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特爱情故事 | 鲍尔金娜

平常日子里,我们爱在房子后院开派对。院子很小,地中央又停着一辆报废的灰鼠色老轿车,房东不让挪。车轱辘下徒然长满野草,没地方种菜或烧烤,我们招呼一群红男绿女来,绕着汽车排排坐,高个子出入要低头,躲过头顶飘来飘去的衣袖。夜空中常弥漫着洗衣液、奶酪、腌橄榄,墙角野草和猫屎盆的混合味道,对我这外乡人发生强烈作用,像闻到了狄更斯小说里的西洋市井气。除了有一次我们喝光了伏特加,麦卡拿出从唐人街买来的二锅头应急,立刻把我送回国内街边唆毛豆和春节酒宴的场景里。 在人群里找到麦卡蕊亚很容易。他们总在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连体树懒一样偎着不动,黑衣黑发把四周颜色都灭了,唯有蕊亚的淡蓝眼睛偶尔翻转,像沉到海底又浮上来。蕊亚喜欢坐麦卡的大腿,缩起宽肩,一双大脚刻意提离地面左摇右摆,神情有小女孩的放肆,也有时刻观察麦卡承受力的敏感。等麦卡累了,反坐到蕊亚膝上,立刻显得非常小,像受到宠溺的毛绒动物,蕊亚用双手勒住他的腰,有端庄的地母气息。那场景常给人一种视觉的刺激感,倒不是因为有性意味,而是雌雄同体的清新气象。女高男矮虽然从来谈不上惊世骇俗,总归是对传统束缚的一点点反抗。但我想人在爱河里并想不到自己勇敢不勇敢这回事,光是大剂量的爱就能模糊好多东西。 一次,两人半夜不知为了什么吵架,麦卡在气头上跑去卫生间一拳把镜子砸了个烂碎。等蕊亚带麦卡从医院包扎拳头回来,两人都对J在起夜时拍下的现场照片赞赏不已。一汪血悬在瓷白洗手池里,像老旧博物馆里的深海珊瑚标本,有装饰美,可以用作大卫·林奇下一部电影的海报。蕊亚用那照片作Facebook头像挺长时间,小图远看像绽放的罂粟。记忆里,那次大概是我见过他俩最暴露哥特情致的一回。 新年夜,我们一行人去阿德莱德山参加J父母家里举办的聚会。到凌晨三点,年轻人把长辈和小孩儿如数靠倒,三三两两抱着酒坐到地上,成了相依为命的行尸。蕊亚赶上感冒,吃药又没避酒,昏昏沉沉话比平时还少。我和她坐在还没丢弃的圣诞树下,有一阵光是听窗外桉树森林发出的风声和狐狸叫。狐狸的叫声是婴儿哭与疯女人嘶喊的混合,没有心理准备是会听得非常难过。待我几乎要做起了梦,蕊亚忽然拾起我一缕头发贴到脸上,淡蓝眼睛里有不吸收的空渺停顿,用感动的语气说:“多么美丽的头发。”我抬头看蕊亚,她的头发比我的还黑,只是低头时能看见淡金色的发根。我说:“你的眼睛才了不起哪。”蕊亚嘴上虽然涂着黑莓色口红,笑起来却很孩子气。那天之后她跟我说话逐渐多了。 蕊亚送给我一张专辑,是那时候她和麦卡最喜欢的哥特摇滚乐队——“她要复仇”(She wants revenge),主唱的嗓音是肮脏硬汉的性感,像奔流的黑水,歌词血腥浪漫而艳情。我一度翻来覆去地听,说不好喜不喜欢,但听的时候脑海里想着麦卡蕊亚的身影,会跟他们走进一个大黑屋子,与这对情人贴面呼吸。J和我是电子乐迷,时常撺掇麦卡蕊亚与我们一起去夜店跳舞,实际上根本玩不到一起。他俩总是不管舞池灯光多激荡,电子乐鼓点多俏皮,都旁若无人地挂脖相拥,几乎不怎么移动,对视中充满古怪的张力,好像随时准备把对方撕碎,庆祝末日来临。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妖莲不妖,红豆怎能不入骨(完篇)

