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四)

   不过鸟老板却用眼睛死死盯着那只盛子鸡的瓦钵子。他说:“真好哟,这位夫人从前比我们考虑得周到。有些人素来是什么都会想到的。”她抬头向着他说:“您可是想吃一点,先生?从早上饿到现在是够得受的。”他欠一欠身子:“说句真心话。我不拒绝,我再也受不住了。打仗的时候是打仗的样子,可对,夫人?”末后,他向周围用眼光归了一圈接着说:“在这样一种时候,遇见有人为自己帮忙是很快活的。”他带了一张报纸,现在为了不至于弄脏裤子就把它打开铺在两只膝头上,接着再从口袋里取出一柄永不离身的小刀,扳开它用尖子挑着一只满是亮晶晶的胶冻的鸡腿,他用牙齿咬开了它,再带着一阵很明显的满意来咀嚼,使得车子里起了一阵伤心的长叹。
 
    但是羊脂球用一道谦卑而甜美的声音邀请两个嬷嬷来分尝她的便餐。她俩立即接受了,在含糊道了谢之后,并没有抬起眼睛就很快地吃起来。戈尔弩兑也没有拒绝他身边这位旅伴的赠与,他和两个嬷嬷在膝头上展开好些报纸,构成了一种桌子。

    几张嘴不住地张开来又合拢去,吞着,嚼着,如狼似虎地消纳着。鸟老板坐在角儿上吃个痛快,一面低声劝他的妻子也学他的样子。她抗拒了好半天,随后她肚子里经过一阵往来不断的抽掣,她答应了。这时候,她丈夫用婉转的语句,去请教他们的“旅行良伴”是否允许他取一小块儿转给鸟夫人。她带着和蔼的微笑说:“可以的,当然,先生,”接着她就托起了那只瓦钵子。

    有人拔开第一瓶葡萄酒的塞子了,这时候却发生一件尴尬的事:只有一只杯子。于是只好在一个人喝完以后经过拂拭再传给第二个人。只有戈尔弩兑偏偏把嘴唇去接触羊脂球的酒杯上吮过还没有干的地方,无疑地这是由于表示献媚。这时候,卜来韦伯爵两夫妇和迦来-辣马东先生两夫妇,受到这些吃喝着的人的围绕又被食品发散出来的香味弄得呼吸急促,都简直同当达勒一样只好熬受这类可恨的苦刑。忽然间,厂长的青年配偶发出了一声使得好些人回头来望的叹息,她脸色白得和外面的雪一样了,眼睛闭了,额头往下低了:她已经失了知觉。他丈夫急得发痴,恳求大家援救。每一个人都失了主意,这时候,那个年长一些的嬷嬷扶着病人的头,把羊脂球的酒杯塞到病人的嘴唇缝儿里,使她吞了几滴葡萄酒。漂亮的贵妇人动弹了,张开眼睛了,微笑了,并且用一种命在垂危者的声音说自己现在觉得很好了。不过,为了教这种病状不再发作,嬷嬷又强迫她去喝一满杯葡萄酒而且还说道:“这因为饿极了,没有旁的。”

    这样一来,羊脂球脸上发红而且进退两难了,她望着这四个始终空着肚子的男女旅客们一面吞吞吐吐地说:“老天,我真想向这两位先生和这两位夫人献出,可是……”说到这里,她害怕惹起一种顶撞就没有再往下说。鸟老板发言了:“还用多说!在这样的情况里,大家都是弟兄而且应当互相帮助。赶快吧,夫人们,不必讲虚文哟,请接受吧,自然哪!我们可知道是否还找得着一间屋子过夜?照这样走法是不能在明天中午以前到多忒的。”他们仍旧迟疑,没有一个敢于负起责任来说一声:“可以。”

    不过伯爵来解决问题了。他转过身来对着这个胆怯的胖“姑娘”,拉着显出他那种世家子弟的雍容大度向她说道:“我们用感恩的态度来接受,夫人。”

    只有第一步是费事的。一下越过了吕必功河的人就简直为所欲为。提篮的东西都搬出来了。它还盛着一份鹅肝冻,一份云雀冻,一份熏牛舌,好些克拉萨因的梨子,一方主教桥的甜面包,好些小件头甜食和一只满是醋泡乳香瓜和圆葱头的小磁缸,羊脂球也像一切的妇人一样最爱生的蔬菜。

