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得黄花沈园更断肠

  这两首《钗头凤》以血泪和生命写成词,如泣如诉,读来让人肝肠寸断。

  据说,陆游得知唐婉的死讯后,痛不欲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沈园题词”成了他永远的痛,永远的伤。

  后来,陆游多次到沈园题诗怀念,在愧疚中怀想她一生。

  烟雨沈园中,陆游一直想着她的唐婉。沈园记录了陆游和唐婉那一段凄婉动人的爱情故事,也保留下了陆游此后无数怀念的诗作。

  这一幕爱情悲剧和真挚情感构成了爱的千古绝唱。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爱,是难以忘却的。

  照江丹叶一林霜,折得黄花更断肠。

  商略此时须痛饮,细腰宫畔过重阳。

  ——陆游《重阳》

  1170年,陆游四十六岁出任夔州通判,途经江陵唐婉故乡为之悼念而作,其时唐琬已逝十多年。

  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1187年,六十三岁的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唐琬也早已香消玉殒,依然无法排遣心中的眷念。“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

  序:余年二十时尝作菊枕诗颇传于人,今秋偶复采菊缝枕囊,凄然有感

  (一)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二)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陆游《沈园》

  1192年,六十八岁的陆游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物是人非,触景生情,感慨万千,似越空而来,又写诗感怀:

  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陆游《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