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红润酥嫩的纤手送来一壶飘香的黄藤美酒,恰是满城的春色正浓。沈园里的垂杨婀娜,东风却要狂恶地吹散着往日琴瑟相御的欢情。是旧恩薄如纸吗?不是,决然不是。饮下一杯薄薄的愁绪,勾起几年幽幽的离情。错,错,错,真的是他的错。春色依然还在,她却在独自消瘦,盈盈粉泪,顺着胭脂的浅痕,将精美的锦帕染透。花自飘零,水自空流,当年如山的盟约何曾忘记。只是用柔情写成的诗笺,再也不知寄往何方。

  ……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