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五)

 大家终于坐在饭桌上,这时候,旅馆的掌柜亲自走出来。那原是一个做马贩子的,一个害着气喘病的胖子,他嗓子里始终呼啸,发哑,带着痰响。他父亲传给他的姓氏是伏郎卫。他问道:


    “哪一位是艾丽萨贝特-鲁西小姐?”

    羊脂球吃惊了,转过头来回答:

    “是我。”

    “小姐,普鲁士军官立刻要和您说话。”

    “和我吗?”

    “是呀,倘若您的确是艾丽萨贝特-鲁西小姐。”

    她摸不着头脑了,思索了一下,随后爽利地说:

    “这是可能的,不过我不会去。”

    她的周围发生一阵骚动,每个人都发表意见,探究这道命令的来由,伯爵走近她跟前说:

    “您错了,夫人,因为您的拒绝是能够引起种种重大困难的,不仅对于您自己,而且甚至对于您的全体旅伴也一样。人总是从来不应当和最强的人作对的。他这种要求确实不能引起任何危险;无疑地是为了一点儿漏了的手续。”

    大家都和伯爵一致了,央求她,催促她,重复地劝告她,终于说服了她;因为谁都害怕一个冒昧举动可能带来种种麻烦。最后她说:

    “确实是为了各位,我才这样做。”

    伯爵夫人握着她的手。

    “这样,我们谢谢您。”

    她出去了。大家等着她转来吃饭。

    由于没有像这个性情暴躁的“姑娘”被人传唤,每一个人都发愁了,并且暗自预先想好些卑屈的办法,以便自己也被传唤的时候可以使用。

    不过,10分钟以后,她回来了,脸上绯红,喘得连话都说不出,而且非常生气,她吃着嘴说道:“哈,混蛋!混蛋!”全体都急于要知道底细,不过她什么也不说;末后伯爵再三盘问,她才用一种非常庄严的神气回答:“不成,那和各位没有关系,我不能说。”

    于是大家围着一个高大的汤罐坐下了,其中有一阵卷心白菜的香味散出来。他们固然受了惊慌,不过这顿宵夜却是快乐的。苹果酒的味道不错,由于省钱,鸟家两夫妇和两个嬷嬷都喝着它。其余的人叫的都是葡萄酒;戈尔弩兑叫的是啤酒。他有一套特别的方式去开酒瓶,去让酒吐出泡沫,偏着杯子去细看,接着就举在眼睛和灯光的中间去玩赏它的颜色。在他喝的时候,他那一丛大胡子本来保存了这种他心爱的饮料的色彩,现在竟像是因为受到爱抚而颤抖起来;他斜着眼光盯着他的杯子,仿佛这样就尽到了他今生今世的唯一职责。他毕生只有两件大的癖好:一件是浅颜色啤酒,而另一件是革命,竟可以说他心里想使这两件癖好能够彼此接近,并且能够彼此交融如同水乳似的,所以他确实不能尝着这一件的滋味而不念及另一件。

    伏郎卫先生两夫妇都坐在桌子的另一头吃东西,男的呢,喘得像是一个坏了的火车头,他肺部呼出吸进的气太多,以致无法在吃饭的时候谈天;不过他的女人却永远是叽叽呱呱的。她讲起自己在普鲁士人初到时得来的种种印象,他们做过的事,他们说过的话,她咒骂他们,首先因为他们害得她花了钱,其次,因为她有两个儿子从军去了。她尤其爱对伯爵夫人谈天,因为和一个有地位的夫人谈天在她是受到了宠遇。

    随后,她压低声音来说那些微妙的事了,她丈夫不时阻止她:“你别开口总好一些,伏郎卫夫人。”不过她绝不买帐,仍旧继续说下去:

