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

本篇宁为玉碎,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清朝末年,京城有家经营瓷器买卖的商铺叫“雅韵轩”。店里有个帮工叫黑牛,疾恶如仇,如今城里闹义和团,他也加入了进去。
  
  这天,黑牛突然发现有间平时空着的旧库房竟然开着门。他进去才发现,里面竟然放着好几袋残缺的瓷器,再仔细端详,这些瓷器虽然残缺,但造型美观、线条流畅。
  
  这时,有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黑牛回头一瞧,是店里的余师傅。余师傅是老板石云天从景德镇挖来的老艺人,最擅长修补瓷器。
  
  黑牛问,这些瓷器是从哪里来的?余师傅说:“这可是咱们老板接的大买卖!”瓷器行里都知道,要是哪件瓷器有了破损,那价钱可就大打折扣了!难道老板想造假不成?黑牛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你小子还挺聪明的,一看就明白了!”可是刚说完这句话,余师傅便警觉起来,“黑牛,可不许向外乱说。不过,咱们老板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他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黑牛暗暗点头,老板做生意一向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接下来几天,余师傅将那些残缺的瓷器修补得完美如初。
  
  这天一大早,店里来了个“假洋鬼子”,要来买那些修补好的瓷器。黑牛一看他奇怪的打扮,不禁仔细打量。这不是冯二麻子嘛!冯二麻子大名叫冯典坤,家里穷得叮当响,所以他的哥哥冯典乾才净了身去宫里当了太监。后来听说冯典乾在宫里混得不错,在宫里内务府当了采办,那油水自然少不了,于是冯家摇身一变成了富户。有了钱,聪明伶俐的冯典坤进了学堂,后来还去国外留了洋。
  
  黑牛本来想提醒冯典坤这些瓷器都有问题,没想到冯典坤笑了:“谢谢,我就是专门收购这种瓷器,好的瓷器我还不要呢。”
  
  黑牛还要说什么,却见石老板凑过来,拉起冯典坤说:“走,咱们去内室谈!”黑牛感觉出来了,这是老板在防着自己!黑牛悄悄地跟在他们二人后面,隐约听到石云天对冯典坤说:“我和令兄典乾经常做瓷器生意,放心,这次生意我们也决不会出任何差错!”黑牛还想听些话,可是对方走进后院关了门。过了好一会儿,他们才从后院出来。
  
  当天晚上,黑牛参加大师兄领导的一个义和团分会时,大师兄当场高兴地宣布:“慈禧老佛爷马上就要向十一国开战了,咱们义和团痛杀洋鬼子的时候到了!”
  
  回去后,黑牛激动得久久睡不着。他一个激灵,突然想到今天冯典坤和石云天神神秘秘的样子,还说什么内务府的事儿。难道这些残破瓷器是卖到内务府不成?那岂不是损害了太后老佛爷的利益?
  
  想到这里,他怒气上涌,心想:太后老佛爷和我们将要一道痛杀洋鬼子,你们这个时候还想着发不义之财!如果石云天和冯典坤真敢做这种勾当,我黑牛决不允许!
  
  天刚蒙蒙亮,黑牛就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好多伙计正把库房里修补好的瓷器装箱抬走。他赶紧穿衣推门,见到指挥装车的石云天,便问这些货是不是运到宫内去。
  
  石云天摇了摇头说,不是运到宫里,当被问到为啥不让自己起床帮忙时,石云天说,见他这两天很辛苦,这次送货就不让他去了。
  
  黑牛暗忖,这里面肯定有不想让他知道的秘密。黑牛不死心,反复问石云天这些瓷器究竟要运到哪里去。“不用再问石老板了,这些瓷器是运到法国领事馆的,因为你是义和团的人,所以怕你生乱子!”冯典坤突然出现了。
  
  黑牛一愣:“冯二麻子,你难道现在给洋鬼子做事?”冯典坤说:“没错,现在我是个翻译。”
  
  “好啊,你竟然给洋鬼子当狗腿子!我们马上就要奉懿旨向洋子鬼开战了,识相的,赶紧回家!”
  
  冯典坤哈哈大笑:“黑牛兄弟,你说的这些消息我都知道,恐怕你可能要受点委屈了!”冯典坤话音刚落,黑牛就被人绑了双手,投进了瓷器店的地窖里。
  
  三天过去了。这天上午,外面传来了“轰隆轰隆”几声巨响。黑牛问:“外面这是咋了?”
  
  “不用问他们了,我来说!”冯典坤走到黑牛面前,“这是荣禄带领的部队轰击外国使馆区的声音,慈禧已向十一国宣战了。”黑牛一听,哈哈大笑:“真是苍天有眼,老佛爷英明,看我们师兄师弟如何砍鬼子!”说完骂道,“冯二麻子,快点把我放出去和师兄弟们一起痛杀洋人,否则,待我出去后,一定不会轻饶你!”
  
  冯典坤安抚他说:“你出去干什么,去送死吗?你就好好地呆在这里,以后就会明白我的苦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黑牛突然被放了出来。黑牛顾不得洗澡刮胡子,疯了似的去找师兄师弟们会合。到了大师兄以前召集开会的娘娘庙,只见里面房倒屋塌,一片狼藉。一直在此看守的老头儿半天才认出了黑牛,嘴里连呼:“你是人是鬼,你们不是都死了吗?”
  
  黑牛这才得知,慈禧虽说向十一国宣战了,可迫于形势,又只得乞求停战,并反过头来大肆抓捕义和团的人。黑牛听后,惊呆了。
  
  他低着头回到店里,只冯典坤和石云天坐在大厅等他,大厅的桌子上放着白花花的银子。
  
  石云天说:“还别说,现在你蓬头垢面的,我还真快认不出来了。这样也好,出去别人也认不出!”冯典坤赞同道:“是呀,虽然清廷抓了些义和团的人抵了罪,但是黑牛兄弟还不能算安全,还是让他带些银子回乡下躲躲吧。”
  
  还没等黑牛发问,石云天便解释说:“这些银子都是那些破瓷器换来的。荣禄果真如典坤老弟所说,他所谓攻击领事馆只是装腔作势。亏典坤你想得出把那些修补好的瓷器摆在法国领事的院子里。后来慈禧为了求和,真的如数按照完好的瓷器价格赔偿给你们喽!”
  
  冯典坤说:“这其实也有我哥哥的功劳,他知道慈禧是一时兴起开战,而众大臣却是明白人,他们不敢真打。这些消息太重要了,否则我这计划也实现不了。”
  
  黑牛听后,明白了:“说了半天,这些钱还不是老佛爷的?”
  
  冯典坤突然厉色道:“没错,正是她这个贼婆子的。要知道,这些钱是她欠你们义务团的血债。国难来了把你们向前推,没办法了,还拿你们开刀向外国人求和献媚。你可知道,她向国外赔偿有多少吗?这些钱我已经发放到那些死去的义和团战士的家属手里了。要不是我们当初把你扣在地窖里,你也成无名之鬼了!”
  
  黑牛听到这里,如闻雷震,流下了愤恨羞愧的泪水。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海棠尸谷
鬼手曹
另类将军
斗醉
龙须疗虎将
斗阎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