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六)

旅客们本来决定第二天八点起程,所以都看准钟点在厨房齐集,不过车子呢,顶棚上满是积雪,孤零零地停立在天井当中,没有牲口也没有赶车的。有人枉费气力去找他了,无论在马房里,在草料房里或者在车房里都找不着。于是所有的男人都决定到镇上去走一趟,他们出门了。走到了镇上的广场,看见礼拜堂正在广场的尽头,而两旁是许多矮房子,其中有好些普鲁士兵。他们看见的第一个正给马铃薯削皮,第二个,比较远一点的,正洗刷一间理发店,另外一个满脸的长胡子一直连到眼睛边的,吻着一个哭的婴孩,并且搁在膝头上摇着教他安静;好些胖乡下妇人,丈夫们都是属于作战部队的,用手势指点那些顺从的战胜者去做他们应当做的工作,譬如劈柴,给面包浇汤和磨咖啡之类;有一个甚至于替他的女房东,一个衰弱不堪的老祖母洗衣衫。


    伯爵诧异了,看见有一个礼拜堂小职员正从堂长的住宅里出来就向他探听。那个靠礼拜堂吃饭的耗子回答道:“噢!那些人并不凶恶;据说,那不是普鲁士人。他们都来得远一些,我不很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他们也都把妻室儿女留在自己的家乡,打仗在他们并不觉得好耍,还用多说!我很相信在他们那边很有人为着男的哭哪,而且打仗正和在我们国里一样也会在他们国里造成一种困苦。在目前,本地还没有很吃苦,因为他们都不做坏事,而且像在他们自己的家里一样做工。您可看见,先生,在穷人中间真应当互相帮助……因为要打仗的都是大人物哪。”

    这种在战胜者和战败者之间成立的真挚团结是使得戈尔弩兑生气的,他宁愿回到旅馆里闷坐,所以就抽身走了。鸟老板说了一句取笑的话:“他们正在繁殖人口。”迦来-辣马东说了一句庄重的话:“他们正在补救。”不过他们却找不到赶车的。最后才在镇上的咖啡馆找着了他,他正和普鲁士军官的勤务兵像弟兄一般同坐着一张桌子。伯爵向他质问道:

    “不是曾经吩咐您8点钟套车?”

    “一点不错,不过我又早接到了另外一种吩咐。”

    “哪一种吩咐?”

    “不用套车。”

    “这是谁吩咐您的?”

    “老天!普鲁士营长。”

    “为什么?”

    “我一点也不知道。请您去问他吧。他们禁止我套车,我呢,就不套。事情就是这样。”

    “可是他本人对您说的?”

    “不是,先生,这是旅馆掌柜照他的话吩咐的。”

    “在什么时候?”

    “昨天夜晚我正要睡的时候。”

    三个人很担忧地回来了。

    他们去找伏郎卫先生了,不过女佣人的答复是先生因为害着气喘病从来不在10点钟以前起床。并且他明确地禁止旁人在10点钟以前唤醒他,除非是发生了火警。

    他们想去看普鲁士军官了,不过那是绝对办不到的,虽然他本来就住在这旅馆里。为了民间的事,他只允许伏郎卫先生向他说话。这样一来,他们只好候着。女客回到各人的卧房去,忙着做些琐碎的事。

    尔弩兑在厨房里那座生着一炉好火的高大壁炉前面坐下了。他教人从旅馆的咖啡座内搬来了一张小桌子,一罐啤酒,于是他抽着他的烟斗,那东西在民主界中是几乎和他本人享受一种相等的尊敬的,仿佛它为戈尔弩兑服务就是为祖国服务一般。那是一枝熏得很透的海泡石烟斗,像它的主人翁的牙齿一样地黑,不过是香喷喷的,弯弯儿的,有光彩的,和他的手很亲密,并且使得他的仪表更加神气。末后,他不动作了,眼睛有时候盯着壁炉里的火,有时候盯着那层盖在他酒杯上的泡沫;他每逢喝过了一口,就吸着那些粘在髭须上的泡沫,同时得意地伸起几只瘦长的手指头儿,去搔自己那些油腻的长头发。

