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令人不爱此世

  大中九年(855年),李商隐在梓州第五个年头时,柳仲郢因有佳绩,被调回京城任为吏部侍郎。征于是李商隐五年梓幕生涯也就结束了。

  结束之时,李商隐回忆了这五年的生活:

  不拣花朝与雪朝,五年从事霍嫖姚。

  君缘接座交珠履,我为分行近翠翘。

  楚雨含情皆有托,漳滨卧病竟无憀。

  长吟远下燕台去,惟有衣香染未销。

  ——李商隐《梓州罢吟寄同舍》

  李商隐在此度过五度冬春,经常与同事一起参加筵席,看艺伎之舞。同事们皆有所托付,而李商隐抱病之身已再无风流心。长歌离开此地去,回首往事如云烟散尽,但留衣上香未销。李商隐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缕往事的云烟,却带得一身余香归去。

  856年暮春,李商隐回到了长安,此时他的生命历程只剩下最后的三年时光。

  就在这时,朝廷任命柳仲郢为兵部侍郎,充诸道盐铁转运使。此后,柳仲郢又奏任李商隐为盐铁推官。虽然品阶低,待遇却比较丰厚。

  李商隐在857年初来到了扬州,做他人生最后一个小官——盐铁推官。

  858年,李商隐离开扬州,他已在那个职位上工作了两到三年,罢职后回到故乡闲居。

  他大概已经隐隐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他要在自己活着的时候,送自己魂归故里郑州。李商隐将要再回到江南,而后沿着少年时从江南送父亲魂魄归兮的那条路,将自己送回到郑州。

  他先回了长安,从长安经洛阳再归郑州。经过洛阳的时候,写了一首长长的《井泥四十韵》:

  皇都依仁里,西北有高斋。昨日主人氏,治井堂西陲。

  工人三五辈,辇出土与泥。到水不数尺,积共庭树齐。

  他日井甃毕,用土益作堤。曲随林掩映,缭以池周回。

  下去冥寞穴,上承雨露滋。寄辞别地脉,因言谢泉扉。

  升腾不自意,畴昔忽已乖。伊余掉行鞅,行行来自西。

  一日下马到,此时芳草萋。四面多好树,旦暮云霞姿。

  晚落花满地,幽鸟鸣何枝。萝幄既已荐,山樽亦可开。

  待得孤月上,如与佳人来。因兹感物理,恻怆平生怀。

  茫茫此群品,不定轮与蹄。喜得舜可禅,不以瞽瞍疑。

  禹竟代舜立,其父吁咈哉。嬴氏并六合,所来因不韦。

  汉祖把左契,自言一布衣。当涂佩国玺,本乃黄门携。

  长戟乱中原,何妨起戎氐。不独帝王耳,臣下亦如斯。

  伊尹佐兴王,不藉汉父资。磻溪老钓叟,坐为周之师。

  屠狗与贩缯,突起定倾危。长沙启封土,岂是出程姬。

  帝问主人翁,有自卖珠儿。武昌昔男子,老苦为人妻。

  蜀王有遗魄,今在林中啼。淮南鸡舐药,翻向云中飞。

  大钧运群有,难以一理推。顾于冥冥内,为问秉者谁。

  我恐更万世,此事愈云为。猛虎与双翅,更以角副之。

  凤凰不五色,联翼上鸡栖。我欲秉钧者,朅来与我偕。

  浮云不相顾,寥泬谁为梯。悒怏夜将半,但歌井中泥。

  ——李商隐《井泥四十韵》

  李商隐就要回到他的仙乡,在仙乡,他将再遇那些离他而去的佳人。

  李商隐回到郑州之后,唐宣宗大中末年,即在858年,李商隐在郑州病故。卒于此地的李商隐使得他的归乡成为真正的魂归。

  这次归乡是李商隐用行为写成的一生最美的诗篇,他的一生也因这首诗而在最高潮、最烟花灿烂处结尾。

  他对这世间留下最决绝的话是:“真令人不爱此世,而欲往走远飏耳!”那个巴山夜雨里写诗的诗人,终于随着朦胧的雨色融化到山河浮影里。君问归期未有期,永远不会有归期了,如烟花般绽出一朵,是李商隐以他敏锐的情怀,孜孜不倦,挥墨如彩,练为晚唐渲染绮丽的色彩,为仓皇末代送上一出出沉郁悲壮的千古绝唱。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