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将军

本篇另类将军,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王罴出身北魏大族,从小品性刚直,个性倔强,长大后多次被族人公推为纠纷调解员。进入官场后,他仍不改本色,率性而为,被视为官场另类。
  
  他的另类表现之一就是敢于抗旨不遵、蔑视权贵。他曾被朝廷派往一个叫西河的地方任职。那里物产丰富,奉禄优厚,是官员们削尖脑袋都想去捞金的地方,王罴却在同僚们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任性地拒绝了。他的理由是:“西河盛产木材,我若去西河任职,朝廷显贵们营造府第时必然会要我帮着采办。我要是自己掏腰包,根本无法负担这样的财力物力;要是向百姓摊派,我于心不忍。所以,我才不去当这个受气官!”朝廷无奈,只好将他改派到别的地方任职。
  
  王罴的第二个另类之处是,无论当时的官场多么腐败,他心中始终装着百姓,口碑极好。他镇守华州(今属陕西渭南)期间,关中发生饥荒,粮草告急。朝廷命关中官员向百姓征收军粮,同时令百姓互相告发藏粮不交者。很多地方的百姓为自保而私藏活命粮,结果被邻居告发,遭到了官府无情的鞭笞拷打,只得背井离乡、远走天涯。
  
  唯独华州百姓因为王罴素来爱民如子,并以信义著称,所以没有人隐匿粮食,都心甘情愿地交出了存粮,不仅解决了粮荒,也确保了当地秩序的安定。
  
  此外,北魏的官场中人大多生活奢侈,王罴却勤俭节约,对身边的人也要求严格。
  
  有一次,王罴和朝廷派来的钦差一起吃饭,钦差见肉饼边缘没有肉丝,就把边缘撕掉丢在一边。王罴很不高兴,当面指责钦差道:“你知道农夫从耕种到收获,为粮食花费了多少工夫吗?厨师做成这样的烧饼,又得出多少力气吗?你这么挑三拣四,肯定是没挨过饿!”说着,王罴命手下把所有饭食都撤走,把钦差干晾在餐桌旁。
  
  还有一次,一位朋友到王罴家作客,削西瓜皮时削得过多,瓜皮上附着一些果肉。王罴脸色一沉,捡起对方削下的瓜皮啃里面的果肉,使朋友很是愧疚。
  
  依常理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像王罴这类蔑视权贵、特立独行的官场另类必然会遭到打压和猜忌。可是,王罴却活得很滋润,丝毫不担心被踢出官场,他的底气到底是什么?原来,王罴是北魏朝廷不可或缺的“灭火器”。
  
  公元515年,北魏重镇硖石(今属安徽淮南)遭到南梁入侵,频频告急。王罴临危受命,率一支精锐部队紧急出动,昼夜兼程增援硖石,与当地守军里应外合,终于成功击了溃了南梁军队。不久,西部少数民族联合反叛,打得北魏朝廷军闻风丧胆。王罴再次奉命救火,他用兵如神,恩威并施,很快凯旋而归。
  
  席不暇暖,王罴又率兵去救被南梁围困的荆州。他风尘仆仆赶到荆州,成功扑灭了战火。朝廷见他灭火能力超群,便委任他为荆州代理刺史。可没过多久,南梁不甘失败,卷土重来,再次围困荆州城。王罴守城有方,又一次给予南梁沉重的打击。南梁恼羞成怒,丧尽天良地采取水攻战术,引长江水灌注荆州城。面对突如其来的洪水,王罴镇定自若,边带领城内军民奋力排水,边派人向朝廷求援。
  
  不料,朝廷自顾不暇,没有派来援兵,只是许诺王罴如果守住荆州城,就任命他担任荆州刺史,并送来铁铸券书作为凭证。没有盼到援兵,城内军粮又消耗殆尽,将士们饥肠辘辘,都把目光投向百姓的活命粮。王罴见状,及时下达命令,严禁将士扰民,并捐出自己的口粮,“煮粥与将士均分食之”。
  
  王罴为激励士气,每次出城迎战,从不披挂甲胄。交战前,他都要大声祷告:“苍天在上!上天如果有意灭了我朝,就让敌将的箭射中我的额头;如果上天眷顾我朝,请暗助我打败敌兵!”然后一马当先杀向敌阵。说也奇怪,他虽然每次冲锋在前,却“屡经战阵,亦不被伤”。王罴的英勇无畏极大鼓舞了士气,在他的领导下,荆州军民同心合力,抗击南梁的围困长达三年之久,终于取得荆州保卫战最后的胜利。朝廷也兑现了承诺,正式任命他为荆州刺史。
  
  北魏分裂为西魏和东魏后,西魏大臣王罴由四处出击的灭火器变身为抵御东魏的防火墙,奉命镇守关中军事重地华州。上任伊始,东魏大将高欢就率大军攻破了华州的大门潼关。由于潼关距华州不足两百里,华州守军闻讯人心惶惶。王罴紧急召集将领们开会,并做了深入细致的安抚劝慰工作。将士们敬佩王罴的名望,很快稳定住情绪,投入到紧张的修补城墙工作中。
  
  由于疲劳过度,修补城墙的将士傍晚收工时,竟然遗忘了几把长梯。高欢率部逼近华州城发现长梯后惊喜不已,派先头部队半夜涉水渡过护城河,从长梯潜入城中,直扑王罴的城防司令部。王罴在沉睡中被窗外阵阵喊杀声惊醒,他随即散着发髻,赤裸裸跳到屋外,随手抄起木棒扑向敌军,边杀敌边叫喊:“有我老王这头熊挡在这儿,你们这帮貉子休想过来!”将士们见状士气大振,杀得敌兵仓皇撤退。王`率部追杀到城门口,歼灭了大部入侵之敌。
  
  高欢见斩首行动偷鸡不成蚀把米,非常失望,亲身来到华州城下劝降:“王将军,我部军力旺盛,你们孤掌难鸣,何不快快投降?”
  
  王罴大声回敬道:“华州城就是我老王的家,我是死是活都要留在此处!你想找死就来打吧!”高欢权衡利弊,遂不敢攻,撤军东归。
  
  有了这些军功做铺垫,王罴自然底气十足,可以将自己刚直的品行、率直的个性进行到底。
  
  别人做官讲究的就是威仪和排场,王罴却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一天,有个下属在向王罴汇报工作的过程中,话语中明显夹带着私怨,王罴勃然大怒,命令衙役们抄家伙揍他。衙役们正手忙脚乱地寻找棍棒,王罴已经急不可待地脱下靴子,在威严的公堂上赤脚上阵,手持靴子追打那名下属。消息传出,官场中人几乎笑岔了气。
  
  更可贵的是,王罴在当时龌龊的北魏官场能够廉洁自律,一世清廉,“安于贫素”,不置家产。很多人劝他既然不买房子,就把老家的旧宅好好翻修一下。王罴一口回绝,直到去世,他的旧宅依然是破破烂烂的。王罴“身死之日,家甚贫罄”,办不成像样的丧事,最后在官府资助下,王罴才得以入土为安。消息传出,世人无不敬佩他为官的品格之高,流传后世。有这些服人的品格和功绩,王罴做起事来,当然既有个性又有底气。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画像
“刘罗锅”的外号,为什么叫刘罗锅
王八骨头状元牙
控告状自白冤案
一碗热汤
联友巧对逛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