    鸟老板假借活动自己的腿子为名,走出去向镇上卖酒的小商人抛出了一些酒。伯爵和厂长开始谈着政治。他们预测法国的前途。一个相信要倚仗奥尔雷阳党,另一个却相信一个陌生的救国者,一个在全盘失望的时候就会出现的英雄:一个改克阑,个S-茵-达克吧,也许?或者另外一个拿破仑一世吧?哈!倘若皇子不是这样年轻该有多好!戈尔弩兑一面静听这类的话一面用懂得命运之说者的样子微笑。他的烟斗使得厨房变成芬芳的了。

    报过了10点,伏郎卫先生出来了。很快就有人询问他;不过他只能一个字也不变动地把这样的话说了两三遍:“军官对我说过:“伏郎卫先生,您要禁止明天有人替那些旅客套车。我不愿意他们没有我的吩咐就动身走。现在您听见了。这就够了。’”

    这样一来,他们想去见普鲁士军官了。伯爵教人把自己的名片送给他,迦来-辣马东把自己的姓名和一切头衔都添在伯爵的名片上。普鲁士人教人回答,说他允许这两位先生来和他说话,不过要等他吃过午饭,这就是说在一点光景。女旅客都出来了,大家尽管心绪不安却多少吃了一点。羊脂球仿佛生了病并且异样的心慌。

    大家喝完咖啡了,这时候,普鲁士军官的勤务兵来找那两位先生。

    鸟老板也和这两位结合在一起儿了,为了增加这种运动的声势,他们又打算去拉戈尔弩兑同走,不过他高岸地声言自己从不愿和日耳曼人发生任何关系,末后他又叫了一罐啤酒就回到他的壁炉边去。

    三个男人都上楼了,被人引到了旅馆那间最讲究的屋子里,那正是军官接见他们的地方,他躺在一张太师椅当中,双脚高高地翘在壁炉上,嘴里吸着一枝磁烟锅儿的长烟斗,身上裹着一件颜色耀眼儿的睡衣——这东西无疑地是从什么庸俗的有产阶级放弃了的住宅里偷来的。他不站起,不和他们打招呼,不望他们。他显出了那种属于得胜武夫的天生下流派头的绝好活标本。

    一会儿,他终于用日耳曼人的口音说着法语问道:

    “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想要动身,先生。”伯爵发言了。

    “不成。”

    “我是否可以请教这种拒绝的原故?”

    “因为我不愿意。”

    “先生,我恭恭敬敬请您查照您的总司令发给我们的护照,那上面是允许我们动身到吉艾卜去的;我想不起我们做了点什么事情要受您的严格处置。”

    “我不愿意……没有旁的……你们可以下楼去。”

    三个人鞠了躬就退出来了。

    午后的情况是凄惨的。这个日耳曼人的坏脾气,谁也不懂一点,各种各样最异样的意念搅得他们头脑发昏了。全体都坐在厨房里,想出好些虚构的事争论不休。他也许要留住他们做人质——不过目的何在?——或者拘留他们当俘虏吧?或者多半还是问他们要一笔可观的赎票费吧?想到这一层,一阵惊慌教他们发狂了。那些最有钱的都是害怕得最厉害的,他们有的是满盛着金币的钱包,他们似乎已经看见自身受到逼迫,把那些钱交到这个倨傲的丘八的两只手里,以赎回自己的生命。于是他们挖空头脑去寻觅种种合乎情理的谎语。去隐蔽他们的财富。去把自己装得贫穷,装得很贫穷。鸟老板拿下了自己那条金表链藏在衣袋里。下降的夜色增加了种种恐慌。灯点好了,这时候,在吃饭以前还有两小时,鸟太太就提议拿纸牌斗一局“三十一点”。那可是一种散心的事。大家同意了。戈尔弩兑也来参加了,由于礼貌,他事前弄熄了他的烟斗。

