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妙的计策

本篇绝妙的计策,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清朝嘉庆年间,江南泾县县城里有一间杂货铺,铺主是杨掌柜。杨掌柜有个儿子叫杨勤多,勉强考中了个秀才功名,杨掌柜却一心指望他出人头地。
  
  杨家的杂货铺旁有一家高记丝绸铺,铺主是高掌柜。杨家杂货铺的生意原本不错,但高掌柜经常暗中使绊子,使得杂货铺的生意每况愈下,渐渐到了几乎就要关张的地步,杨掌柜因此经常长吁短叹。
  
  高掌柜如此挤兑杨家杂货铺是有原因的,高记丝绸铺的生意一直很红火,高掌柜想扩大铺面,便盯上了杨家杂货铺,一心想占为己有。于是,他时常暗中使坏,让杨家人不敷出……
  
  这天,杨掌柜见杂货铺门可罗雀,不由得又叹息起来。这时,高掌柜忽然走了进来,高声说道:“杨掌柜,恭喜,恭喜啊!”杨掌柜没好气道:“高掌柜,我这里整天都没有什么生意可做,何喜之有?你这不是存心笑话我吗?”高掌柜仍然一脸的笑容:“杨掌柜,难道你不知道吗?今年是大比之年,只要你让杨勤多去省城参加乡试,肯定能考中举人,进而进京赶考,博个进士功名,光宗耀祖!”杨掌柜一愣,继而若有所思:“高掌柜,你说的这句话倒是很有道理,这可是我杨家发达的唯一机会。”高掌柜不失时机地竖起了大拇指:“杨勤多才识过人,如果不去参加乡试那可就太可惜了!”说着,高掌柜笑眯眯地回自己的丝绸铺里去了,而杨掌柜则立即把杨勤多叫到了跟前,让他早做准备,去庐州城赶考。
  
  不料,杨勤多听完杨掌柜的话后,却把头摇成了拨浪鼓:“爹,以我的水平去参加乡试只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爹,您就让我跟着您学做生意吧。我从小便喜欢做生意,而且我觉得我在这方面比较有天赋。”
  
  杨掌柜训斥杨勤多不求上进,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听了半天责骂,杨勤多只好说:“爹,既然如此,我去赶考也罢!不过,去庐州城赶考那可得花费不少盘缠,咱们家如今哪里拿得出那么多的银子?”杨掌柜却将手一摆:“银子我自然会准备充足!”
  
  当天,杨掌柜便向亲戚朋友借银子,但他们都是些平常人家,根本借不到多少银子。无奈之下,他只得走进了高记丝绸铺向高掌柜借银子。高掌柜同意借银子,但却提出了一个条件:他借一百两银子给杨掌柜,但杨掌柜必须以杂货铺的房契做抵押。四个月后,如果杨掌柜还不起银子,杂货铺便归高掌柜所有。
  
  听完高掌柜提出的条件,杨掌柜略一思索便答应了。他认为杨勤多肯定能考中举人,到时候来巴结的人肯定不少,筹集一百两银子还债绝对是小菜一碟。
  
  当天晚上,杨掌柜便把房契送到了高掌柜的手中,借到了一百两银子。望着杨掌柜兴奋而去的背影,高掌柜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我的计策真是绝妙啊!四个月后,那间杂货铺就是我的了!”高掌柜觉得杨勤多文采平平,参加乡试肯定名落孙山,到那时,杨掌柜肯定还不起银子,只能乖乖地交出杂货铺。
  
  第二天,杨掌柜兴冲冲地给杨勤多准备好行囊,杨勤多很不解:“爹,乡试要等一个多月后才举行,您干吗这么着急?”杨掌柜回答:“我听说,赶考的秀才们都要提前些日子到省城,早做准备,你也不能例外。”
  
  第三天,在杨掌柜的一再催促下,杨勤多无奈地离开了泾县县城,向庐州城赶去。十来天后,他终于赶到了庐州城,住进了悦来客栈。此时,距离乡试的日子还有整整一个月时间。
  
  悦来客栈很大,里面住了一百多名赶考的秀才。住进客栈后的第三天中午,杨勤多吃完饭,正准备走进自己的房间读书时,他听到从柜台那边传来了一阵争论声。只听一个声音说:“我年纪大了,这些账算不清楚情有可原;而你这么年轻,脑子好使,为何也算不清楚?”而另一个声音则道:“你算不清楚,我凭啥就能算得清楚……”
  
  杨勤多循声一望,只见柜台里站着两个伙计,一老一少。上前一问,他这才得知,悦来客栈的账房先生这几天告了假,让那个年长的伙计代管账目。刚才,年长的伙计怎么也算不清账目,他便让那年轻的伙计帮他算,不料也算不清楚,于是两人相互责怪,争论了起来。
  
