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下

  ○86风流自赏,只容花鸟趋陪;真率谁知,合受烟霞供养。

  ○87万事可忘,难忘者名心一段;千般易淡,未淡者美酒三杯。

  ○88芰荷可食而亦可衣,金石可器而亦可服。

  ○89宜于耳复宜于目者,弹琴也,吹箫也。宜于耳不宜于目者,吹笙也,擫管也。

  ○90看晓妆宜于傅粉之后。

  ○91我不知我之前生当春秋之季,曾一识西施否;当典午之时,曾一看卫玠否;当义熙之世,曾一醉渊明否;当天宝之代,曾一睹太真否;当元丰之朝,曾一晤东坡否。千古之上相思者,不止此数人,而此数人则其尤甚者,故姑举之以概其余也。

  ○92花不可见其落,月不可见其沉,美人不可见其夭。种花须见其开,待月须见其满,著书须见其成,美人须见其畅适,方有实际。否则皆为虚设。

  ○93以松花为粮,以松实为香,以松枝为麈尾,以松荫为步障,以松涛为鼓吹。山居得乔松百余章,真乃受用不尽。

  ○94玩月之法:皎洁则宜仰观,朦胧则宜俯视。

  ○95凡事不宜刻,若读书则不可不刻;凡事不宜贪,若买书则不可不贪;凡事不宜痴,若行善则不可不痴。

  ○96酒可好不可骂座,色可好不可伤生,财可好不可昧心,气可好不可越理。

  ○97文名可以当科第,俭德可以当货财,清闲可以当寿考。

  ○98不独诵其诗,读其书,是尚友古人,即观其字画,亦是尚友古人处。

  ○99无益之施舍,莫过于斋僧;无益之诗文,莫过于祝寿。

  ○100妾美不如妻贤,钱多不如境顺。

  ○101创新庵不若修古庙,读生书不若温旧业。

  ○102字与画同出一原。观六书始于象形,则可知已。

  ○103忙人园亭,宜与住宅相连;闲人园亭,不妨与住宅相远。

  ○104酒可以当茶,茶不可以当酒;诗可以当文,文不可以当诗;曲可以当词,词不可以当曲;月可以当灯,灯不可以当月;笔可以当口,口不可以当笔;婢可以当奴,奴不可以当婢。

  ○105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销也。

  ○106不得已而谀之者,宁以口,毋以笔;不可耐而骂之者,亦宁以口,毋以笔。

  ○107多情者必好色,而好色者未必尽属多情;红颜者必薄命,而薄命者未必尽属红颜;能诗者必好酒,而好酒者未必尽属能诗。

  ○108梅令人高,兰令人幽,菊令人野,莲令人淡,春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蕉与竹令人韵,秋海棠令人媚,松令人逸,桐令人清,柳令人感。

  ○109物之能感人者,在天莫如月,在乐莫如琴,在动物莫如鸟,在植物莫如柳。

  ○110涉猎虽曰无用,犹胜于不通古今;清高固然可嘉,莫流于不识时务。

  ○111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吾无间然矣。

  ○112蝇集人面,蚊嘬人肤,不知以人为何物。

  ○113有山林隐逸之乐而不知享者,渔樵也,农圃也,缁黄也;有园亭姬妾之乐,而不能享、不善享者,富商也、大僚也。

  ○114黎举云:“欲令梅聘海棠,橙枨臣樱桃,以芥嫁笋,但时不同耳。”予谓物各有偶,拟必于伦。今之嫁娶,殊觉未当。如梅之为物,品最清高;棠之为物,姿极妖艳。即使同时,亦不可为夫妇。不若梅聘梨花,海棠嫁杏,橼臣佛手,荔枝臣樱桃,秋海棠嫁雁来红,庶几相称耳。至若以芥嫁笋,笋如有知,必受河东狮子之累矣。

  ○115五色有太过有不及,惟黑与白无太过。

  ○116阅《水浒传》,至鲁达打镇关西,武松打虎,因思人生必有一桩快意事,方不枉生一场。即不能有其事,亦须著得一种得意之书,庶几无憾耳。

  ○117春风如酒,夏风如茗,秋风如烟,如姜芥。

  ○118鸟声之最佳者,画眉第一,黄鹂、百舌次之。然黄鹂、百舌,世未有笼而畜之者,其殆高士之俦,可闻而不可屈者耶。

  ○119不治生产,其后必致累人;专务交游,其后必致累己。

  ○120昔人云:妇人识字,多致诲淫。予谓此非识字之过也。盖识字则非无闻之人,其淫也,人易得而知耳。

  ○121善读书者无之而非书:山水亦书也,棋酒亦书也,花月亦书也;善游山水者,无之而非山水,书史亦山水也,诗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

