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二)

    战胜者需索银钱了,需索大量的银钱了。居民们始终照数缴纳;并且他们都是有钱的。不过一个诺曼底买卖人,越是变成了富裕的,那么他越害怕牺牲,越害怕看见自己财产的小部分转到另外一个人手里。

    然而,在市区下游两三法里左右的河里,靠近十字洲,吉艾卜达勒或者别萨尔那一带,时常有船户或者渔人从水底捞起了日耳曼人的尸首,这种包在军服里边发胀的尸首都是生前被人一刀戳死的或者一脚踢死的,脑袋被石头碰坏或者从桥上被人一下推下来落到水里。河底的污泥隐没了这类暧昧不明的野蛮而合法的报复,隐名的英雄行为,无声的袭击,这些远比白天的战斗可怕却没有荣誉的声光。

    因为对入侵者的憎恶,素来能够教三五个胆大的人格外坚强起来,使他们为了一个信念而不顾性命。

    最后,这些入侵者虽然用一种严酷的纪律控制市区,不过他们那些沿着整个胜利路线所干的骇人听闻的行为虽然早已造成了盛名,而目下在市区里还没有完成一件,这时候,人都渐渐胆壮了,做买卖的需要重新又在当地商人们的心眼儿里发动了。好几个都在哈佛尔订有利益重大的契约,而那个城市还在法军的防守之下,所以他们都想由陆路启程先到吉艾卜去,再坐船转赴这个海港。
 
    有人利用了自己熟识的日耳曼军官们的势力,终于获得一张由他们的总司令签发的出境证。

    所以,一辆用四匹牲口拉的长途马车被人定了去走这一趟路程,到车行里定座位的有10个旅客,并且决定在某个星期二还没有天亮的时候起程,免得惹人跑过来当热闹看。

    几天以来,地面都冻硬了,在星期一午后3点钟光景,成堆的黑云带着雪片儿从北方飞过来,一直下到天黑又下到深夜没有停住。

    在午前4点半光景,旅客们都到了诺曼底旅馆的天井里,那就是他们上车的地方。

    他们都还睡意沉沉,身子在衣服里面发抖。在黑暗当中谁也看不清楚谁;而且冬季的厚衣服把他们的身子堆得像是一些穿上长道袍的肥胖教士。不过有两个旅客互相认出来了,第三个就向他们身边走过去,他们开始谈天了。“我带了我的妻子。”某一个说。“我也是这么做的。”“我也一样。”那一个接着又说:“我们将来不回卢昂了,并且设若普鲁士人向哈佛尔走,我们将来到英国去。”由于品质相类,他们都有了相同的计划。

    这时候,却还没有人套车。一间乌黑的房子里的门开了,一个手提小风灯的马夫时而走出来,时而又立刻走进另一间屋子里。许多马蹄蹄着地面,不过地面上的厩草减轻了马蹄的声音,一阵向牲口说话和叱骂的人声从屋子的尽头传出来了。接着一阵轻微的铃子声音丁零地响着,那就是报告有人正触动到马的-辔;那种丁零的响声不久变成了一阵清脆而连续的颤抖,随着牲口的动作而变化,有时候却也停止一下,随即又在一种突然而起的动摇当中再响起来,同着一只蹄铁扑着地面的沉闷声音一齐传到了外面。

    门突然关上了。一切响声都停止了。那些冻僵了的市民都不说话了;他们都像僵了一般待着没有动。

    连绵不断的雪片像一面帏幕似的往地面上直落,同时耀出回光;它隐没着种种物体的外表,在那上面撒着一层冰苔;在这个宁静而且被严寒埋没的市区的深邃沉寂当中,人都只听见那种雪片儿落下来的飘忽模糊无从称呼的摩擦声息,说声息吗,不如说是感觉,不如说是微尘的交错活动仿佛充塞了空中,又遮盖了大地。

    那个马夫又带着风灯出来了,手里紧紧地牵着一匹不很愿意出来的可怜的马。他把牲口靠近了车辕,系好了挽革,前前后后长久地瞧了一番去拴紧牲口身上的各种马具,因为他一只手已经拿着风灯,所以他只有另一只手可以做事,他去牵第二匹马了,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那些毫不动弹的旅客,发现他们已经浑身全是雪白的,于是说道:“各位为什么不上车,至少那是有遮盖的。”

