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抽烟

我最早抽烟是在七岁,说是七岁,其实我也记不清楚那是几岁了,记忆里那是个冬日,艳阳高照,我们一群小孩子在我们的老屋里,有个大哥哥,教我们抽烟。他给我们一人抽了一口,味道早已经记不清了,很无所谓的样子。 第二次抽烟,在一个阴雨天,红土沾了雨水,变得粘腻,我和老弟,还有表哥,蹲在外婆家的后山脚下抽烟,抽的是七匹狼,也许是红双喜,表哥教我抽烟,用力吸进去,然后吐出来,他抽烟的样子行云流水,烟气从他的嘴里弥漫出来,遮住了他的脸。我却不行,做不到他那么潇洒,抽了一口,味道苦涩不堪,只一口便呛的不行,手中的烟丢在脚下,耳边是表哥的嘲笑声。 后来我上了初中,班上的男孩子通通都会抽烟,我坐在后排,经常能看到他们抽烟,记得很清楚的一次,好像是他们凑钱买了一包昂价的烟,一支五块,几个人围在一起贪婪的抽着,烟的味道很快扩散,飘到我的鼻子里,真好闻。 再后来我出了学校,进了社会,遇到了一个烟不离手的男孩子。第一次见面,在出租屋,他是房东的儿子,和我叔叔很熟,到我们这里来说话,看到我放在桌上的铅笔芯,那个装铅笔芯的盒子很像打火机,他走的时候拿起来,然后摁了一下,愣住了,说:“我还以为是个打火机呢。”我像只不容被侵犯都小兽,抢回了那个铅笔芯盒。之后的之后,在狭小的房间里,他装酷的吸了一口烟,然后亲了一下我,我逃掉了。 我开始抽烟,那是一段跟漫长并且难熬的日子,我的内心是难以抑制的悲伤,痛苦日夜重刷着我的内心,从内至外的腐烂,我开始抽烟,躲在阳台上,抽偷来的一支两支烟,因为,我没有钱买烟。 今年三月开始,我开始频繁的抽烟,抽的很便宜,两块五一包的烟,不是因为没钱,而是为了装逼,那个时候看安妮宝贝,她说,要么抽最好的烟,要么抽最差的烟,我的内心受到这句话的蛊惑,然后拿着五十块钱跑到不远的小卖铺买了一条两块五的一包烟。 这一条烟,我抽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比我过往所有的日子里抽都烟加起来都多的多,两块五的烟又苦又呛,我走不会抽烟,眼睛经常被烟熏的流泪,然后闭上眼睛,继续抽。 至今我的小号里还写着一句话:所以很抱歉吧,没有长成你深爱一辈子的样子。 这所有的烟,又苦又涩,呛的难以忍受,它们的总称加起来,叫做,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时间蔓延到现在,我过了十六岁生日。 我十六岁以前抽的烟都是又苦又涩,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偏爱抽烟,我也体会不到别人说的烟瘾,我也感觉不到他们说的抽烟会让人感觉脑子清醒一点,在我眼里,烟和酒都是毒,我一沾这两样就头晕,站不稳,我天生就不是抽烟喝酒的料,我心知肚明,却屡屡逞强。 直到我遇到了你。 好吧,我说了很多很多遍,那么就再说一遍,那天晚上喝酒是为了撩你,是故意装醉才能让你扶着我的,我还想说你个笨蛋,人家都装的快要摔倒的样子了,你就不能背背我吗?真是笨死了! 然后,然后就暧昧了呗,之后你跟我表白了,我心乱如麻,想了一整天,到底要不要答应你呢?当然我还是答应了…… 再抽烟是在前不久,网吧,抽了两根,喉咙在凌晨两点的大街,抽了五根。抽了这么多烟,我早就学会了怎样抽烟才不会掉眼泪不会被呛到怎样才可以吐出漂亮的烟圈了,可是无人欣赏我难得的高冷,也没有人知道我在等你来接我,因为我一分钱也没有了,不能坐车回家了。 那次抽了两种烟,一种普通的烟,还有一种绿色包装的薄荷烟,味道很好很好,我把它一点点的吞进肺里,快要醉了。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1)
  • 天寒 2017-12-20 15:38:01