  问清楚了事情的缘由,杨勤多说了声:“这有何难?”然后,他拿过账簿,噼里啪啦地在算盘上一阵拨弄,很快便将账目算得清清楚楚,把两个伙计给看呆了。过了好大一会儿,他俩才醒过神来,对杨勤多称赞不已。这时,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走进了客栈,问两个伙计发生了什么事。
  
  这男子姓周,是悦来客栈的老板。周老板开了二十多家店铺,是庐州城里赫赫有名的富户。
  
  年长的伙计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细地说给周老板听了。周老板上下打量了杨勤多好一会儿,然后问起了他的情况。杨勤多就把自己一心想做生意,父亲却执意让他参加乡试之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周老板不禁感叹道:“你父亲也太官迷心窍了!其实,行行出状元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杨勤多忽然道:“周老板,依我看,悦来客栈可以购进些笔墨纸砚,因为住在这里的秀才们经常要购买。另外,客栈里的厨房也应该每日准备夜宵,秀才们天天夜读,非常需要。”周老板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你真是个细心之人,我这就让伙计们照办。”
  
  转眼,乡试的日子到了。考试完毕,杨勤多在街上闲逛。经过一座大宅院的门前时,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杨秀才!”杨勤多转身一看,那人竟是周老板,正站在那座宅院的大门前。原来,那座大宅院便是周家。
  
  杨勤多随周老板进了宅院,在花厅里坐下。周老板取出了二十两银子要塞给杨勤多。杨勤多的那个向秀才们出售笔墨纸砚以及夜宵的主意,让悦来客栈赚到了不少钱,因此周老板决定送些酬y给杨勤多。本来,他打算送十两银子,但因为他觉得杨勤多人不错,于是决定送二十两。
  
  不料,杨勤多却只愿意收下十两银子,说他出的主意只值那么多。周老板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杨秀才如此懂得分寸,好啊!”
  
  杨勤多刚把十两银子揣进怀里,一个年方二八的姑娘忽然经过花厅,扫了杨勤多几眼,去了后院。那姑娘长得非常漂亮,杨勤多不禁愣住了。周老板说,那是他的闺女,叫周彩荷……
  
  很快到了放榜的日子,果不其然,杨勤多名落孙山。这天上午,杨勤多收拾好行李,正准备离开客栈回乡,周老板忽然走了过来,跟他话别。
  
  聊了几句,杨勤多见周老板愁眉紧锁,便问他怎么了?周老板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说出一番话来。
  
  原来,周老板不仅开了许多家店铺,而且还有一家丝绸作坊,每年都要收购大量蚕茧。今年,市面上的蚕茧非常紧俏,价钱也高得离谱,因此周老板没能收购到足够多的蚕茧。两天前,一个来自六安府的董姓客商找上门来,说他们那一带地处大山深处,今年出产了大量的蚕茧,其价钱比庐州城市面上的蚕茧价钱要低很多,他打算收购一批蚕茧卖给周老板,但他的本钱不够,希望周老板能够预付银子。周老板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但又担心被骗,所以愁眉不展,举棋不定。
  
  杨勤多听罢,沉吟了一会儿,说:“周老板,大山深处闭塞偏僻,出a的蚕茧价钱自然要低不少,我看董老板所言不虚。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您可以派人携带银两去那里,由董老板领着直接收购,然后给人熟地熟的董老板一些赚头,便可万无一失!”周老板点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最近我生意上的事情特别多,一时派不出得力的人手。”杨勤多将腰杆一挺,说道:“如果您信得过我,我愿意前往!”周老板眉头一展:“那就辛苦杨秀才了……”
  
  第二天,杨勤多和周老板的二十多个伙计一道,由董老板领着,向六安府进发……一个多月后,十多辆装满了上好蚕茧的马车驶进了周老板的丝绸作坊。
  
  办完这件事,杨勤多打算动身赶回泾县,周老板却一脸郑重地说,因为杨勤多做生意确实是一把好手,很懂得分寸,又长得一表人才,所以,他想将闺女周彩荷许配给杨勤多。
  
  杨勤多顿时喜出望外,周老板掏出两千两银票给杨勤多做本钱,让他回到泾县后把生意做大起来,半年后,携媒人来周家提亲……
  
  次日,杨勤多踏上了回泾县的路途。走进家门的那天,距离动身赶往庐州城的那一天正好整整四个月!
  
  听说杨勤多名落孙山回来了,高掌柜手持借据,乐颠颠地赶到了杨家。在他看来,既然杨勤多没考中举人,那么杨家肯定还不起欠他的债,只能以杂货铺抵债。不料,却见杨勤多将一百两的银票往桌子上一拍:“高掌柜,这是还给你的银子……”
  
  高掌柜不禁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料到,他的那个所谓的绝妙计策,竟然使得杨家时来运转。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假冒县令
尸变奇案
闺房狐影
索银鸟揭秘花下藏宝
锔锅王的赌局
神驼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