    伯爵洗了牌来分了,羊脂球举手就拿着了三十一点;不久,牌局的兴味压低了种种分心的畏惧。不过戈尔弩兑发现了鸟老板两口子结合着行使欺骗。

    正要快去吃饭的时候,伏郎卫先生又露面了,他用那种带着痰响的嗓子高声说道:“普鲁士军官要人来问艾丽萨贝特-鲁西小姐是不是还没有改变她的主意。”

    羊脂球站着不动,脸色是很苍白的;随后突然变成了深红,她因为盛怒而呼吸迫促了,迫促得教她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末了她才嚷着说:“您可以告诉这个普鲁士下流东西,这个脏东西,这个死尸,说我永远不愿意,您听清楚,我永远不,永远不,永远不。”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7

人间的冬

深冬了,那些美丽的树,叶子终于落完了,那些常青的树,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叶子从深绿变成黄绿的,但这种颜色依旧美丽动人。道路两旁一片清静而荒芜的景象,没有叶子的树,那些树枝毫无规则地倾斜着,似乎已经陷入了冬天的深处。在这美好的植物上面,天空还是那么灿烂与斑斓,给这漫无边际的荒芜带来一丝色彩。在大地上很大的范围内存在着很多事物,那些我们看见的和看不见的,感知的和无法感知的,都在这世间的任何地方。就像我们周围有很多人,我们在各自的生活里都有不同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又会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我们看不见很多生命的存在,却可以用心灵去感知。这也是冬天所带给我的无限遐想和人文关怀。寒风刺骨,已经看不到飞鸟了,大概早已迁移南方过冬了。那些美好的植物可能也禁受不住寒冷的折磨,已经潜伏到大地的深处。我不知道除了寒冷之外,冬天和春天的区别还在哪里,可能是我的观察太过简单,可能我并不了解季节的定义是什么,也可能是我对这世间的一切事情都浅尝辄止。我似乎总对冬天产生一种厌倦,可能是因为怕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51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7

《西游记》:人生道路,就是一场西游之路

很小的时候,一到暑假寒假电视里就会播放《西游记》,那些孙悟空降妖除魔的画面至今还历历在目,那时候,常常会和几个小伙伴一起看,那些场景记忆犹新。每个人在童年里所看到的事物都会影响以后的人生,那些经历是后来在生命里触及不到的。那些童真和幻想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岁月的痕迹里渐行渐远,直到成年后就完全追寻不到童年时期的那份纯真和热爱了。这个世界很大,大的我们可以去很多地方,又大的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在自己仅有的狭小空间里不停走动,画地为牢,没有所谓的日行千里,或者这世界上真的有人日行千里,但大多数人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原地打转。小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可以去很多地方,可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便会觉得这个世界在变小,小到我们只能在自己的空地里。所以我们总是想打破什么,改变什么,我们不停前进,向更远的远方前进,可远方真的有美丽的景色吗?有的人找到了,而有的人还在不断追逐的过程之中。人的一生忙忙碌碌,到底在追求什么?美好生活,物质追求,精神世界?可当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16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8

追忆之十一

芦蒿掩饰深睡已久的青冢麦芒刺痛卧梦入眠的稚马我是存希流火,牝马蹁跹你是娉婷歌姬,诉梦喋喋梦曦翻弄流沙撩拨青云天池眼眸是耸入云集的流露你是比象牙塔还要碧绿通透的天河是赤红之瞳,铁水驻扎苍空的魄力是无由降落地天边的酱紫你是星星到达之前枕边的轻语是亘古星辰上的许愿是比舒心夜晚还要畅意的夜晚滩涂之上的群鸟,飞啄绯红的火烈鸟都是你熊熊烈火的心明攀缘的枝蔓是紧绕心扉间的绚烂之光哦,我的女友被荆棘冠冕的凌霄狂奔追赶,我的梦莹天地的息变又怎会戛然你的明晰星茫是无涯的宣誓历史压碾的青痕我曾是紧紧跟随跟随你的仿佛是行为替换了情感哦,我吐出光辉的云烟希望你是信仰之名的自由女神我永远都是佝偻匍匐的守墓人蓝色大海的每一寸肌肤都曾是你气息的笼罩如果说你是魅力无边的太阳那么,为何我收集不了你的一丝清香?朱聪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60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8

