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天嘎嘎哈哈

我的一天周末版\(^o^)/ 终于可以偷闲一下了,换了新工作之后,真是累得连哥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恰好遇到假期,可以休息一下了。那么问题来了,谈谈上一回所遗留的事吧。 那么我的周末一天咋样的呢,真是天马行空得去描述也说不完啊。但是可以总结一下,爽呐,只叹周末这种日子一周里干啥子只有那么两天,真想把当初那个一周创始人揪出来,让元芳痛打二十大板呐。不过终归来讲,他还是讲道理的,就不急他了。毕竟如果他把周末和工作日调过来的话,那还真的是日了狗了,那么这个世界乃至整个宇宙呐都可以时常嘴里挂着,今日又要吃土了。 这个宇宙中咋就有这样的博主呢。废话如滔滔江水一样,咋就那么多呢你。 “咳咳咳”,正所谓张三要梨,李四给栗啊,咳咳,又废话了,好了好了,前奏已过,该回正题了。 话说周末两日,风和日丽呐,我躺在木椅上,右手冰激凌,左手大鸡腿呐,前面是和一望也能看到尽头的海,天空蓝蓝得,吹着海风,让哥飘飘欲仙呐。 屁股,这个都是梦里的周末。不过呐,哥的周末也是过得有滋有味的。 一般周末莫非就两件事,两件所有人都能想到又想不到的事情。哥不会告诉你第一件事,可以窝在家做其他的事,一天绝对火箭一样溜过去的,周一的时候肯定有人埋怨这混账的周末这么快就没有了。当然这个时候肯定有人想到是啥事了,对啦,那就是出去玩了,说好听一点就是去散心,说难听一点,有些人呐就是喜欢在周末鬼混去了。 当然不过窝在家里,还是出去玩了,周末的早上肯定是会有人睡到查不多中午的,我就是。如果没有特别的安排,我周末从来早上都不会出去的,因为醒来的时候已经太阳都晒屁股了。 我们也就三人一起住,我,我女友,还有我女友他弟这个逗比。所以我们周末出去玩的时候经常是三个人一起出去的。当然肯定有人会这个样子问哥的,那你两个人的时间呢,那当然啦,哥也不是猪,有个人出去的时间还是有的。但是出去玩的方式的大同小异了就不多说了,要不然呐,又有多少人会说博主这个罪嘴比黄河的水流得还要猛。我只能说哥能和黄河的猛流比吗,那可是祖国的啊,作为祖国的花朵,我。。。。对对,不说不说,我是个内向有志向年轻有为的年轻人呐,写作要文雅要诗意一点,咋他么里废话呢。 “咳咳”,我们三人经常在中午吃完饭的时候就出去了,可能去看最新出版的电影,哥可是有个追求的人,只喜欢看最新的电影,其他家里看着就差不多了。 但是看电影那是偶尔的事了,那有那么多喜欢的新电影的。所以还是出去鬼混去了,咳咳,no.no.哥是出去踏春了,“哦,不,是出去游玩,对对,游玩”。说真的周末如果一直窝在家里真的不值,这个天气又是风和日丽,又是风和日丽的,适合出去走走,吹吹风,不外是人生的一件快事呐。在家里的人真的不知道周末外面是多么凉爽的,因为热了就吃冰淇淋啊。找个人多的地方,摆个姿势,对,一定要人多的地方,不用怕,反正咱三人这么帅,nono ,说错了,女友是那么美滴。不在人多的地方,我得在风景超级无敌好看的地方,找个路过的人帮我们拍张美的相片,这也是人生很美的记忆呐。 走过当地所有的地方,看遍所有的风景。这个周末是不是和博主说的那样有滋有味啊,嗯嗯,滋是有了,味没有啊,咋么办,元芳你觉得呢。 味的话肯定是有的啊,美食??吃光当地所有的食物,尝遍所有的美食?那绝对是当然的啦。 好啦,现在问题来了,那么吃得如何。元芳刚刚跟我说了,想知道吃得咋样,赶紧留着肚子,听下回分解吧。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八章情诗,请思(2).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6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九章大战劈邪一日,鎏英与暮辞正在魔界大街上闲逛,忽见一魔人神色有异,两眼发绿,突然低吼一声,伸出利爪正要袭向路人,“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5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九章大战辟邪一日,鎏英与暮辞正在魔界大街上闲逛,忽见一魔人神色有异,两眼发绿,突然低吼一声,伸出利爪正要袭向路人,“咻”一声,鎏英的魔骨鞭已经索住那魔人的双手。