美女入宫。对基层官员来说,这可是个孝敬皇帝的好机会。一夜之间,各郡、县、道、邑紧急行动,一场声势浩大的选美活动随之铺开。经过层层筛选,数千绝色佳丽脱颖而出,抵达京城后住进了位于帝后寝宫两侧的掖庭。
  
  别以为踏进掖庭就能见到当今天子,元帝每日要上朝,要批阅奏章、接见使节、察访民情,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工夫对各地选送的秀女逐个面试。内侍省的主管灵机一动,想出了好办法:让画师毛延寿为每位美女画一幅肖像,每晚送几幅请元帝过目,有中意的,龙床上见。要知道,掖庭美女如云,想上一回龙床简直比登天都难。更何况中间还戳着个毛延寿,他的手指一哆嗦,瓜子脸画倒了,这辈子都甭想出人头地。于是,毛延寿成了众宫女眼中的“香饽饽”,暗中送钱送物者大有人在。
  
  这日离开虎园,恭送元帝回宫后,小太监陈顺屁颠屁颠跑进门,尖细的嗓音像极了野猫叫春:“毛大人,你可真难找。快跟我走,傅昭仪有请。”
  
  毛延寿紧忙一溜烟奔往后宫。踏进门不等喘匀气,傅昭仪便冷着脸开了口:“毛大人,平素本宫对您不薄吧?”
  
  放眼后宫,除了皇后王政君外,最受宠也最有权势的当属傅、冯两位昭仪。而元帝压根不喜欢皇后,指不定哪天就会把她废掉,接任者非傅即冯。傅昭仪很有心计,用仨瓜俩枣拉拢毛延寿的用意再明白不过:你若敢把那群小丫头画得倾城倾国,迷了皇上的心窍勾了皇上的魂,我让你哭都找不到坟头!
  
  眼下,有个和她平分秋色的冯昭仪就够让人头疼的了,要再冒出一个来瓜分皇上的恩泽,岂不更难办?对此,毛延寿心知肚明,点头如捣蒜:“娘娘有何指教,小的自当全力而为。”
  
  “你是聪明人,今后怎么做,不用我明说吧?”傅昭仪冲婢女使个眼色,一支金钗落进了毛延寿的手中。毛延寿暗暗叫苦:她是要我得罪冯昭仪啊!前日,冯昭仪前往掖庭,无意中巧遇此番选秀上来的佳丽王昭君。王昭君真是个“娥眉绝世不可寻,能使花羞在上林”的美人胚子。且聪慧过人,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欣喜之余,两人攀谈了足足有两个时辰。明眼人能看得出,冯昭仪动了心思,准备再观察上一些时日,确信王昭君能为她所用后力推上位,彻底挤掉傅昭仪。
  
  两下都是硬茬,都碰不得,怎么办?毛延寿犯了愁。傅昭仪似乎看出了端倪,挥手召来心腹小太监陈顺,似笑非笑:“小陈子,你带毛大人去个地方,瞧瞧乐子。”
  
  陈顺应诺,拐来拐去,竟把毛延寿领到了去势馆!
  
  去势馆,说白了就是“制造”太监的场所。透过门缝望去,只见靠墙的一张木板上躺着个赤身裸体的小伙子。人送绰号“小刀刘”的刀客在袖子上蹭了几下三寸尖刀,猛然下了手。一道白光闪过,随着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响起,“小刀刘”的手上已多了副血淋淋的男人物件。
  
  天,我要敢不听话,下一个定是我毛延寿!
  
  (三)诡谲宫斗,此消彼长
  
  此后,一想起那把寒光闪闪、夺人眼目的尖刀,毛延寿便浑身哆索,不由自主地想捂裤裆。说来也巧,第二天刚到画房,被主管领进的头一个女孩恰是王昭君。王昭君梳垂云髻,插步摇簪,身穿淡青色银彩曲裾锦袍,款款盈盈往案前一站,毛延寿顿时有些发晕:啧啧,远观近瞧,都是那么超凡脱俗,令人惊艳!
  
