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赛查登峰造极  四 铺张浪费(一)

  皮罗托的邻居是个南方人,叫做凯龙,做着雨伞,阳伞和手杖的小买卖,生意很坏,皮罗托帮过他好几次忙。凯龙巴不得减轻房租,只借店面,把二层楼的两间屋让给有钱的花粉商。

  皮罗托走近卖伞的铺子,挺随便地说道:“喂,邻居,我女人同意扩充住房了!要是你愿意,咱们十一点钟去看莫利讷。”

  卖伞的接口道:“亲爱的皮罗托先生,为了转让房子,我从来没向你开过口;可是你知道,生意人在每样东西上都得想法挣几个钱。”

  花粉商答道:“噢!噢!我没有成千上万的家私啊。我正等着建筑师,还不知道他认为这工程能做不能做呢。他告诉我:‘没决定以前,先得弄清楚两边的楼面是不是一般高低。打通墙壁要莫利讷先生答应,这堵墙是不是两家合的也是问题。’我家里的楼梯要改换方向,楼梯台也得重新做过,两边的屋子才能一样平。开支多得很,我不愿意弄得倾家荡产啊。”

  “噢!先生,”那南方人说,“等到你倾家荡产,太阳要从西边出了。”

  皮罗托摸着下巴颏儿,踮着脚尖,把身子往上挺了两下。

  凯龙又道:“而且我只求你收下这些票据,给我贴现……”

  他递给皮罗托一叠票子,共计十六张,总数是五千法郎。

  花粉商一边翻一边说:“全是零碎票子,两个月的,三个月的……”

  卖伞的赔着小心,说道:“只算我六厘利吧。”

  花粉商带着埋怨的口气回答:“难道我放过高利贷不成?”

  “唉,先生,我找过你的老伙计杜·蒂耶,他无论怎样不肯收;大概他是故意的,要看看我肯损失多少。”

  花粉商道:“这些出票人,我都不认识。”

  “卖伞卖手杖的,姓名怪得很,都是跑乡村的小贩。”

  “好吧,我不说照单全收,拣期头近一些的替你想办法吧。”

  “你别叫我为了四个月期的一千法郎票子,再去找那般蚂蝗了①;一经他们的手,我的赚头都给拿走了。先生,你一齐收下吧。我没有地方好贴现,也没有地方透支;我们做零卖生意的苦就苦在这里。”

  ①一般人把放高利贷的叫做蚂蝗,也就是吸血鬼的意思。

  “行,我收下了,等会让赛莱斯坦和你办手续。十一点整,你等着我。——啊,这不是我的建筑师葛兰杜先生么?”花粉商看见头天晚上在德·拉比亚迪埃先生家约好的青年来了,便拿出生意人的头等应酬工夫,招呼道:“先生,你不象一般有本领的人,倒是准时的。咱们的王上是个大政治家兼大才子,他说准时是帝王的礼貌,我说也是商人的财富。光阴,光阴就是黄金,尤其为你们艺术家。建筑是一切艺术的总汇,我相信这句话。”他指着自己家里的小门,补上一句:“咱们不用打店里走。”

  四年以前,葛兰杜得了美术学校的建筑奖,靠官费在罗马留学了三年。青年艺术家在意大利想的是艺术,在巴黎想的是家业。一个建筑师要成名只有靠政府,只有政府拿得出几百万来盖大房子。从罗马回来的人不是自命为封丹纳就是自命为佩尔西埃,①所以有点儿野心的都要捧政府:留学时代的自由党一回国就变做保王党,一心想找有势力的人撑腰。得过奖的艺术家有了这种作风,就被老同学们说是投机分子。年轻的葛兰杜当时有两种办法:或者替花粉商尽心出力,或者敲他一笔。但对皮罗托还是要敷衍才对,他是副区长,不久又要买进玛德莱娜近边的一半地产。那儿早晚要大兴土木,变成一个热闹的市区。葛兰杜为着将来的利益,只得牺牲眼前的好处。虽然艺术家都瞧不起布尔乔亚,老是拿他们作为说笑挖苦的资料,但皮罗托颠来倒去说出他的计划和主意的当口,葛兰杜却也耐性听着,点头耸脑的表示赞成。花粉商样样说清楚了,年轻的建筑师便替他把计划归纳起来。

  ①封丹纳,佩尔西埃,都是十八至十九世纪法国有名的建筑师。

  他说:“你楼上有三扇窗临街,另外一扇是靠里边,从楼梯台取光的。如今要在这四个窗洞之外,加上隔壁屋子的两个窗洞;楼梯要改换方向,使靠街的楼面两边一样高低。”

  “我的意思,你全明白了,”花粉商说着,想不到建筑师领会得这样快。

  “根据你的计划,将来楼梯要从顶上取光,把看门的住的小间安排在座子底下。”

  “座子?……”

  “是啊,安放楼梯的座子……”

  “我懂了,先生。”

  “至于你们的住房怎样分配,怎样装修,最好让我全权处理。我要使你们的屋子配得上……”

  “配得上!先生,你这话说得对极了。”

  “你要我多少天完工呢?”

