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一句一人生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于是可以不回头的逆风飞翔,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六章白颜去了战场,情况却没有好转,他只能守住玉门关。他尽力只能守住玉门关,对方将领是一个以前从未听过的将军,年纪不大,特别有才,行兵有章有度,丝毫不逊色于他,这场仗,他不知道能不能胜。心一慌,就更节节败退,他暂时只能守住玉门关。朝中上下人心惶惶,连白大将军都只能守住玉门关,哪天玉门关破了怎么办?粮草和饷银还有,但玉门关此时忽然连着下起了大雨,一下就是五天,像瓢泼一样的大雨,把敌军冲的士气低落,也把我军冲的士气低落,整个玉门关都笼罩在泥泞里。白颜却忽然想要出奇制胜,夜里带了一队人偷袭敌军,那位有才的敌军将军也和他想到一块儿了,两军在大道上相遇,杀得落花流水,到处都是血。那一仗旗鼓相当,并且从那以后敌军似乎安生了些,白颜就一直守着玉门关,没想到的是,安生没多久,敌军派人来谈判,谈判的内容是,把长乐公主嫁给他们的将军,他们就保证在这位将军有生之年不再来犯,保持和睦。可谁人不知,大梁唯一的公主,安长乐,已是大梁第一将军白颜的妻。白颜差点没把桌子掀翻,“去问问你们将军是不是脑子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98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1-28

卿若桃花

卿欢在桃树下饮酒,春光灼灼,桃花开的一派天真灿烂,但比不上卿欢笑一笑来的动人。她坐在树下,因为饮酒的缘故脸上有些红晕,衬得她更加美艳无双,看痴了在旁边陪她饮酒的梁初情。梁初情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富庶公子,爱好不多,其中一样就是爱听戏。正巧的是,卿欢是城里最出名的戏子。也不知卿欢是何时进城的,也不知她是怎样成为城里最出名的戏子的,总之遇见梁初情遇见卿欢的时候卿欢就已经是万人追捧的名角卿欢了。城里的有钱人纷纷来捧卿欢的场,其中不乏些军阀,这些人的来意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想把卿欢据为己有,却没人做到把卿欢据为己有。直到梁初情慕名来看卿欢的戏。梁初情名字取的文雅,但实打实是个粗人,意思也就是说,他也听不懂什么戏,就是单纯的来看看美人。窑子里的女人他嫌脂粉气重,又俗,所以从来没有逛过窑子。他来的那一天和往常无一般一样,卿欢的戏仍是压轴出场,仍然赢得满堂喝彩,大堂里只听见如雷贯耳的掌声和爱慕卿欢的人大声的说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82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你说你不相信天长地久,那么我想我也不能证明,爱上你的那一刻,时间就已经静止了。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36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一章,初见第一次见夏明是在初春,天空放晴,樱花开放的时候。在丽江,游人不多也不少,街头空气有点稀薄,他坐在街角那个破败的小店前,有颗很大的樱花树,樱花静静开放,微风吹过,有花瓣飘落,落在他的画板上。他在画画,看样子是在画面前的那条街,和自己。微看着不远处画自己的那个年轻男生,褐色的头发,蓝衬衫,袖子卷起一点,露出白皙又匀称的手臂,长腿无辜的放在青石板上,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画。开始是初微注意到了他,他的神情很安静,气质很特别,长相么,有点像漫画少年。莫名的,初微停在了不远处,看着他。他面前早已支起了画架,神情若有所思,阳光的颜色有点惨淡,樱花的颜色显得有点俗艳,眼前的街好像没有尽头,游人稀稀拉拉。初微站在他不远处看了一会他,他就开始动笔了,初微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画自己,所以一直站在那里不动。风微微吹动初微的发丝,初微手上的铃铛也微微作响,叮呤,叮呤呤,像有人在耳边笑。初微在街头无疑的显眼的存在,不仅是因为那张美丽的像樱花的脸,也因为她的衣着。她穿着振袖,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5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二章 相知第二天初微早早起来了,出了门才发现下了雨,昨天还开的绚烂的樱花,今天破碎凋零的不像话。初微匆匆忙忙回家拿伞,水花溅到她的小腿上,有些冰凉,她今天穿了一天相对比较短的裙子,到膝盖的深蓝色百褶裙,白色衬衫,帆布鞋,懵懂的样子。到了昨天那条街,夏明却还未来,初微百般无聊的坐在昨天夏明坐的台阶上,雨还在滴滴答答,满地凋零的樱花,有些华丽的凄美。夏明来的时候初微已经等了很久了,也不算久,但初微从未等一个人等那么久。昨天邀约的时候心情无比紧张,后来会旅馆也特别紧张羞涩,好像,真的很喜欢这个人啊。现在到了眼前,却淡然了。初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淡然,她忽然想到一句话,怕空欢喜,怕来着不是你。正伤感着下一刻,夏明就出现在初微的身边,他笑着拍拍初微的肩膀:“嘿,你来啦,等了很久吗?”初微一回头,就见到一个把今天下的雨和凋落的樱花带来的伤感全部都驱散的笑,不由得想要撒娇,声音又软又糯:“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好久。”夏明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36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三章 最好不相恋初微就这样和夏明表白了,并且,夏明也喜欢她,两个人表完白就不知道怎么说话,就这样静静的走到了客栈。说了要吃很多的初微却只点了一个粑粑和一杯酸奶,夏明关心的问她:“怎么只吃这么点,胃口不好吗?”初微点点头,不说话。他们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把街外的风景一览无余,见初微兴致缺缺,夏明开始逗她开心:“昨天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心里想,这个女孩子真的好漂亮啊,我要把她画下来。我在那条街其实等了很久,我总觉得那条街好美,那条河,还有河边的樱花,以及长街的青石板,很美,但是却缺少什么,知道你出现。你那件和服很美,不适合你穿。”初微本来没有心思听他说话,听到他说这一句,不由自主的问:“为什么?”夏明调皮的笑笑:“因为你长的太美了,我只顾着看你,忽略了裙子。”听到这个回答,初微噗嗤的笑出来了:“你真逗,像你这样的男生,一定很多人喜欢吧?我以前有一个朋友,喜欢一个人,后来被伤的很深,我和我那个朋友关系非常好,目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2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四章 错过其实打完这个赌的第二天,初微就遇到夏明了。在她住的旅馆里,落地窗帘拉起一半,她躺在床上,懒懒的不想动,呆呆的看着窗外,却没想到,夏明正在楼下那条街画画。出于条件反射,初微立马把窗帘给拉上了,她好像,好像不想遇到夏明,好像不想跟夏明在一起。其实,她说的那个故事,讲的是她自己。她之所以来到丽江,是因为失去了那个人,他们曾经说好了要一起去日本看富士山的樱林,看满天的樱花,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前行。初微跟前任已经分手一年了,这一年来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像对外界没有任何知觉,可现在,初微却感觉到了痛,扑过一次火的飞蛾,再见到火,好像又能感受到那种被火灼烧的痛苦,所以会远远逃离。现在的初微,就是这样的状态。初微就这样在旅馆一整天,她蜷缩在角落,抱住自己,跟自己说不要怕,不想想起往事,还有不要哭。初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可是就是想哭,夏明看起来那么美好,和她的前任一点都不一样,可是她不敢和夏明在一起,只想远远的逃离。到了傍晚,初微估计夏明已经离开了,拉开一小半窗帘,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18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情话 朱颜