谁知那魔人稍为用力就挣脱了束缚,接着浑身散发出黑烟,暮辞挥剑挡在了鎏英前面:“小心,他好像被妖化了!”只见那魔人变成一只巨大凶兽,龙头狮身,麟脚,头生一角,毛色灰白,汗血凝霜,精鬃袅雾,峥嵘虎步。倾刻间,暮辞、鎏英及其麾下数十魔兵,刀光剑影袭向那凶兽,却只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眼前一束熠熠焰火从人群间穿梭而过,直矢凶兽,那凶兽竟刹那臂膀展翼腾飞至半空避开了凤翎箭。来人正是魔尊旭凤,他英姿翩翩悬在半空,二话不说再度拉出凤翎箭,“咻”“咻、咻”一箭后又接连两三箭齐发,那凶兽躲避不及中了一箭,哀吼坠地,后又变为魔人,正欲拔出凤翎箭时,旭凤摊手撒出一个金丝网将那魔人罩住。那魔又突然眼发绿光,双手捧头似乎痛苦难耐,不能自己,最后倒地晕睡。“鎏英,别杀,生擒它!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0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章“小三”与“大猪蹄子”.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1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一章咫尺天涯“白姑娘请回吧,禺壃宫侍婢众多,少一个不,莫要让在下难做!”辟邪君道。“请辟邪君待我向尊上说一声,待我伤养好之后,我还会再来的!”锦觅说。“唉——”辟邪君无奈地摇头,转身不再理她。……月下仙人的“月老瓦舍”生意依然很好,只是没有人特意找他聊天,请教一下他关于爱情的疑问之如此类,他竟想念起只见过数面的“白姑娘”即锦觅。“叔父!”眼前这个美髯凤目的纨绔子弟当然是旭凤所化,可是他这样不免有些唐兀,毕竟月下仙人下凡后已失去仙家记忆,这只不过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叔父!”“额?这位小兄弟是叫我吗?”月下仙人正诧异是否他耳朵有问题?“对,这位老人家,您就是我的叔父!”旭凤走上前一本正经地对月下仙人说。“呔……老人家?你又叫叔父又叫老人家?我很老吗?”月下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39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二章彼岸花月亮横扫天际后静静地停泊在忘川河上空的一角,魔界的夜空依然美丽,极光宛如孔雀开屏,蝶翼飞舞,它是的撩那久违了的月亮吗?今夜唯独没有看到星星,难道它是要把这浪漫的夜空拱手让人?据凡间的传说,冥界的忘川河两岸各开着两种不同颜色的花,一边的是血一样绚烂鲜红,而另一边的是雪一样洁白无瑕,而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它们本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花,却因此有着同一个名字——彼岸花。锦觅在凡间带了很多彼岸花的花苗到魔界,她把它们种在忘川河畔的同一岸边,红、白相交替,看上去有红色也有白色,幸好红色和白色锦觅可以分辨,虽然她看到的红色和黑色都是一样,然而看到白色还是白色。锦觅用铲子一株红一株白地相间着埋入泥中,然后施以灵力灌溉,种好的彼岸花在忘川河边随风起舞,在月色辉影之下,为魔界增添了不少浪漫的色彩。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7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27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33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五章行善不留名.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36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六章篡改生死簿.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