  “二十天。”

  “你打算在人工方面花多少钱?”

  “先要知道这样的改装要多少钱?”

  葛兰杜回答说:“盖一所新房子,建筑师的预算顶多只有一个生丁出入;可是我不知道哄骗一个布尔乔亚……(噢!对不起!先生,我说溜了嘴),我得声明改装和修理是没法估价的。八天以后,我才能开出一个大概的账目。希望你信任我:我替你设计一座漂亮的楼梯,从顶上取光,临街布置一间雅致的穿堂,座子底下……”

  “又是座子!”

  “你别担心;我会腾出地位来做个小小的房间。至于你们的上房,我要花足心思来设计。先生,我是只看艺术不看钱。要出头,不是先要大家替我宣传么?我认为最好不跟那些包工的做手脚,工程要做到价廉物美。”

  皮罗托带着老长辈的口气说道:“存着这样的心,小朋友,你一定成功。”

  葛兰杜接着道:“因此,泥水匠,漆匠,铜匠,木工,木器工,都由你直接交涉。我只管核对账单。我只要两千法郎酬劳,你花这笔钱包你不吃亏。明儿中午,场子就得归我支配,还要请你告诉我工匠的名字。”

  皮罗托说:“约估一下,总数要多少钱呢?”

  葛兰杜说:“一万到一万二,家具不算;我想你也要全部换过吧。请你把家具商的地址给我,我好去跟他商量颜色,把整个屋子都配得高雅大方。”

  “替我管家具的是圣安东街上的勃拉雄,”花粉商的口气象贵人一般。

  建筑师掏出一本多半是漂亮妇女送的小册子,把地名记下了。

  “好吧,我完全相信你,先生。可是我先要把隔壁两间屋子的租约过到我自己名下,打通墙壁也要人家答应。”

  建筑师道:“晚上你叫人送个字条来。我夜里就要动手打图样。我们宁可替布尔乔亚当差,不喜欢白忙一阵,替自己工作。现在让我先量量屋子的高低,墙壁的厚薄,门窗的大小……”

  皮罗托道:“咱们到期一定要完工,要不然就不做。”

  建筑师道:“当然。工人可以开夜工,我们有办法叫油漆快干。可是你别上包工的当,价钱要事先问清楚,讲好的条件要写下来。”

  “世界上只有在巴黎才能变出这样的戏法来,”皮罗托做了一个手势,气派活象《天方夜谭》中的人物。——“先生,请你赏光来参加我的跳舞会。有才干的人不一定都瞧不起做买卖的,在我的跳舞会上你会碰到第一流的学者沃克兰先生,他是法兰西研究院的会员!还有德·拉比亚迪埃先生、德·封丹纳伯爵、商务法庭庭长、商务裁判勒巴先生;还有一些司法界的人,比如高等法院的德·格朗维尔伯爵;初审法院的包比诺先生;商务裁判卡缪索先生,他的岳父卡陶先生……说不定御前侍从长勒农库公爵也会来。我约了些朋友……为了庆祝领土解放……也为了庆祝我……得到荣誉勋位勋章……”

  葛兰杜做了个古怪的手势。

  “大概……我得到这个勋章和王上的……恩典,是因为我当过商务裁判;共和四年正月十三的事变,我曾经为波旁家在圣罗克的石阶上打过仗,被拿破仑打伤。这些资历……”

  康斯坦斯在赛查丽纳房里换衣服,穿着晨装走出来。她才望了一眼,就把丈夫的谈锋打断了。赛查原来在找一句得体的话,想用谦虚的口吻把他的荣誉告诉人家。

  “喂,咪咪,这一位是德·葛兰杜先生①,年纪轻轻,极有才干。他是德·拉比亚迪埃先生介绍的建筑师,来主持咱们这儿的一点小工程的。”

  ①皮罗托故意在葛兰杜的姓氏前面加一个“德”字,一方面向妻子卖弄建筑师出身高贵,一方面奉承建筑师,一方面也表示自己来往的都是有身分的上流人物。

  花粉商说到小字,躲着太太把手指望嘴上一放,向建筑师递了个暗号,建筑师马上懂了。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