    抽烟有时候也是一种境界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11-27

变色龙 | 契诃夫

警官奥楚美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手里拿着个小包,穿过市集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个警察,生着棕红色头发,端着一个粗罗,上面盛着没收来的醋栗,装得满满的。四下里一片寂静。……广场上连人影也没有。小铺和酒店敞开大门,无精打采地面对着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象是一张张饥饿的嘴巴。店门附近连一个乞弓都没有。“你竟敢咬人,该死的东西!”奥楚美洛夫忽然听见说话声。“伙计们,别放走它!如今咬人可不行!抓住它!哎哟,……哎哟!”狗的尖叫声响起来。奥楚美洛夫往那边一看,瞧见商人彼楚京的木柴场里窜出来一条狗,用三条腿跑路,不住地回头看。在它身后,有一个人追出来,穿着浆硬的花布衬衫和敞开怀的坎肩。他紧追那条狗,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抓住那条狗的后腿。紧跟着又传来狗叫声和人喊声:“别放走它!”带着睡意的脸纷纷从小铺里探出来,不久木柴场门口就聚上一群人,象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仿佛出乱子了,官长!……”警察说。奥楚美洛夫把身子微微往左边一转,迈步往人群那边走过去。在木柴场门口,他看见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08
天寒 天寒 2017-11-27

变色龙 | 契诃夫

“不过也可能是将军家的狗……”警察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它脸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他家院子里就见到过这样一条狗。”“没错儿,是将军家的!”人群里有人说。“嗯!……你,叶尔迪陵老弟,给我穿上大衣吧。……好象起风了。……怪冷的。……你带着这条狗到将军家里去一趟,在那儿问一下。……你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你送去的。……你说以后不要把它放到街上来。也许它是名贵的狗,要是每个猪猡都拿雪茄烟戳到它脸上去,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它作践死。狗是娇嫩的动物嘛。……你,蠢货,把手放下来!用不着把你那根蠢手指头摆出来!这都怪你自己不好!……”“将军家的厨师来了,我们来问问他吧。……喂,普罗霍尔!你过来,亲爱的!你看看这条狗。……是你们家的吗?”“瞎猜!我们那儿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狗!”“那就用不着费很多工夫去问了,”奥楚美洛夫说。“这是条野狗!用不着多说了。……既然他说是野狗,那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这条狗不是我们家的,”普罗霍尔继续说。“可这是将军哥哥的狗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906
天寒 天寒 2018-02-08

坏孩子 | 契诃夫

伊凡·伊凡内奇·拉普金,一个讨人喜欢的年轻人和安娜·谢苗诺夫娜·扎姆布里茨卡娅,一个翘鼻子的年轻姑娘,双双走下陡峭的河岸,坐到一张长椅上。长椅临水而立,藏在密密的柳丛里。好一处绝妙的地方!您若往这儿一坐,您就与世隔绝了--能看见您的只有鱼儿,还有那水面上闪电般跑来跑去的水蜘蛛。这对年轻人随身带着鱼竿,抄网,装蚯蚓的小罐和其他鱼具。坐下后,他们立即开始垂钓。“我真高兴,咱俩总算能单独在一块儿了,”拉普金东张西望着开始说,“我有许多话要告诉您,安娜·谢苗诺夫娜……许多许多话……当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鱼咬您的钩了……我立即就明白:我为什么活着,我崇拜的偶像在哪儿,我应当为谁献出我清白而勤劳的一生……咬钩的可能是一条大鱼……见着您后,我才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爱得发狂!……等一会儿您再拉竿……让它咬死了……请告诉我,我亲爱的,我向您发誓,我能否指望--啊,我不是指望相互爱慕,不是的!--这个我不配,我连想都不敢这样想--我能否指望……您快拉竿呀!”安娜·谢苗诺夫娜提起握着的钓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87
天寒 天寒 2017-11-27