    吃了这个“姑娘”的东西自然不能不和她说话。所以大家谈天了,开初,姿态是慎重的,随后,因为她的态度很好,大家也就随便得多。卜来韦和迦来-辣马东两位夫人本来都很懂得处世之道,现在都妙曼地显出和颜悦色的样子,尤其是伯爵夫人,她显出了那种一尘不染的高级贵妇人的和蔼的谦虚样子,并且来得娇媚。不过那个高大的鸟夫人素来怀着保安警察的心理,所以仍旧是顽梗不化,话说得少而东西吃得多。

    大家自然谈到战事了。叙述到普鲁士人的种种骇人的事实,法国人的种种英勇的行动;而这些逃难的男男女女对于旁人的勇气都表示尊敬,不久大家开始说到个人的经历了,羊脂球用一种真正的愤慨,用那种在姑娘们表现天然怒气的时候往往使用的热烈语言,叙述自己怎样离开卢昂,她说:“开初我以为自己能够待下去。家里本来满是吃的东西,甘愿养几个兵士,决不离开家乡跑到旁的地方去。不过等到我看见了那些家伙,那些普鲁士人,我真不由自主了!他们使得我满肚子全是怒气了,我惭愧得哭了一天。哈!倘若我是个男子汉,上前去吧!我从窗子里望着他们,那些戴着尖顶铁盔的肥猪,于是我的女佣人抓住我的双手,免得我把我的桌子椅子扔到他们的脊梁上。随后有几个到我家里来住宿了;那时候,我扑到了其中第一个的脖子上。掐死他们并不比掐死其余的人格外难!倘若没有人抓着我的头发,我是可以结果那一个的。事后我不得不躲藏了。到末了,我找着了机会就动身了,现在我在这儿。”

    大家称赞她了。在这些没有表示那么猛干的旅伴的评价中间,她的地位增高了;戈尔弩兑静听着她,一面保持一种心悦诚服者的赞叹而且亲切的微笑;甚至于就像一个教士听见一个信徒赞美上帝,因为长胡子的民主朋友都有爱国主义专卖权,正和穿道袍的汉子们都有宗教专卖权一样。轮到他发言,他用一种理论家的语调,用那种从每天粘在墙上的宣言里学得来的夸张口吻发言了,末后他用一段雄辩作了结论,用威严的态度攻击那个“流氓样的巴丹盖。”

    不过羊脂球立刻生气了,因为她是波拿巴党,她的脸蛋儿红得像是一颗樱桃,噘着嘴巴气忿地说:“我真要看看你们坐在他的位子上会怎么干,你们这些人。那大概是很像样的,对呀!这回正是你们出卖了他,这个人!倘若人都被你们这样胡作非为的人统治,那么只好离开法国了!”戈尔弩兑是意气自若的,始终保持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蔑微笑,不过大家觉得骂街的字眼差不多要出口了,这时候,伯爵插入中间费着劲儿安定那个怒气冲天的“姑娘”,一面用权威的态度声言一切诚实的见解都是可以敬重的。伯爵夫人和厂长夫人,她们的脑子里素来怀着正经人对于共和国而起的无理憎恨,以及一切妇女对于神气活现实行专制的政府而抱的天然爱惜,都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倾向于这个难能可贵的卖淫妇了:她的情感和她们的真很相像。

    提篮空了。十个人不用费事吃空了它,一面认为它当初没有编得更大一点未免可惜。谈话又继续了一会,不过自从吃完了以后却多少冷落一些。

    夜色下来了,黑暗渐渐变成了深沉的,寒气在人消化食物的时候是更其使人觉得的,羊脂球尽管富于脂肪,寒气也有些使得她发噤,于是卜来韦夫人把自己的袖珍手炉送给她用,那里边的炭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换了好几回,羊脂球立刻接受了这种好意,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脚冻木了。迦来-辣马东夫人和鸟夫人把她俩的借给了两个嬷嬷。

