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宝贝

本篇救命宝贝,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民二十六年夏天,鲁城县长王扒皮纠集了周边几个县的兵力,围剿匪窝狮子崮。此次围剿行动机密而迅速,等狮子崮大当家的梅大胡子醒过神来,早已经被围困住。
  
  因为有一门大炮撑腰,王扒皮占了上风,梅大胡子看实在支撑不住了,就严令手下的弟兄们拼死突围,自己断后掩护。看着大当家的如此义气,弟兄们更是不忍先撤,梅大胡子把眼睛一瞪,吼道:“老子有救命的宝贝,死不了!”
  
  梅大胡子拼死掩护,直到弟兄们跑远了,他才举手投降,被押回去关到了县城的死囚牢里。
  
  次日,养足了精神的王扒皮开始审讯梅大胡子,他用马鞭子指着被戴上了手镣脚镣的梅大胡子,说:“大胡子,你小子专门和官府作对,可算被老子逮住了,今儿老子好好招待你!”一挥手,几个彪形大汉准备动刑。
  
  梅大胡子一看那架势,赶忙摆摆手说:“慢、慢,王县长,小弟我想问您个问题,您想不想连升三级,外加获得一万大洋的赏钱?”
  
  王扒皮一听愣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难道……难道那‘双龙戏珠杯’在你手里?”
  
  梅大胡子点点头,王扒皮的驴脸立马“阴转晴”,一把抓住梅大胡子的衣领子,问:“当真?”
  
  梅大胡子苦笑着说:“落在您手里了,我还撒谎,这不是自讨苦吃吗?去年,神偷李到省府张主席府上逛了逛,见他家收藏的‘双龙戏珠杯’不错,顺手就捎出来了。偏巧那小子住店时,和我住到了一块儿,被我给盯上了。这王八蛋贪杯,喝醉之后,那宝贝被我顺手牵羊给顺走了,一直在山里藏着呢。只要您高抬贵手饶了我的小命,我就带着您去找。”
  
  这“双龙戏珠杯”早年乃是清廷宫中之物,就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玉杯里,镶嵌着两条做工精细的纯金黄龙,缠绕着一颗夜明珠。待杯中倒入酒之后,两条龙摇头摆尾栩栩如生,让人叹为观止。到清朝灭亡时,一个太监趁乱盗出了此杯,几经辗转,宝贝落到了省府张主席手里,他对此杯珍爱有加,想不到被人给偷了。
  
  张主席气得暴跳如雷,派人明察暗访了一个月,把整个省城及周边查了个底朝天,结果一无所获。张主席放出话来,下属们谁要是能给他找到“双龙戏珠杯”,连升三级,赏大洋一万块。可是,一年多过去了,还是没有什么线索。
  
  好家伙,现在这么大个馅饼“咣当”砸在自己头上了?王扒皮心里狂喜之余,担心梅大胡子耍诈。于是他上前仔细盘问一通,梅大胡子所说的和省府的协查通报分毫不差。
  
  王扒皮思前想后,觉得梅大胡子大势已去,无非就是想献宝免他一死,可俗话说到了阎王殿不做鬼都难,只要宝贝到手,这家伙脑袋还得搬家。想到这里,王扒皮一挥手,吩咐给梅大胡子上酒菜。
  
  果然,吃饱喝足的梅大胡子带着王扒皮和一队士兵进山找宝。
  
  梅大胡子脚上拖着脚镣走不动道,王扒皮就让人暂时给他去了,但是手镣还是戴着,几十条枪指着呢,让他跑他也不敢跑。
  
  进了山,梅大胡子指个地方不是,再指个地方还不是,在山里就像兜圈子。
  
  王扒皮火了,就拿枪顶着梅大胡子的脑袋说:“你是不是骗老子玩?”
  
