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六)

旅客们本来决定第二天八点起程,所以都看准钟点在厨房齐集,不过车子呢,顶棚上满是积雪,孤零零地停立在天井当中,没有牲口也没有赶车的。有人枉费气力去找他了,无论在马房里,在草料房里或者在车房里都找不着。于是所有的男人都决定到镇上去走一趟,他们出门了。走到了镇上的广场,看见礼拜堂正在广场的尽头,而两旁是许多矮房子,其中有好些普鲁士兵。他们看见的第一个正给马铃薯削皮,第二个,比较远一点的,正洗刷一间理发店,另外一个满脸的长胡子一直连到眼睛边的,吻着一个哭的婴孩,并且搁在膝头上摇着教他安静;好些胖乡下妇人,丈夫们都是属于作战部队的,用手势指点那些顺从的战胜者去做他们应当做的工作,譬如劈柴,给面包浇汤和磨咖啡之类;有一个甚至于替他的女房东,一个衰弱不堪的老祖母洗衣衫。


    伯爵诧异了,看见有一个礼拜堂小职员正从堂长的住宅里出来就向他探听。那个靠礼拜堂吃饭的耗子回答道:“噢!那些人并不凶恶;据说,那不是普鲁士人。他们都来得远一些,我不很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他们也都把妻室儿女留在自己的家乡,打仗在他们并不觉得好耍,还用多说!我很相信在他们那边很有人为着男的哭哪,而且打仗正和在我们国里一样也会在他们国里造成一种困苦。在目前,本地还没有很吃苦,因为他们都不做坏事,而且像在他们自己的家里一样做工。您可看见,先生,在穷人中间真应当互相帮助……因为要打仗的都是大人物哪。”

    这种在战胜者和战败者之间成立的真挚团结是使得戈尔弩兑生气的,他宁愿回到旅馆里闷坐,所以就抽身走了。鸟老板说了一句取笑的话:“他们正在繁殖人口。”迦来-辣马东说了一句庄重的话:“他们正在补救。”不过他们却找不到赶车的。最后才在镇上的咖啡馆找着了他,他正和普鲁士军官的勤务兵像弟兄一般同坐着一张桌子。伯爵向他质问道:

    “不是曾经吩咐您8点钟套车?”

    “一点不错,不过我又早接到了另外一种吩咐。”

    “哪一种吩咐?”

    “不用套车。”

    “这是谁吩咐您的?”

    “老天!普鲁士营长。”

    “为什么?”

    “我一点也不知道。请您去问他吧。他们禁止我套车,我呢,就不套。事情就是这样。”

    “可是他本人对您说的?”

    “不是,先生,这是旅馆掌柜照他的话吩咐的。”

    “在什么时候?”

    “昨天夜晚我正要睡的时候。”

    三个人很担忧地回来了。

    他们去找伏郎卫先生了,不过女佣人的答复是先生因为害着气喘病从来不在10点钟以前起床。并且他明确地禁止旁人在10点钟以前唤醒他,除非是发生了火警。

    他们想去看普鲁士军官了,不过那是绝对办不到的,虽然他本来就住在这旅馆里。为了民间的事,他只允许伏郎卫先生向他说话。这样一来,他们只好候着。女客回到各人的卧房去,忙着做些琐碎的事。

    尔弩兑在厨房里那座生着一炉好火的高大壁炉前面坐下了。他教人从旅馆的咖啡座内搬来了一张小桌子,一罐啤酒,于是他抽着他的烟斗,那东西在民主界中是几乎和他本人享受一种相等的尊敬的,仿佛它为戈尔弩兑服务就是为祖国服务一般。那是一枝熏得很透的海泡石烟斗,像它的主人翁的牙齿一样地黑,不过是香喷喷的,弯弯儿的,有光彩的,和他的手很亲密,并且使得他的仪表更加神气。末后,他不动作了,眼睛有时候盯着壁炉里的火,有时候盯着那层盖在他酒杯上的泡沫;他每逢喝过了一口,就吸着那些粘在髭须上的泡沫,同时得意地伸起几只瘦长的手指头儿,去搔自己那些油腻的长头发。

    鸟老板假借活动自己的腿子为名,走出去向镇上卖酒的小商人抛出了一些酒。伯爵和厂长开始谈着政治。他们预测法国的前途。一个相信要倚仗奥尔雷阳党,另一个却相信一个陌生的救国者,一个在全盘失望的时候就会出现的英雄:一个改克阑,个S-茵-达克吧,也许?或者另外一个拿破仑一世吧?哈!倘若皇子不是这样年轻该有多好!戈尔弩兑一面静听这类的话一面用懂得命运之说者的样子微笑。他的烟斗使得厨房变成芬芳的了。