    赶车的点燃了车外的风灯。灯光是明亮而闪动的,照见辕子两边的牲口臀部的汗气像云气一样飘浮;大路两边的雪仿佛在移动的亮光底下伸展。

    车子里什么也分辨不出来了,不过在羊脂球和戈尔弩兑中间忽然起了一种动作;鸟老板的眼睛正在暗中窥探,他相信看见那个大胡子突然向旁一偏,如同沉重地接受了什么没有声音的打击。

    前面的大路上出现一星一星的灯火了。那就是多忒镇。他们走了11小时,再加牲口在路上吃了四次草料休息了两小时,一共就是13小时了。车子开到了镇上,在招商旅馆的门口歇下来。

    车门开了!一阵听惯了的声音教所有的旅客感到心惊肉跳;那正是军刀鞘子接接连接撞着路面。立刻就有一个日耳曼人的声音嚷着几句话。

    车子虽然停了,不过谁也没有下来,仿佛正有人等着旅客一下车就来屠杀。这时候,赶车的出面了,他从车外取下一盏风灯拿着向车里一照,登时照明了车子内部那两行神色张皇的脸儿,因为惊惧交集,眼睛都是睁大的,嘴巴全是张开的。

    在赶车的旁边,灯光当中站着一个日耳曼军官,一个非常之瘦的长个儿青年人,头发是金黄的,军服紧紧地缚着他的腰身仿佛是一个女孩子缚着腰甲,平顶的漆皮军帽歪歪地偏向一边,使人觉得他很像一家英国旅馆里的小使。他两撇长得过度的髭须直挺挺地翘起,不断地向上收束,最后只有一茎金黄色的毫毛,纤细得教人望不见它的杪末,那像是压着他的嘴角儿,牵着他的腮帮子,在嘴唇上印出一道下坠的折纹。

    他用阿尔萨斯口音的法语请旅客们下车,用一道生硬的语气说:“各位可愿意下车,先生们和夫人们!”

    两个嬷嬷用那种惯于听受一切征服力的圣女式的柔顺态度首先表示了服从,接着下车的是伯爵两夫妇,而厂长两夫妇跟在他们后边,随后才是鸟老板推着他那个高大的老婆在他头里走。他的一只脚刚着地,就用一种谨慎超于礼貌的情感向军官说了一声:“先生你好。”另一个却倨傲得像是能力万全的人一般望着鸟老板没有答礼。

    羊脂球和戈尔弩兑尽管本来都坐在门口边,下车却在最后,而且在敌人跟前显得又稳重又高傲。胖“姑娘”极力镇定自己,使自己显得安详,民主朋友用一只具有悲剧意味而且略略发抖的手捋着自己的火红长胡子。他和她都懂得在这种遭遇中间每一个人多少代表着祖国,所以都愿意保持一点庄严态度;并且同样都因为他们同车的旅伴们的软弱样子而发生反感,所以她极力显出自己比她那些女旅伴,那些顾爱名誉的妇人来得自负,他呢,觉得应当以身作则,在整个态度上继续他那种已经由破坏大路开始了的抗敌使命。

    一行人都走到旅馆的宽大的厨房里了,日耳曼人教他们出示了那份由总司令签了名的出境证,那上面是载着每一个旅客的姓名,年貌和职业的,他长久地端详着这一行人,把他们本人和书面记载来作比较。

    随后他突然说道:“这对的。”接着他走开了。

    这时候,人人都松了一口气,因为依然都还饿着肚子,就教人预备宵夜。为了安排那非得花半小时不可;于是趁着旅馆里两个女佣像是着手料理的时候,旅客们去看屋子了。屋子都在一条长的过道里,尽头有一扇玻璃门写着一个表示意义的号码。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树 最美在心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我是一棵秋天的树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我是一棵秋天的树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但是季节不曾为我停留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我是一棵秋天的树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的疆土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因为最美在心不在远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38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挑花灯

月色照窗台伊人还未来滴不尽相思血泪水洗不去一双红笺字字重重叠叠开不完春柳燕子回时春花香满画楼尽头茜纱窗棱风雨黄昏后挑花灯一盏花灯照起你人影雕花楼里茶墨正香夕阳晴暮照空一方安宁挑花灯一双敛眸轻合忆浮萍小轩亭台研墨笔落画出你人倾城倾国秋色挑花灯不让泪花滴落烟花似火烛泪阑干一曲阳关醉尽年华初带冠声声入耳挑花灯照来你人我在恭迎只为一路与你同行绝迹/作品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5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雪落魄

