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李党争虬结

  唐文宗开成二年(837年),在令狐楚之子令狐绹的帮助下,李商隐总算中了进士,但中了进士并不意味着立即就有官做。而在这一年,公元837年年末,令狐楚病逝。在参与料理令狐楚的丧事后不久,开成三年,李商隐应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的聘请,去泾州(治今甘肃泾县北)作了王茂元府做掌书记,成为他的幕僚。王茂元是李党的要员,李商隐这个举动,牛党们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要知道,没有令狐一家的知遇之恩,就没有李商隐的当时的功名,你要去佐幕,哪里不可去,偏偏要投到令狐家的对头那儿去呢?牛李两党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他这样做,在牛党眼里,无异是背叛,牛党人士指责李商隐“背恩”、“无行”,而加以打击诋毁,从而使李商隐背上了沉重的舆论压力。在李党眼里,大家也不待见他,你今日能投李,焉知来日不投张,因此对李商隐侧目而对,都不愿意与李商隐接触。

  和令狐楚一样,王茂元对李商隐的才华非常欣赏,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感觉这小伙并不想大家所说的那样人品有问题,于是不但器重他,而且把同样爱诗的女儿许配给了李商隐。

  从李商隐后来的经历中可以看出,这桩婚姻将他拖入了牛李党争的政治漩涡中。

  李商隐的尴尬处境在于,王茂元与李德裕交好,被视为“李党”的成员;而令狐楚父子属于“牛党”。因此,他的行为就被很轻易地被解读为对刚刚去世的老师和恩主的背叛。李商隐很快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在唐代,取得进士资格一般并不会立即授予官职,还需要再通过由吏部举办的考试。开成三年(838年)春天,李商隐参加授官考试,结果在复审中被除名。这件事对李商隐最直接的影响是使得他获得朝廷正式官职的时间推迟了一年。不过,他并没有后悔娶了王茂元的女儿王七姐。他们婚后的感情很好,在李商隐的眼中,王七姐是一位秀丽温和体贴的妻子。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李商隐的本意可能原想置身于党争之外,可人在江湖,焉由得你一厢情愿的书生意气。结果两边不讨好,尤其是令狐绹不肯原谅他。结局可想而知。被认为“背恩”的李商隐从此两头不讨好,加以个性孤介,致使一生沉沦下僚。从开成二年踏入仕途,到大中十二年(公元858年)去世,义山二十年间辗转于各处幕府。东到徐州,北到泾州(今甘肃泾川北),南到桂林,西到梓州(今四川三台),抛家弃子,漂泊流离,仅四十七岁就病死家乡。

  当时,在令狐绹官居高位后,李商隐曾多次尝试补救,写了很多诗给令狐绹,如“嵩云秦树久离居,双鲤迢迢一纸书,休问梁园旧宾客,茂林秋雨病相如”等,希望他顾念旧情,提携自己,但令狐绹始终不肯原谅他。开成四年(公元839年),李商隐参加博学宏词科考试,初试被录取,但复审时却被中书省有势力的牛党给压下来了。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