    报过了10点,伏郎卫先生出来了。很快就有人询问他;不过他只能一个字也不变动地把这样的话说了两三遍:“军官对我说过:“伏郎卫先生,您要禁止明天有人替那些旅客套车。我不愿意他们没有我的吩咐就动身走。现在您听见了。这就够了。’”

    这样一来,他们想去见普鲁士军官了。伯爵教人把自己的名片送给他,迦来-辣马东把自己的姓名和一切头衔都添在伯爵的名片上。普鲁士人教人回答,说他允许这两位先生来和他说话,不过要等他吃过午饭,这就是说在一点光景。女旅客都出来了,大家尽管心绪不安却多少吃了一点。羊脂球仿佛生了病并且异样的心慌。

    大家喝完咖啡了,这时候,普鲁士军官的勤务兵来找那两位先生。

    鸟老板也和这两位结合在一起儿了,为了增加这种运动的声势,他们又打算去拉戈尔弩兑同走,不过他高岸地声言自己从不愿和日耳曼人发生任何关系,末后他又叫了一罐啤酒就回到他的壁炉边去。

    三个男人都上楼了,被人引到了旅馆那间最讲究的屋子里,那正是军官接见他们的地方,他躺在一张太师椅当中,双脚高高地翘在壁炉上,嘴里吸着一枝磁烟锅儿的长烟斗,身上裹着一件颜色耀眼儿的睡衣——这东西无疑地是从什么庸俗的有产阶级放弃了的住宅里偷来的。他不站起,不和他们打招呼,不望他们。他显出了那种属于得胜武夫的天生下流派头的绝好活标本。

    一会儿,他终于用日耳曼人的口音说着法语问道:

    “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想要动身,先生。”伯爵发言了。

    “不成。”

    “我是否可以请教这种拒绝的原故?”

    “因为我不愿意。”

    “先生,我恭恭敬敬请您查照您的总司令发给我们的护照,那上面是允许我们动身到吉艾卜去的;我想不起我们做了点什么事情要受您的严格处置。”

    “我不愿意……没有旁的……你们可以下楼去。”

    三个人鞠了躬就退出来了。

    午后的情况是凄惨的。这个日耳曼人的坏脾气,谁也不懂一点,各种各样最异样的意念搅得他们头脑发昏了。全体都坐在厨房里,想出好些虚构的事争论不休。他也许要留住他们做人质——不过目的何在?——或者拘留他们当俘虏吧?或者多半还是问他们要一笔可观的赎票费吧?想到这一层,一阵惊慌教他们发狂了。那些最有钱的都是害怕得最厉害的,他们有的是满盛着金币的钱包,他们似乎已经看见自身受到逼迫,把那些钱交到这个倨傲的丘八的两只手里,以赎回自己的生命。于是他们挖空头脑去寻觅种种合乎情理的谎语。去隐蔽他们的财富。去把自己装得贫穷,装得很贫穷。鸟老板拿下了自己那条金表链藏在衣袋里。下降的夜色增加了种种恐慌。灯点好了,这时候,在吃饭以前还有两小时,鸟太太就提议拿纸牌斗一局“三十一点”。那可是一种散心的事。大家同意了。戈尔弩兑也来参加了,由于礼貌,他事前弄熄了他的烟斗。

    伯爵洗了牌来分了,羊脂球举手就拿着了三十一点;不久,牌局的兴味压低了种种分心的畏惧。不过戈尔弩兑发现了鸟老板两口子结合着行使欺骗。

    正要快去吃饭的时候,伏郎卫先生又露面了,他用那种带着痰响的嗓子高声说道:“普鲁士军官要人来问艾丽萨贝特-鲁西小姐是不是还没有改变她的主意。”

    羊脂球站着不动,脸色是很苍白的;随后突然变成了深红,她因为盛怒而呼吸迫促了,迫促得教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末了她才嚷着说:“您可以告诉这个普鲁士下流东西,这个脏东西,这个死尸,说我永远不愿意,您听清楚,我永远不,永远不,永远不。”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8

梦卧在星光的腰背上随着它轻轻地来到万物皆静的宇宙原始森林中,历尽沧桑的老树还睡在微凉的半空中,五颜六色的树蛙还在树间做着与哪个情侣的梦,圆鼓鼓的猫头鹰也闭着眼与静谧的树林安然入睡,听见的只有溪流在轻轻地弹奏静悄悄的旋律,听见的只有花绽放的声音,听见的只有洒落的点点星光.啊!宇宙森林的清晨静谧,静谧得让所有的生命皆在微风的摇篮里安睡,静谧得让所有的星光轻抚她们可爱的脸颊.溪水在奏乐,风在盘旋,生灵在梦中漂游于盘旋起的奏乐声中,时间穿梭在花草之间,一切在轻柔的空气里进行着.于相思鸟的鸣歌声中,轻轻挥手告别梦中的伴侣与她相约将会在深邃的宇宙星宿的后花园之中携手行走,一起双手捧着满天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46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9