  自从接了这档子差事,前来画像的女子个个浓妆艳抹,一进门就搔首弄姿,展露万种风情,巴望着毛延寿能将她们画成天仙,从此跃上龙床。也难怪,入选佳丽成千上万,皇上的春风雨露又少得可怜,绝大多数女子一生都难求一夜风流。但王昭君是个例外,别说巴结,甚至都没用正眼瞧他。似这等天生丽质、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女孩,皇上要不喜欢才叫见鬼!仅仅一愣神,毛延寿又觉后脖颈处“飕飕”直冒阴风,恍若“小刀刘”就站在身后。
  
  “喂,你怎么不化妆?化妆去,下一个。”毛延寿倒吸口凉气,找个借口打发走了王昭君。第二天,王昭君又被带了来。这回,毛延寿连头都没抬:妆化浓了,卸妆去!
  
  一推二拖,转眼间两个月过去。这天中午,毛延寿紧皱眉头,边往画房走边寻思该用什么理由搪塞王昭君,小太监陈顺冷不丁奔来,差点撞个满怀:“让开让开,出大事了。我得赶紧告诉傅娘娘去!”
  
  朝廷重臣萧望之自杀了!
  
  萧望之年过六旬,是元帝的师傅,德高望重的当世名儒。那日虎园之行,萧望之也在场。打道回府,他与家人说起了冯昭仪舍身救主的惊险一幕。许是应了那句老话:言多语失,传到坊间竟走板成了笑谈:皇上要看熊虎斗,做臣子的必然要做好防范措施,确保万无一失,借给他们仨胆六个脑袋也不敢让凶猛月熊溜达出来。再说,就算出了纰漏,虎园还养着一大帮身强力壮、功夫不凡的武士呢。有他们在,哪用得着一介女流之辈冒死出头?傻子都能瞧出,这明摆着是场女人演给皇上看的戏。这个版本不知怎么传进了冯昭仪的耳里。盛怒之下,冯昭仪想到了一个人:中书仆射石显。
  
  石显本是市井无赖,少年时因犯罪被处以宫刑,后收入宫中做了太监。这个人别的能耐没有,信口雌黄、搬弄是非的本事却大过天。在冯昭仪的授意下,石显将意图谋反的屎盆子扣上了萧望之的脑袋,并严刑拷问。萧望之生性耿直,拔剑自刎以示清白。不消片刻,正用午膳的元帝也听到了这个噩耗,饭碗“当啷”落地,泪流满面:“朕绝不会让恩师死得不明不白,速传石显!”
  
  瞅着石显战战兢兢、如丧家之犬般从身边跑过,毛延寿暗叹自个儿英明:幸亏我脑瓜精明,没给王昭君画像。冯昭仪自恃受宠,得意忘形,如今逼死了皇上的恩师,皇上定会剁下石显的脑袋喂狗,也定会将你冯昭仪打入冷宫。你失了宠,傅昭仪便是一手托大的后宫之主。谁想半个时辰不到,石显又昂首挺胸、耀武扬威地走出来,既没少胳膊也没缺腿。
  
  造谣中伤逼死皇上恩师的人却毫发无损,这说明石显的主子冯昭仪的风头完全盖过了傅昭仪!惊愕半晌,毛延寿撒丫子就往画房跑,前脚刚踏进门便扯着嗓子喊:“马上安排王昭君梳妆打扮,前来画像!”
  
  弦月眉,丹凤眼,樱桃唇,垂云髻,纤纤玉手,杨柳娇躯……每一笔每一画,毛延寿都无比用心,力求逼真传神。此刻,他完全忘记了“小刀刘”的锋利快刀,深信元帝一看到画中人便会龙颜大悦,迫不及待地召宠王昭君。当晚回到家,毛延寿又熬了个通宵,直熬得两眼通红,终于完成了平生最为满意的杰作。
  
  强按着满心激动挨到天亮,毛延寿兴冲冲赶往掖庭,拽住负责向皇上呈送美人画的主管说:“吴令丞,今天你就送这一幅画。我保证——”
  
  “保证啥?你着急忙慌地催着送画,不是活腻歪了想找死吧?”主管拦住话茬,附耳说道,“昨日皇太后传懿旨,要皇上珍重龙体。掖庭送画,也由一天一送改为半月一送喽。”
  
  此后没几日,宫内风向陡转,形势大变——傅昭仪所生的儿子刘康被封为定陶王。王政君虽是名正言顺的皇后,却始终不招汉元帝待见,她的儿子作为嫡长子,按汉律被立为皇太子了。但这个皇太子酗酒好色,难以承担“接班人”的重任。而定陶王刘康与元帝一样多才多艺,尤其精通音律,堪称老爹的“知音”。还有,元帝每次生病卧床,傅昭仪都会带着儿子守在榻前,精心侍候。自然而然,元帝开始考虑更换皇太子。母凭子贵,在傅昭仪和冯昭仪这场后宫博弈中,傅昭仪显然又占了上风。此时若执意将王昭君的画像呈上,傅昭仪只需手指轻轻一捻,毛延寿这只小蚂蚁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一面是咄咄逼人的傅昭仪,一面是心机颇深的冯昭仪,到底该靠谁?就在毛延寿胆突突越想越怕的当儿,一张含威粉面突兀地出现在眼前:“毛画师,这是谁啊?不会是九天上的嫦娥吧?”
  
