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泪另嫁

  陆家的绝情让唐家愤愤不平,觉得不把女儿嫁出去,面子失尽。

  唐婉气质温婉,年轻美丽,又诗书皆修,哪怕成了弃妇,依然是有市场的女子。

  唐婉在陆游另婚后很久,也迫于父命,改嫁给“同郡宗子”同城的另一个读书人赵士诚。

  赵家系皇家后裔、门庭显赫。赵士程家世高贵,又宽厚温和,是个文雅的读书人,作为丈夫他并不比陆游差,甚至心怀大度。他对曾经遭受情感挫折的唐婉表现出诚挚的同情与谅解。唐婉饱受创伤的心灵已渐渐平复,并且开始萌生新的感情。唐婉再婚后在沈园和陆游相遇,当时,她正和丈夫在沈园的亭子上用餐,正好陆游也行游到此,唐婉心底坦荡,问询丈夫能否送前夫一壶酒,坦荡的赵士程点头同意了,让人不得不赞一句,这样的男人难得,过去,只是过去,无需介怀。

  最终,就这样,一双情意深切的鸳鸯,行将被无由的孝道、世俗功名和虚玄的命运八字活活拆散。两人各自转身,成为了陌路。

  祸福旦夕之间,可恨的八字算命铸成这令人发指的罪恶。两个有情人,有心同梦,却无缘同床。无情的刀刃将情缘斩断,一个流血不止,一个负伤而走。此后,一对曾经海誓山盟的爱人,携着悲痛,奔赴各自的宿命,又被辗转的流年,弄得下落不明,相互音讯不通。茫茫人海,潮来潮往,每个人就是一枚尘沙,不知道要在佛前跪求多少年,才可以换一次擦肩,换一段邂逅,换一世同行。他们几乎都不曾想过,还能在风雨多年后重逢。而重逢后的陆游,一生郁郁寡欢,留给世人的是那个“细雨骑驴出剑门”的惆怅背景,而唐婉则在花样年华中抑郁而死。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