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话凄凉

  掬一池碧泉,亭台楼阁里有你素颜娇美的红妆,一首诗,一阙词,一曲雅韵,造就了一场悱恻心脾的千年盛恋,遗留下来的凄美有目共睹。试问,是否真有所谓的下世轮回?倘若有那便会是怎样的场面?庭院深深,倚栏而立,拨开内心深处的一道裂痕,凹凸不平,千疮百孔,因为恋,才有所谓的痴情绝恋;因为爱,才有所谓的爱恨怨仇;因为伤,才有所谓的痛彻心扉……

  花零落,点缀了秋日的幽静凄婉,让人暗生忧怅黯淡之感;或许一年四季的演变正是一个人一生的轨迹,从春暖花开到海天云蒸,再从层林尽染又到寒风侵肌。

  静守一方夜色阑珊,纤尘不染的思境晶莹剔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相见不如怀念”,也许这就是一种凄美的境界吧。一段情,一生殇,夙愿未了清泪垂,凝眸吟弦断。

  苏轼,(1037~1101)著名文学家。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故又名苏东坡。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公元1057年(宋仁宗嘉祐二年)与弟苏辙同登进士,授福昌县主簿、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府节度判官,召直史馆。公元1079年(神宗元丰二年)知湖州时,以讪谤系御史台狱,次年贬黄州团练使,筑室于东坡,自号东坡居士。公元1086年(哲宗元祐元年)还朝,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公元1094年(绍圣元年),又被劾奏讥斥先朝,远贬惠州、儋州。公元1100年(元符三年),始被召北归,次年卒于常州。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苏轼

  苏轼的词一向以豪情万丈而著称,而此词缠绵悱恻。但我最为难忘的倒并非那“大江东去”的豪迈和“千里共婵娟”的旷远,恰恰是这首每读泪必盈眶的《江城子》。

  人们或许对于“十年生死两茫茫。”这一句更为熟悉;但在我眼中“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白日苦苦思念不得,梦里际会,却看到夫人临窗装扮,如同十年前一样;旧时的温馨重又回来,十年的思念一时间齐上心头,欣喜与悲伤,不知哪一个会多一点?

  这是苏轼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表现了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全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上阕写词人对亡妻的深沉的思念,是写实。下阕记述梦境,抒写了诗人对亡妻执着不舍的深情。上阕记实,下阕记梦,衬托出对亡妻的思念,加深本词的悲伤基调。既写了王弗,又写了词人自己。词中采用白描手法,出语如话家常,却字字从肺腑镂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着真淳。这首词思致委婉,境界层出,情调凄凉哀婉,为脍炙人口的名作。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