  是傅昭仪!傅昭仪此刻的眼神,比在虎园里瞅到的还要冷,还要深不可测!
  
  看似轻描淡写的问话,却让毛延寿听得头皮发炸,毛骨悚然,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回……回娘娘,她,她只是个姿色平庸的秀女。你看——”
  
  说着,毛延寿仓皇抓起画笔,在王昭君纯澈如泉的眼睛下点上了一颗丧夫落泪痣……
  
  (四)千古佳话,万世骂名
  
  就是这颗落泪痣,让王昭君飞跃龙门的机遇化成了泡影。“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元帝做梦都想不到,深宫之中就藏着一个绝世美人。更令世人扼腕称奇的是,三年后,王昭君竟做出了一桩震惊朝野的大事。
  
  汉元帝竟宁元年,匈奴的呼韩邪单于来朝觐见,并提出要做大汉朝的女婿。元帝当然高兴,非常大方地许给他五个女人。消息传到后宫,一时大哗。那些锦衣玉食的宫女们宁可做笼中鸟,也不愿嫁到蛮荒凄凉的漠北去。汉元帝正愁得头大,内侍省报来了好消息:秀女王昭君自愿出塞,请皇上恩准。
  
  元帝欣然允诺,还立即昭告天下,封王昭君为和亲公主。告别酒宴上,王昭君盈盈走来,但见她“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影徘徊,竦动左右”,元帝的眼珠子当场瞪得比铜铃还圆:这才是天下第一美女,我怎么就昏了头,糊里糊涂地将她送给了别人?这顿饭,元帝吃得味同嚼蜡,满腹懊恼送单于和王昭君一踏上行程后,便大发雷霆,命人彻查此事。很快,毛延寿被打入死牢,择日斩首示众。
  
  镣铐加身躺在冰冷的牢房里,望着那一扇巴掌大的小窗,毛延寿不仅没嚎啕大哭哀求饶命,相反却笑了。此时,他心如明镜想得明明白白:宫斗诡谲,杀机四伏,不管得罪谁下场都一样:死。好在这些年给美女画像收了不少金银,足够妻儿衣食无忧活上一辈子。想到这儿,毛延寿喃喃自语:这个时候,毛裕该追上出关的队伍了。只要王昭君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即便留下万世骂名我也会含笑九泉,今生无憾了。毕竟,我这个蚂蚁般微不足道的小画匠总算积了点阴德做了桩好事,没让王昭君这朵娇嫩鲜花凋零在深宫永巷。
  
  毛裕是毛延寿的女儿。星夜兼程一路急追,在和亲队伍即将渡黄河时,她将一卷画轴呈给了王昭君。徐徐展开,画中人恰是明眸善睐、楚楚动人的王昭君。展到尽头,一纸书简飘落手中。
  
  看着看着,王昭君不禁泪眼婆娑。原来,毛延寿虽爱贪占小便宜,畏手畏脚胆小怕事,但良心未泯。情知身处后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步步惊心处处陷阱,皇上龙体又身患恶疾,恐怕来日无多,纵然能受宠,贪一时之欢必将受终生之苦,他不愿看到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王昭君成为宫斗的牺牲品,就算傅昭仪不逼他,他也会点出那颗夺命落泪痣。远离龙床等于远离争斗,最起码能保住性命。
  
  事实也是,昭君出塞不到半年,元帝便一命呜呼。而恰恰是毛延寿的这一小小善念,无形中成就了一段辉煌壮丽的千古传奇。
  
  只是,在这段传奇上演的同时,毛延寿却被押赴刑场。身后,唾骂声一片,刽子手手中的断魂刀亦冷光眩目……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难治的怪病
不该盗的墓
挑驸马
断魂戏台
鱼鳞案
斗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