第五章  飞机场夏明最后一次见初微是在离开丽江的飞机场,在他们遇见的第五天,那三天之约他并没有遇到初微,他也不知道初微在躲着他,他只是单纯的以为他和初微没有缘分。他不知道,那天跑掉的人是初微,他要是知道,他一定会推开那个来找艳遇的女孩,然后追上去,可惜的是,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初微那种一开始如雷轰顶的惧怕和后来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没资格惧怕的感觉。他们两个说白了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她有什么资格说看到夏明跟别的女孩子接吻难过还有什么别的情绪?她没资格,所以她在旅社里躲了好几天,并且答应了那个喜欢她很久的人。夏明和初微并不在一个航班,他是晚上的航程,只不过是因为夏明没有房费只能到机场来度过今天而已,没想到会遇到初微。在登机人群的最末尾,和她旁边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说话,乖巧温顺,那个男人揽着她的肩膀,他们两个看起来很般配。他们两个看起来很般配。夏明明亮的眸子渐渐暗下去了,原来,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孩子,和别人在一起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25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也许不一定要在午后 是某天的清晨遇见的昙花一现 香樟树的叶子被偶尔的风吹的摇晃  我转过头回眸 便瞥见你清澈的脸 一眼万年。     应该不是花痴吧 却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我知道 是的。但我要说的是 一见钟情钟的从来不是脸 是感觉。是风过枝头细微的颤抖 抬头就可以看到的温柔。于是此后就算没有和你在一起也经常想到你  想到你戴着耳机穿着校服的清纯模样 想到你总一个人等最早的公交 想到那天不经意的和你遇见 那时候和你并着肩 忽然风吹起 不知名的白色花瓣落了一地 那个画面在我心里留了好多年。后来春雨落汴京 雨中只君一人停。我们之间也没有发生多少事 有时候擦肩而过我都会忽略你 所以说真的不是钟爱你的脸 是感觉是一种干净的 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我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经常想起你。于是我在某天 清闲的 悠扬着芦苇的黄昏里想起你 我坐在木屋的门口 看着夕阳渐渐的往下坠 那一轮巨大的红日就这样慢慢的消失在地平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39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妖莲不妖,红豆怎能不入骨

1、她是昆仑山脚下那一汪湖水里生长的马蹄莲,那一日一位绝色妖姬从此路过,看她生的漂亮,不成妖简直可惜,便为她渡了些妖气,助她化成人形。她刚化成人形还是个幼童,那位绝色妖姬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你生的这样漂亮,又在这昆仑山天地灵气汇集一起的好地方,定要好好修炼,早日成仙。”说完就飞天而去,留下一脸呆滞的她。她心里想,这位姊姊说话也忒简洁了些,什么是成仙,可以吃吗?奈何那时她的年纪尚小,不能懂修仙对妖精有多重要,才会那样不小心对一个凡人心动。修仙之人,哦不,妖,应该断绝七情六欲才能早日升天的。她独自一人长到五百年,也不知为自己取个名字,而身边,又只有她一个妖,也实在不晓得要为自己取个名字,知道遇到了南烛伊。南烛伊是个出世的诗人,一身白衣走天下,体质羸弱,生了一副好皮相。他十五岁高中状元,后来在政不为君上所喜,父母又早亡。自恃聪慧看透了这世间任何事,辞官云游天下去了。殊不知,这天下还有一事,他遇也没遇过,自然也不提看透。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