繁华落幕,为谁流许情愁

曾经的落日柔情,谁许谁繁华一片,晚霞谁又许谁歌舞一曲;晕红的阳光如同风雨一样微风袭来,白云灰灰蒙,眼前的一切却显得那么黑暗;“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谁又在谁眼前,擦肩而过,谁又许谁流年飞扬。【小桥流水】走在乡村体会那种未曾熟悉的味道,落日你我是那样的久违。紧闭双眼看见的却是你温柔的眼神,令人心醉神往。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水流淌在心间却殊不知其中韵味。千载悠悠故,落花无情更盛花开落。江山回望,夜阑冰河。满赋伦常,却难领江山味。【人走茶凉、何处论天涯】天涯路,漫长夜谁人知晓梦幽怜。落日在花开的季节,昙花只是一现。拖着疲惫的身躯为着曾经拥有的誓言而傻傻的等候。那年,想见于天涯路,今,陌路与指尖划过。人生岁月梦如多,却不懂其中把握。相识于天涯,陌路于心间。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44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湘春夜月

自销魂,那一抹青色如春。站在高阁览看山岭黄昏。晚霞的画面,让我又见雪染初新,凝眸之间勾月照微辰。最爱腊梅初艳时节的瑞雪,犹胜千番暖意,我只顾红尘。哪一方傲立芳纯。记经年旧事,多多少少,都付离痕。孤瞭峰回,那一刻,真情未尽,却似流云。碧墨渐寒,心也如箭,空夜夜相思难诉,黯然重温之中。天涯咫尺,更那堪三十青春!虽然怕冷月误一程冰雪,但也想回味梅香瘦损,我心依旧而今。绝迹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72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相思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冉柒月反复念着王维这首《相思》,眼泪却啪嗒啪嗒的溢出眼眶,打湿了掌心的两颗红豆。意识到眼泪滴落在了红豆上,她赶忙从袖口抽出手帕擦拭,生怕这宝贝会坏掉。这可是他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了……我是个没娘的孩子,听奶娘说娘亲为了生我难产而死。幸运的是父亲对娘亲感情深厚,没有再娶过。所以我成了家里唯一的一个孩子,全家拿我当宝。父亲此生期望便寄托于我身上,全然不顾及我是个女儿身,八岁起就将我打扮成男孩模样,从小逼我习武读书。连家门都不让出,说是怕我贪玩。每次我一不做功课他就打我,虽然疼我从来不哭,我想父亲也不好受,这都是因为我害娘亲死了的原因,让他总是一个人。然而父亲今天去隔壁县谈一笔大生意,听管家说晚上才回,所以我就偷溜出来。那是一个阳光极好的午后,我一时贪玩溜出家门,丫鬟下人都没有带上,独自来到集市上。集市上的人不少,很热闹,那是我第一次独自出门。“不好意思啊!”突然我被一个大汉猛撞了一下,大汉笑着道歉。“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673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爱的萌芽

我相信越是寡言少语,看似冷漠无情的人,她的内心越是激情澎湃,热情似火。为什么我会说出这种话语,那是因为我本人就是一位沉默不语的人。我也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一位美少女了,体态丰腴。(这么说不够恰当,我也只有胸部丰满而已了)高中期间我是一名寄宿生,选择寄宿并不是因为离家远而是我想过过独立的生活。寄宿看似这样就有了更多和同学们接触的机会,可我总是独来独往,每天不到不得已我都不知道开口说话是什么滋味。我内心非常喜欢在学校的生活,每天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宿舍。走进教室,我立马感到喜悦,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其实我学习成绩一点也不好,在同学、老师眼里我也永远是那个默默无名的学生。我就是喜欢坐在教室里的感觉,我也在认真听讲。不过我总会在听讲的同时,来一次思想的漫游。有一次上物理课,我正在入迷的幻想着我美好的未来时光,我成了一位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正津津有味地在欣赏着一位位穿着我亲手设计的漂亮婚纱在舞台中走秀呢!吉祥!物理老师竟然叫我起来回答问题。记不清问的是什么问题了,本来我对物理就一窍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7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泛黄的旧照,不褪色的记忆