我的“她”| 契诃夫

她,按照我的双亲和上司的权威说法,比我出生得早。且不管他们说得对不对,但我只知道,在我的有生之年中,没有一天不从属于她,不感到她对我的控制。她日日夜夜不离开我,我也从未表示过要离她而去的意思,因此这种结合是坚实而牢固的……然而请不要嫉妒,年轻的女性读者!这种令人感动的结合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好处,只有种种不幸。首先,我的“她”日日夜夜厮守着我,不让我干点正经事情。她妨碍我阅读,写作,游玩,欣赏大自然风光……我才写了几行字,她就老来碰我的胳膊时,分分秒秒都在引诱我到床榻上去,不亚于古代的克莉奥佩特拉引诱古代的安东尼①。其次,她像法国妓女,害得我倾家荡产。由于她的恋恋不舍,我为她牺牲了一切:前程,荣誉,舒适……多蒙她的关照,我住便宜的租屋,穿得破烂,吃得糟糕,用淡墨水写作。她吞噬一切,一切,这个贪得无厌的东西!我憎恨她,蔑视她……早该跟她分手了,但我却至今没有跟她分手,倒不是因为莫斯科的律师们办离婚案要收费四千……我们目前没有孩子……您想知道她的名字吗?好吧……名字富于诗意,它使人联想起莉丽娅,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699
天寒 天寒 2018-02-08

相识的男人 | 契诃夫

漂亮迷人的万达,或者照身份证上的记载:荣誉公民娜斯塔西娅·卡纳夫金娜,刚出医院就落人前所未遇的困境:既无安身之处,又身无分文。怎么办?她头一件事就是跑到信贷所,把她唯一的宝物--一枚绿松石戒指典当了。他们付给她一个卢布,可是……一个卢布能买什么呀?这点钱买不了时髦的外套,买不了漂亮的高帽,买不了古铜色的鞋子,而没有这些东西她总觉得就像光着身子一样。她感到不只是行人,就连那些马和狗也盯着她看,嘲笑她这身不像样的衣服。她一心只想着穿戴,至于吃饭住宿问题倒一点也不让她着急。“只要遇到一个相识的男人……”她心想,“我就有钱了……谁也不会拒绝我,因为……”可是相识的男人一个也没有遇到。晚上在“文艺复兴”俱乐部倒不难碰见他们,不过现在她穿着这身难看的衣服,也不戴帽子,人家是不放她进门的。怎么办?经过长时间的折腾,她也走累了,坐腻了,想烦了。万达决定使出最后一招:干脆找上门去,跟某个相识的男人讨点钱。“找谁好呢?”她寻思,“米沙不行,他是有家室的人……红毛老头子正在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69
天寒 天寒 2018-02-08

相识的男人 | 契诃夫

“请进!”女仆说着把她领进诊室,“医生马上就来……您坐呀。叫万达坐进软椅里。“我这么对他说:请借我几个钱!”她心想,“这样体面些,毕竟我们是熟人。只是这个女仆最好出去。当着女仆的面多么难为情……她老站在这儿干什么?”过了四五分钟,房门开了,芬克尔走了进来。这是个肤色发黑、身材高大的犹太人,腮帮子肥嘟嘟的,眼睛鼓出。那脸蛋,眼睛,肚子,粗壮的大腿--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臃肿、讨厌、冷漠。在“文艺复兴”俱乐部和德国俱乐部,他通常喝得醉醺醺的,肯在女人身上大把花钱,心甘情愿受她们的嘲弄(比如,那次万达往他头上倒了一杯啤酒,他只是微微一笑,伸出一个手指吓唬她一下)。眼前的他却是脸色阴沉,睡眼惺松,看上去一本正经,神情冷淡,像个官僚。他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您有何吩咐?”他问,正眼不看万达。万达看看女仆那严肃的面孔,再看看芬克尔大腹便便的身子,显然他认不出她来了,她不禁脸红了……“您有何吩咐?”牙医再问时已经生气了。“牙……牙疼……”万达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16
天寒 天寒 2017-11-27

