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里看花: 玲珑却剔不透的情诗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李商隐《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

  李商隐和心上人在“画楼西畔桂堂东”相见,当下就一见钟情,所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虽然不能身生双翅飞到一块儿,但是心中灵犀相通,结下难解之缘。但是时间仓促,李商隐要去上班,“嗟余听鼓应官去”,这一面见得实在是匆匆太匆匆。

  李商隐的诗,常以清词丽句著称,他寄情幽微,意蕴晦隐,含蓄委婉,富有朦胧婉曲之美。他的无题诗大多具有模糊性和不确定性,最能表现这种风格特色的作品,是他的七言律绝,其中又以《无题》堪称典型。诗人一生,命运乖戾,怀才不遇,阴险的倾轧下,无法大声呐喊,于寂寞和困苦中,只能把自己的千千心结,尽藏在呕心沥血的诗作里。诗人虽将身世之感并入华艳词章,但其艳丽而不猥亵,痴情却不狂癫。

  这首无题诗中作者直接出场。抒写对昨夜春风一度、旋成间隔的意中人的深切怀想。开头两句由今宵情景引发对昨夜的追忆。星光闪烁,夜风习习,空气中充溢着令人沉醉的温馨气息,一切都似乎与昨夜仿佛,但昨夜的那一幕已难再追寻。三、四句由昨夜回到现境,写今夕之相隔引起的幽微心理,自己虽无彩凤之双翼,得以飞越间隔,但彼此的心,却有如灵异的犀角,自有一线相通。五六句写对意中人的想像,画楼桂堂,灯红酒暖,觥筹交错,笑语喧哗,隔座送钩,分曹射覆,渴望相会的情感是如此热切。“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在终宵的追怀思念当中,不知不觉,晨鼓已响,上班应差的时间又到,可叹自己如飞蓬般不能自主,不得已匆匆走马兰台(秘书省的别称,李义山上班的地方)。这首诗将爱情间隔的怅惘和身世飘蓬融合起来,既抒情,也伤身世。

  昨夜星辰璀璨明照,间奏出凄美的音调。昨夜风凉爽拂面,吹拂着今日的思绪,加深了今昔相隔的怅惘。爱的执着造就了低回再三的震觫,没落的感伤注入瑰丽的凄凉。今宵的画楼西畔,犹有昨夜欢宴的美妙。星辰好风、灯红酒暖不知今夕何夕,而人生的轻愁与无奈则写满桂堂东。比翼齐飞的是身有双翼的彩凤,但心有灵犀一点通,那两心息息相通的正是你我,异常灵敏的感应把相爱的两颗心,衬贴得流畅美丽圆满。那间隔中的契合,那怅惘中的喜悦,相爱的心就是这样渗透,交融和慰藉。

  那和风习习的春夜,那空气中弥漫着的醉人幽香,烘托出回忆中永恒的一幕。隔座送钩的游戏藏不住笑语喧阗,分曹射覆的行酒令,猜出来了彼此的心会神通不言自明。春酒暖人让心灵也极尽了华丽,蜡灯红光掩映的美貌越发鲜明。在以后无数落寞抑郁的岁月里,一次次给我以回味无穷的甜蜜。

  柔美旖旎的昨夜好风注定了一次绝美相会,华美流转的情致永远地沉浸在温馨回忆里。想昨夕的欢宴彻夜到晓,当是时,楼内笙歌未歇,楼外鼓声已响。

  你无言地注视着我,我知道你是在惋惜听鼓应官去的无奈。职事所羁,仕途蹭蹬。兰台多的是随风飘转的蓬蒿,人人追求春风得意,可兰台虚无缥缈若蓬莱仙境地。而走马兰台,身不由己,我本类一转蓬。就这样我们的偶遇旋即而成间阻的惆怅,一生怀想,刻骨铭心,然惆怅无尽。浅吟轻叹,惘怅未竟。岂独相思苦?复叹业未成!

