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最初名为《桑松回忆录》。故事一开始就接连设置一个又一个悬念,直到结尾处才点明了陌生人的身分。这段插曲本身似无事实依据,但桑松家族(这个家族一个半世纪以来一直是王室的刽子手)的夏尔-亨利曾在遗嘱中要求为已故国王路易十六举行周年祭。作者由此素材引伸出这篇小说,颇能反映他的保王主义立场和对法国大革命恐怖时期的批判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