老照片里,有旧时光。在数码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照片都穿上安徒生笔下的红舞鞋,随更新的速度疯狂起舞让人唯见一抹影子,难免记忆模糊。而黑白胶片的时代,照片少,但张张都充满浓情,令人眷恋。旧照片会日渐泛黄,但承载的旧时光、旧记忆却会日渐鲜亮。只因旧照片是时间的载体,又摄影人的情谊封存。“春花,秋日,冬雪。岁月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消逝。”三毛如是说。老照片极美,在于它的时间沉淀,在于它的必然泛黄,因而后人才可见其情愫,才可借旧照泛黄的留白,去想念那个时代,那般温情。“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我们在老照片里看见民国那个有风骨的时代正在归来,看见城楼的疏影,四合院的风情只有泛黄的照片才能留白,只有留白才能予人想象,只有想象才能唤醒记忆。在电子照片泛滥的时代里,老照片日渐式微,唯有找寻旧照片中的情感,方可使旧照片与数码相片分庭抗礼。去翻旧照,那开国大典的气势重回眼前,民国女子旗袍倩影重现,晚清时的炮火轰鸣,中国的屈辱无助再度呈现……历史就是旧照片的情感再现。忘记历史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6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十二月的风

起风的傍晚。风似乎把人吹成了裸体。街上的人也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美女们的衣着依旧摇曳生姿。下班的人们,一个个形色匆忙地与风比赛,都想赶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中,把寒冷的风关在外面。我走在街道上,看到前面的自行车在风中缓慢地前进着,骑车的女子用力地蹬着自行车,后边坐着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看上去非常可爱。她倚在妈妈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抱着妈妈,看上去无比幸福和温暖。由于是在风中前行,他们的速度极慢。当我走路的速度与他们同步时,才明白了小女孩为何紧紧地抱着妈妈。原来是妈妈的上衣没有扣子,小女孩用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护住了妈妈的衣服。我看后心里暖暖的,一个小小的女孩这么懂事乖巧。虽然自己也冷得瑟瑟发抖,但还是拼命地捂紧妈妈的衣服。小女孩的手已经冻得通红,但还是情愿为妈妈分担这寒冷中的一份幸福。她的脸可爱而且幸福,坚定而温暖,似乎认定为妈妈捂紧衣服是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她眼神里的稚嫩和明媚,不由得叫人心生怜悯。有句话说的好,“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52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山水之间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的这首《江雪》,写出了山,写出了水,写出了山和水的对话,进而推出了对人间的叩问,他蕴含了自己的无限生机和对自己心灵的表达。奔流,滋润万物,却又蕴藏着更大的智慧,没有一个固定的世俗范畴,更多的意义是对人间山水的抒发和真情的流露。“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究竟是山更深远还是水更辽阔,关于山水,古往今来,不少仁人志士,僧人侠侣,都有自己最深刻的解读。山的仁,在于它能够容纳既能容纳树木河流,又能容纳草木繁花,既愿意有狼鸣犬吠,又愿意有天籁蝉鸣。每一座山都愿意相拥而眠,也愿意孤独存活,在天空之下,祥云之上,以最傲然的姿态存在着,不问朝夕。而水的灵动是智慧的,欣欣向荣的。在不眷恋过往,不相信宿命的流动中始终保持着前行的姿态,盘旋于礁石,带来树枝,树叶,一切有生命的事物也随它奔流而来。毋庸置疑,是这些事物教会了水成长,用万物卓尔不群的方式独立着,苟同着,万物皆光明,皆有希望和未来。但水似乎比山更深知世事变化的心境,懂得前进

收藏 1 推荐 1 评论 0 阅读 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