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二)

    战胜者需索银钱了,需索大量的银钱了。居民们始终照数缴纳;并且他们都是有钱的。不过一个诺曼底买卖人,越是变成了富裕的,那么他越害怕牺牲,越害怕看见自己财产的小部分转到另外一个人手里。

    然而,在市区下游两三法里左右的河里,靠近十字洲,吉艾卜达勒或者别萨尔那一带,时常有船户或者渔人从水底捞起了日耳曼人的尸首,这种包在军服里边发胀的尸首都是生前被人一刀戳死的或者一脚踢死的,脑袋被石头碰坏或者从桥上被人一下推下来落到水里。河底的污泥隐没了这类暧昧不明的野蛮而合法的报复,隐名的英雄行为,无声的袭击,这些远比白天的战斗可怕却没有荣誉的声光。

    因为对入侵者的憎恶,素来能够教三五个胆大的人格外坚强起来,使他们为了一个信念而不顾性命。

    最后,这些入侵者虽然用一种严酷的纪律控制市区,不过他们那些沿着整个胜利路线所干的骇人听闻的行为虽然早已造成了盛名,而目下在市区里还没有完成一件,这时候,人都渐渐胆壮了,做买卖的需要重新又在当地商人们的心眼儿里发动了。好几个都在哈佛尔订有利益重大的契约,而那个城市还在法军的防守之下,所以他们都想由陆路启程先到吉艾卜去,再坐船转赴这个海港。
 
    有人利用了自己熟识的日耳曼军官们的势力,终于获得一张由他们的总司令签发的出境证。

    所以,一辆用四匹牲口拉的长途马车被人定了去走这一趟路程,到车行里定座位的有10个旅客,并且决定在某个星期二还没有天亮的时候起程,免得惹人跑过来当热闹看。

    几天以来,地面都冻硬了,在星期一午后3点钟光景,成堆的黑云带着雪片儿从北方飞过来,一直下到天黑又下到深夜没有停住。

    在午前4点半光景,旅客们都到了诺曼底旅馆的天井里,那就是他们上车的地方。

    他们都还睡意沉沉,身子在衣服里面发抖。在黑暗当中谁也看不清楚谁;而且冬季的厚衣服把他们的身子堆得像是一些穿上长道袍的肥胖教士。不过有两个旅客互相认出来了,第三个就向他们身边走过去,他们开始谈天了。“我带了我的妻子。”某一个说。“我也是这么做的。”“我也一样。”那一个接着又说:“我们将来不回卢昂了,并且设若普鲁士人向哈佛尔走,我们将来到英国去。”由于品质相类,他们都有了相同的计划。

    这时候,却还没有人套车。一间乌黑的房子里的门开了,一个手提小风灯的马夫时而走出来,时而又立刻走进另一间屋子里。许多马蹄蹄着地面,不过地面上的厩草减轻了马蹄的声音,一阵向牲口说话和叱骂的人声从屋子的尽头传出来了。接着一阵轻微的铃子声音丁零地响着,那就是报告有人正触动到马的-辔;那种丁零的响声不久变成了一阵清脆而连续的颤抖,随着牲口的动作而变化,有时候却也停止一下,随即又在一种突然而起的动摇当中再响起来,同着一只蹄铁扑着地面的沉闷声音一齐传到了外面。

    门突然关上了。一切响声都停止了。那些冻僵了的市民都不说话了;他们都像僵了一般待着没有动。

    连绵不断的雪片像一面帏幕似的往地面上直落,同时耀出回光;它隐没着种种物体的外表,在那上面撒着一层冰苔;在这个宁静而且被严寒埋没的市区的深邃沉寂当中,人都只听见那种雪片儿落下来的飘忽模糊无从称呼的摩擦声息,说声息吗,不如说是感觉,不如说是微尘的交错活动仿佛充塞了空中,又遮盖了大地。