1、她是昆仑山脚下那一汪湖水里生长的马蹄莲,那一日一位绝色妖姬从此路过,看她生的漂亮,不成妖简直可惜,便为她渡了些妖气,助她化成人形。她刚化成人形还是个幼童,那位绝色妖姬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你生的这样漂亮,又在这昆仑山天地灵气汇集一起的好地方,定要好好修炼,早日成仙。”说完就飞天而去,留下一脸呆滞的她。她心里想,这位姊姊说话也忒简洁了些,什么是成仙,可以吃吗?奈何那时她的年纪尚小,不能懂修仙对妖精有多重要,才会那样不小心对一个凡人心动。修仙之人,哦不,妖,应该断绝七情六欲才能早日升天的。她独自一人长到五百年,也不知为自己取个名字,而身边,又只有她一个妖,也实在不晓得要为自己取个名字,知道遇到了南烛伊。南烛伊是个出世的诗人,一身白衣走天下,体质羸弱,生了一副好皮相。他十五岁高中状元,后来在政不为君上所喜,父母又早亡。自恃聪慧看透了这世间任何事,辞官云游天下去了。殊不知,这天下还有一事,他遇也没遇过,自然也不提看透。自然就

收藏 2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565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一章 将军与妓

临到年时,京城上下喜气洋洋,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天气虽然冷,但却是晴的,花开了满枝,一派晴好的模样。新帝登基,免税三年,百姓乐得合不拢嘴,喜上眉梢。纷纷称颂新帝有德行。天色渐晚,未央阁开阁接客。即说到接客,就真正接来了几位贵客。新帝登基,群臣朝拜,镇守边关多年的将军也回来了。将军借与公主成婚回潮,顺便观察朝中情况。这不,刚回来就被九王爷拉来潇洒,他自幼在京城长大,后来刚与公主定下婚约,就被派去镇守边关,一守,就是十年。十年来没回京,竟不知潇洒是什么滋味,只记得九王爷笑的稍稍淫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便去了。如今新帝刚刚登基,朝中局势还未稳定,将军手握重兵,自然是众人拉拢的对象,所以他刚刚回京,九王就迫不急待带他来未央阁。十年未曾回京,京城最大的妓院已成未央阁。今日未央阁四大美人聚在一起,恭迎九王与将军。关于这位将军,民间有许多传闻,传说他战无不胜,一出现在战场便令敌军胆寒,传说他谋略与武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46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二章,等闲变却

徐染一来楼里四年,即为四大美人之一,那么和她们这些人的关系也不会差。徐染一走的时候她们这些人有去送她,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四大美人仍聚在一起,顾湛卿挽了挽长发,开口“小一,保重”,然后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雨,又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是的,她对在意的人,从来表现的都不在意。比如她对将军一见倾心,却还是当作不在意,比如说她把徐染一当妹妹疼爱了四年,如今她要嫁了,要离开了,她也当做不在意。淑女就是要端正,不能有太多情绪,那样就俗了。徐染一来未央阁四年,来的时候十五,落魄的像个叫花子,得亏是个美人胚子,于是阮霓便带着她,本来是想把她培养成一个大大的才女,没想到她就是不学,字是识的,其他都是放屁。她不学也没办法。不学就算了,还偏爱那些艳俗的东西,所幸是当妓,这样也无妨。她是老鸨,她不介意。苏挽落待徐染一也算不得好,她是雅妓,有些许看不起这样只卖弄风情的女子,可毕竟看着长了四年,也是有些感情,赠了一对她喜欢的红玉镯子,就算了了。徐染一就这样嫁了将军,一辆马车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81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三章,佳人难再得

