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迥此徘徊

  蔷薇泣幽素,翠带花钱小。娇郎痴若云,抱日西帘晓。

  枕是龙宫石,割得秋波色。玉簟失柔肤,但见蒙罗碧。

  忆得前年春,未语含悲辛。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

  今日涧底松,明日山头檗。愁到天地翻,相看不相识。

  ——李商隐《房中曲》

  妻子去世六年后,背负了太多人生的悲凄往事的李商隐再来到洛阳的崇让宅。

  这座荒凉的王家旧宅,有他念念不忘的妻.身为丈夫的李商隐无限追悔,他一次又一次地向亡妻诉说衷情:

  密锁重关掩绿苔,廊深阁迥此徘徊。

  先知风起月含晕,尚自露寒花未开。

  蝙拂帘旌终展转,鼠翻窗网小惊猜。

  背灯独共余香语,不觉犹歌起夜来。

  ——李商隐《正月崇让宅》

  曾与妻子共同生活的住宅里,重门深锁,楼阁深迥,青苔满地,无语徘徊。夜幕降临,风起月晕,露寒花闭,不堪愁对,蝙拂帘旌,鼠翻窗网,夜来凄然无眠。就着昏黄的灯光下意识地寻找,恍惚间感觉妻子余温犹在,似真如幻,唯有一腔伤怀,萦绕心头,久久不散。

  由宋华阳、柳枝到王氏,当然历史的风烟可能淹没了更多的其他对象,李商隐的情感之路,是如此地凄清、怅惘、悲凉。王七姐死后,李商隐在梓州幕府时,府主怜他鳏居清苦,要把乐伎张懿仙赐给他。当时李商隐正值中年,丧妻逾岁,续弦亦在情理之中,但李商隐因思念亡妻而婉谢,终生独居,妻亡后尚能如此钟情自守,妻在时又焉能轻佻放浪?由此可见李商隐不是轻薄之徒。他并不滥情,只是多情,深情而已。过往的情事,过往的恋人,他总是心心念念,伤怀不已。正是因为这种品质,他才会对妻子至爱甚笃,才会拒绝续弦,孤独至死。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他太执着,太深情,佛家的“我执”、“情执”他都具备,明知无益,明知无望,明知深情不寿,却总要追怀,如吸鸩毒。正因为他爱过就不能忘掉,所以他太多了痛苦和烦恼。

  李商隐推开一扇扇尘封已久的门,随着吱嘎的声响,打开的是绿苔侵阶蔓路、曲折往回的幽暗深廊。这荒宅花月如有魂魄,在废墟上浮荡着一层幽冥凄艳之精气,似乎,一转身就能见到女鬼前来。一只蝙蝠拂帘进来,一只小鼠翻窗逃去,让李商隐惊猜是否将有魂魄归来。等了半天,依然只有冷寂寂的风声拂过。想起两人背灯私语时,李商隐不禁悲从中来,起而夜歌。

  李商隐一生的政治悲剧从他遇见他的妻开始,但他却从不后悔与她携手的这短短时光。经历着剧烈政治内耗的大唐,一个个文人志士都在失去着他们独立的地位。当他们失去这种独立性的时候,那深入骨髓的凋零寂寞,让整个晚唐亦黯然消沉,如南海睡莲,夜则花低入水。而李商隐不能幸免于此,他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女子,便被放逐荒野。有人说他负了义,但他却是承了情。一个情感瑞丽的诗人在这种党争中势必情义难两全,他想独善其身而不能,他想只看一个人自身的好而无论其属哪一派亦不能,他只能在两党相争的刀锋上行走,且行且悲恸。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