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相爱穿梭

  将军爱了,他不爱公主了,他爱上了妓女出身的徐染一。 要怎么形容那首曲子,他知道那是谈给他的,仿佛在说,鸿雁在天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高亢的曲子里流露的是缓缓的感伤,是一把就能把人抓住,再也逃不脱的感伤。

那个女人在告诉自己,她爱自己。 他甚至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爱自己,长相?地位?名声,这些都可以是理由,但他觉得她不是那种女人。再也没有人像她一样,在一夜颠鸾倒凤之后,保持清亮的眼神,然后牵着他的袖角,“将军,奴想嫁你” 是要很爱很爱才会想嫁吧。也是要爱,才会想娶吧。 那要怎样才算是爱这个女人呢,要她的时候特别用力算吗?(我很不要脸的笑了出来) 白颜又开始头疼,怎么爱上她的呢?她和公主到底谁值得爱? 公主等了他十年,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哪个大梁女子二十二岁还没有嫁出去?就算她是大梁唯一的公主,也有无数人在背后议论,她担着风言风语等他,难道不值得爱吗?

是值得的,只是他不爱罢了,对于公主,白颜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岁那年,他一个挺身上马,她在马下,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稚嫩的脸,就像一个小姑娘,事实上她也确实是个小姑娘,她说“颜哥哥我等你”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他也记不大清了,他是不是说“我会回来娶你”在秋日艳阳高照说我会回来娶你然后扬长而去,一去十年。 他亏欠她十年,他必须偿还。 那徐染一呢,一个妓。被很多人要过,才会有娴熟的床上功夫,才会每次做都是那一副语罢不能的样子,说实话真的很,下作。 白颜邹起眉头,可她昨天又那么完美,端庄,优雅,落落大方,有才华,美,她具有了一个女子表面应有的所有美,天下第一美人应该是她才对。 她让自己又爱又看不起。她那么脏,雪白的胴体不知被多少人要过,每次想到她在床上跟别人要死要活他都想吐,可男人的本能又使他不停的要她,有时候他自己都想问自己,像这样发疯一样的要她她就能永远都是自己的了吗? 白颜得不到答案。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到了三月,桃花开的粉艳的时候,万物发出绿色的芽,树叶嫩的像是可以滴出水来的日子。 他选了一个雨的天气,和这两个女人一同出去逛街。 三个人各走各的,细雨滴在手中握着的油纸伞里,没有滴滴答答的声音,仅仅是一种清浅的蓝色,将三人笼罩在挥之不去的哀愁里,所留下的,只有徐染一飘逸的的裙裾。

三个人的爱怜终究是没有好结果的,公主安长乐又怎会不知,她是从小娇惯到大的女子,又是从小知书习礼的女子,她从未想过自己贵为公主居然要和一个下作的妓共侍一夫,即使这个女子美的令人诧异,可她还是不能。 她也生的美,但不如徐染一美。 她常常在深夜里靠在书桌旁饮酒,告诉自己算了,不要爱了,那等的十年也不算什么,当年一纸婚约,如今时过境迁,父皇都逝世了,她从大梁最最尊贵的女子变成了一个要与妓平起平坐的普通千金,身上也就大梁唯一的公主一点好值得称耀的,她还有什么理由说,我要爱这样的话,余下的一生也就安稳的过罢。然后在酒香里沉沉谁去,一任阶前点天明。 她的爱情从始至终都是落寞而寂寥深黯的。 就这样到了大婚。 皇上也来了。 安之。 只记得他离去的时候在白颜的耳边轻说,这个女子我要过。 一石激起千曾浪。

徐染一第一次就是和他,当时他还是落魄的浪子,先帝再民间采野花留下的野种,奈何天生帝王命,生来感觉就是与别人不同的,他当时第一次进京,全部的积蓄都花在了徐染一的身上,用他的话来说,要睡就就最美的女子。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2)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8-02-08

相识的男人 | 契诃夫

“请进!”女仆说着把她领进诊室,“医生马上就来……您坐呀。叫万达坐进软椅里。“我这么对他说:请借我几个钱!”她心想,“这样体面些,毕竟我们是熟人。只是这个女仆最好出去。当着女仆的面多么难为情……她老站在这儿干什么?”过了四五分钟,房门开了,芬克尔走了进来。这是个肤色发黑、身材高大的犹太人,腮帮子肥嘟嘟的,眼睛鼓出。那脸蛋,眼睛,肚子,粗壮的大腿--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臃肿、讨厌、冷漠。在“文艺复兴”俱乐部和德国俱乐部,他通常喝得醉醺醺的,肯在女人身上大把花钱,心甘情愿受她们的嘲弄(比如,那次万达往他头上倒了一杯啤酒,他只是微微一笑,伸出一个手指吓唬她一下)。眼前的他却是脸色阴沉,睡眼惺松,看上去一本正经,神情冷淡,像个官僚。他嘴里还嚼着什么东西。“您有何吩咐?”他问,正眼不看万达。万达看看女仆那严肃的面孔,再看看芬克尔大腹便便的身子,显然他认不出她来了,她不禁脸红了……“您有何吩咐?”牙医再问时已经生气了。“牙……牙疼……”万达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81
天寒 天寒 2017-11-27

