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地

本篇换地,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早年间,大沙河旁有个沙庄,庄里有个人姓魏,为人正直,足智多谋,且看地一眼准,人送外号“魏一眼”。
  
  这天晚上,当地富户胡员外忽然登门拜访。他掏出一锭银子,塞给魏一眼,笑嘻嘻地说:“兄弟,你得给哥哥帮个忙。”原来,他相中了庄里刘三金家的地,想买下来,可刘三金死活不肯卖,他就想让魏一眼去劝劝。
  
  魏一眼推回了银子,摇摇头说:“这事儿没法说,刘三金全家靠着这块地过日子呢,他咋能卖呢?卖了地,他全家喝西北风去呀?”
  
  胡员外轻描淡写地说:“他拿着银子,可以再去买别的地呀。”
  
  魏一眼摆摆手说:“老话说得好,世间有三不夺:不夺地,不夺妻,不夺子。否则,必惹大祸。你家都有上千亩地了,就不要再打他这二十来亩地的主意了。”
  
  胡员外却说,前几天,他请了位风水先生到他家,风水先生说他家要想出人头地,非得挪坟不可。而刘三金家那块地,正是风水宝地,所以他一定要把这块地弄到手。
  
  魏一眼生气地说:“你家想出人头地,却要让别人没了活路,我绝对不会帮你。”胡员外气得咬牙切齿,转身就走。
  
  第二天,魏一眼正在地里干活,一个邻居跑过来,急赤白脸地嚷着:“魏一眼,赶紧回家看看吧,你儿子出事了!”魏一眼急忙奔回家,发现儿子已被邻居救醒了。儿子告诉他,刚才自己正在坑边玩耍,忽然被人蒙住了眼睛,按进水里,连灌了几口水,后来那人又把他提上来,丢在一边就走了。他当时吓晕了过去,幸好有乡亲从坑边经过,把他救醒了。
  
  魏一眼顿时明白了,这定是胡员外搞的鬼。可儿子没看清来人,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时,刘三金急火火地赶了过来,一进门就气愤地说:“肯定是胡员外干的!走,咱找他算账去!”
  
  魏一眼问:“你怎么知道是他干的?”
  
  刘三金气呼呼地说,之前胡员外找他买地,他不肯,结果第二天他闺女在地里干活时,莫名其妙被人打了,连人影都没看清。这不和魏一眼儿子被灌水如出一辙吗?
  
  魏一眼点点头,沉吟道:“你有证据吗?三金,他可正等着你去找他呢。你一去,那就着了他的道啊!”魏一眼分析说,胡员外之所以在背后下黑手,就是要激怒刘三金,让刘三金去找他算账,万一忍不住动了手,他就会把刘三金送官。那县官平常收了胡员外不少好处,必定会让刘三金赔他银子,刘三金拿不出来,只得赔地。到那时,胡员外可就连买地的银子都省了。
  
  刘三金听了,吓出一身冷汗,说:“哥,要不是你点醒了我,我险些就进了他的圈套啊!可眼下我该咋办呀?他惦记上我家的地了,拿不到手,就折腾我一家子,我哪受得了啊?”
  
  魏一眼想了想,拉起刘三金,来到他家的地旁边。看了一会儿,他对刘三金说:“你别卖地,就跟胡员外换地!”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胡员外家的一块地说,“你就说要那块地。那块地是沙地,可以种瓜。”刘三金明白,眼下只能委曲求全了,于是难过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魏一眼专门跑去跟胡员外说了刘三金的要求。胡员外高兴得眉飞色舞,爽快地答应了,还拿了一锭银子给魏一眼。魏一眼没再说啥,收下银子就走了。
  
  第二天,胡员外和刘三金找了保人,写下地契,两家的地就算换了。
  
  此时正值深秋,该种冬小麦了。胡员外让长工们耕了地,施了肥,撒下种子,地中间还留了一块,那是要挪坟用的。而刘三金新换来的沙地种不了小麦,只能等来年种瓜。
  
  过了几天,魏一眼来到刘三金家,塞给他一锭银子,让他多买些柴,等过了年,不出正月,先把家里烧热,育上瓜种,待外面天暖了,就赶紧把瓜苗栽到田里。刘三金惊诧地问道:“违了时令,只怕瓜长不好吧?”魏一眼说:“你就听我的吧。瓜早熟早上市,才能卖个好价钱。”刘三金心存疑虑,但还是把银子收下了。
  
