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晃晃的后院墙

本篇亮晃晃的后院墙,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从前,在巴山城东有一家亨达酒家,东家吴立仁敦厚实诚,饭菜价格公道分量足,很受大众欢迎,生意做得顺风顺水。
  
  这年初春的一个深夜,酒家后院突然响起一阵嘈杂声,吴立仁惊醒后走到后院,才知是起夜的伙计发现厨房有一偷儿正在偷食,遂唤几个兄弟将偷儿擒住,责骂敲打。
  
  吴立仁连忙止住伙计,仔细看那偷儿,是个十来岁的小子,精瘦的身子骨显得有些单薄,但面对众人的斥责,他却毫无惧色,双眸中甚至有一闪即逝的厉色。
  
  吴立仁心中一动,赶紧吩咐伙计:“去烧碗热汤,热几个馍给这个小兄弟吃。”
  
  伙计急道:“东家,他可是来咱家偷吃的,还要给他热汤热馍?”
  
  吴立仁斥道:“混账!任谁都有个困难时候,这个小兄弟也是饿急了才会来咱家讨吃的,天气寒冷,光吃冷食怎么行?来的都是客,快去做!”
  
  伙计只得照做,把热汤热馍端于案上。吴立仁笑眯眯地说:“小兄弟趁热吃,只是些剩食,切莫见怪。”
  
  那偷儿也不客套,狼吞虎咽地吃完,抹抹嘴,抱拳一揖,说:“叨扰掌柜的了,你是好人。小子姓白,今日受你一饭之恩,改日定当相报!”说完,他大摇大摆地走出门,恼得伙计一通大骂,吴立仁只是笑笑,也不在意。
  
  天放亮,管事领吴立仁走到院墙边,说:“那偷儿就是从这儿爬进来的,@段墙着实矮了,翻过来忒容易,我这就安排人加高院墙。”
  
  吴立仁沉吟片刻,摇摇头说:“不用!这样子就好,给那些挨饿的乞儿留个路,让他们过来拿吃的。”
  
  管事愣了:“东家,这……”
  
  “你按我说的做!再交代厨屋里的大师傅,每日打烊后留一笼屉馍,温一锅汤。咱们做吃食的,不在乎这点损耗,多行善事也是为自己积福。”
  
  慢慢地,亨达酒家为乞儿留馍留汤的事传开了,真有不少乞儿爬墙去厨屋里偷食,伙计见了也不驱赶,久而久之,那段墙壁就被磨得亮晃晃的。说来也怪,亨达酒家从此很少丢失其他物品。
  
  转眼过了十几年,附近一带出现一支悍匪,匪首唤作白狼,杀人越货,极其嚣张,官兵屡剿不胜,闹得百姓怨声不止。却说这年腊月半,白狼带着人马突然杀进巴山古城,城中乱成了一锅粥。
  
  城东的亨达酒家被土匪围了个水泄不通,一个精瘦汉子哈哈大笑着自大门进来,径直走近吴立仁,盯着他说:“老掌柜受惊了,看您老的身子骨还算健朗,某家甚是欢喜,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吴立仁强打精神说:“恕老朽眼拙,大王认识老朽?”
  
  精瘦汉子说:“老掌柜莫惊,某家是白狼,就是十六年前到你家厨屋偷吃的小子。当年老掌柜非但未责骂,还给某家热汤热馍,某家因此下决心混出个人样来。这不,某家现在也算得是威震一方的大当家了。某家当年曾说过,一饭之恩,必当相报!所以,某家决不动老掌柜一物。”
  
  吴立仁暗松一口气,喃喃道:“真是想不到……”他咬咬牙,对白狼作了一揖:“老朽斗胆,还请大王对我乡党手下留情。”
  
  白狼沉默半晌,道:“也罢!某家刚才到你家后院看了一下那道墙,果如传说中的一般,你是真善人。且看着吧。”
  
  后来,白狼匪徒只抢足财物离去,罕见地未伤害一人。获知缘由,阖城人都来向吴立仁道谢。从那时起,巴山人不论做何生意,都会给旁人留一碗吃食。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智破绣鞋奇案
另类将军
除妖计
庙里的男人
马鞭绝技
财聚阴阳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