我和你之间,爱情清澈得像布满鹅卵石的泉水那样,像透明得看清脉络的小鱼那样,却又像那或有或无的粼粼波光,时而穿透心房,时而似透明的空气。纯洁、希盼拥抱着我们的爱情,愿望是流星飞逝牵起的一条红线。2015/06/01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234
行星故事 行星故事 2018-09-08

NO.10

我居住在你心房柳丝般的柔情、棉花糖般的甜蜜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205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妖莲不妖,红豆怎能不入骨(完篇)

1、她是昆仑山脚下那一汪湖水里生长的马蹄莲,那一日一位绝色妖姬从此路过,看她生的漂亮,不成妖简直可惜,便为她渡了些妖气,助她化成人形。她刚化成人形还是个幼童,那位绝色妖姬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她的头:“你生的这样漂亮,又在这昆仑山天地灵气汇集一起的好地方,定要好好修炼,早日成仙。”说完就飞天而去,留下一脸呆滞的她。她心里想,这位姊姊说话也忒简洁了些,什么是成仙,可以吃吗?奈何那时她的年纪尚小,不能懂修仙对妖精有多重要,才会那样不小心对一个凡人心动。修仙之人,哦不,妖,应该断绝七情六欲才能早日升天的。她独自一人长到五百年,也不知为自己取个名字,而身边,又只有她一个妖,也实在不晓得要为自己取个名字,知道遇到了南烛伊。南烛伊是个出世的诗人,一身白衣走天下,体质羸弱,生了一副好皮相。他十五岁高中状元,后来在政不为君上所喜,父母又早亡。自恃聪慧看透了这世间任何事,辞官云游天下去了。殊不知,这天下还有一事,他遇也没遇过,自然也不提看透。自然就

收藏 2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32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一章 将军与妓

临到年时,京城上下喜气洋洋,大街小巷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天气虽然冷,但却是晴的,花开了满枝,一派晴好的模样。新帝登基,免税三年,百姓乐得合不拢嘴,喜上眉梢。纷纷称颂新帝有德行。天色渐晚,未央阁开阁接客。即说到接客,就真正接来了几位贵客。新帝登基,群臣朝拜,镇守边关多年的将军也回来了。将军借与公主成婚回潮,顺便观察朝中情况。这不,刚回来就被九王爷拉来潇洒,他自幼在京城长大,后来刚与公主定下婚约,就被派去镇守边关,一守,就是十年。十年来没回京,竟不知潇洒是什么滋味,只记得九王爷笑的稍稍淫荡“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便去了。如今新帝刚刚登基,朝中局势还未稳定,将军手握重兵,自然是众人拉拢的对象,所以他刚刚回京,九王就迫不急待带他来未央阁。十年未曾回京,京城最大的妓院已成未央阁。今日未央阁四大美人聚在一起,恭迎九王与将军。关于这位将军,民间有许多传闻,传说他战无不胜,一出现在战场便令敌军胆寒,传说他谋略与武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61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二章,等闲变却

徐染一来楼里四年,即为四大美人之一,那么和她们这些人的关系也不会差。徐染一走的时候她们这些人有去送她,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四大美人仍聚在一起,顾湛卿挽了挽长发,开口“小一,保重”,然后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雨,又是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是的,她对在意的人,从来表现的都不在意。比如她对将军一见倾心,却还是当作不在意,比如说她把徐染一当妹妹疼爱了四年,如今她要嫁了,要离开了,她也当做不在意。淑女就是要端正,不能有太多情绪,那样就俗了。徐染一来未央阁四年,来的时候十五,落魄的像个叫花子,得亏是个美人胚子,于是阮霓便带着她,本来是想把她培养成一个大大的才女,没想到她就是不学,字是识的,其他都是放屁。她不学也没办法。不学就算了,还偏爱那些艳俗的东西,所幸是当妓,这样也无妨。她是老鸨,她不介意。苏挽落待徐染一也算不得好,她是雅妓,有些许看不起这样只卖弄风情的女子,可毕竟看着长了四年,也是有些感情,赠了一对她喜欢的红玉镯子,就算了了。徐染一就这样嫁了将军,一辆马车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7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三章,佳人难再得

