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得瓜

本篇吃瓜得瓜,小编觉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能喜欢。 关注小编的微信小程序,《韩都蘑菇城女装》,心灵的交融在此汇聚。

  林南是个商人,去乡下考察市场行情时,手机和钱包都被人偷了,他又渴又饿地来到一片瓜地前,看到一个老农正在地里摘西瓜,瓜棚旁边的三轮车差不多装满了。
  
  林南硬着头皮走过去,说:“大叔,能送给我一个瓜吃吗?我的钱包和手机都被人偷了。”
  
  老农上下打量着他,林南忙解释:“我是做生意的,这次下乡来就是为了考察西瓜行情的,您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帮您卖瓜。”
  
  老农十分好客,一边给林南切西瓜,一边问:“你丢了多少钱?”
  
  林南说五千块。听到这个数字,老农脸色变了,忙说:“看你都累坏了,先吃点儿瓜缓一缓吧!”
  
  林南感激地接过西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老农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回来说:“你走运了,俺们村是有名的西瓜村,刚才俺给村主任打电话了,村主任说,为了推广俺们村的西瓜,特意举办一个吃瓜比赛,谁要是能一次吃掉整个西瓜,就把这车西瓜送给他!”说着,老农指了指瓜棚旁边的那辆三轮车。
  
  林南明白了,他要是吃掉眼前这个劈开的西瓜,就能赢得满满一三轮车的瓜,少说也有上千斤呢!他看了下这片瓜地,面积不大,产量虽然高,但毕竟数量有限,真经得起这么送?
  
  老农见林南不信,说:“我薛宝贵吐口唾沫就是钉,你就说你能不能吃完吧!”
  
  林南心想,现在是信息时代,农村搞这种营销也是情有可原的。自己已经吃掉半个,消灭剩下的这半个西瓜,不是轻而易举吗?他便甩开膀子吃了起来。
  
  很快,整个西瓜就吃完了。薛宝贵跨上三轮说:“你赢了,我替你把瓜拉到镇上去。”
  
  林南并不稀罕这车“奖品”,他琢磨着替老农把瓜卖了,自己抽点儿提成,凑够车费回城里就行,于是也上了车。
  
  路上,林南问好了价格,让薛宝贵把西瓜拉到国道旁。薛宝贵以为林南不了解当地情况,提醒说:“我们镇上有个菜市场,每天进出的人多,我们卖瓜都去那儿。”
  
  林南笑了:“大叔,听我的,一定比市场卖得快!”
  
  现在瓜是林南的,薛宝贵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按他说的,把五六个西瓜全部切开摆在路边。林南吆喝起来:“当地西瓜香甜爽口,十块钱随便吃,吃饱为止!”
  
  林南早就打好了算盘,西瓜吃急了最多半个就能把肚子填饱,细嚼慢咽兴许能多吃些,可国道上的司机们大多来去匆匆,没几个慢条斯理吃瓜的,照此算来,一个人能吃掉五六斤西瓜就了不起了。
  
  吆喝了不一会儿,有辆货车停了下来,司机摇下车窗问:“一人十块钱,管够?”
  
  林南说:“管够。”
  
  司机想也不想,掏出二十块钱,把跟车的伙计叫下来,两人狼吞虎咽大吃一顿,拍了拍吃得溜圆的肚子,满足地走了。
  
  不到一个小时,瓜卖光了!林南数了数手中的瓜钱,一千八百块。
  
  老农惊呆了:“乖乖,这车瓜最少一千斤,我得在镇上卖三天才能卖完,你不但卖得快,而且赚得比我还多……”
  
  林南嘿嘿一乐:“做生意要懂营销,对不?”
  
  薛宝贵鸡啄米似的点头。林南抽出一百块,剩下的递给薛宝贵。
  
  薛宝贵死活不收:“瓜是你赢的,钱是你赚的,我不能要,你要真有能耐,再吃一个,我还送你一车!”
  
  林南惊呆了,要知道,他吃掉一个西瓜,也就十几块钱,但他赢的可是一千多块钱啊。虽然一次吃掉十几斤是难,但西瓜水分大,撒泡尿就能腾出地方,这玩法对农民来说,简直是稳赔,图啥呢?
  
  薛宝贵说:“敢不敢再赌一次?”
  