  过了年,刘三金就在家里育上了瓜苗。来他家串门的人问他这是干啥,他就把魏一眼的话讲了,大伙儿都暗笑他掉进钱眼里了。
  
  待到开春,地里解了冻,天气暖和了,刘三金就按魏一眼说的,把瓜苗移到了田里。而另一边,胡员外又请来风水先生,划定了坟茔的位置,热热闹闹地把祖坟迁到了换来的地里。
  
  转眼间到了五月,刘三金地里种的香瓜开始熟了,刚送到市上,人们就争相购买尝鲜。不出半月,他家二十亩地的瓜就卖了个干干净净,大赚了一笔。
  
  刘三金乐坏了,请魏一眼喝酒,并把银子还给了魏一眼,魏一眼笑着收下了。三杯酒下肚,刘三金说:“哥,你真是一眼准!这瓜早熟了十几天,不光能卖个好价钱,多出来的工夫,我还能种茬谷子。”
  
  魏一眼听了,忙摆手道:“别种,你啥都别种!”刘三金吃了一惊:“啥都不种?我的地就这么荒着?”魏一眼点点头说:“荒着吧。听哥的,不会错。”刘三金虽然不知道魏一眼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可他信魏一眼,果真啥都不种了。
  
  几天后,突然下起了大雨,几天几夜也不停。大沙河里洪水滚滚,眼见就要泛滥成灾,县官接报险情,赶紧带人来抢险。抢险也没啥好办法,就是加高河堤。县官正要命人去挖土,魏一眼凑过来说:“大老爷,岸边的沙土不能用,得去另一块地里挖胶泥。”
  
  县官到附近的地里一看,果然都是沙土,沙土太细,被水一淘,能从草包缝里流出去,堤就溃了。于是,他命人到魏一眼所f的那块地里去挖胶泥。而那块胶泥地,正是胡员外跟刘三金换来的呀!
  
  这时,胡员外看到大伙儿跑进他家的地里去挖土,急忙过去阻拦:“不能挖我家的地呀!那里有我家的祖坟!”
  
  这县官平常没少收胡员外的供奉,对他的胡作非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眼下不行了,大沙河要是泛滥成灾,朝廷就得追究他的责任。于是,他冲胡员外吼道:“抢险事大,就别管你家的地啦!”
  
  胡员外红着眼睛说:“我家的地不能动!麦子刚熟还没割呢,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再说,里面还有我家的祖坟呢!”
  
  县官不耐烦了,怒道:“阻碍抢险,你好大的胆子!拉下去,打!”
  
  差役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胡员外按倒在地,抡起板子就打。胡员外被打得哭爹喊娘。那边,县官一挥手,人们一拥而上,挖土垒堤。
  
  大伙儿也是恨透了胡员外,趁着取土的工夫,还挖了他家的祖坟,连棺材板子也被抬上河堤去堵水了,只把一具具尸骨丢在外面。看着眼前的一切,胡员外气得捶胸顿足,一口气没上来,就翻了白眼。
  
  几日后,雨过天晴,大沙河总算是守住了。县官带着手下走了,河岸边一片狼藉。
  
  直到这时,刘三金才回过神来,对魏一眼佩服得五体投地。原来,魏一眼不光会看地,更会看天。他看准了今年雨水大,更看准了大沙河什么时候发大水,这才让刘三金种了早熟的瓜,却不让他再种谷子。他让刘三金跟胡员外换地,其实是救了他一家啊。
  
  刘三金跑去感谢魏一眼,魏一眼笑着说:“快去种些谷子吧,还能收一季呢!”刘三金应了一声,高高兴兴地去了。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真正的爷
插秧女智对“对子王”
玉马惊魂
斗灵鸡
卸紫桥的传说
谁家的玉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