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转

  李商隐“五岁诵经书,七岁弄笔砚”,李商隐的启蒙教育可能来自他的父亲,对他影响最大的老师,则是他回到故乡后遇到的一位同族叔父,他的这位堂叔父想来也是位隐居的大儒,曾上过太学,但没有做过官,终身隐居。据李商隐回忆,回乡后,这位叔父在经学、小学、古文、书法方面均有造诣,而且对李商隐非常器重。受他的影响,李商隐“能为古文,不喜偶对”。大约在他十六岁时,写出了两篇优秀的文章(《才论》、《圣论》,今不存),便因擅长古文而得名。他获得了一些士大夫的赞赏。这些士大夫中,包括时任天平军节度使的令狐楚。大和三年(829年)移家洛阳,结识白居易、令狐楚等前辈。

  《唐才子传》载:“令狐楚奇其才,使游门下,授以文法,遇之甚厚。”被这样一位时任天平军节度使又是当代大儒的贵人青睐,收为门生,义山也算是苦尽甘来、峰回路转了。

  令狐楚是李商隐求学生涯中又一位重要的人物,他本人是骈体文的专家,对李商隐的才华非常欣赏,对他十分器重,让李商隐与其子令狐绚等交游,亲自授以今体(骈俪)章奏之学,并“岁给资装,令随计上都”,就是说,令狐楚不仅教授他骈体文的写作技巧,而且还资助他的家庭生活,后又聘其入幕为巡官,曾先后随往郓州、太原等地。

  在令狐楚的悉心教导下,李商隐成为晚唐时期最重要骈体文作家之一。这种文体注重文辞的对偶,并使用大量典故,广泛使用在唐代官方文件中。李商隐作为一位骈体文的专家,为许多官员代笔起草过奏折、书信等文书。《旧唐书·文苑传》说李商隐“尤善为诔奠之辞”。由于当时章奏中使用的骈体文,要求词藻华丽,又要表述准确,因此对于用典的要求很高。而擅长写作骈体文的李商隐,养成了用典的习惯,因此被认为这是他的诗歌中喜欢用典的原因。范文澜在《中国通史简编》中对李商隐的骈体文评价很高,认为只要《樊南文集》存留,唐代的骈体文就算全部遗失也不可惜。

  李商隐由骈体文写作的迅猛进步而获得极大的信心,希望可以凭借这种能力展开他的仕途。

  在这几年中,李商隐一面积极应试,一面努力学文,在科举上虽一再失败,但在写作上则完成了由散向骈的转变,此后他很少再写散文。大和七年(833年)令狐楚调任京职,商隐离太原返乡,曾入王屋山学道两三年。这对其思想与创作产生一定影响。

  在这一时期(大和四年,公元830年)的《谢书》中,李商隐表达了对令狐楚的感激之情以及本人的踌躇满志:“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自蒙夜半传书后,不羡王祥有佩刀。”

  认识令狐楚是李商隐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件,但也正是由于这一段经历,使得他一生都处于党争的政治漩涡中。从829年令狐楚聘用他作幕僚,到837令狐楚去世,他们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李商隐以谦卑诚恳的态度赢得了令狐楚的信任,令狐楚在病危之际让李商隐代他撰写遗表——这可是上呈给皇帝的政治遗言啊,由此可见令狐楚对李商隐的器重。令狐楚之子令狐绹在公元837年帮助二十六岁的李商隐得中进士。可以说,这时,他还是很顺利的,直到他娶了王茂元之女为妻。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