  ○122园亭之妙,在邱壑布置,不在雕绘琐屑。往往见人家园子屋脊墙头,雕砖镂瓦,非不穷极工巧,然未久即坏,坏后极难修葺,是何如朴素之为佳乎。

  ○123清宵独坐,邀月言愁;良夜孤眠,呼蛩语恨。

  ○124官声陋于舆论。豪右之口,与寒乞之口,俱不得其真;花案定于成心。艳媚之评,与寝陋之评,概恐失其实。

  ○125胸藏邱壑,城市不异山林;兴寄烟霞,阎浮有如蓬岛。

  ○126多情者不以生死易心,好饮者不以寒暑改量,喜读书者不以忙闲作辍。

  ○127蛛为蝶之敌国,驴为马之附庸。

  ○128立品须法乎宋人之道学,涉世宜参以晋代之风流。

  ○129古谓禽兽亦知人伦。予谓匪独禽兽也,即草木亦复有之。牡丹为王,芍药为相,其君臣也;南山之乔,北山之梓,其父子也;荆之闻分而枯,闻不分而活,其兄弟也;莲之并蒂,其夫妇也;兰之同心,其朋友也。

  ○130豪杰易于圣贤,文人多于才子。

  ○131牛与马,一仕而一隐也;鹿与豕,一仙而一凡也。

  ○132古今至文,皆血泪所成。

  ○133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才之一字,所以粉饰乾坤。

  ○134有青山方有绿水,水惟借色于山;有美酒便有佳诗,诗亦乞灵于酒。

  ○135严君平以卜讲学者也;孙思邈以医讲学者也;诸葛武侯以出师讲学者也。

  ○136镜不幸而遇嫫母;砚不幸而遇俗子;剑不幸而遇庸将;皆无可奈何之事。

  ○137天下无书则已;有则必当读;无酒则已,有则必当饮;无名山则已,有则必当游;无花月则已,有则必当赏玩;无才子佳人则已,有则必当爱慕怜惜。

  ○138秋虫春鸟,尚能调声弄舌,时吐好音。我辈搦管拈毫,岂可甘作鸦鸣牛喘!

  ○139媸颜陋质,不与镜为仇者,亦以镜为无知之死物耳。使镜而有知,必遭扑破矣。

  ○140作文之法:意之曲折者,宜写之以显浅之词;理之显浅者,宜运之以曲折之笔;题之熟者,参之以新奇之想;题之庸者,深之以关系之论。至于窘者舒之使长,缛者删之使简,俚者文之使雅,闹者摄之使静,皆所谓裁制也。

  ○141笋为蔬中尤物;荔枝为果中尤物;蟹为水族中尤物;酒为饮食中尤物;月为天文中尤物;西湖为山水中尤物;词曲为文字中尤物。

  ○142买得一本好花,犹且爱怜而护惜之,矧其为解语花乎?

  ○143观手中便面,足以知其人之雅俗,足以识其人之交游。

  ○144水为至污之所会归,火为至污之所不到。若变不洁而为至洁,则水火皆然。

  ○145貌有丑而可观者,有虽不丑而不足观者;文有不通而可爱者,有虽通而极可厌者。此未易与浅人道也。

  ○146游玩山水,亦复有缘。苟机缘未至,则虽近在数十里之内,亦无暇到也。

  ○147贫而无谄,富而无骄,古人之所贤也;贫而无骄,富而无谄,今人之所少也。足以知世风之降矣。

  ○148昔人欲以十年读书,十年游山,十年检藏。予谓检藏尽可不必十年,只二三载足矣。若读书与游山,虽或相倍蓰,恐亦不足以偿所愿也。必也如黄九烟前辈之所云”人生必三百岁”,而后可乎。