徐染一在丞相府到过得舒坦,外面的风言风语也不管不顾,专心的给自己置办嫁妆。现在京城谁人不知,四大美人徐染一,将军白颜新妾,宰相徐忆夕胞妹,要在三月和公主一同嫁入将军府,为侧妃,并且加封一品诰命夫人。她现在竟风头如此之盛。徐忆夕为她设了一个大宴,说是失散多年的亲妹终于寻了回来,庆祝庆祝。只有徐染一知道,他是想让天下人知晓,自己有多好。未曾流落到未央阁之前,她也是大家闺秀,什么不会?什么不精?七八年前一场变故,她家本来是江南一个富户,不是大富,但可称富,他们的爹是秀才出身,才华横溢,却淡泊名利,娘是普通的江南女子,婉约如丝毛雨,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却遭横祸。在清明回家祭祖的路上被山匪抢劫,爹和娘为了保全他们俩双双死在山匪刀下,徐染一和徐忆夕永远也忘不了爹娘死后的那个眼神,刻骨铭心!后来他们两便失散了。在重聚就是那天在将军府。好不容易相逢,从小到大疼爱的妹妹却已为人妾,没错,就是妾,他如今贵为丞相怎么能让自己的妹妹当妾,所以他当天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92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四章,相爱穿梭

将军爱了,他不爱公主了,他爱上了妓女出身的徐染一。要怎么形容那首曲子,他知道那是谈给他的,仿佛在说,鸿雁在天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高亢的曲子里流露的是缓缓的感伤,是一把就能把人抓住,再也逃不脱的感伤。那个女人在告诉自己,她爱自己。他甚至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爱自己,长相?地位?名声,这些都可以是理由,但他觉得她不是那种女人。再也没有人像她一样,在一夜颠鸾倒凤之后,保持清亮的眼神,然后牵着他的袖角,“将军,奴想嫁你”是要很爱很爱才会想嫁吧。也是要爱,才会想娶吧。那要怎样才算是爱这个女人呢,要她的时候特别用力算吗?(我很不要脸的笑了出来)白颜又开始头疼,怎么爱上她的呢?她和公主到底谁值得爱?公主等了他十年,从十二岁到二十二,哪个大梁女子二十二岁还没有嫁出去?就算她是大梁唯一的公主,也有无数人在背后议论,她担着风言风语等他,难道不值得爱吗?是值得的,只是他不爱罢了,对于公主,白颜的记忆停留在十五岁那年,他一个挺身上马,她在马下,他居高临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2 阅读 27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五章 与她同床

说实话白颜真的有点恶心,她被多少个男人要过,连皇上都与她同过床!同时又对安长乐心怀愧疚,大婚那晚,他要她的时候她轻轻颤抖,他知道她疼,看着喜帕上的落红多半有些喜悦,下意识拿她跟徐染一比较,说真的,在德行方面徐染一不如她一半。但是他在徐染一房里又换了个人,不停的要,没和她说过话,进来就是吻,摸,然后开始脱她的衣服,她热烈回应,是不是都感觉到自己的爱情,轻贱,不值一提,他有一次跟她说“生来为娼,终生为妓”她痴痴的笑,眼神迷离,像沉溺在一场梦里,不肯醒来。徐染一第一次接客,那时候她还不是四大美女,没有多大名气,接了一个看起来很好看的男子,收了一笔不菲的钱。那天阮霓给她用了药,她只知道自己当时的样子非常放浪,从此以后就不把自己当回事,也不相信以后会遇见爱的人,她作践自己,除了顾湛卿没有人心疼她。她自己也不心疼自己。靠在一股颓废的美徐染一成了四大美人最末。从前她也是视贞洁如命的女子,可现在还不是沦落为妓,日子得过且过,不求荣华富贵,但求现世安稳。她只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264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9

第六章 守住玉门关

白颜去了战场,情况却没有好转,他只能守住玉门关。他尽力只能守住玉门关,对方将领是一个以前从未听过的将军,年纪不大,特别有才,行兵有章有度,丝毫不逊色于他,这场仗,他不知道能不能胜。心一慌,就更节节败退,他暂时只能守住玉门关。朝中上下人心惶惶,连白大将军都只能守住玉门关,哪天玉门关破了怎么办?粮草和饷银还有,但玉门关此时忽然连着下起了大雨,一下就是五天,像瓢泼一样的大雨,把敌军冲的士气低落,也把我军冲的士气低落,整个玉门关都笼罩在泥泞里。白颜却忽然想要出奇制胜,夜里带了一队人偷袭敌军,那位有才的敌军将军也和他想到一块儿了,两军在大道上相遇,杀得落花流水,到处都是血。那一仗旗鼓相当,并且从那以后敌军似乎安生了些,白颜就一直守着玉门关,没想到的是,安生没多久,敌军派人来谈判,谈判的内容是,把长乐公主嫁给他们的将军,他们就保证在这位将军有生之年不再来犯,保持和睦。可谁人不知,大梁唯一的公主,安长乐,已是大梁第一将军白颜的妻。白颜差点没把桌子掀翻,“

收藏 1 推荐 1 评论 6 阅读 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