  绮丽流动中沉郁悲慨,哀怨千古冰月白。一片岑寂,冷中凝香在,幽幽飘来。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待好风。

  ——李商隐《无题·凤尾香罗薄几重》

  大诗人李商隐之七律无题,在艺术上达到了炉火纯青。这首七律无题,抒写了一个女孩子爱的幽怨,以及断无消息而痛苦相思,采取了深夜追思这种类心理独白的方式。之所以夜缝罗帐,是因思念而无眠。“金烬暗”、“石榴红”不经意地点染着景物,寓含着极丰富的内涵。把象征手法运用得这样自然精妙,又不露痕迹,这确实是艺术上炉火纯青的标志。

  这首无题起联写女主人公深夜缝制罗帐。凤尾香罗,是织有凤纹的薄罗,碧文圆顶,是有青碧花纹的圆顶罗帐;接下来写女主人公的一段回忆:对方驱车匆匆而过,自己因为羞涩,用团扇遮面,虽相见未及通一语。颈联写别后的相思寂寥:自那次匆匆相遇之后,对方便绝无音讯,不知道多少天独自伴着黯黯残灯度过寂寥长夜,而眼下,又到了石榴殷红、春光消逝的时候;未联回到期盼上来,化用曹植《七哀》“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的诗意,希望一阵好风吹来,把自己吹向对方的怀抱。

  那幽居独处的闺中女子,在寂寥的长夜中,你在做什么?夜深缝罗帐,凤尾香罗的织纹精美,碧文圆顶的花样清丽,两种罗帐在渴望着团圆好合。你默默地缝着罗帐,在这无眠的深夜里,怎么能不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又怎么能不充满着对团圆的深情期待?

  难忘的仍是那一次的邂逅。

  裁为合欢扇,团团如明月。裁制成圆月形的绯红扇子,难掩一个少女满面的羞涩。雷声殷殷,阵阵响起,正是郎君的车驰之声。我们甚至连句话也没有来得及说,但我们的心在对视。从此,这颗深闺寂寞又敏感的女儿心,魂牵梦萦的就是你那深情的眼神。

  烛芯燃成的灯花忽明忽暗,已是看过我多少个寂寥的不眠长夜。金烬陪过我多少回望断耿耿星河。几番石榴红,这红花好开的青春时光在断无消息中,令人心碎地流逝着。我的心上人啊,你为什么依然无音信?

  期待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让我的痴情化作奇想:我思念人乘的斑骓马,只系垂杨岸,愿为西南风,长逝入君怀.西南好风啊,你让我乘而飞至郎身边吧!

  相见与团圆难道真的是镜花水月?心上人你难道真的是遥不可及?夜夜密缝罗帐,一针一线一相思,一针一线一泪滴。问君何时才是团圆日?那天你驱车匆匆走过,羞涩让我团扇遮面,于是虽然相见却未及通一语。这断无消息前的最后一次照面,在长期没有音讯的今天,时时回忆起,越发清晰越发痛楚越发让我思念你,忆当初我们的羞涩我们的甜蜜。你说好一定来接我,你说好我们一定要团圆,你说好我们永远相守不分开,可如今我却只有一份空空回忆。刻骨的思恋融入刻骨的哀怨,谁人能化这别忧?谁人能解这离痛?今夜你将斑骓系之于何处呢?你可还记得杨柳岸边曾有伊人望穿秋水?

  爱情令心也憔悴了,有谁可怜有谁可惜?

  就在绝望的荒原上等下去,看看又将是石榴花红的季节了。再也不必惊奇我独自度过一个个漫漫的不眠长夜,那伴着我逐渐黯淡下去的残灯,越发渲染了长夜寂寥的气氛。知否知否,到石榴花再红,春天就已经消逝了.知否知否,在寂寞的期待中,流光易逝、青春虚度给我的是怅惘与伤感。

  希望在绝望中燃烧,我的心在寂寞和痛苦中,依然贯穿着执着的深情。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李商隐《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

