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尽失春期

  回到梓州,一直公务繁忙中,很长时间都不能去欣赏蜀地的风景。第二年三月,流觞时节又到,李商隐这才得以偷空来到城外,想抢在春天离去之前,抓一缕春风,写一首小诗。他来到了流杯亭。那时的人们每到三月初都会来此水滨集聚宴饮,在水上放置水杯,杯停谁前谁即取饮,以拔除不祥,是为“流觞”。李商隐匆匆来到,赶了个春天的尾巴:

  身属中军少得归,木兰花尽失春期。

  偷随柳絮到城外,行过水西闻子规。

  ——李商隐《三月十日流杯亭》

  自己军务繁忙,等有空时来看春天,木兰花已经开谢,春天已经过去了。只好追着柳絮来到城外。在西溪岸上听得杜鹃啼,杜鹃只啼“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人们评说此诗结句妙不说破。

  不知不觉,李商隐在巴山已经待了三个年头。又到了春时,这次李商隐赶来个早,赶在成都二月二日踏青节出行。看着春色有情,人更多情,只觉新滩水声不解游人寻春意,只做夜雨打檐声,打得李商隐的心都碎了:

  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

  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

  万里忆归元亮井,三年从事亚夫营。

  新滩莫悟游人意,更作风檐夜雨声。

  ——李商隐《二月二日》

  大凡人生境界无常,若心头不乐,好境都成恶境。李商隐冷酷地频频揭开自己的痛处,一而再地提醒自己的磨难,却又要在这些伤口上轻轻地覆上一层温柔的薄纱,上面绣着落花游丝来显岁月静,又绣紫蝶黄蜂显青春深,在这种假象下面的真心实意却是血淋淋地在痛。这就是对自己冷酷对诗温柔的诗人李商隐。

  三年了,多病的李商隐的诗情却越来越沉重。清晨初起时,看见浓雾弥漫,自伤前途迷茫,本想日浴咸池人间当是大放光明的清晨,可是五更之后天气却让人愁肠百结。在此三年,都在迷雾中度过,日头从来不肯来到我的屋梁为我送一线光明。这种让李商隐愁肠百结的迷雾,让李商隐感叹:“潼水千波,巴山万嶂,接漏天之雾雨,隔嶓冢之烟霜。皓月圆时,树有何依之鹊;悲风起处,岩无不断之猿……”

  三年,三年何人不思乡。所以李商隐作一首《写意》,写思乡之意:

  燕雁迢迢隔上林,高秋望断正长吟。

  人间路有潼江险,天外山惟玉垒深。

  日向花间留返照,云从城上结层阴。

  三年已制思乡泪,更入新年恐不禁。

  ——李商隐《写意》

  潼江之险,玉垒之深,一堕其间,便成井底。而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只今一日又一日,如此返照难留,暮云已结,此地已无法安处。而一日又一日,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就这般度过,让人如何耐得住那思乡的孤寂呵。

  天涯断肠人,千万恨,恨极在天涯。所以李商隐亦如众诗人所喜欢的那般要写《天涯》:

  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莺啼如有泪,为湿最高花。

  ——李商隐《天涯》

  伤时之感,迟暮之悲,飘泊之痛,种种纠结,言外只觉有一种深情。所以李商隐定定看着远在天涯的梅花,看成流落异乡不能回长安的自己:

  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华。

  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

  ——李商隐《忆梅》

  寒梅尚可做去年花,而人却非去年人,那些逝去的好年华啊,让李商隐身不堪恨,要那啼莺为自己泪洒最高花。

  这是一个多么温婉的诗人,在风花雪月的锦缎之上洒自己伤春悲秋之泪,再没有往日的激情,如一条激情奔流的小溪遇山而停成了湖泊,浮荡着落花映照着惊月。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