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水的金壶

本篇落水的金壶,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潭州知府高桂生可谓年轻有为,还不到三十岁就坐上州府的位子。但他刚到任几个月,家里就出了一件怪事情。这天夫人打算重新购置几件家具,她交待管家后,就进屋去取银子,可刚打开柜子,就发出一声惊叫。
  
  高桂生正在和几位同僚高谈阔论呢,听到管家说家里出了怪事,连忙跑回家问。夫人只是指着柜里说:“你前两天交给我的三百两银子全都变了。”只见柜里整整齐齐摆着的是一大堆银锭模样的土块,高桂生细数了一下,正是三百两,而柜子里另一堆五百两的银子却没有变。
  
  柜子放在他们的寝室里,除了他们夫妻,没有人进来过。两人检查门窗也看不出什么异状,而柜子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钥匙拿在夫人手中,真不知道这银子是怎么变的。
  
  夫人奇怪地问:“是不是你得到这银子的时候就是一堆土块?”不过这话刚说出她也觉得不可能。银子是她亲手放进柜子里的,当时还有两锭银子跌到地上,如果是泥土的话早就散开了。
  
  这一天,两人为这事苦恼不已,想不通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怪事。两人疑神疑鬼地猜测了许久,但都没有结果,看来只有天知道了。
  
  过了两天,高桂生与人相约去饮酒赏花,刚要出门,管家突然来报,说是有一位和尚来访,自称是旧相识。高桂生叫进来一看,这和尚叫知悔,以前曾到他家与父亲见面,与父亲甚有交情。
  
  见到父亲的好友来访,高桂生不敢怠慢,立即迎进屋来。一阵寒暄后,他对知悔说:“大师来得正好,我正要与同僚去赏花呢。昔日苏东坡游玩,常有佛印相伴,流传了好多佳话,今日大师不如和我们一起去吧,也许能玩出一段佳话来。”
  
  知悔并不推辞,只说:“有劳了,但贫僧斋戒不用荤腥,大人得另备一碟豆腐,便可以奉陪了。”
  
  高桂生大喜:“这等小事哪用得着吩咐,只管去就是了。”
  
  两人上得船来,果然同僚已经在船上等着了,做东的是当地的一家豪门。只见船上张灯结彩,桌子上摆的是金银器皿,旁边有不少人侍候,还有歌女相伴,更显奢华。高桂生向大家介绍了知悔,人们见他是知府的世交,对他热情有加。
  
  船一路前行,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湖面花红叶绿,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众人一面饮酒一面赏花,只觉心旷神怡,这时知悔突然对高桂生说:“我看大人虽然玩得甚欢,但眉间却似乎带着一丝灰暗之色,是不是这段时候家里出了什么不快之事。”
  
  高桂生一怔,想起这几日家里银子变泥土的事,但他却不好说出来,只是说:“是有一点不快,但只是小事一桩,不谈它了,继续喝酒吧!”
  
  众人饮着酒,过了一阵,知悔突然从湖中扯起一枝荷花来,对大家说:“现在花也看了,歌也听了,我来给大家玩一点小技吧,也可供大家一乐。”说罢拿起桌上盛酒的金壶,放到荷花上,手持花杆,酒壶便稳当当的立在了荷花上。
  
  众人都吃了一惊,这酒壶里的酒也有一两斤,加上金壶本身就不轻,没想到荷花竟然没被压烂,真是奇了。
  
  知悔却不理会大家惊奇的目光,握着荷杆,让酒壶微斜,酒立即从壶口流了出来,淋到一片花瓣上,又从花瓣滴下来。他给每人面前都倒了一杯酒,这才说:“这酒是从花瓣倒出来的,就叫荷花酒吧,大家喝一杯看看。”
  
  众人都为知悔的这手绝技惊叹不已,都称赞他一定身怀异术。知悔只是哈哈一笑:“异术还谈不上,只是逗大家一乐罢了。”又给众人倒了一杯,然后左手握荷杆,右手拿酒杯,又和大家喝了。
  
  却在这时,就听有人惊呼一声,只见花瓣突然碎了,酒壶从荷花上跌了下来。知悔大惊,右手大袍突然飞舞,想去接住落下来的金壶,谁知却没接住,而他正好又是坐在船边的位子,那盛酒的金壶“扑通”一声,跌到了湖中。
  
  做东的那位富豪碍于知悔是知府的朋友,哪敢埋怨,立即令仆人下水去捞金壶。有两个人跳下了水,可找了一阵,也没找到金壶。知悔望着湖面看了一阵,突然笑道:“你们也不用找了,这酒壶没有丢,给大家斟了大半天的酒,又跑回原来的地方偷懒去了。”
  
  那富豪立即问:“它现在何处?”
  
  知悔笑道:“今天你出门之前,它原来摆在哪的,现在一定也在那里。”看着众人不信的目光,知悔又笑道:“你们若不信,我们现在就到你家,大家当众去看,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众人哪里肯信,高桂生立即说道:“那我们就去看一看,大师说的是不是真的。”这时大家在湖上玩得都够了,也正想往回走呢,于是掉转船头驶了回来。
  
  大家一起来到那富豪的家,富豪指着一个柜子说:“我家的饮酒器皿平日就是放在这里的,大家看一看金壶是不是回来了。”就罢拿出钥匙将柜子打开了。
  
  只见柜里摆着几件银器,并没有金壶,众人都看着知悔说:“大师是不是猜错了,金壶并没有回来。”知悔哈哈一笑,你们没看仔细罢了,它私下跑回来的,一定是躲到其他器皿背后了。”说罢伸出手去,将两件银器移开,果然那个金壶就在那里。
  