  李商隐堪称晚唐诗坛上的一位大家,影响深远。最能表现其朦胧婉曲之美风格特色的作品,是他的七言律绝,其中又以《无题》诸作堪称典型。或因不便明言,或因难用一个恰当的题目表现,所以命为“无题”,是李商隐的创造。辞藻华美,音韵悠扬,朦朦胧胧,情深款款,眷念凄婉,绮丽动人。爱的欢喜、情的愉悦,和执着的爱恋,及绵长的相思,既缠绵沉痛,又极其真诚。

  这首诗侧重写女主人公的身世遭遇之感。首句从环境氛围写起,幽居的主人公自伤身世,辗转不眠,倍感静夜的漫长,帷幕深垂的居室弥漫着无名的幽怨;颔联用巫山神女梦遇襄王典故,写女主人公对爱情遇合的回顾,追思往事,在爱情上尽管有过自己的幻想和追求,但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梦幻而已,而直到现在,我还像清溪小姑一样,独处无郎,终身没有依托。颈联从不幸的爱情转到不幸的遭遇,说自己就像柔弱的菱枝,却偏遭风波的摧折;又象芬芳美质的桂叶,却无月露滋润而使之飘香,措辞婉转,意极沉痛,寄寓有受到恶势力摧残而又得不到帮助的凄凉无助之感。未联写爱情遇合既然如梦,身世遭逢又如此不幸,但女主人公自己并没有放弃追求,“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即便是相思全然无益,也不妨抱痴情而惆怅终身。

  这首诗确实是像对某些人的陈情自辩诗。“神女生涯元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似乎充满暗示,前句暗示有过短暂的遇合,但终究是一场幻梦,尽管自己迄今依然独居无郎,但人们对她颇有议论,所以说“本无郎”有辩解意味。这首诗如是写爱情,则是蕴藉含蓄,意境深幽,细腻优美,但如果是写给权贵的陈情干谒诗,则感觉辞卑气苦,格调偏低。

  重帏深下,帘幕层层遮垂闭,幽邃的居室笼罩着深夜和静寂。弥漫在空气中无名的幽怨让莫愁堂里充满忧和愁,河中之水向东流,

  说是莫愁实难不愁。最愁的是午夜梦醒以后,此时清宵细细长,忧愁让不眠的长夜漫漫无边际,时间在这里改变了流逝的速度,缓慢到了滞留。在辗转中徒自伤感,往事如梦似幻。而无所依托的残酷现实,横遭朋党屡次摧折的惨痛际遇,谁人至此能不发一声凄苦的感叹!

  我的心上人,到现在我才不得不含泪相信,当初那浪漫的巫山神女梦遇楚王式的相识相会相亲复相爱,到头来不过是一场幻梦而已;直到现在,任凭世人嘲笑,清溪小姑仍是未能嫁,居处本无郎,终身无所托。菱枝本已微软柔弱,而风波不信,偏偏横加摧折;桂叶极具芬芳美质,月露却不肯滋润,让她难以飘香。现实之无情一至于此,沉痛的致慨可堪化解这无情吗?!

  即使说相思全然无益,也不妨我执着痴情而惆怅终生。触及到了幻灭却仍然坚定不渝,这全是因为相思已刻骨铭心。无尽的惆怅让我偏把痴情说成是清狂,是的,这一种悲凉是强大的,命运是如此的不确定,所有的追求与努力现在全归于绝望,然而绝望中我还是张开希望的翅膀。伴随着回顾往事时的深慨轻叹,对着朋党势力屡屡射来的黑箭,我的心上人啊,我仍在向着你的方向,忍受着无尽的煎熬而飞翔!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隐《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

  缠绵悱恻的相思,哀怨动人的诗句,让爱情因其不能实现而极具悲剧美感。据古希腊美学观,悲剧能使人产生比一般美感更高级的崇高感,尤其是其之净化作用,让爱情升华且永恒。

  商隐无题诗的魅力就在于那爱的绝望,凄婉感伤的色彩唤起读者的强烈共鸣,诗人的主观情结通过语言符号而外化成典雅娟丽、精妙委婉的诗。把诗吟读,每一句都饱含着深情,却又不是大河决堤式的情感泛滥,直白而不突兀,含蓄却非隐晦。读罢,为悲情酸恸,也为那绝妙文采与贴切比喻而拍案叫绝,如“烧香”之“香”、“牵丝”之“思”谐音“相思”,让人莞尔一笑,心悦诚服。