满天云薄点点飞花染荒浊西风吹过桥头雪似杨花落落入尘埃难清浊可知今日惊蛰柳枝丝条交错银装素裹 几年离索空巷陌 归期不负梅花约 又还春来花飘阁香满西楼自寂寞自寂寞 雪落魄只愿庭前 千树花红 相逢醉城郭 黄昏灯火照一局棋后对饮酌 几年离索空巷陌 归期已负梅花落又还春来人自酌 雪满西楼自寂寞 自寂寞 雪落魄 看遍庭前 百花凋落 离去情成昨 黄昏昏灯薄 对棋人散雪落魄 看遍庭前 百花凋落 离去情成昨 黄昏昏灯薄 对棋人散雪落魄——绝迹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1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看,窗外。那是一片绿油油中包着几团鲜艳的花色。生机勃勃,活力充沛的景象。可我怎么样也碰不到,就只能望。看,窗外。人们嬉戏,玩耍,欢乐的笑声传到心里。可我怎么样也去不了,还一直望。看,窗外。美丽的景色和热闹的人们,终究只能望着,想出去,可我只有这扇窗。窗上的防盗网,到底是防盗还是禁锢了我们。让我们只能枯燥的学习,学习,考试,考试……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5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一盏灯花

一盏灯花半杯温酒空惹两处闲愁黄昏后雨声细细落古楼卷珠帘一双凝眸你人知否?温酒又添更上新愁却也难登兰舟雨声收西风暗暗折花柳落帘珠泪滴心头你人知否?梨花花开红尘恋几人羡水自流庄周梦蝶痴人间一曲弦人依旧烟云一瞥过百年回首念到白昼一盏灯花燃尽问君可成眠梨花花落红尘倦相思添何时休庄生梦醒花蝶前忆晴天暗香幽烟云瞬间渡流年谁人暖在深秋一盏灯花燃尽问君可成眠——绝迹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2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11-28