她这么可爱,还是试着走下去吧

有个姑娘,在她快生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她怀孕的。她一直不敢跟家里的人说,到了差不多九个月的时候,她家里人才知道的,因为这个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跟家里人说明白了,然而家里的人并没有怪罪她,还叫她生下来,好好培养,一开始,大家以为都是个男孩子,最后大家都不错了,生了一个可爱的妹妹。我们一直以为她很幸福,那家人对她还有生活都挺开心的,就算家境不如意,至少有妹妹的欢声笑语。但是我们又错了,她并不怎么如意。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因为不直觉间,她跟我说了很多。她说,在她怀孕的前三个月,那家人一直没有问侯过她,也没有关心过她。她那时候很伤心很伤心,打算不要了这个孩子。不过她说现在看到妹妹可爱的笑脸,还好当时下定了决心,她并没有后悔生下妹妹,而是后悔跟他生下了。我在想,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伤心,多么地对那个人失去了信心。他姐说这个姑娘怀了他家的人也没有问过也没有表态过,知道姑娘的心里不好受。姑娘跟那个男的说,你家人都是没有想要过这个孩子,如果这样的话,我就不要了。然而男的死活不让,最后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15
加油少年 加油少年 2018-02-15

过年的意义

回家过年,过年回家,是一个沉甸甸的话题。每逢年关将近,许许多多身在异乡的人们对思归会越来越浓。    没有流浪过的人,又怎能明白游子们酸涩而甜美的乡愁。对养育自己的那块土地的剪不断的情谊,对家深切的眷恋,对亲人强烈的思念。    不管是山高路远,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住一个人回家的心。一张回家的车票,是一份堆积了一年的迫切之心。    路途是变幻的光影,寒冷的北风、飞舞的雪花,巍峨的山,冰封的河流,以及拥挤的列车上宣泄的热泪与疲惫的笑容。    走在故乡的土地上,呼吸着那难以忘怀的空气,是多么的亲密温馨。亲切的乡音在耳边萦绕,熟悉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角落都有少年时的痕迹,又怎能不让人铭记在心底。    踏进家门的一刻,时间刹那被定格,记忆的河流里流淌着曾经那段最美好的时光,影像一页页在眼前翻过,猝然一股暖意袭来,泪水顿时如泉水一涌而出。    当看到父母的那一刻,我又瞬间变成了六七岁的孩童。父母脸上那慈祥的笑容,是许久了的挂念与盼望。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904
天寒 天寒 2017-11-28

她陷入了他那里,再怎么深,也得出来了

群里有个高三的妹子说她喜欢一个男的很久了,他们是同班的,女的叫小蜜,男的叫小凡。但是小蜜是单相思的,也就是一直暗恋着小凡,这件事她除了她的舍友的知道,谁都不告诉,所以小凡就从来都不知道有个女孩子暗恋着她。暗恋的滋味,每个人都知道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还好的是,她们两个是同班的同学,很奇葩的是,她们还是同桌,而且是同桌了两年,从分文理科的时候就坐在一起了。或许是因为日久真的可以生情,谁能说得清楚小凡就没有希望过小蜜呢。就从小凡每天早上都给小蜜买早餐,每天中午两个人一起下课,晚上自习完成后一起走回宿舍,如果不是两个人从来没有牵过手,也没有表过态在一起,班里所有的人就以为他们是情侣,不过确实像情侣一样两点一线得努力着。其实能够跟小凡这样过着每一天,小蜜的心里是很是开心的。至少他接触自己的时间,和陪着自己的时间是最多的。但是,这种局面最好是两个人都不要打破。有些事情揭开了,如果并不如意,或许会有着难以迈过的隔阂。高三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紧迫而又飞速。小蜜,还是小凡都还没有来得及告白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20
飞鱼 飞鱼 2018-03-07

农历年

如果知道结局重头回来,那么该犯的错我大概不会再犯,要走的弯路也不会再走,要表白的人也不会再表白。因为知道结局,所以不去尝试,可能在犯错之后才能切身的体会,走了弯路后遇到的人,表白后发生的故事,也就不复存在。过去的一切让我变成今天的我,不管好还是不好,我都一并接受。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56
天寒 天寒 2018-03-08

