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薄西山动荡频仍

  李商隐所处的时候已是唐朝的末世衰象。

  安史之乱是盛唐转向衰弱的分水岭,奸相李林甫为了长久把持朝政,防止文臣由节度使内调任宰相,劝说玄宗多用蕃将任节度使,因此,安禄山得以一身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而唐精兵集中在东北和西北,致使安禄山在东北叛乱时西北军队不及救援,渔阳鼙鼓,动地揭天,长鞭指处,挡着辟易。安史乱后,唐朝在重创之中缓过一口气,但社会政治问题纷至沓来,犹如一个人的免疫系统出现一个缺口时,所有的病症就迅速暴露了出来:国库空虚,赋税苛重,藩镇割据,而统治者对这种种的问题却无能为力。

  李商隐生活于中晚唐时代,历经宪、穆、敬、文、武、宣六朝。此时唐王朝日薄西山,穆宗以后,皇帝不是短命早夭,就是荒唐无行,政权摇摇欲坠,造成宦官专权的局面,朝廷官员中对宦官不满的大都遭到打击,而依附宦官的又分为两派:以牛僧孺为首的牛党和以李德裕为首的李党,“牛李党争”源于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一次科考,应试举子牛僧孺、李宗闵在试卷中严厉批评了当朝宰相李吉甫,李对他们进行了打击,由此与牛僧孺、李宗闵等人结怨,这笔恩怨债后来落到了被李吉甫的儿子李德裕身上。牛李两党数十年中互相攻击,互相倾轧,成为晚唐政局动荡的重要根源。两党之间视若仇雠,壁垒分明,官场的沉浮升降,不完全取决于当事人的道德文章和治世才能,而是取决与所依附之党派势力的此消彼长;派系之间勾心斗角,乌烟瘴气,让几任皇帝束手无策,十分头痛。党争折腾了将近四十年,本来折腾且由他折腾,但要命的是这一折腾与李商隐的一生近乎同始终。

  这个时代深刻影响了李商隐的人生之路,也深刻影响了他的诗文格调。他一生本来风华锦绣可期,却噩梦般地在一个日薄西山、动荡频仍的时代与牛李党争虬结到一起。当然,并不是所有的陷于党争的人都不如意,很多人一样的飞黄腾达,但何以双方都赏识的高才如李商隐,却落得个这样晦暗的结局?这是时代使然,也是性格使然,更是宿命使然。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