  飒飒东风细雨来,水芙蓉塘外传来阵阵轻雷,春为我们传出了生命萌动的讯息。金蟾形状的香炉虽上了锁,却锁不住袅袅炉烟;井水虽深,玉饰的虎状辘轳仍可汲上清泉。在长日无聊、深锁春光的惆怅里,相思正深长且无孔而不入。

  贾氏窥帘爱上了青年才俊韩掾,她对爱情是多么执著多么勇敢啊。洛水女神也情之发乎中而不可抑止,才高八斗的魏王曹植感动于宓妃留枕而作《洛神赋序》。香销成灰,相思无望,美好情愫被毁灭后郁积成悲愤。爱情是缥缈难企及的海市蜃楼,却在相爱人心里开出不败的花朵。春花早已萌蕾绽发,相思却燃烧成灰化烬。

  凄恻的眷恋,绝望的炽热,爱如落红满是悲剧的芬芳。任凭一寸相思一寸灰,我心却不会冷却同死灰,春心又共花争发,春心仍共花争发,春心正共花争发!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李商隐《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

  李商隐的这首《无题》诗,由疾而缓,由喷薄而出直抒胸臆的情感宣泄,到缠绵悱恻哀感动人,又由沉郁再到一线光明在前,联绵往复,细微精深,成功地再现了心底的缱绻深情。柔肠百转,宕荡起伏,缠绵悱恻,凄婉动人,极尽曲婉之妙,更兼其深情动人,实为咏唱爱情的千古名作。尤其是春蚕那一联又把殉情主义表现得深刻而富于悲剧美,举凡为理想、事业殉道,也常常引用。

  关于这首无题,很多注家皆以为寓意令狐氏之作。或谓进士及第后,寓意君王之作。但基本上没有拿的出来的证明。从其描写的内容来看,首先应是情诗,但也熔铸了人生感概和政治失意之感。首句写相见不容易,而离别尤其难舍难分,一声珍重,便是海角天涯,风烟万里。二句写伤别之时,偏值春暮,东风无力,百花凋残,象征为离别相思之情所困扰,情绪低落;三、四句是脍炙人口的名句,言相爱之深切凝重,春蚕自缚,满腹情丝,生为吐尽,吐之既尽,命亦随之而亡,蜡烛自燃,热泪长流,流之既干,身亦成灰烬;五、六句设想象被怀念的女子的生活情景,暗含离人相思,心心相印之意,并示关切、珍重之意:晓妆对镜,抚鬓自伤,女为谁容,只是希望与心上人一见,然春光易逝,容颜易老,怎不令人悚然惊心?留命以待沧桑,保容以俟悦己者,其间苦情密意,令人叹惋;结尾说相距本不远,但既难相见,又难通音信,希望能有人代为传递信息,带去问候。我的感觉是,这首此诗是作者爱情怅惘、人生感慨、政治失意的综合体,是百感交集的产物。本诗绵缈深沉而不晦涩,华丽而又自然,情怀凄苦而不失优雅,是李商隐诗中最为传诵的篇章。

  是怎样的一个午夜梦醒时刻,又是怎样的突兀又摄人心魄!

  一声叹息如歌:相见时难别亦难!我的心上人啊,难!难!两个难字浓缩了多少哀怨忧愁,那孤独无助的苦恋,那凄凉无依的酸痛,让两个难字道不尽万千哀怨,说不完的无奈感叹。

  我们有过多少思念渴盼,才终于等来了这难得的相聚。可是时光无情,匆匆,太匆匆!如此短暂,短暂如此!还没有来得及多问几句,也没有来得及多看几眼,离别的催促声已响,黯然魂断中唯有期待下一次的相见,然而再次相见知何日?!离别时的难舍难分和离别后的艰难煎熬,怎一个难字了得!何以相见难?又何以别亦难?多年以后才发现那世事突变的背后,原来有一双翻云覆雨的黑手……