    “对啊,夫人,那些人做的事不过是吃马铃薯和猪肉,以后又是猪肉和马铃薯。而且千万别相信他们都是清洁的——哈,简直不成!——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四处随意拉撒。设若您看见他们连着整天整天的操演哟;他们操演起来都在那边的一片地里:向前进,向后退,向这边转,向那边转——设若他们在他们国内至少种地,或者修路!那还罢了——但是并没有,夫人,这些军人对谁都没有益处。是不是应当由可怜的百姓养活他们使他们只去学着屠杀!——我自己不过是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老妇人,这是真的,不过我看见他们费尽气力去从早到晚在地面上踏过去又踏过来,就暗自说道:‘在世上正有好些人为了有益于人求得那么多的发明,另外好些人却费着这么多的气力来使自己可以害人!真的,难道杀人不是一件令人憎恶的事?无论是普鲁士人,是英国人,是波兰人或者是法国人。’——倘若有人在一个害过他的人身上寻报复,那是错的,因为法律惩罚寻报复的人;不过到了有人把我们的孩子当作野味一般开枪去围剿的时候,既然有人把勋章赏给那些最会摧毁我们孩子的人,所以那是对的,这又怎么说呢?——不成,您看这是怎么回事,我简直弄不懂!”

    戈尔弩兑提高嗓门说道:

    “在侵略一个爱和平的邻国的时候,打仗是一种野蛮行为;在防护祖国的时候,那是一种神圣义务。”

    老妇人低着头说:

    “对呀,防护祖国那是另外一件事,不过人难道不应当杀绝那些用打仗来寻乐的帝王吗?”

    戈尔弩兑的眼光如同着了火一样了。

    “好极了,女公民!”他说。

    迦来-辣马东先生深沉地思索起来。他虽然非常迷信出名的将官,不过这个乡下老妇人的常识却引起了他的思考:这么多的人手空着不做事自然就是坐吃山空的,若是用着这些人手在一个国家做事可以造成何等的繁荣,这么多的被人废置不用的劳动力,若是用在大规模的工业上真得要好几百华才用得完。

    不过鸟老板呢,离开座位走到旅馆掌柜身边用很低的声音和他谈话了。那胖子笑着,咳嗽着、吐着痰,他的大肚子因为身边那个人的诙谐而快乐得一起一伏地动着,后来他向他买进了六件半桶头的红葡萄酒,到明年春天普鲁士人走了以后收货。

    宵夜刚好吃完,大家乏得不成样子,都去休息了。然而鸟老板早已看到了许多事,他教妻子上了床,自己却向房门上的钥匙洞儿里贴着眼睛向外望,一会儿又贴着耳朵向外听,这样轮番地做个不停,而目的就是要发现他所谓“过道里的秘密”。

    将近在一小时之末,他听见了一阵——的声音,于是赶忙去望,终于望见了羊脂球,她披的是一件滚着白花边的蓝色山羊毛织品的浴衣,他觉得她比白天还更丰满一点。她端着一只烛台,向过道尽头那间标着很大号码的屋子走。不过旁边又有一张门也轻轻地开了,等到羊脂球在几分钟以后转来,戈尔弩兑跟在她后面了,他连坎肩都没有着,教人看见他的衬衣上背着一条背带。他们正低声谈着,随后又都停着不动。羊脂球仿佛毅然决然把守了自己的房门。不幸鸟老板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不过到末了,他们提高了嗓门,他才听见了几句。戈尔弩兑用激烈的态度坚持己见,他说:“我们瞧吧,您真没有想通,这于您算个什么?”

    她像是生气了,回答道:

    “不成,好朋友,这些事情有时候是不能做的;并且,在这儿,那是件丢人的事。”

    他无疑地简直没有懂得,就问那是为什么。于是她很生气了,更提高了音调:

    “为什么?您不懂得为什么?这时候,有好些普鲁士人在旅馆里,也许就在隔壁房子里,不懂吗?”

    他不说话了。她是不肯在敌人近边受人爱抚的,这种妓女的爱国廉耻心应该在戈尔弩兑的心上唤醒了正在衰弱的品格吧,因为他仅仅在和她拥抱了以后,就蹑着脚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去。

    鸟老板浑身都是火了,他离开了钥匙洞儿,在屋子里赶忙轻轻地一跳,戴上了棉布睡帽,就揭开了那床盖着他配偶的粗硬身躯的被盖,用一个拥抱弄醒了她,一面低声慢气地说:“你可爱我,亲人儿?”