    那个马夫又带着风灯出来了,手里紧紧地牵着一匹不很愿意出来的可怜的马。他把牲口靠近了车辕,系好了挽革,前前后后长久地瞧了一番去拴紧牲口身上的各种马具,因为他一只手已经拿着风灯,所以他只有另一只手可以做事,他去牵第二匹马了,这时候他才注意到那些毫不动弹的旅客,发现他们已经浑身全是雪白的,于是说道:“各位为什么不上车,至少那是有遮盖的。”

    他们以前无疑地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他们都赶忙向车子走。三个男旅客把他们的妻子都安排在顶前头的位子,自己都跟着上来;随后,另外那些遮头盖面的轮廓模糊的旅客彼此没有交谈一句话,就都坐在剩下来的位子上了。

    车里的地下铺着些麦秸,旅客们的脚都藏在那里边了。那些坐在顶前头的女客都带着那种装好化学炭饼的铜质手炉,烧燃了这种东西,便低声慢气地举出它的种种好处,互相重复地叙述那她们早已知道的事物。

    末了,车子套好了,因为拉起来比较困难,所以在向例的四匹牲口以外又加了两匹,有人在车子外面问:“旅客们可是都上了车?”车里有一道声音回答:“对的。”大家起程了。车子走得慢而又慢,简直全是小步儿。轮子隐到了雪里;整个车厢轧轧地呻吟着,牲口滑着,喘着,都是汗气蒸腾的。赶车的手里那根长鞭子不住地噼噼啪啪响着,向各方面飞扬,如同一条细蛇样地扭成一个结子又散开,陡然鞭着一匹牲口蹶起的臀部,马受到狠狠的一击,紧张地奔跑起来。

    但是天色不知不觉一步比一步亮起来了。那阵曾经被一个纯粹卢昂土著的旅客比成棉雨的雪片儿已经不下了。一阵昏浊的微光从雪堆儿里漏出来,云是在而密的,它使得那片平原,那片忽而有一行披着雪衣的大树忽而有一个顶着雪盔的茅屋的平原,显得更其耀眼。

    在车子里,大家利用这个黎明时候的黯淡光线,彼此好奇地互相望着。

    顶头的地方,最好的位子上,鸟先生两夫妇面对面地打着瞌睡,他俩是大桥街一家酒行的老板。

    他原是在一个亏了本的东家身边做伙计的,买了老板的店底并且发了财。他用很低的价把很坏的酒卖给乡下的小酒商,在相识者和朋友们当中,他被人看做是一个狡猾的坏坯子,一个满肚子诡计的和快乐的道地诺曼第人。

    他的偷偷摸摸的名声是人人皆知的,以至于某天晚上都尔内先生在州长的客厅里,使用同意异义的字眼把他这个用“鸟”字做姓的人作为戏谑的对象,都尔内先生是个寓言和歌曲的作家,文笔辛辣而且细腻,是地方上的一种光荣;那天晚上他看见女宾们都像要打瞌睡,就提议来做“鸟翩跹”的游戏;有人从他的语气之间懂得他想说的原是鸟骗钱,这句话就此自动穿过州长的客厅飞到了市区的各处客厅里,使全省的人张大嘴巴整整地笑了一个月。

    此外,鸟先生是以种种性质的恶作剧,善意的或者恶意的笑谈而出名的;只要谈到他,谁也不能不立即加上这么一句:“他是妙不可言的,这鸟。”

    他身躯很矮,腆着一个气球样的大肚子,顶着一副夹在两撮灰白长髯中间的赭色脸儿。

    他的妻子,高大,强壮,沉着,大嗓子,而且主意又快又坚决,在那个被他的兴高采烈的活动力所鼓舞的店里,简直是一种权威。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17

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收藏 2 推荐 2 评论 7 阅读 1210
酒寒八月 酒寒八月 2017-09-17

