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才命两相妨

  李商隐的妻子去世时,为了照顾一双幼小的儿女,为留在长安任职,李商隐曾不得不去求已经做了宰相的令狐绹。他写了一些夸赞令狐绹文章,希望打动令狐绹。这次令狐绹荐引李商隐做了太学博士。这个职位,品级不算低,却是个冷官。当初韩愈在担此官职时就有过抱怨:“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齿豁,竟死何裨!”任此职位的李商隐心里也异常苦辛,他说自己“攻文枯若木,处世钝如锤……”这个官衔同画饼一样,让他“悔逐迁莺伴,谁观择虱时”。

  令狐绹看似帮助了李商隐以显自己豁达,实则腹黑的他让李商隐陷入更加尴尬的境地。有志于仕的人以经书磨之,无异于吃荤的让他吃素,吃素的让他吃荤。更何况,对于李商隐这样一个早在年轻的时候就宣称“行道不系今古,直挥笔为文,不爱攘取经史,讳忌时世”的人,更是难以忍受这种“主事讲经,申诵古道,教太学生为文章”的日子。

  不单如此,李商隐无奈而求令狐绹的那些诗信后来都成了人们讥讽他的理由,《旧唐书》说他“背恩,尤恶其无行”,“俱无持操,恃才诡激,为当途者所薄”。《新唐书》则说李商隐“诡薄无行”。

  李商隐穷途时亦学问津,却问错了人,屡屡问向令狐绹。其实,此时他也只有这个错误的人可相问,这是大唐那个时代的悲哀:天下茫茫志士却无路可去。从此本可张狂的他被看成世俗,本可放怀的他被看成舍不下,本是恩义两重的人被看成是势利,本是高洁的人被看成无节操,本是以义孤行的人被看成是墙头草。

  文人末路的悲怆,让迫于生计压力向命运低头的李商隐,更显苍凉,他桀骜的一生在此折腰。他不仅为了自己而活,还需为了家人而为五斗米奔波。所以李商隐要为自己发出那一声长叹“古来才命两相妨”。李商隐低头了,但没有低下脊梁。他一直陪着李德裕一党走到万劫不复的境地,而他也跟着万劫不复,这样的坚持与勇气是让人动容的。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