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隔天涯共此心

  851年秋,被任命为西川节度使的柳仲郢向李商隐发出了邀请,希望他能随自己去西南边境的四川任职。柳仲郢治梓州,辖区在四川盆地中部。柳仲郢赏李商隐之才,怜其之困,就奏辟李商隐为其幕僚。李商隐接受了参军的职位,他在简单地安排了家里的事情之后,于十一月入川赴职。

  李商隐写了两封感谢信给柳仲郢,里面提到柳仲郢“赐钱三十五万以备行李”。这笔钱在唐朝不是一笔小数目,正好可以让李商隐做安家费,将幼小的儿女留在长安托人照顾。所以李商隐说“不执鞭而获富,敢将润屋,且以腾装”。

  李商隐先回到京城,他住在晋昌亭,晚上突然被惊禽声惊起。开窗一看,却见一鸟,飞来曲渚,来不知所来,过尽南塘,去不知所去,在天空无痕地飞过。这惊禽勾起李商隐在人世间的一腔惊悸之绪,一时陈情之感、悼亡之痛、远行之恨纷纷袭来:

  羁绪鳏鳏夜景侵,高窗不掩见惊禽。

  飞来曲渚烟方合,过尽南塘树更深。

  胡马嘶和榆塞笛,楚猿吟杂橘村砧。

  失群挂木知何限,远隔天涯共此心。

  ——李商隐《宿晋昌亭闻惊禽》

  李商隐写惊禽,先写自己亦是惊禽,而人间无处不惊。马嘶是一惊,塞笛是一惊,猿吟是一惊,村砧又是一惊,惊得他在天下竟无落脚之处。而普天下人亦都共此惊心,天下之不堪被闻者,不独惊禽,天下之不堪闻者,又不独晋昌亭上一鳏夫——晚唐已经无处给人安心。

  深秋之时,李商隐出发去往梓州。

  好友的儿子韩偓也来送行,写了一首诗相送,其间有句“连宵侍坐徘徊久”,让李商隐惊叹其才而写出了那著名的一句“雏凤清于老凤声”——

  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一座尽惊。他日余方追吟“连宵侍坐徘徊久”之句,有老成之风,因成二绝寄酬,兼呈畏之员外:

  十岁裁诗走马成,冷灰残烛动离情。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剑栈风樯各苦辛,别时冰雪到时春。

  为凭何逊休联句,瘦尽东阳姓沈人。

  ——李商隐

  在那冷灰残烛的离别筵上,你的儿子韩偓十岁就能在走马之间成文章。不久你将带着他行进在那桐花盛开的万里丹山路上,想他雏凤的鸣声当会比你老凤更清亮。你将在果州上任的路上剑栈风樯地水路兼程,从冰天雪地的冬天出发,第二年明媚春时你将会到达那里。冬郎(韩偓小字冬郎)你无须再凭何逊之才与我联句,我已如沈东阳瘦尽身骨也拟不出如此佳篇。

  沈东阳,李商隐自注:“沈东阳约尝谓何逊曰:‘吾每读卿诗,一日三复,终未能到。’余虽无东阳之才,而有东阳之瘦矣。”

  而韩偓果然雏凤清于老凤声,成为晚唐小有名气的诗人,其中著名的诗句有:“卷荷忽被微风触,泻下清香露一杯。”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