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这个时候文宗病死,武宗即位后重用李党,王茂元从泾原节度使调到北京做朝官。辞去了弘农县尉,李商隐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于武宗会昌二年(842年)设法又回到秘书省任职为正字官。这一次,他的职位“正字”品阶比之前的“校书郎”还低。即便如此,李商隐毕竟又有了一个新的发展起点。在唐代,大家普遍认为在京城里的任职会比外派的官员有更多的机会升迁,而李商隐所在的秘书省,又比较容易受到高层的关注。对李商隐而言,另一个好消息是,宰相李德裕获得了武宗充分的信任,这位精干的政治家几乎被授予全权处理朝政。李商隐积极支持李德裕的政治主张,他踌躇满志,有理由期待受到重用的机会。

  然而,命运似乎与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李商隐重入秘书省不到一年,他的母亲去世。他必须遵循惯例,离职回家守孝三年。这意味着年届而立的李商隐不得不放弃跻身权力阶层的最好的机会。这次变故对李商隐政治生涯的打击是致命的。他闲居在家的三年(会昌二年末至会昌四年末),是李德裕执政最辉煌的时期。错过了这个时期,随着不久之后武宗的去世,李德裕政治集团骤然失势,李商隐已经难以找到政治上的知音。会昌三年(843年),李商隐的岳父王茂元在代表政府讨伐刘稹叛乱时病故。王茂元生前没有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帮助李商隐的升迁,但他的去世无疑使李商隐的处境更加困难。

  李商隐一直住在洛阳崇让坊已故去的岳父王茂元的宅邸里。他就是因为娶了跟令狐楚是对立一派属于李党的王茂元的女儿,才导致后来掌握朝廷大权的令狐绹牛党一派在仕途上对他赶尽杀绝,几无出路。“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这是他的好友在他去世后对他一生的评价。

  这空荡荡的住宅,让李商隐触景生情,写了很多诗。

  诗人失意,而诗却生机勃发。他这段期间写的诗用情凄迷、用词绮迷,世间有那么多情,情难舍情难断,情难表达,而李商隐能把弥漫的情写出弥漫的美,实为难得。

  李商隐在这个宅子里写了很多夜诗。也许不眠的夜,总是太长,夜里虽然孤单,却是一个诗人的狂欢。世间此时,无色无味无声无息,而独住西亭的诗人静似皓月,孤单单自拨弄墨色,为夜愈添浓意。

  此夜西亭月正圆,疏帘相伴宿风烟。

  梧桐莫更翻清露,孤鹤从来不得眠。

  ——李商隐《西亭》

  明月照着半世的往事,涉水而来。李商隐扯一匹红尘万丈做珠帘,流苏浮影里,度一曲飞觞夜夜不疲。

  夜总是太冷,所以要泼墨加厚重意,以诗温暖诗人,故在《夜冷》一诗里诗人以哀愁寻得共鸣的热闹。一声愁起,千叶万叶荷叶也滚起露珠来应和。

  树绕池宽月影多,村砧坞笛隔风萝。

  西亭翠被余香薄,一夜将愁向败荷。

  ——李商隐《夜冷》

  未央的夜,冷清的夜,正是诗人写诗时。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