  林南的好奇心被勾上来了,难道这是一种新型营销手段?他倒要好好学学,便一口答应下来。
  
  两人回到瓜地,薛宝贵到里面挑出个足球大小的西瓜:“挑来挑去,就这个瓜是沙瓤的,便宜你了。”
  
  林南大喜,这瓜比头一个少三四斤呢,他一劈四瓣啃起怼5妊Ρ贵装满三轮车,他也吃完了,薛宝贵一挥手:“上车!”
  
  这一次和上回一样,还是十块钱管够,一车西瓜很快又卖光了。
  
  林南从两次的瓜钱中抽出两张:“一车瓜我提成一百,总共两百,剩下的归你。”
  
  薛宝贵接都不接,说:“再卖一车,你还行不?”
  
  林南胃里一阵翻腾,说:“不行不行,我真吃不动了,我直接卖行不?”
  
  薛宝贵答应了。回瓜地的路上,林南瞟了薛宝贵好几眼,再拉走一车,他这片瓜地就不剩什么了,这老农葫芦里到底卖的啥药?
  
  林南提出,剩下的西瓜等他回城后拿钱来收。
  
  薛宝贵一愣,说:“俺这瓜不愁卖,但这车瓜无论如何你得卖光了才能回去。”
  
  这就怪了,既然不愁卖,为啥还一个劲儿地要他林南卖呢?林南心里疑惑,知道就算问薛宝贵,他也不可能说实话,不由感叹,都说城里套路深,想不到农村套路更深啊。
  
  两人摘满一车瓜,没去之前卖过的路段,而是换了个地方,卖得依然很快,不久又卖光了。薛宝贵问:“这回有五千块钱了吧?”
  
  林南一边数手里的钞票一边答道:“何止啊。”
  
  薛宝贵又问:“那、你手机值多少钱?”林南愣住了:“六千,咋了?”薛宝贵被吓了一跳,伸进裤兜的手僵住了:“啥手机那么贵啊?俺寻思三百五百的,兜里有就直接给你了,咱们就两清了!”
  
  “两清?难道说我的五千块钱是你偷的?”林南有点儿吃惊。薛宝贵揉揉眼睛,慢慢讲述起来。
  
  原来,薛宝贵老伴儿得了病,长期住院,儿子又是小儿麻痹症,不能干重体力活儿,前不久倒是在城里找到一份清洁工的工作,可挣的工资只够他一个人生活。
  
  昨天,医院催他们交住院费,西瓜又一时半会儿卖不完,薛宝贵愁得头发都白了。
  
  今早,儿子回来交给薛宝贵五千块钱,说是跟朋友借来应急的,薛宝贵信以为真,便拿去交住院费了,没想到回来就碰上了林南,刚巧丢的就是五千块。他趁林南吃瓜时给儿子打了电话,逼问之下儿子才承认是一时糊涂,在回家的大巴车上偷了一个人的钱……
  
  薛宝贵没现钱退给林南,便想出吃瓜送瓜来弥补林南的损失,只求林南不要报警抓他儿子,老伴儿病重,要是知道儿子被抓了,肯定活不了……
  
  林南愣住了,说:“你儿子是不是剃着平头,穿黑色T恤衫,名字叫……薛世平?”
  
  薛宝贵一愣:“是啊,你咋知道他的名字?”说着,薛宝贵从兜里掏出手机,翻开相册给林南看。林南一眼认出来,就是在大巴车上遇到的那个瘸腿小伙儿!
  
  林南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团,是小偷留给他的,上面歪歪扭扭写着:我叫薛世平,家中遇上难事,对不起!请把卡号和地址发到您的手机上,我一定还您,请别报警!
  
  林南想给薛宝贵看看,犹豫了一下,又揣回口袋。他把瓜钱塞到薛宝贵手里,说:“大叔,您误会孩子了,那钱,他给我写过欠条了,就不能算偷。我俩之间的账,我们自己算,瓜钱您拿回去给大妈治病。”
  
  薛宝贵双手接过钱,手直哆嗦,老半天才说了句:“俺替孩子妈谢谢您!”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希望对大家的学习有所帮助,也希望大家多多行星故事文学网。
鹊登枝
紫玉琵琶
十匹狼
天丛云剑
鸽匪
铁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