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幽梦太匆匆

  我看到江南的丝丝小雨,八百年来一直漫天飘洒着,淋漓在古老的小城,和魂牵梦绕的沈园。这江南烟雨是奔流了八百年的眼泪,淹没了缠绵和幽怨,于是那个永恒在钗头凤中的温婉女子款款而来,那个惊鸿一瞥的哀怨佳人凌波照影在伤心桥下,那个匆匆而别、终作土的美人从八百年不堪的幽梦中柔情醒来,翩然而至……

  沈园还在吗?斑驳的壁永恒在每一个人的心上,只是因为那《钗头凤》。唐婉是在陆游的描述中,让……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