凄凉景阳夕: 谁与寄寒衣

  大中五年,李商隐经历的另一次重大打击,是他的妻子王七姐在春夏间病逝。从李商隐的诗文上看,他和王七姐的感情非常好。这位出身于富贵家庭的女性,多年来一直尽心照料家庭,支持丈夫。由于李商隐多年在外游历,夫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聚少离多。可以想象,李商隐对于妻子是有一份歉疚的心意;而他仕途上的坎坷,无疑增强了这份歉疚的感情。

  有人从李商隐《祭小侄女寄寄文》中“况吾别娶已来,胤绪未立”推断王七姐应为李商隐再婚的妻子。如果这种看法成立,李商隐应该还有一位初婚妻子,但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几乎空白。李商隐与王七姐的感情非常好,虽然“牛党”与“李党”之间的水火不容,注定了这桩婚事的惨淡。我们无从知晓当日他们有过怎样的誓言,令得李商隐愿意背负世人“背恩”的骂名,用一生的沉沦去交换一世的相守。

  当年,李商隐最后情定王茂元的女儿王七姐。这段情事给他带来了温馨的归宿感,也带来了政治上的风风雨雨。

  唐开成三年春,李商隐参加了博学宏词科考试,却意外地被中书省驳下。之后,李商隐到泾原节度使王茂元府佐慕,受王茂元的赏识,并与王茂元小女儿成婚。由于李商隐在牛李两党都有不好的印象,因此这场婚姻,捧场的人甚少,李商隐与王七姐的婚姻,是双方相恋后的水到渠成,还是王茂元因赏识而许配,不得而知,但成婚后双方感情甚笃,在李商隐的诗中可以反映出来。应该说,李商隐多情心性,在情感之路上一路追寻,一路受伤。王七姐出身官宦门第,家教良好,雅好诗艺,品质不低。与王七姐的婚姻,使他的情感有了着落,因此加倍珍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李商隐毕竟并不是浮浪子弟。

  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易碎,世事无常,对李商隐尤为冷酷,李商隐与妻子的感情生活只维持了十二年。十二年后,王七姐去世,三十七岁的李商隐又回到孑然一身的状态,仕途连番受打击,爱情也是如此受摧折,的确是让人感叹不已。

  虽然王茂元家富于权势,但李商隐作为清高的读书人,婚后并没有依赖岳父,而是与王七姐过着清贫的生活。贫贱夫妻百事哀,为着功名与生计,李商隐一次又一次离妻别子,游幕他乡。

  大中元年,他随郑亚远赴幕职一年。李商隐对妻子感情深挚,游幕期间,写了很多诗寄给妻子。李商隐的爱情诗是我国古典诗歌中最具特色的。其中一部分表现他与妻子王七姐的伉俪情深,代表作为《夜雨寄北》,此诗通过对巴山夜雨秋景的描写,表现了诗人客居异乡之寂寞和对妻子的深切思念之情。世人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可王氏与李商隐却始终相濡以沫。《夜雨寄北》中充满了温暖平淡的问候,和情真意切的期许: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李商隐《夜雨寄北》

  当时李商隐羁旅西南,归日无期。妻子在期盼他团圆,他也是一样的心情。

  这首诗,各本均作《夜雨寄北》,《万首唐人绝句》却作《夜雨寄内》,也就说是寄给“内人”(妻子)的,从内容来看,根本不像寄给朋友,说寄给妻子的倒还合适。

  大中三年底,他又赴卢弘止武宁节度使府为判官,待大中五年春夏间罢幕归京,王七姐已然病死,留下一双小儿女凄然相对。

  可怜夫妻竟来不及见上一面,便成永隔。而此时他们结婚还不到十二年,李商隐的悼亡追忆之作,如《正月崇让宅》、《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无家而作有家之想,血泪写成,令人不忍卒读。他的悼亡诗虽不如苏轼的悼亡词《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为后人所熟知,却有“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的凄凉漂泊之感。大雪茫茫,无家寄衣。雪中客孑然一身,思忆已亡人,怎不令人唏嘘。后首一句“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道尽“子期死,伯牙擗琴绝弦”的落寞。

  《房中曲》等悼亡诗篇,情感真挚,语意沉痛:“忆得前年春,未语含悲辛,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这其中,最著名的是在他离家赴蜀地宦游途中所作《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

  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

  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李商隐《悼伤后赴东蜀辟至散关遇雪》

  妻子已经不在,谁还与我寄寒衣呢?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