    这时候,整个一所房子全是没有声息的了。不过一会儿之后,在一个难于确定的方位,可能是在地下室也许是在搁楼,又起了一阵有力的和单调而有规律的抽鼾声音,一种迟钝而且拖长的噪音还带有锅炉受着蒸汽压力样的震动。伏郎卫先生睡着了。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四章玄武神兽锦觅复活旭凤后昏迷了半天,醒来之时感觉身下一片冰凉,睁开眼睛看见漫天飞雪,她坐起来,环顾四周,此处大概是一个隐蔽的夹谷,地面都结了冰。锦觅自小就不怕冷,不过这回也就第一次睡在这寒冰之上,却不但不觉得寒冷,反而比先前在虞渊时感觉好多了。“奇怪,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她抚了抚心口,“我的伤好像好了许多!看来是冰雪所起之作用!可是我是如何来到此处呢?”“仙女姐姐,你终于醒了?”突然传来一个稚气的声音。锦觅环顾四周无人:“请问是何人?”“我在这里!”那个稚气继续说。锦觅顺声看去,发现一个铜钱般大小的黑色东西正从她的衣襟内攀附着纽扣爬了出来,大概是没有抓牵一个失手便掉到雪地上面,“哎呀!疼死我了!”正是刚才那个稚气的声音。“吓!”锦觅被吓得瞪了眼,后退三步,“你是……你是妖魔吗?”她低头再看时发现原来是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47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五章花神死遁(1)润玉刚给锦觅渡了很多灵力,她才醒过来,医官和太上老君都过来为锦觅诊过脉。“她情况怎么样?何时能痊愈?”“回禀陛下,水神仙上被幽冥之火所伤,本来静养半年即可。但是没想到水神仙上先前竟然用她自己的真身承载玄穹之光,据我等所知过往使用真身承载玄穹之光的上神……至今无一生还,臣恐怕水神仙上也会……”医官说着说着点怯,不敢说下去。润玉大眼瞪了一下医官。太上老君说:“医官此言差矣,我等千万年来,从未治疗过有着水神仙上这样奇特真身的上神,孤漏寡闻,当然不懂如何医治!天帝陛下,臣听闻水神仙上仍花界少主,自小生长在花界,花界环境清幽六界无一处能及,或许更适合水神仙上调养身体!再者花界有的是珍稀的圣草仙药,岂是我天界能比拟啊!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41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六章花神死遁(2)翌日,长芳主召集了众芳主和锦觅,在百花宫内召开秘密会议,百花宫周围布了结界,装成为锦觅施法疗伤的样子,实则是长芳主与众芳主商讨如何实施锦觅死遁的计划。四千多年前,花神梓芬仙逝,百花调零,敛蕊不开,十年间世上无一朵鲜花绽放,天地间颜色尽失。顾名思义,锦觅作为花神之女,她要仙逝,亦要实现此现象。但是不能开花也就等于不能结果,若然世间上没有任何果实,那世上所有靠吃果实为生的动物该如何活呢?断不能为了锦觅一己之愿就涂炭生灵阿!尤其是人界阿!对,突破点就在人界,人界既不能也不需要受天魔两界的影响!四千多年前花神仙逝之时,只有天魔两界,而人界尚未分离出去,因此,花界可借口人界不受影响,不但不对人界施行灭花之术,并反而要使其更加繁花似锦,万紫千红,以便结出更多果实以供天魔两界的必需!天界众上神对花木一晓不通,花界众芳主如何控制如何说法便全然由她们去。第二件事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1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F;cursor:auto;display:inl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6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八章情诗,请思(2).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63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九章大战劈邪一日,鎏英与暮辞正在魔界大街上闲逛,忽见一魔人神色有异,两眼发绿,突然低吼一声,伸出利爪正要袭向路人,“咻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63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九章大战辟邪一日,鎏英与暮辞正在魔界大街上闲逛,忽见一魔人神色有异,两眼发绿,突然低吼一声,伸出利爪正要袭向路人,“咻”一声,鎏英的魔骨鞭已经索住那魔人的双手。