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骨久沉泉下土

  1205年,八十一岁的陆游再度梦游到沈园。沈园的柳棉吹之殆尽,绍兴的黄酒俞久弥香,白发苍苍的老人还在刻骨地相思着他的表妹,一个叫婉儿的曼妙女子,一个纤丽如画、温润如玉的女子。四十年的时间在指尖绕过,如同昨梦前尘。琬儿的轩窗照镜、簪花弄眉,如兽炉里袅然的青烟,一缕缕云散开来,折磨着他那颗未死的心。幽幽中,他缓缓道出“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泉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这位痴情的老人,便是悲歌击筑的陆游。

  离去时的英武少年,归来已是尘满面、鬓如霜。壁间墨痕深锁,伊人凋落成泥。红尘滚滚,有人相遇,有人别离,如花绽放的年纪,轻轻错肩而过,没有道一声“珍重”。沈园里踽踽独行的陆游,把沈园当成了怀旧的场所,也是他伤心的地方。他想着沈园,但又怕到沈园。春天再来,撩人的桃红柳绿,恼人的鸟语花香,风烛残年的陆游虽然不能再亲至沈园寻觅往日的踪影,然而那次与唐婉的际遇,伊人那哀怨的眼神、差怯的情态、无可奈何的步履、欲言又止的模样,使陆游牢记不忘。到八十一岁时,这位孤独的老人,还梦回沈园,写下:“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于是又赋“梦游沈园”诗:

  其一: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二首》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时隔多年陆游对唐婉的这段感情依然没有减淡,对于沈园这个故地依然是无法释然,就连路近了那儿就感觉害怕,无法释怀。要多深的感情才能如此啊?!“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这里又多么凄凉和无助!

  在这两个有情人意外重逢之后,沈园数度易主,人事风景全部改变了昔日风貌,已是“粉壁醉颗尘漠漠”,唯有“断云幽梦事茫茫”。

  诗中以梅花作为意象,既向世人表明自己的情操——“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也暗示唐婉高洁的品行和坚韧的节操,表明对唐婉的爱情至死不变。陆游以梅花自喻,然而城南小陌的那株梅花,难道不是他情系一生的唐婉吗?她心如日月、情比金坚,为爱而开,为情而落。这朵梅落在陆游的心里,从此,不再寂寞开无主,不再黄昏独自愁。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