  梅大胡子一脸歉疚地说:“不敢,不敢,我哪敢,一年前的晚上跟弟兄们黑灯瞎火地随便找了个山洞藏的,这山里大大小小几十个山洞呢,是真迷糊了。”
  
  直到太阳快落山了,梅大胡子才带着已经很不耐烦的王扒皮一行,来到了一处宽大敞亮的山洞。梅大胡子四下瞧了瞧说好像是这里,等进了洞,他踅摸一圈,指指一块平台上的一个黑咕隆咚的窟窿说:“应该是在那里面。”
  
  王扒皮一挥手,有个家伙就跳上平台,刚要伸手,就听梅大胡子说:“慢着,我驯养的一条毒蛇看护‘双龙戏珠杯’呢,小心它咬着你。”
  
  那家伙抢功心切,胆子也大,眼睛一瞪说:“吓唬谁呢,我家还养着老虎呢。”说着手就伸了进去,顷刻又像触电一样“嗖”地缩回来,中指已经被蛇牙刺穿,疼得他猴一样蹦跳,没走几步,这家伙就脸色涨紫,昏了过去。
  
  一看窟窿里真有毒蛇,那些随从都往后缩,王扒皮就用枪指着梅大胡子说:“你,给老子去把杯子取出来,要敢耍老子,老子把你打成筛子!”
  
  梅大胡子点头哈腰地说:“真的不骗您,小的打曾爷爷那辈起就是驯蛇的!”说着话,他来到窟窿前,嘟嘟囔囔地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把手臂伸了进去。果然,一条粗大的黑花蛇顺着他的胳膊爬上了他的肩头,吓得王扒皮和士兵们直起鸡皮疙瘩。
  
  这时,只见梅大胡子抬起戴着手镣的另一只手,捏了捏黑花蛇的头顶,那蛇突然蛇头竖起,眨眼就滑了下来,吐着芯子扭着让人眼花的曲线,朝王扒皮他们快速爬过来。还没回过神来的王扒皮他们吓得一阵躁动,手忙脚乱地举枪朝黑花蛇乱射。
  
  趁着他们分神的片刻,梅大胡子那只伸在窟窿里的手迅速抽出来,两把上着膛的驳壳枪已经像变戏法一样端在了手里,随即两梭子子弹扫向王扒皮他们。
  
  猝不及防的王扒皮胸口中弹当场毙命,那些随从非死即伤,剩下的几个人撒腿就往洞外跑,可是还没跑远,全被梅大胡子的驳壳枪要了命。梅大胡子边开枪还边吆喝:“还别说,这经常擦着油保养的枪,打起来真他娘的利索。”
  
  等山下的队伍小心翼翼地围上来,天都黑透了,梅大胡子早没了踪影,地上除了王扒皮和手下的尸体,还有梅大胡子丢弃的手镣。
  
  后来,省府的张主席得到消息,还专门下令通缉梅大胡子,一些江湖人士也寻访梅大胡子的下落,都想得到那件宝贝,但均无所获。
  
  梅大胡子早就带着归拢起来的弟兄们参加了抗日队伍。对于梅大胡子是不是藏有宝贝,一直是个谜。终于有一天,一个弟兄实在忍不住了,就问梅大胡子是不是真的藏了“双龙戏珠杯”这个救命宝贝?
  
  梅大胡子笑了笑,说:“知道老子为什么能当你们的老大吗?就是因为老子有救命的宝贝!可那宝贝不是什么狗屁‘双龙戏珠杯’,那玩意老子压根就没见过!”
  
  众弟兄更疑惑了,一脸的蒙圈。
  
  梅大胡子继续说:“‘双龙戏珠杯’的事儿,不过是老子见过悬赏的告示,临时编了个瞎话诳那王八蛋的。那个藏着枪和蛇的窟窿,倒是我老早就给自己留下的后手,以备不测。”
  
  说到这里,梅大胡子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所谓的救命宝贝,就是自己的脑袋瓜儿,要能随机应变,要机灵!”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爷爷的抬杆枪
马尤乎子教子
屠夫宰牛
棺材里的账本
吃祚肉
宝画里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