  极度相思化成了深沉感叹,在聚散两依依中突显别离的苦痛。伤别的你我恰又逢暮春天气,东风无力,任凭群芳凋逝;人世遭逢,悲怀难遣;天地间只剩下了一颗透明的泪滴。

  彼此注视的柔情还停留在眼波,彼此相闻的气息还弥漫在左右,彼此缠绵的呢喃还萦绕在耳畔,彼此魂授神与的挚热还回旋在心间。相爱的人形影不离耳磨厮鬓犹觉不够,一日不见就是三秋之漫长折磨。不得见心上人的世界是多么残酷,那份空洞苍白是你我永不能承受之深痛。痴情总是九死而不悔,春蚕缠绵不尽,相思直到生命尽头。真爱总是刻骨铭心,把一见钟情燃烧至死缠绵至死。思君如明烛,煎泪几千行。在燃烧的煎熬中,抒一世的悲哀写就一世的忠诚。悲哀的烛直到成灰,满腔热泪才会流干。爱情升华到彻底的执着和牺牲,灼热和坚忍画出深情的无以复加。

  漫漫的煎熬中有时光年年流逝,孤独的等待中青春已渐成黄花堆积。心上人啊,你怎知,对镜晨妆,我在为你轻抚如花之容颜,唯恐云鬓改色,唯恐红颜易逝,为了爱情我要长留住青春:让爱情在最美好的年华有最美好的结果吧!隔着天涯隔着海角,永远不能隔断的是彼此的思念,寒夜里的相思是怎样的一份悲凄?那月光正侵骨地寒凉,所思在远道,我在深深愁苦中想:亲爱的,你一定会夜夜上高楼独自吟诗,那清冷的月光是否会让你感觉到寒冷?那冰凉的露水是否会打湿你的衣衫?青鸟啊,请把我的温暖带给你吧!昼夜回环的相思年复一年地缠绵往复,终其一生都在灼灼思念中苦度,却一生无悔那缠绵的执着。日夜的思念跨越了阻碍重重,思君念君,情之不能自已,心上人啊,我能时刻感觉到你的冷暧。天佑有情人,真爱必将感动上苍。哪怕你的住处在蓬莱,哪怕蓬山此去无多路,哪怕你可望而不可及,可是有传书的青鸟在为我们殷勤探看,听,青鸟在说:前途一片光明!阳光永远灿烂!让真爱痴情,绵延再绵延,永无尽期。

  爱得伤感爱得不易,心上人,这也许就是爱情的美丽。

  这百折千回,这柔情似水,心上人啊,值得你我一生无悔。

  何处哀筝随急管,樱花永巷垂杨岸。

  东家老女嫁不售,白日当天三月半。

  溧阳公主年十四,清明暖後同墙看。

  归来展转到五更,梁间燕子闻长叹。

  ——李商隐《无题其四》

  本诗开头两句先写闻乐,再写乐声从樱花盛开的深巷、垂杨轻拂的河边传出,表现出听着闻乐神驰、按声循踪的情状。颇有“良辰美景奈何天,伤心了是谁家院”之意味。三四句写“东家老女”婚嫁失时,自伤迟暮。五六句掉笔写历史上溧阳公主(梁简文帝女)嫁给侯景时的风光。同是阳春三月,丽日当空,一个是年长难嫁,形单影只,一个是少年得意,夫妇携手同乐。结尾写东家老女归来后的情景。暮春三月,芳华将逝的景色,丝管竞逐,赏心乐事的的场面,益发触动了她的身世之感,增添内心的苦闷与哀怨。这首无题应该说是一首以艳情寄寓身世的作品,以美女的无媒婚嫁,朱颜的见薄于时,寓才子不遇的感慨。清薛雪《一瓢诗话》云:“此是一副不遇血泪,双手掬出,何尝是艳作”,可谓知音。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李商隐《无题·来是空言去绝踪》