谁知那魔人稍为用力就挣脱了束缚,接着浑身散发出黑烟,暮辞挥剑挡在了鎏英前面:“小心,他好像被妖化了!”只见那魔人变成一只巨大凶兽,龙头狮身,麟脚,头生一角,毛色灰白,汗血凝霜,精鬃袅雾,峥嵘虎步。倾刻间,暮辞、鎏英及其麾下数十魔兵,刀光剑影袭向那凶兽,却只是以卵击石,螳臂当车。眼前一束熠熠焰火从人群间穿梭而过,直矢凶兽,那凶兽竟刹那臂膀展翼腾飞至半空避开了凤翎箭。来人正是魔尊旭凤,他英姿翩翩悬在半空,二话不说再度拉出凤翎箭,“咻”“咻、咻”一箭后又接连两三箭齐发,那凶兽躲避不及中了一箭,哀吼坠地,后又变为魔人,正欲拔出凤翎箭时,旭凤摊手撒出一个金丝网将那魔人罩住。那魔又突然眼发绿光,双手捧头似乎痛苦难耐,不能自己,最后倒地晕睡。“鎏英,别杀,生擒它!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67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章“小三”与“大猪蹄子”.selectTdClass{background-color:#3399FF!important}table{margin-bottom:10px;border-collapse:collapse;}td{padding:2px;}.pagebreak{display:block;clear:both!important;cursor:default!important;width:100%!important;margin:0;}.anchorclass{background:url("http://l.bst.126.net/rsc/js/ueditor/themes/default/images/anchor.gif")no-repeatscrollleftcentertransparent;border:1pxdotted#0000F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65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一章咫尺天涯“白姑娘请回吧,禺壃宫侍婢众多,少一个不,莫要让在下难做!”辟邪君道。“请辟邪君待我向尊上说一声,待我伤养好之后,我还会再来的!”锦觅说。“唉——”辟邪君无奈地摇头,转身不再理她。……月下仙人的“月老瓦舍”生意依然很好,只是没有人特意找他聊天,请教一下他关于爱情的疑问之如此类,他竟想念起只见过数面的“白姑娘”即锦觅。“叔父!”眼前这个美髯凤目的纨绔子弟当然是旭凤所化,可是他这样不免有些唐兀,毕竟月下仙人下凡后已失去仙家记忆,这只不过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叔父!”“额?这位小兄弟是叫我吗?”月下仙人正诧异是否他耳朵有问题?“对,这位老人家,您就是我的叔父!”旭凤走上前一本正经地对月下仙人说。“呔……老人家?你又叫叔父又叫老人家?我很老吗?”月下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57
香气怜人 香气怜人 2019-06-30

2019-6-30

第十二章彼岸花月亮横扫天际后静静地停泊在忘川河上空的一角,魔界的夜空依然美丽,极光宛如孔雀开屏,蝶翼飞舞,它是的撩那久违了的月亮吗?今夜唯独没有看到星星,难道它是要把这浪漫的夜空拱手让人?据凡间的传说,冥界的忘川河两岸各开着两种不同颜色的花,一边的是血一样绚烂鲜红,而另一边的是雪一样洁白无瑕,而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它们本来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花,却因此有着同一个名字——彼岸花。锦觅在凡间带了很多彼岸花的花苗到魔界,她把它们种在忘川河畔的同一岸边,红、白相交替,看上去有红色也有白色,幸好红色和白色锦觅可以分辨,虽然她看到的红色和黑色都是一样,然而看到白色还是白色。锦觅用铲子一株红一株白地相间着埋入泥中,然后施以灵力灌溉,种好的彼岸花在忘川河边随风起舞,在月色辉影之下,为魔界增添了不少浪漫的色彩。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