徐染一在丞相府到过得舒坦,外面的风言风语也不管不顾,专心的给自己置办嫁妆。现在京城谁人不知,四大美人徐染一,将军白颜新妾,宰相徐忆夕胞妹,要在三月和公主一同嫁入将军府,为侧妃,并且加封一品诰命夫人。她现在竟风头如此之盛。徐忆夕为她设了一个大宴,说是失散多年的亲妹终于寻了回来,庆祝庆祝。只有徐染一知道,他是想让天下人知晓,自己有多好。未曾流落到未央阁之前,她也是大家闺秀,什么不会?什么不精?七八年前一场变故,她家本来是江南一个富户,不是大富,但可称富,他们的爹是秀才出身,才华横溢,却淡泊名利,娘是普通的江南女子,婉约如丝毛雨,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却遭横祸。在清明回家祭祖的路上被山匪抢劫,爹和娘为了保全他们俩双双死在山匪刀下,徐染一和徐忆夕永远也忘不了爹娘死后的那个眼神,刻骨铭心!后来他们两便失散了。在重聚就是那天在将军府。好不容易相逢,从小到大疼爱的妹妹却已为人妾,没错,就是妾,他如今贵为丞相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当妾,所以他当天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76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四章,相爱穿梭

将军爱了,他不爱公主了,他爱上了妓女出身的徐染一。要怎么形容那首曲子,他知道那是谈给他的,仿佛在说,鸿雁在天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高亢的曲子里流露的是缓缓的感伤,是一把就能把人抓住,再也逃不脱的感伤。那个女人在告诉自己,她爱自己。他甚至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爱自己,长相?地位?名声,这些都可以是理由,但他觉得她不是那种女人。再也没有人像她一样,在一夜颠鸾倒凤之后,保持清亮的眼神,然后牵着他的袖角,“将军,奴想嫁你”是要很爱很爱才会想嫁吧。也是要爱,才会想娶吧。那要怎样才算是爱这个女人呢,要她的时候特别用力算吗?(我很不要脸的笑了出来)白颜又开始头疼,怎么爱上她的呢?她和公主到底谁值得爱?公主等了他十年,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哪个大梁女子二十二岁还没有嫁出去?就算她是大梁唯一的公主,也有无数人在背后议论,她担着风言风语等他,难道不值得爱吗?是值得的,只是他不爱罢了,对于公主,白颜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岁那年,他一个挺身上马,她在马下,他居高临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571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五章 与她同床

说实话白颜真的有点恶心,她被多少个男人要过,连皇上都与她同过床!同时又对安长乐心怀愧疚,大婚那晚,他要她的时候她轻轻颤抖,他知道她疼,看着喜帕上的落红多半有些喜悦,下意识拿她跟徐染一比较,说真的,在德行方面徐染一不如她一半。但是他在徐染一房里又换了个人,不停的要,没和她说过话,进来就是吻,摸,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她热烈回应,是不是都感觉到自己的爱情,轻贱,不值一提,他有一次跟她说“生来为娼,终生为妓”她痴痴的笑,眼神迷离,像沉溺在一场梦里,不肯醒来。徐染一第一次接客,那时候她还不是四大美女,没有多大名气,接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看的男子,收了一笔不菲的钱。那天阮霓给她用了药,她只知道自己当时的样子非常放浪,从此以后就不把自己当回事,也不相信以后会遇见爱的人,她作践自己,除了顾湛卿没有人心疼她。她自己也不心疼自己。靠在一股颓废的美徐染一成了四大美人最末。从前她也是视贞洁如命的女子,可现在还不是沦落为妓,日子得过且过,不求荣华富贵,但求现世安稳。她只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638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六章 守住玉门关