在能够爱的有限时间

第一次,我来早了,那时没有你第二次,我来晚了,你刚离开遥看春色,一切都未曾发生连天衰草,生死都不曾抵达几片黄叶满地霜。爱人,是你吗心似寒秋独自凉。神啊,你在吗没有人和,湖面如心宁静雨意云形,雾掩满山秀色所谓的相爱,就是我游成你身体里的一尾鱼所谓的相爱,就是我们成了彼此灵魂的青鸟实际相爱的,只有山和水的相依而我们只是,被风吹到了一起的叶真是对不起,我太激动了请允许我稳定一下情绪再写成功,快了修行,也快圆满了现在天气闷热,烦躁何待此心此行,此生这俗世的爱,太浅薄水乳交融的情,太难得想流浪就去流浪吧,在可以流浪的每一天想爱就尽情的去爱,在能够爱的每一秒初心太纯,凡心太浊修心太静,孤心太苦地球上的某个冬天,我来了,又走了今年夏天,我来了,却只能静静的看着你锦心锈口,很可怜初心历世,无怨悔没有前世,毋须来生在能够相爱的每一秒,与我倾情相拥作者:落月释嚣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一章  将军与妓临到年时,京城上下喜气洋洋,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天气虽然冷,但却是晴的,花开了满枝,一派晴好的模样。新帝登基,免税三年,百姓乐得合不拢嘴,喜上眉梢。纷纷称颂新帝有德行。天色渐晚,未央阁开阁接客。即说到接客,就真正接来了几位贵客。新帝登基,群臣朝拜,镇守边关多年的将军也回来了。将军借与公主成婚回潮,顺便观察朝中情况。这不,刚回来就被九王爷拉来潇洒,他自幼在京城长大,后来刚与公主定下婚约,就被派去镇守边关,一守,就是十年。十年来没回京,竟不知潇洒是什么滋味,只记得九王爷笑的稍稍淫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便去了。如今新帝刚刚登基,朝中局势还未稳定,将军手握重兵,自然是众人拉拢的对象,所以他刚刚回京,九王就迫不急待带他来未央阁。十年未曾回京,京城最大的妓院已成未央阁。今日未央阁四大美人聚在一起,恭迎九王与将军。关于这位将军,民间有许多传闻,传说他战无不胜,一出现在战场便令敌军胆寒,传说他谋略与武艺齐于一身,是大梁第一将才,所以先帝封他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7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二章,等闲变却徐染一来楼里四年,即为四大美人之一,那么和她们这些人的关系也不会差。徐染一走的时候她们这些人有去送她,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四大美人仍聚在一起,顾湛卿挽了挽长发,开口“小一,保重”,然后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雨,又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是的,她对在意的人,从来表现的都不在意。比如她对将军一见倾心,却还是当作不在意,比如说她把徐染一当妹妹疼爱了四年,如今她要嫁了,要离开了,她也当做不在意。淑女就是要端正,不能有太多情绪,那样就俗了。徐染一来未央阁四年,来的时候十五,落魄的像个叫花子,得亏是个美人胚子,于是阮霓便带着她,本来是想把她培养成一个大大的才女,没想到她就是不学,字是识的,其他都是放屁。她不学也没办法。不学就算了,还偏爱那些艳俗的东西,所幸是当妓,这样也无妨。她是老鸨,她不介意。苏挽落待徐染一也算不得好,她是雅妓,有些许看不起这样只卖弄风情的女子,可毕竟看着长了四年,也是有些感情,赠了一对她喜欢的红玉镯子,就算了了。徐染一就这样嫁了将军,一辆马车,一些这些年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81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三章,佳人难再得徐染一在丞相府到过得舒坦,外面的风言风语也不管不顾,专心的给自己置办嫁妆。现在京城谁人不知,四大美人徐染一,将军白颜新妾,宰相徐忆夕胞妹,要在三月和公主一同嫁入将军府,为侧妃,并且加封一品诰命夫人。她现在竟风头如此之盛。徐忆夕为她设了一个大宴,说是失散多年的亲妹终于寻了回来,庆祝庆祝。只有徐染一知道,他是想让天下人知晓,自己有多好。未曾流落到未央阁之前,她也是大家闺秀,什么不会?什么不精?七八年前一场变故,她家本来是江南一个富户,不是大富,但可称富,他们的爹是秀才出身,才华横溢,却淡泊名利,娘是普通的江南女子,婉约如丝毛雨,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却遭横祸。在清明回家祭祖的路上被山匪抢劫,爹和娘为了保全他们俩双双死在山匪刀下,徐染一和徐忆夕永远也忘不了爹娘死后的那个眼神,刻骨铭心!后来他们两便失散了。在重聚就是那天在将军府。好不容易相逢,从小到大疼爱的妹妹却已为人妾,没错,就是妾,他如今贵为丞相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当妾,所以他当天就把徐染一带回了丞相府,并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0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7-11-28

等君来

第四章,相爱穿梭将军爱了,他不爱公主了,他爱上了妓女出身的徐染一。要怎么形容那首曲子,他知道那是谈给他的,仿佛在说,鸿雁在天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高亢的曲子里流露的是缓缓的感伤,是一把就能把人抓住,再也逃不脱的感伤。那个女人在告诉自己,她爱自己。他甚至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爱自己,长相?地位?名声,这些都可以是理由,但他觉得她不是那种女人。再也没有人像她一样,在一夜颠鸾倒凤之后,保持清亮的眼神,然后牵着他的袖角,“将军,奴想嫁你”是要很爱很爱才会想嫁吧。也是要爱,才会想娶吧。那要怎样才算是爱这个女人呢,要她的时候特别用力算吗?(我很不要脸的笑了出来)白颜又开始头疼,怎么爱上她的呢?她和公主到底谁值得爱?公主等了他十年,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哪个大梁女子二十二岁还没有嫁出去?就算她是大梁唯一的公主,也有无数人在背后议论,她担着风言风语等他,难道不值得爱吗?是值得的,只是他不爱罢了,对于公主,白颜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岁那年,他一个挺身上马,她在马下,他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稚嫩的脸,就像一个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