  ○149宁为小人之所骂,毋为君子之所鄙;宁为盲主司之所摈弃,毋为诸名宿之所不知。

  ○150傲骨不可无,傲心不可有。无傲骨则近于鄙夫,有傲心不得为君子。

  ○151蝉是虫中之夷齐,蜂为虫中之管晏。

  ○152镜中之影,着色人物也;月下之影,写意人物也。镜中之影,钩边画也;月下之影,没骨画也。月中山河之影,天文中地理也;水中星月之象,地理中天文也。

  ○153能读无字之书,方可得惊人妙句;能会难通之解,方可参最上禅机。

  ○154若无诗酒,则山水为具文;若无佳丽,则花月皆虚设。

  ○155才子而美姿容,佳人而工著作,断不能永年者,匪独为造物之所忌。盖此种原不独为一时之宝,乃古今万世之宝,故不欲久留人世取亵耳。

  ○156闲人之砚固欲其佳,而忙人之砚尤不可不佳;娱情之妾固欲其美,而广嗣之妾亦不可不美。

  ○157才子遇才子,每有怜才之心;美人遇美人,必无惜美之意。我愿来世托生为绝代佳人,一反其局而后快。

  ○158予尝欲建一无遮大会,一祭历代才子,一祭历代佳人。俟遇有真正高僧,即当为之。

  ○159圣贤者,天地之替身。

  ○160掷升官图,所重在德,所忌在赃。何一登仕版,辄与之相反耶?

  ○161动物中有三教焉:蛟龙麟凤之属,近于儒者也;猿狐鹤鹿之属,近于仙者也;狮子牯牛之属,近于释者也。植物中有三教焉;竹梧兰蕙之属,近于儒者也;蟠桃老桂之属,近于仙者也;莲花葡萄之属,近于释者也。

  ○162佛氏云:“日月在须弥山腰。”果尔则日月必是绕山横行而后可。苟有升有降,必为山巅所碍矣。又云:“地上有阿耨达池,其水四出,流入诸印度。”又云:“地轮之下为水轮,水轮之下为风轮,风轮之下为空轮。”余谓此皆喻言人身也:须弥山喻人首,日月喻两目,池水四出喻血脉流通,地轮喻此身,水为便溺,风为泄气。此下则无物矣。

  ○163予尝偶得句,亦殊可喜,惜无佳对,遂未成诗。其一为”枯叶带虫飞”,其一为”乡月大于城”。姑存之以俟异日。

  ○164”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二句,极琴心之妙境:“胜固欣然,败亦可喜’二句,极手谈之妙境:“帆随湘转,望衡九面”二句,极泛舟之妙境。”胡然而天,胡然而帝”二句,极美人之妙境。

  ○165镜与水之影,所受者也;日与灯之影,所施者也,月之有影,则在天者为受而在地者为施也。

  ○166水之为声有四:有瀑布声,有流泉声,有滩声,有沟浍声;风之为声有三:有松涛声,有秋草声,有波浪声;雨之为声有二:有梧蕉荷叶上声,有承檐溜筒中声。

  ○167文人每好鄙薄富人,然于诗文之佳者,又往往以金玉珠玑锦绣誉之,则又何也?

  ○168能闲世人之所忙者,方能忙世人之所闲。

  ○169居城市中,当以画幅当山水,以盆景当苑囿,以书籍当友朋。

  ○170邻居须得良朋始佳。若田夫樵子,仅能办五谷而测晴雨,久且数,未免生厌矣。

  ○171而友之中,又当以能诗为第一,能谈次之,能画次之,能歌又次之,解觞政者又次之。

  ○172玉兰,花中之伯夷也。葵,花中之伊尹也。莲,花中柳下惠也。鹤,鸟中之伯夷也。鸡,鸟中之伊尹也。莺,鸟中之柳下惠也。

  ○173无其罪而虚受恶名者,蠹鱼也;有其罪而恒逃清议者,蜘蛛也。

  ○174黑与白交,黑能污白,白不能掩黑;香与臭混,臭能胜香,香不能敌臭。此君子小人相攻之大势也。

  ○175耻之一字,所以治君子;痛之一字,所以治小人。

  ○176镜不能自照,衡不能自权,剑不能自击。

  ○177古人云:“诗必穷而后工”。盖穷则语多感慨,易于见长耳。若富贵中人,既不可忧贫叹贱,所谈者不过风云月露而已,诗安得佳?苟思所变,计惟有出游一法,即以所见之山川风土物产人情,或当疮痍兵燹之余,或值旱涝灾耸之后,无一不可寓之诗中,借他人之穷愁,以供我之咏叹,则诗亦不必待穷而后工也。

  ——完——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