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可笑的宋银

  这八天之内,林夜在二阶筑基灵卡的帮助下修为稳步增长了上来。

  原本按照他的计算,至少半月时间才能晋入九星武师境界,因为筑基灵卡,他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

  现在他只需找到系统任务中的二阶煅髓草,就能晋入大武师境界。

  到时就是林海和寒家需要付出代价的时刻。

  他永远忘不了寒烟把中了鸳鸯散的林雪送入自己房间时是如何的轻描淡写,更忘不了那贱人说出的恶毒之语。

  “呵呵。。。我记得你说过我不是你的一招之敌,我们走着瞧吧!”

  这是林夜在内心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语。

  第八天夜晚,除了林夜门外巡逻的更加谨慎的侍卫,整个林家一片宁静和谐。

  林夜跟穆柔和林雪打了招呼,就避开了门口巡逻的侍卫,离开了房间。

  他这八天来没有丝毫动作的原因,就是因为几乎所有的计划都会在这一晚实行。

  林夜轻易避开了所有侍卫,不过十分钟时间,便来到了林海的住处。

  灵力涌入黑暗灵卡之中,浓浓的黑雾笼罩在林夜周身,掩盖住他身上的气息。

  林夜小心翼翼的进入林海的院子,脚步缓慢的来到窗子前。

  透过窗子内照明灵卡散发出的明亮光芒,依稀可以看到在书桌前忙碌的林海。

  林夜意识一动,一个白色瓷瓶出现在手中,将瓷瓶上的液体缓缓倒在窗户上。

  透明液体缓缓浸湿木质的窗户,淡淡的味道融入屋子内的空气之中,让人有种想要昏睡之感。

  说起这瓶助眠液,还是林夜用了一株从黄家藏宝阁得到的二阶药草和数棵一阶药草配置而成的,目的只是让林海好好睡上一觉。

  他不是没想过直接做一瓶毒药,了结了林海。

  但是林海已经是一名大武师了,即使用三阶药草制作出的毒也难以让他立刻毙命。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林夜只是做了这样一瓶助眠药液,避免林海忽然出现,打断自己的计划。

  半晌后,桌前的林海开始打起了哈欠,脑袋越来越低,没多久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即便如此,若是此时林夜想要对林海做出些什么,估计林海会被立刻惊醒,到时林夜就危险了。

  所以看了眼睡死过去的林海,只是微微点头,脚下一动,便消失在了林海的院子中。

  几分钟后,林夜的身影出现在林家地牢前的一处角落。

  从空间戒中拿出事先做好的人皮面具,然后在身上套了数层衣服,随即林夜周身的气息陡然一变。

  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林夜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地牢门前。

  “家主!”

  看到林夜的到来,守着地牢的侍卫连忙恭敬的抱拳道。

  没错,此时的林夜已经伪装成了林海的模样。

  对于华夏第一杀手来说,制作一张人皮面具是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加之他能够任意的改变周身的气息,足以以假乱真。

  “恩。”林夜微微点头,随即口中传出的是和林海一模一样的声音,“把门打开!”

  “是!”守在门口的侍卫恭敬的开口道。

  大门打开后,林夜对牢房门口的侍卫吩咐道,“把门关上,你们不用跟着。”

  说完,林夜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漆黑的地牢。

  “嘎吱!”

  随着牢门关上,地牢中再次恢复一片漆黑。

  说起林家这地牢,一般的时候都只是个摆设,因为柳云和宋银的事这才终于派上了用场。

  林夜从空间戒中拿出一张普通的照明灵卡,随即地牢中如同多了一盏明亮的灯,周围的环境清晰的映照进林夜的眸子之中。

  这照明灵卡虽然被称作灵卡,但只做照明之用,只要有材料,任何一个武者都能制作出来,并不是战斗灵卡。

  “家主,我,我知道错了,但藏宝阁真的不是我偷的,求你放过我吧!”

  被架在木头刑架上,已经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宋银忽然看到“林海”的身影,像是抓住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根稻草般声嘶力竭道。

  “恩,我知道你没偷藏宝阁。”林夜缓缓走到皮肉已经有些腐烂的宋银面前淡淡道。

  “家主,你放了我吧!我知道这事一定和林夜那个小畜生有关。”宋银苦苦哀求道。

  “哦?何以见得?”本想直接杀了他的林夜顿时来了兴趣,微微挑了挑眉问道。

  “您不觉的他最近变化太大了吗?我怀疑他只是伪装成林夜的样子,目的就是进入林夜盗取藏宝阁中的宝贝,趁现在他还没离开最好快点抓住他!”

  林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复又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等您抓住他就有证据了,我怀疑那些宝物就藏在他的院子里,等抓住他严刑拷打一番,一定能问出宝贝的下落。”

  见“林海”认同自己的看法,宋银当即强撑起精神,诱哄道。

  林夜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开始我已经把他定为明天的祭品了呀!王朝可是有规矩的,所有家族的祭品祭品不得有丝毫的损伤。。。”

  “您不是还有很多儿子吗?你要想想啊!到底是儿子重要还是整个林家更为重要!”

  林夜轻叹了口气,看向宋银的眸子如冰雪般寒冷,声音却变成了自己的声音,“我觉得还是我林夜最重要!”

  “你。。。你不是夜海?来人啊!快来人。。。”宋银瞳孔陡然缩成针孔大小,随即疯狂的对着牢门口嘶吼起来。

  林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脚下一动,身影陡然出现在宋银面前,右手扣上他的脖子。

  “咔嚓!”

  随着一声骨头断裂的轻响,宋银的脑袋向旁边一歪,顿时没了气息。

  目光淡淡扫了死的不能再死的宋银一眼,林夜继续向着里面的牢房走去。

  因为手持照明灵卡的关系,林夜手中的光源在一片漆黑的地牢里显得异常突兀。

  昏睡中的林飞扬忽然感觉到一道明亮的光,有些难受的缓缓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正在向这里走来的“林海”。

  “父亲!放过我吧,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啊!是那水,一定是那水有问题!”

全部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