    他们以前无疑地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他们都赶忙向车子走。三个男旅客把他们的妻子都安排在顶前头的位子,自己都跟着上来;随后,另外那些遮头盖面的轮廓模糊的旅客彼此没有交谈一句话,就都坐在剩下来的位子上了。

    车里的地下铺着些麦秸,旅客们的脚都藏在那里边了。那些坐在顶前头的女客都带着那种装好化学炭饼的铜质手炉,烧燃了这种东西,便低声慢气地举出它的种种好处,互相重复地叙述那她们早已知道的事物。

    末了,车子套好了,因为拉起来比较困难,所以在向例的四匹牲口以外又加了两匹,有人在车子外面问:“旅客们可是都上了车?”车里有一道声音回答:“对的。”大家起程了。车子走得慢而又慢,简直全是小步儿。轮子隐到了雪里;整个车厢轧轧地呻吟着,牲口滑着,喘着,都是汗气蒸腾的。赶车的手里那根长鞭子不住地噼噼啪啪响着,向各方面飞扬,如同一条细蛇样地扭成一个结子又散开,陡然鞭着一匹牲口蹶起的臀部,马受到狠狠的一击,紧张地奔跑起来。

    但是天色不知不觉一步比一步亮起来了。那阵曾经被一个纯粹卢昂土著的旅客比成棉雨的雪片儿已经不下了。一阵昏浊的微光从雪堆儿里漏出来,云是在而密的,它使得那片平原,那片忽而有一行披着雪衣的大树忽而有一个顶着雪盔的茅屋的平原,显得更其耀眼。

    在车子里,大家利用这个黎明时候的黯淡光线,彼此好奇地互相望着。

    顶头的地方,最好的位子上,鸟先生两夫妇面对面地打着瞌睡,他俩是大桥街一家酒行的老板。

    他原是在一个亏了本的东家身边做伙计的,买了老板的店底并且发了财。他用很低的价把很坏的酒卖给乡下的小酒商,在相识者和朋友们当中,他被人看做是一个狡猾的坏坯子,一个满肚子诡计的和快乐的道地诺曼第人。

    他的偷偷摸摸的名声是人人皆知的,以至于某天晚上都尔内先生在州长的客厅里,使用同意异义的字眼把他这个用“鸟”字做姓的人作为戏谑的对象,都尔内先生是个寓言和歌曲的作家,文笔辛辣而且细腻,是地方上的一种光荣;那天晚上他看见女宾们都像要打瞌睡,就提议来做“鸟翩跹”的游戏;有人从他的语气之间懂得他想说的原是鸟骗钱,这句话就此自动穿过州长的客厅飞到了市区的各处客厅里,使全省的人张大嘴巴整整地笑了一个月。

    此外,鸟先生是以种种性质的恶作剧,善意的或者恶意的笑谈而出名的;只要谈到他,谁也不能不立即加上这么一句:“他是妙不可言的,这鸟。”

    他身躯很矮,腆着一个气球样的大肚子,顶着一副夹在两撮灰白长髯中间的赭色脸儿。

    他的妻子,高大,强壮,沉着,大嗓子,而且主意又快又坚决,在那个被他的兴高采烈的活动力所鼓舞的店里,简直是一种权威。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天寒 天寒 2017-12-15

乡村呵,乡村

乡村呵,乡村你那温柔的声音总是在我的记忆里回放着我想念那漂游在空中的稻花香就稻杆也是香的呀听,牛儿嚼着它又看着我呢。乡村呵,乡村我是多么怀念那时的你呢如今我渐渐地远离了你的身边我是多么地思念着你你是我永远写不完的诗我内心最深处的诗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78
天寒 天寒 2017-12-15