比埃洛 | 莫泊桑

 写给杭里-路戎    乐斐佛太太是个乡下太太,一个寡妇,那种半城半乡式的太太之一,这种太太们的衣裳和帽子都点缀好些花边和波浪纹的镶滚,她们说起话来每每把字音的尾音随意乱拼,在公共场所爱摆架子,把那种自命不凡的村俗心灵藏在种种打扮得不调和的滑稽外表当中,正像她们的手都是皮色发红而且粗糙的,却偏偏套着生丝制成的手套。她用的一个女用人名叫洛斯,是个头脑很简单的纯朴的农家妇人。主仆两人住在一所不大的房子里,房子的绿色百叶窗正对着诺曼第省区里的一条大路,那正是下塞纳州的中心。她们的房子前面有一个窄窄的园子,她们利用它种了些蔬菜。谁知某一天夜里,有人偷了她们十几个洋葱头。    洛斯一下发现了被盗的事情,就跑了去通知太太,太太只系着一条羊毛短裙就跑下楼来。那简直是一种令人伤心又令人恐怖的事。有人偷了东西,偷了乐斐佛太太的东西,地方上有了贼,并且这个贼可以再来。    于是那两个惊惶失措的妇人观察那些脚迹了,纷纷地议论和揣想:“瞧吧,他们是从那儿经过的。在踏过那堵墙以后就跳到了菜畦里。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32
天寒 天寒 2017-11-28

一个诺曼第人 | 莫泊桑

 写给波尔-阿勒克西    我们刚好出了卢昂市区,轻快的车子就在茹蔑日大路上急速地向前进,它穿过好些草滩;随后,为了要爬甘忒勒坡,那匹马才踏着慢步走。    那地方,应当是世界上绝美的视界之一,我们的背后有卢昂,市区里满是礼拜堂,雕琢得如同象牙玩具样的戈忒钟塔;前面,圣绥韦,以工业著名的近郊区,向天空竖起成千累百的冒着黑烟的烟囱,正和古老市区里的成千累百的神圣钟塔遥遥相望。    这儿,圣保罗堂的尖塔,人工建筑物的最高峰;那一边,“霹雳厂”的大水塔,它和尖塔,它的对手几乎同样高得异常,比埃及最高的金字塔还高一公尺。    塞纳河在我们前面回曲地流着,河里布散许多洲岛,右岸是一座被森林掩盖着的白石悬岩,左岸是好些草滩,它们被另一座森林远远地,很远很远地拦住。    好些大船分开泊在两岸的各处。三条大的轮船衔尾似地向着勒阿弗尔驶去;一只三桅船,两只大的双桅船和一只小的双桅船连成一串,由一只吐着黑烟的小拖轮拖着由下游开向卢昂。    我的同伴原是本地生长的,对于这幅动人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669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文:鸡汤文微博上曾经有个热门话题:“有一种友谊叫任泉和李冰冰”,说的是任泉先生和李冰冰小姐20多年纯洁的革命友谊。当然,还有“世上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赵薇成了黄太太,却不是黄晓明的太太”。在荧屏传奇《老友记》中,chandler和Monica是典型的从朋友发展到爱人的例子;而Ross和Rachael则是典型的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在朋友和恋人之间转换,在彼此有了家庭后还是做朋友。So,男人和女人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谢邀。只要长得丑,四海之内皆朋友。——有,只要一个打死不说出口,一个装傻不知道,友谊长存!——信则有,不信则无。回答来自“知乎”在从科学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需要了解什么是“异性友谊”。心理学对异性友谊的定义是指异性之间由于密切的社会交往而形成的一种社会关系和情感联系。异性友谊从青春期开始,将贯穿一个人的一生,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个体的健康发展。但是很明显,由于双方性别不同,当事人所称的“纯洁的异性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68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既然异性友谊不同于同性友谊,异性友谊和浪漫关系有什么不同?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异性友谊的“非排他性”。通常来讲,爱人之间希望对方是专一的,希望自己是对方感情生活的唯一,这就是浪漫关系的“排他性”;但在异性友谊中,我们通常不要求对方只有自己一个异性朋友。其次,在浪漫关系中需要明确的承诺,而在异性友谊中很少会有山盟海誓。那么问题来了:异性友谊会发展成为浪漫关系吗?这取决于异性友谊的关系状态。Dainion等心理学家将异性友谊的关系状态分为四类:第一类:双方都有进一步发展的愿望,个体相信双方都希望将友谊发展为恋爱关系;第二类:维持友谊状态,个体认为双方都只希望将关系停留在友谊阶段,不想有更进一步的发展;第三类:期待恋爱,即个体希望这段关系能够走向恋爱,但是察觉到对方并不这么想这样发展;第四类:排斥恋爱,个体发现对方想要发展恋爱关系,但自己并不这么希望如此。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67
天寒 天寒 2017-11-28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异性友谊的当事人会根据自己认为的关系状态,来调整他们在异性友谊中的行为。如果一方想要把友谊发展为恋爱关系,通常会采用更高级别的维持手段。他们可能会更多地表达喜爱和赞美,甚至会采用调情的方法;但是如果一方想要维持朋友关系的现状,他们会回避与另一方有类似调情的行为,避免将关系发展为恋人。异性友谊的维系岂不是很困难?恭喜你,回答正确。异性友谊的确是一种不太稳定的人际关系,没有非常明确的社会规则。由于异性友谊中普遍存在性吸引,维系柏拉图式的异性友谊会更加艰难。正如上文所说,想要单纯做朋友,需要合理的界限,回避调情等亲密行为。但是面对生理上的吸引以及外界评论的压力,很多异性友谊依然维系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