她这么可爱,还是试着走下去吧

有个姑娘,在她快生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怀孕的。她一直不敢跟家里的人说,到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候,她家里人才知道的,因为这个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跟家里人说明白了,然而家里的人并没有怪罪她,还叫她生下来,好好培养,一开始,大家以为都是个男孩子,最后大家都不错了,生了一个可爱的妹妹。我们一直以为她很幸福,那家人对她还有生活都挺开心的,就算家境不如意,至少有妹妹的欢声笑语。但是我们又错了,她并不怎么如意。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因为不直觉间,她跟我说了很多。她说,在她怀孕的前三个月,那家人一直没有问侯过她,也没有关心过她。她那时候很伤心很伤心,打算不要了这个孩子。不过她说现在看到妹妹可爱的笑脸,还好当时下定了决心,她并没有后悔生下妹妹,而是后悔跟他生下了。我在想,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伤心,多么地对那个人失去了信心。他姐说这个姑娘怀了他家的人也没有问过也没有表态过,知道姑娘的心里不好受。姑娘跟那个男的说,你家人都是没有想要过这个孩子,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要了。然而男的死活不让,最后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86
加油少年 加油少年 2018-02-15

过年的意义

回家过年,过年回家,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每逢年关将近,许许多多身在异乡的人们对思归会越来越浓。    没有流浪过的人,又怎能明白游子们酸涩而甜美的乡愁。对养育自己的那块土地的剪不断的情谊,对家深切的眷恋,对亲人强烈的思念。    不管是山高路远,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住一个人回家的心。一张回家的车票,是一份堆积了一年的迫切之心。    路途是变幻的光影,寒冷的北风、飞舞的雪花,巍峨的山,冰封的河流,以及拥挤的列车上宣泄的热泪与疲惫的笑容。    走在故乡的土地上,呼吸着那难以忘怀的空气,是多么的亲密温馨。亲切的乡音在耳边萦绕,熟悉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角落都有少年时的痕迹,又怎能不让人铭记在心底。    踏进家门的一刻,时间刹那被定格,记忆的河流里流淌着曾经那段最美好的时光,影像一页页在眼前翻过,猝然一股暖意袭来,泪水顿时如泉水一涌而出。    当看到父母的那一刻,我又瞬间变成了六七岁的孩童。父母脸上那慈祥的笑容,是许久了的挂念与盼望。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846
天寒 天寒 2017-11-28

她陷入了他那里,再怎么深,也得出来了

群里有个高三的妹子说她喜欢一个男的很久了,他们是同班的,女的叫小蜜,男的叫小凡。但是小蜜是单相思的,也就是一直暗恋着小凡,这件事她除了她的舍友的知道,谁都不告诉,所以小凡就从来都不知道有个女孩子暗恋着她。暗恋的滋味,每个人都知道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还好的是,她们两个是同班的同学,很奇葩的是,她们还是同桌,而且是同桌了两年,从分文理科的时候就坐在一起了。或许是因为日久真的可以生情,谁能说得清楚小凡就没有希望过小蜜呢。就从小凡每天早上都给小蜜买早餐,每天中午两个人一起下课,晚上自习完成后一起走回宿舍,如果不是两个人从来没有牵过手,也没有表过态在一起,班里所有的人就以为他们是情侣,不过确实像情侣一样两点一线得努力着。其实能够跟小凡这样过着每一天,小蜜的心里是很是开心的。至少他接触自己的时间,和陪着自己的时间是最多的。但是,这种局面最好是两个人都不要打破。有些事情揭开了,如果并不如意,或许会有着难以迈过的隔阂。高三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紧迫而又飞速。小蜜,还是小凡都还没有来得及告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88
飞鱼 飞鱼 2018-03-07

农历年

如果知道结局重头回来,那么该犯的错我大概不会再犯,要走的弯路也不会再走,要表白的人也不会再表白。因为知道结局,所以不去尝试,可能在犯错之后才能切身的体会,走了弯路后遇到的人,表白后发生的故事,也就不复存在。过去的一切让我变成今天的我,不管好还是不好,我都一并接受。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