别着急,该来的始终会来

上几周一直很忙,除了很忙还伴随着一点点的焦虑,不过这也没什么,因为这是我的常态。常常有人在微博上私信我,问我哪里来的这么强大的动力。其实哪有什么诀窍可言,在我的生活里,大概有七十个人对我说过“别做梦了”这样子的话,这其中包括我的第一任编辑,我最好的朋友和我亲爱的老爸。与此同时,那时我常常写论文写的想撕书,写稿子写的想撞墙,不过因为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总能坚持下来。然后有一天,我回头看,才发现这么一个我竟然战胜了那么多负面情绪。总要等到走完那段路,回头看的时候才会觉得两边的风景跟刚才来时有些不同。那些觉得过不去的,也许只是我们太倔强不愿意改变,也许只是我们习惯了那些不该习惯的习惯,可是那些伤总会慢慢地愈合,总有一天这些都会过去。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坚持下去的诀窍的话,大概是我能够不断地从身边吸收正能量,一段视频也好,一首歌曲也好,一本小说也好。然后慢慢地把自己变成一个正能量的人,如果不可避免地遇到挫折孤单难过,那就去面对。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物价飞涨,压

收藏 2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65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17

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我又看到天空的星星啦~曾以为,学校的夜空,最美的是星星,是飞逝一闪的流星,然而,却发现,你指尖指向的星空,那个好似停止的飞机才是最牵动我心的星星。

收藏 2 推荐 2 评论 7 阅读 1202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18

那些逝去的时光,那些年华的诗歌

顾漫说:一个笑就击败了一辈子,一滴泪就还清了一个人。一人花开,一人花落,这些年从头到尾,无人问询。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638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7-09-18

写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清晨》清晨,阳光悄悄地懒懒地卧在窗前,那对相思鸟早跃在那枝桃树上了,一切都那么静谧着美丽的晨风窗外的鸟儿在跳这清晨的舞。里面的轻音乐轻轻地、缓缓地流淌着柔柔的音符。摇椅上的人,静静合着眼睛,空中的手正平缓而欢乐地弹奏梦中婚礼。跳动的音符陶醉了懒懒的微阳,陶醉了那对相依的相思鸟,又陶醉了多少路过清晨的背影。将心灵安睡在那串醉人的音符里,随着晨风悄悄而安静地流浪,流浪在充满花香的乡村小道上。任雾水打湿我的衣角,温润我轻柔的灵魂。那片黄色的梧桐叶尖上一滴露水淘气地垂垂欲坠。原来穿过层层晨雾的丝丝阳光安窝在它的心房发着光让它高兴往下飞翔。落下的时候刚好躺在了流浪过的音符里,唤醒了沉醉的我,将这颗露水洗润了我的眼睛。晨风带着裹着心灵的音符往着那片名为稻香的田地,走过清晨的小路,看着朵朵漂浮着露水的野花,布谷鸟在睡觉,小树在睡觉,猫头鹰也刚刚睡下,唯有微风在轻轻的吹,吹过布谷鸟长长的尾巴边,吹过小树的嫩芽,吹过猫头鹰的觜尖,音符也在轻轻地抚过风吹

收藏 2 推荐 2 评论 7 阅读 1202
疯狂的文案 疯狂的文案 2017-09-19

疯狂的文案

伟大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天下霸唱《鬼吹灯》

收藏 2 推荐 1 评论 3 阅读 749
疯狂的文案 疯狂的文案 2017-09-19

疯狂的文案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今何在《悟空传》

收藏 2 推荐 1 评论 3 阅读 758
疯狂的文案 疯狂的文案 2017-09-19

疯狂的文案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蝴蝶蓝《全职高手》

收藏 2 推荐 1 评论 3 阅读 778
疯狂的文案 疯狂的文案 2017-09-19

疯狂的文案

一剑起自心海中,也斩他人也斩我。——爱潜水的乌贼《灭运图录》

收藏 2 推荐 1 评论 3 阅读 797
疯狂的文案 疯狂的文案 2017-09-19

疯狂的文案

我这一生,不问前尘,不求来世,只轰轰烈烈,快意恩仇,败尽各族英杰,傲笑六道神魔!——爱潜水的乌贼《一世至尊》我有仙心一颗,久被尘劳封锁。何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辰东《遮天》七尺男儿,当怀十荡十决之勇。——顾清《尘缘》梦醒花犹存,铁甲依然在。——江南《九州,缥缈录》

收藏 2 推荐 1 评论 3 阅读 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