安静的早晨

安静地只听见相思鸟的歌声安静地让留宿乡村的阳光偷偷探出脸来安静地将露水安放在盛开的花尖上安静地依稀晨星伴着月儿洒下光辉啊!乡村的早晨你是一首多么安静的诗清晨里,我张开怀抱将我安放在你的手中啊!乡村的早晨此刻的你原来是一个多么温柔的风信子微风从你的手间抚过我的脸颊我就这样安然地睡在你的拥抱之中啊!乡村的早晨你是我安放灵魂的地方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54
天寒 天寒 2017-12-15

一个人不要走得太远,会忘记回家的路的

反反复复的时常就会梦见一群不知去了何处,一直在找回家的路的人,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困难让我们去解决,奇怪的是这些困境好似一直梦过,不曾改变,我也是其中一个,而最后总是在解决一个又一个困境之后,还是看不到家的影子。我在心忧郁到了快断气中起来,每次醒来都拍拍胸膛告诉自己这一切还好不是真的,不知过了多久,心还是那么难受,导致呼吸急骤,这说明这梦是多么让人地在意。我在想如果一个人离开家去了很远的地方,最后想回家的时候,却不知在时间渐渐流逝中忘记哪边才是回家的方向,哪一条路才能回到我们最初的地方。由于走得太远,在远去的路上找不到回家的路是多么悲惨的事,是多么痛苦让人哭泣到无法呼吸的事,可以想像一个人坐在十字路口不知道是往前还是向左向右时,迷茫的眼睛就会憔悴心,到底是该坚持还是就此放弃回去了,带着一颗日日夜夜想念着家的心就随便找个陌生的地方生存下去,即使并不能很好的生活着。或许我们都是流浪在外的孩子,从祖辈那时已经开始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渐渐彻底忘记到真的放弃再去寻找,而子孙后代理所当然认为这就是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96
天寒 天寒 2017-12-15

不能在一起,就不要相互折磨了

两个相处很好,好到可以在一起的人,隔着城市生活,在时间的的摩擦力,为什么总是会渐渐会淡化许多感情,失去曾经日日夜夜的联系呢?人总是很奇怪,明明是想在一起的,却最后还是不能在一起,知道是内心搞的鬼,还是不愿放下些许什么。一路走来,许许多多的人都是伴随着泪水的。在朋友的面前是个坚强犯贱的人,而当一个人静静地时候又是不知觉就会想起很多的事,太多的是能够让人傻笑还真的像个傻瓜,笑着笑着就哭了。昨天有个朋友带着很沉重的口气跟我说她还是不肯和他在一起,他说,以前明明是很好的啊,我也知道她一直到在的,就像她一直在我心里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只是安静地听他那伤心的声音一遍一遍地穿过我的心,我能说什么呢,难道我告诉他希望他还是放弃好了。一个人如果想离开你她怎么还可能会回来呢,时间有时候是个让人无法原谅的混蛋,生生地就将两个人分开了。我说,她都已经放弃了你,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死命地要坚持呢。他沉默了很久,一直在看学校的黑乎乎的一颗星都没有夜空,眼睛里快流出了泪水。他说,是呵,为

收藏 0 推荐 2 评论 0 阅读 821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09

梦里梦外,所以你爱我

早晨,你习惯性得打开窗看着外面的梧桐叶飘落,而我就在梧桐树下,所以你爱我。所有的鸟儿都在天空飞,都在梧桐树上歇息,你我都在这里遥望着,所以你爱我。早餐里多加了牛奶和番茄汁,你吃着面包和着牛奶,还眯着眼睛,所以你爱我。中午,阳光很温和,适合放风筝,一排排的风筝,一条条弯弯曲曲的线牵在手上,所以你爱我。你在咖啡店里看书,惬意得翘起了微笑,你看在我的诗,所以你爱我。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你托着下颌看天空,想着童年里和他们玩得玻璃球,所以你爱我。傍晚呵,西边总是绯红一片,多想喝醉酒的小脸蛋,你身边的湖水也映着一个暖和的脸庞,所以你爱我。你喜欢一个人在梧桐树下,荡秋千,一上一下,微笑弥漫着叶子的芬芳,所以你爱我。你在夕阳西下那一瞬间写诗,忆往昔,微笑甜,思念荡漾你的心田,所以你爱我。夜空很冷,星星却很美,听说有月亮陪伴的星空,适合许愿,愿你在我身边,所以你爱我。世间很匆忙,忙不过你在窗边笑着看星星,想想我,流星也就那么一瞬间,所以你爱我。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1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09