  众人不由赞叹,虽然大家都不相信酒壶会自己从湖里跑回来,但谁也无法猜出它怎么出现在柜子里的,猜想这知悔大师一定有通天之能。当晚的酒宴上,大家都对知悔多了一分敬意,纷纷向他讨教,这知悔口若悬河,大谈天地造化、世道轮转之事,说得大家目瞪口呆,更对他口服心服。
  
  酒宴结束,高桂生就请知悔到家里安歇,他并不推辞,这晚就住在高桂生家。
  
  第二天一大早,知悔就要离开,他对高桂生说:“贫僧这次来访,是想向故人求助来的,现在寺里要重修,可手头的银两不够,知道大人为官一方,手头一定宽松些。贫僧仗着与令尊有些交情,特来请求布施一点,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高桂生这才知道,知悔来这一趟无非是讨钱的,碍着他与父亲的交情,也不好不给,于是叫夫人去取二百两银子出来。知悔接过银子,面色突然一变,连忙将银子还给高桂生说:“你这些银子贫僧是不敢收的,就算拿到寺里,也会变成一堆黄土。”
  
  这话让高桂生吃了一惊,想起了前几天家里银子变黄土的事,忙问:“这明明是银子,又有哪不对了?大师何出此言?”
  
  知悔哈哈一笑,拿起一锭银子对着光叫高桂生看,问:“大人能看出什么吗?”
  
  高桂生一看,摇了摇头,他除了看出这是一锭银子外,并无异状。知悔笑道:“你等是世俗之人,当然无法看到,但贫僧却看出了,这银子一定与讼字有关,而且银子有暗影,必有欺心之事,这样的银子说不定过几天就会变的。就算它不变黄土,拿去重塑菩萨真身,不但无德,还会有灾的,因此不敢收。如大人真心布施,请另拿光明的银子布施吧!”
  
  高桂生吓得冷汗直流,立即回屋重新拿了二百两银子交到知悔手上,他这次没推辞,高兴地收下了。临走,他还对高桂生说:“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之心,神目如电。大人眉间有一狱结,只恐将来会有灾祸患,还是多做善举,以化此劫吧!金壶落水,可以让它回来,你现在是栋梁之材,是国家的金壶啊,一旦落入浊水中,贫僧可是无能为力的了。”
  
  知悔走后,高桂生的心却静不下来了,次日他做出了一个举动,将收到的银子还给了人家。
  
  这银子就是那家富豪给的,那富豪卷入了一起官司中,他明知道自己是理亏一方,就托人联络上高桂生,送了一千两银子,又请出去喝酒的,希望在官司中赢出,没想到却让知悔给看出来了。而前几天那变成黄土的银子,也是人家送的礼,求他利用职务帮忙的。
  
  高桂生将银子送了回去,从此后,他牢记知悔的话,再也没收受人家的礼物,只秉公办事,得到一方的好评。后来他又升迁成了朝中的一名官员,一直享有清誉。
  
  多年后,他告老还乡,快回到故乡时,听说这里一处寺庙里有一位叫知悔的得道高僧在讲法,不禁想起了当年的事。他来到庙里,见到了知悔,虽然年事已高,但仍然精神饱满,果然不同凡人。知悔也认识高桂生,知道他是辞官回乡后,就邀他在寺里住上几日。
  
  当晚,两人喝茶夜谈,知悔问道:“你后不后悔当了一辈子清官?”
  
  高桂生连声向知悔道谢:“幸亏当年大师的指点,现在想来,很多当初一起做官的人,现在好多都已经身首异处,我能得此善终,也是大师所赐啊。”
  
  知悔哈哈一笑:“其实我并没有你所说的能通前世未来的本事,我只不过是跟你玩了个魔术罢了,我那次去你家,其实是受你父亲之托的啊。你知道我出家之前是做什么的吗?”高桂生摇了摇头,知悔这才说出他的来历。
  
  这知悔小时候就随那些玩杂耍的走江湖,杂技魔术能玩得人眼花缭乱,可这本事并没有给他带来好的收入,年纪稍大,他就去当强盗了。由于身手不凡,一时成了令人谈虎色变的巨盗,后来一次失手,遇上了京城里专门来捉他的捕头。两人一阵厮杀,他一招不慎,让那捕头刺了个一剑穿心并打下山崖。
  
  捕头当时也伤得颇重,无力再下崖去割他的头,只得拖着伤痛回去复命。没想到这一剑刺歪了一点,知悔当时并没有死,还让一个上山砍柴的山民给救了,又用草药将他的伤治好。从死亡边缘走过一趟的他大彻大悟,再也不做强盗了,还出家做了和尚,取名叫知悔。
  
  他常常到那山民家走动,也认识了山民的孩子高桂生。高桂生家虽然穷,但读书却厉害,后来还考取了功名,成了一方官员。高父为人纯朴,见孩子在外面做官,害怕他在官场混多年后,会变成人人唾骂的贪官,时时担心得无法入睡。
  
  知悔知道后,这才来到高桂生做官的地方,经过一番打听,立即潜入高桂生屋里将他刚收到的银子用黄土换走了,又在喝酒之时玩了一把魔术,这些手法在他走江湖时早就玩惯了的,人家根本就看不出,于是大家都相信他法力无边了。他又以求布施为由,警戒了高桂生一番,让高桂生相信神明的存在,放下了贪欲之心,从此做了一个好官。
  
  高桂生这才知道,自己竟然上了一辈子的当,不过他并没有后悔。他望着屋外黑沉沉的夜空,不由一阵感叹,沉默朴实的父亲,用另一种爱保护了他一辈子。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贾郎中虎穴夺画
断喉案
皇帝本是一味药
悲情领房人
上错坟
三友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