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缸

本篇神缸,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民国时,豫北黄河滩有个土匪头子叫姜大头,为非作歹好多年。官府没少派人去抓他,无奈黄河滩方圆数十里,遍地长满一人多高的荒草,别说几十个人,就是上百人躲在里面,也找不着影儿。
  
  这天,姜大头美美地睡了个午觉,醒来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儿,就冲着门外喊道:“来人,快来人!”
  
  执勤的喽赶紧跑进来。姜大头说:“叫几个兄弟来,天黑后跟我去趟赵家湾,今天得让老赵头放点血,给老子献出件宝贝来!”
  
  姜大头说的老赵头叫赵德贤,是赵家湾的大户,据说家里藏有不少古董宝贝。赵德贤是个倔脾气,姜大头几次上门去要宝贝,赵德贤愣说没有。姜大头下了最后通牒,再不给宝贝,就要他家一条性命。
  
  天刚擦黑,姜大头就I着人出发了。走到半路,忽然狂风大作,眼看要下大雨。姜大头想起,离这儿不远有一座土庙,里面倒也宽敞,正好可以避雨。于是他吩咐一声,一行人就朝着土庙奔去。
  
  进了土庙没一会儿,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姜大头骂骂咧咧地说:“这鬼天气,让老赵头多舒坦会儿,把酒菜摆上,老子要好好喝一顿!”
  
  土匪们毫无顾忌地大吃大喝一番,然后横七竖八地躺在土庙里呼呼大睡。到了半夜,姜大头睡醒了,起身到外面一看,只见明月当空,雨早就停了。他冲着还在熟睡的土匪们喊道:“都起来,半夜正好做活,咱去老赵头家好好干他一票!”
  
  土匪们出了庙门,姜大头快步往外走,忽然有个手下“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姜大头说:“你小子叫个啥?”
  
  手下指了指旁边,说:“大哥,你看这缸!”
  
  姜大头瞟了一眼,见是个摆放在庙门口的普通大缸,就把嘴一撇,说:“缸有啥?”
  
  手下说:“大哥,你好好看看。”
  
  姜大头走到近前,绕着缸转了一圈,没看出啥花样,于是把眼一瞪,说:“你小子耍我呢?”
  
  手下说:“大哥,咱来的时候这缸就在庙门口了,刚才下了一场暴雨,按说缸里怎么也得有点雨水吧?可现在缸里却连个水花都没有,这缸非同一般呀!”
  
  听了这话,姜大头才发现,缸里面确实是干的。他又拿过一支火把,冲着缸里面一照,发现缸底好好的,连个裂纹都没有,水应该不会从缸底漏掉。
  
  姜大头觉得古怪,可也没多想,眼下找老赵头要古董才要紧。于是他让手下先甭管这缸了,继续上路。
  
  不一会儿,姜大头一伙就到了赵德贤家门口。姜大头一努嘴,一名手下会意,上前就砸起门来。没想到刚砸了一下,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开门的正是赵德贤。
  
  赵德贤看到姜大头,拱了拱手,问:“姜爷,不知深更半夜前来造访,有何贵干呀?”
  
  姜大头不耐烦地说:“屁贵干!东西给我准备好了吗?”
  
  姜大头以为赵德贤肯定会装蒜,可没想到他竟然说:“东西我已经放到半路了,姜爷没看到吗?”
  
  这倒让姜大头愣住了,他疑惑地问:“你把啥放半路了?”
  
  赵德贤说:“一口缸呀!那可是我祖上留下的唯一的宝贝了。我把这东西送给姜爷,可算是不肖子孙了,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我哪还有脸见人?所以我就偷偷把东西放到土庙那了。我想这土庙是姜爷来咱赵家湾的必经之路,您又是识货的,保准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有年头的好东西。怎么,姜爷没见到吗?”
  
  姜大头“哼”了一声,瞪着眼问:“见是见着了,一口破缸有啥稀罕?你纯粹是在糊弄傻小子!”
  
  赵德贤连忙辩解说:“姜爷,就是借我个胆儿,我也不敢呀!实不相瞒,那可是口神缸,东西放进里面,不管啥时候都是干的。哪怕是下雨天敞口放到院子里,缸里的东西也一点不会淋湿。”
  
  姜大头想起刚才的那番发现,再听赵德贤这么一说,他立马相信了,那口缸绝非等闲之物。心里是这么想,他嘴上可一点也没松劲:“老子就信你这一回,要是敢骗老子,看我不把你剥皮抽筋!”说完,姜大头一挥手,领着一帮人走了。
  
  他们回到土庙,一看那口缸还在,姜大头当下命人将缸抬走。几个人用绳子把缸绑好,绳套里穿上棒子,抬着刚走了没多远,就累得通身是汗,一步也走不动了。这口缸实在太大、太沉了!
  
  姜大头一看,就冲着手下人问道:“谁有啥好法把缸给运走?”
  
  有个手下想了想,说:“大哥,这缸圆不溜秋的,还重得离谱,不如转着走,又快又省劲儿。”
  
  姜大头一听,拍了拍脑袋说:“看我这笨的,这么简单的法儿都没想到。”于是他安排两个土匪轮流转着缸走。还真别说,这么一来,速度快多了。
  
  缸被运到了住处,姜大头心里美滋滋的,打算睡上一觉后再好好研究研究这缸。
  
  谁知道睡得正香,姜大头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起来:“不好,官军到了!”
  
  姜大头心里犯疑,自己这住处十分隐蔽,官军怎么可能找来?正寻思呢,就听门一响,几个人从外面闯进来,一把冰凉的手枪顶在了姜大头的脑门儿上……
  
  在大牢里,姜大头还想不明白,黄河滩地广草密,自己又经常变换住处,官军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呢?
  
  原来,问题就出在那口缸上。那缸根本就不是什么神缸。赵德贤知道姜大头要对付自己,就找到官府,官府说只要能找到姜大头的藏身之处,保准能一网打尽。赵德贤经过一番琢磨,故意把一口缸放到了土庙门口,又在沿路派了耳目。耳目发现姜大头他们朝着赵家湾来了,等土匪们进了土庙,就将缸翻过来,变成了口朝下,等雨过天晴,再把缸恢复原状,这么一来,缸里就是干的了。姜大头果然相信了那是口神缸,他让人把缸转走,走过的路被缸下沿轧出了一道深深的辙。顺着这道辙,再隐蔽的地方也能被找到。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螺蛳米粉宴
浪子报恩
土法治怪病
智斗李刮骨
夺命御匾
泣血斑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