白颜去了战场,情况却没有好转,他只能守住玉门关。他尽力只能守住玉门关,对方将领是一个以前从未听过的将军,年纪不大,特别有才,行兵有章有度,丝毫不逊色于他,这场仗,他不知道能不能胜。心一慌,就更节节败退,他暂时只能守住玉门关。朝中上下人心惶惶,连白大将军都只能守住玉门关,哪天玉门关破了怎么办?粮草和饷银还有,但玉门关此时忽然连着下起了大雨,一下就是五天,像瓢泼一样的大雨,把敌军冲的士气低落,也把我军冲的士气低落,整个玉门关都笼罩在泥泞里。白颜却忽然想要出奇制胜,夜里带了一队人偷袭敌军,那位有才的敌军将军也和他想到一块儿了,两军在大道上相遇,杀得落花流水,到处都是血。那一仗旗鼓相当,并且从那以后敌军似乎安生了些,白颜就一直守着玉门关,没想到的是,安生没多久,敌军派人来谈判,谈判的内容是,把长乐公主嫁给他们的将军,他们就保证在这位将军有生之年不再来犯,保持和睦。可谁人不知,大梁唯一的公主,安长乐,已是大梁第一将军白颜的妻。白颜差点没把桌子掀翻,“

收藏 1 推荐 1 评论 6 阅读 812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一章,初见

你说你不相信天长地久,那么我想我也不能证明,爱上你的那一刻,时间就已经静止了。第一次见夏明是在初春,天空放晴,樱花开放的时候。在丽江,游人不多也不少,街头空气有点稀薄,他坐在街角那个破败的小店前,有颗很大的樱花树,樱花静静开放,微风吹过,有花瓣飘落,落在他的画板上。他在画画,看样子是在画面前的那条街,和自己。微看着不远处画自己的那个年轻男生,褐色的头发,蓝衬衫,袖子卷起一点,露出白皙又匀称的手臂,长腿无辜的放在青石板上,专注的看着眼前的画。开始是初微注意到了他,他的神情很安静,气质很特别,长相么,有点像漫画少年。莫名的,初微停在了不远处,看着他。他面前早已支起了画架,神情若有所思,阳光的颜色有点惨淡,樱花的颜色显得有点俗艳,眼前的街好像没有尽头,游人稀稀拉拉。初微站在他不远处看了一会他,他就开始动笔了,初微不确定他是不是在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37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二章 相知

我也喜欢你,一见钟情。第二天初微早早起来了,出了门才发现下了雨,昨天还开的绚烂的樱花,今天破碎凋零的不像话。初微匆匆忙忙回家拿伞,水花溅到她的小腿上,有些冰凉,她今天穿了一天相对比较短的裙子,到膝盖的深蓝色百褶裙,白色衬衫,帆布鞋,懵懂的样子。到了昨天那条街,夏明却还未来,初微百般无聊的坐在昨天夏明坐的台阶上,雨还在滴滴答答,满地凋零的樱花,有些华丽的凄美。夏明来的时候初微已经等了很久了,也不算久,但初微从未等一个人等那么久。昨天邀约的时候心情无比紧张,后来会旅馆也特别紧张羞涩,好像,真的很喜欢这个人啊。现在到了眼前,却淡然了。初微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淡然,她忽然想到一句话,怕空欢喜,怕来着不是你。正伤感着下一刻,夏明就出现在初微的身边,他笑着拍拍初微的肩膀:“嘿,你来啦,等了很久吗?”初微一回头,就见到一个把今天下的雨和凋落的樱花带来的伤感全部都驱散的笑,不由得想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15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三章 最好不相恋

是安慰初微,也是在安抚自己初微就这样和夏明表白了,并且,夏明也喜欢她,两个人表完白就不知道怎么说话,就这样静静的走到了客栈。说了要吃很多的初微却只点了一个粑粑和一杯酸奶,夏明关心的问她:“怎么只吃这么点,胃口不好吗?”初微点点头,不说话。他们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把街外的风景一览无余,见初微兴致缺缺,夏明开始逗她开心:“昨天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心里想,这个女孩子真的好漂亮啊,我要把她画下来。我在那条街其实等了很久,我总觉得那条街好美,那条河,还有河边的樱花,以及长街的青石板,很美,但是却缺少什么,知道你出现。你那件和服很美,不适合你穿。”初微本来没有心思听他说话,听到他说这一句,不由自主的问:“为什么?”夏明调皮的笑笑:“因为你长的太美了,我只顾着看你,忽略了裙子。”听到这个回答,初微噗嗤的笑出来了:“你真逗,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