  这首无题写一位对远隔天涯的所慕女子的思念。首句说当初远别时对方曾有重来的期约,结果却是“空言”,一去却再也不见人来。经年远别,会合无缘,夜来入梦,忽得相见,一觉醒来,却又踪迹杳然,只见得朦胧斜月照楼阁,只听得五更晓钟声凄清,何等的空虚,寂寥,惆怅。梦往往能够实现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愿望,但梦又往往演绎真实的现实,短暂的欢聚之后还是难堪的远别和无法自抑的悲泣,此梦是如此伤感,更强化了刻骨的相思,因此,梦醒之后不假思索的第一冲动,就是给意中人修书,心急情切,墨没磨浓就奋笔疾书。梦醒书成,残烛之黯淡余光半照着帷帐,被褥上似乎还依稀瓢袅着麝熏的微香。最后两句用刘晨重上天台寻觅仙侣不遇的故事,点醒爱情间阻的主题,双方本就阻隔不通,会合良难,后来对方又复远去,相见的希望就更加渺茫。

  这首无题诗,生活原料已经被提炼、升华到只剩下一杯浓郁的感情琼浆,一切具体的情事都消融得几乎不留痕迹,情思幽邈,让人回肠荡气。一些学者认为这首无题是李商隐向令狐绹的陈情干谒之作,如冯浩在《玉溪生诗集笺注》中云:“首章二句,谓绹来相见,仅有空言,去则更绝踪矣!令狐为内职,故次句点入朝时也。梦为远别,紧接次句,犹下云隔万重也。书被催成,盖令狐促义山代书而携入朝,文集有上绹启,可推类也。五六言留宿,蓬山,唐人每以比翰林仙署;怨恨之至,故言更隔万重也”,如此学究解诗胶柱鼓瑟,把整首诗的美的意境是完全消解了,简直是焚琴煮鹤。

  晓月斜照一个人的楼台,凄凉的五更钟声悠悠传来,心上人啊,短会久别是入梦之由,梦醒时迷离恍惚、真幻莫辨,而孤寂凄清中依然重复着强烈的思念,梦中轻怜深爱,那份欢乐来去飘忽不可追寻,每天每夜实实在在的只是离别后的清夜孤灯。

  来是空言去绝踪,为欢短暂,换来更深泣心痛。不知历经过多久这样的重复:梦醒后总是坚信,五更天明以后我就可看见你了,但是,但是,但是,无数回强烈的渴望都只换来了更深的失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深深的失望渐成绝望,而我却又总是在绝望的煎熬中,用痴情培育着新的希望,心上人,你可知道我就是这样,天天在希望与失望的交织中,渴望着你我甜蜜的梦幻般未来。

  蜡照烛光半笼半罩,麝熏芬芳的绣芙蓉床褥里,一个人儿未成眠。此刻夜已央,月光用清冷的光辉,把孤单满撒在金翡翠的绣帏罗帐上。锦字香笺,提笔满是无尽的思念,可这绵绵离恨怎能书写完?

  夜夜盼望有好梦啊,与君梦中重相逢。可是好不容易盼来的一个甜梦,却是会醒来的。觉后怅然若失,窗外渐现出的晨曦,我看见阳光下的泡沫,只有旦夕间的一片斑斓与璀灿。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伤别之情在回环递进中达到极限!

  我愿化作一缕风,时刻跟随着君的影踪。我愿化作一根线,编织成布缝成衣,温温柔柔紧贴君身边,丝丝缕缕与君缠绵、亲密而无间。我的心上人啊,相见无期是不愈的创伤,我的心里是永生不息的悲凄酸痛。可是我的心上人啊,我到哪里才能见到你的影踪?

  李商隐少年欲炽,中年情深,一生深陷在这情爱里,顿不脱,甩不去,但这却成就了中国文学史上最美丽斑斓、最幽邃缠绵、最隐讳难懂的爱情诗,虽然这也给李商隐带来无尽的想往和无尽的迷惘。这些深挚幽艳的情思,大都熔铸在他《无题》的诗里。但李商隐的无题诗,虽然是玲珑却不剔透,虽觉神光离合,虽有千年间阻,但只要以人性中共通的东西,设身处地以心灵去感知心灵,那么就能破解诗谜,让美丽的情诗玲珑剔透起来。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