就这样安静地多好

没有华丽的言语,没有轰轰烈烈的告白,更没有撕心裂肺的彼此思念,就这样安静地,我们就在一起了,其实这是多么自然而美好的事情。或许你不曾知道我,或许我也不曾知道你,彼此之间都不知对方喜欢着什么,讨厌着什么。可是,在时间的长河里流淌着,我们所有的事情都将安静地、慢慢而轻轻地就会透入所有自己不安想法的外层,相互交融,彼此依靠,这也一种多么美好而幸福长久的爱情。学校的夜色很美,真的适合出去走一走,不要说话,就是走一走。偶尔看看教室红或白的灯光被散落在宽宽的校园里,看看长满野草的足球场,摇曳着被扰乱的灯光。偶尔也说说话,笑着说说这个,说说那个,不要甜言蜜语,不要海誓山盟,脚步一步跟着一步慢慢走一走就好。累了的话,就背对着图书馆,坐在走上书海的阶梯上坐一坐,不要坐第一阶,更不要最后一阶,中间就好。仰着头望着星空,即使学校的夜空多久以来只有一两颗的星星,可是在这里看着真不错。我相信前面长满花草的空地一定有很多的小家伙在看着我们,一闪一闪的。哦,对,你喜不喜欢靠在窗边看外面下着不管是大还是小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78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09

我和你之间

我和你之间,爱情清澈得像布满鹅卵石的泉水那样,像透明得看清脉络的小鱼那样,却又像那或有或无的粼粼波光,时而穿透心房,时而似透明的空气。纯洁、希盼拥抱着我们的爱情,愿望是流星飞逝牵起的一条红线。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34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12-15

我们不会分开

岁月很匆忙,而我们不会分开,牵着彼此的手慢慢得走在时间里。即使偶尔离开了,不要伤心,不要沮丧,我在走去你心中的路上,你也在回到我心中的方向。我们肩并肩走个不完,走过晨曦的阳光,路过开满向日葵的院子,挥手告别最后一片余晖,迎来星光点点的夜空,感受春雨绵绵的柔情,为你擦掉夏季滴落的汗水,抚摸秋天悄悄飘舞的落叶,面对寒冷的冬日给你温暖的怀抱,走进教堂给你最美的那一刻,走过年轻的模样,笑着用颤抖的双手轻抚你满脸皱纹的脸庞,呵,我们都老了,可是我们不会分开,我们还要走,直到走到大地的怀里,也不会分开。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850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11

延长

我眼中的星空挂着一座长长的桥,横跨着遥远的地方,心里也好,梦中也好,我依然能涉足。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5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12

闪闪小怪物

在一个遥远国度的南方,这里的夏天吹来炎热的风拂倒着一片一片的麦浪,这里有着一排排用稻草搭建的房子,人们习惯性是在房子旁边的大树下乘凉。然而这里的风,这里的大树,这里的人们,有一件在这国度的南方所有一切的生命都不知晓的事发生了。有一只闪闪的小怪物在一些漆黑的小丛林里出生了,它原本生活在地底下厚厚的泥土里,然而,南方的炎热,满天闪闪发光的繁星,孩子们欢乐的声音唤醒了它。这只闪闪小怪物,长着圆鼓鼓的尾巴,尾巴里面有着一团在黑夜里发光的小东西,就想人们黑夜里打着的灯笼。它喜欢在白天里睡觉,睡着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就连南国的风都不知道,因为它和星星睡在天空上,美美地卧在星星的身体里。到了傍晚的时候,它就会穿梭在稻田里,与蝴蝶起舞在林子深处,躺在花朵里的怀里看星空,在人们熟睡的时候,它就会飞在有着稻草香的屋檐上坐着,看着小孩子这个时候在做着些什么梦呢。小声些,这个是闪闪小怪物的秘密。能看到小孩子的梦是出生以来的天赋,它拥有魔法,能够实现小孩子的梦想。这个小小的村落夜晚里,风赶走了炎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