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脂球(十)

  戈尔弩兑一直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做一个手势,并且像是沉没在一些很严肃的思想里,偶尔用一个气忿得很的动作捋着自己的长胡子如同想再拉长一点似的。末了,在12点光景人都快要分手的时候,鸟老板正晃着身子摇摇摆摆,忽然拍着戈尔弩兑的肚子一面结结巴巴向他说:“您并不开开玩笑,今天晚上,您什么也不说吗,公民?”但是戈尔弩兑突然抬起了脑袋,用一阵亮得怕人的眼光向全体扫视了一周,他说:“我说你们各位刚才都做了一件很可耻的事!”他说完站起来,走到了门口又说一遍,“一件很可耻的事!”末了他走了。

    开初,这像是对他们泼了一头的凉水,鸟老板吃了一惊呆呆地待着,不过随后他恢复了稳定态度,突然弯着身子笑起来一面重复地说:“他们都太大意了,老朋友,他们都太大意了。”这时候,人们都不懂得他的意思,于是他叙述了“过道里的秘密”。这样使大家重新哄堂地大笑了一阵。那些贵妇人快活得如同痴婆子似的。伯爵和迦来-辣马东先生连眼泪都笑出来。他们简直不能相信这样一件事。

    “怎样!您确有把握?他当初想……”

    “我告诉各位那原是我亲自看见的。”
 
    “而她拒绝了……”

    “因为普鲁士人就住在旁边的屋子里。”

    “不可能吧?”

    “我向您发誓。”

    伯爵透不过气来了。实业家用双手捧着肚子。鸟老板接着说道:

    “各位明白了,所以今天晚上,他并不认为她是滑稽的,简直一点也不。”

    三个人又都再笑起来,直笑得心里都不好受,都透不过气来。

    大家就是这样分手了。不过鸟夫人的格性是和荨麻样的,到了两夫妇刚刚躺下去的时候,她向丈夫指出了迦来-辣马东家那个娇小的坏东西在整个晚上一直假笑:“你得知道,娘儿们到了心爱着军人时候,不管那是法国人或者普鲁士人,在她们看来全是一样的。这是不是一种怜悯的意思,我主上帝!”

    整整的一夜,在过道的黑暗中间,如同战栗似地传出一阵阵的轻微声息,那是仅仅教人察觉得到的,像是一阵阵的呼吸声,一阵阵赤脚的触地声,一阵阵无从捉摸的摩擦声。人都显然是睡得很迟的,因为有好些光线从各处屋子门底下的缝儿里长久地漏到了外面。香槟酒真有它的效力,据人说,它是扰乱瞌睡的。

    第六天,冬天的明亮太阳把积雪照成教人目眩的了。那辆终于套好了的长途马车在旅馆门外等着,一大群白的鸽子从它们的厚而密的羽毛里伸着脑袋,亮出它们那种瞳孔乌黑的玫瑰色眼睛,稳重地在六匹牲口的脚底下散步,向着牲口撒下的热气腾腾的粪里边寻觅它们的营养物。

    赶车的披上羊皮大衣,坐在车子头里的坐位上安闲地衔着烟斗,所有的人全是喜笑颜开的,匆匆忙忙让人包好为了在剩下的路程上去用的食品。

    人都只等候羊脂球来就开车。她终于出现了。

    她像是有点不安定,不好意思,后来她胆怯地向她的旅伴们走过来,旅伴们却在同一动作之下把身子偏向另一面,如同都没有望见她似的。伯爵用尊严的神气搀着他妻子的胳膊,使她远远地避开那种不清洁的接触。

    胖“姑娘”觉得心下茫然,停着不前进了,随后集中了全部勇气,她才卑屈地轻轻道出一声“早安,夫人”,走到厂长夫人的近边,那一个只用头部表示一个倨傲的招呼,同时还用一种失面子的人的眼光望着。大家都像是忙碌的,而且离开她远远站着,仿佛她的裙子里带来了一种肮脏。随后人都赶到了车子跟前,她单独地到得最后,静悄悄地重新坐上了她在第一天路上坐过的那个位子。

    大家都像是看不见她,认不得她;不过鸟夫人远远地用怒眼望着她,同时用低声向她丈夫说:“幸而我不同她坐在一条长凳上。”

    那辆笨重的马车摇晃起来,旅行又开始了。

    开初,谁都不说话。羊脂球不敢抬起头来。同时觉得自己对于同车的人怀着愤慨,觉得自己从前让步是受了委屈的,是被普鲁士人的嘴唇弄脏了的,然而从前把她扔到普鲁士人怀抱里的却是这些同车旅伴的假仁假义的手段。

    但是伯爵夫人偏过头来望着迦来-辣马东夫人,不久就打破了那种令人难堪的沉寂。

    “我想您认得艾忒来尔夫人,可对?”

    “对呀,那是我女朋友当中的一个。”

    “她多么娇媚哟!”

    “真教人爱哟!是一个真正的出色人物,并且知识很高,连手指头儿上都是艺术家的风度,唱得教人忘了忧愁,又画得尽善尽美。”

    厂长和伯爵谈着,在车上玻璃的震动喧闹当中偶然飞出来一两个名词:“息票——付款期限——票面超出额——期货。”

    鸟老板偷了旅馆里的一副旧纸牌,那是在那些揩得不干净的桌子上经过五六年的摩擦变成满是油腻的,现在他拿着这副牌和妻子斗着一种名叫“倍西格”的斗法。

    两个嬷嬷在腰带上提起那串垂着的长念珠,一同在胸脯上划着十字,并且她们的嘴唇陡然开始活泼地微动起来,渐渐愈动愈快,催动她们的模糊喃喃声音如同为了一种祈祷的竞赛,后来她们不时吻着一方金属圆牌,重新再划十字,再动口念着她们那种迅速而且不断的模糊咒语。

    戈尔弩兑坠入沉思了,没有动弹。

    在路上走过了三小时,鸟老板收起了纸牌,他说道:“饿了。”

    于是他妻子摸着了一个用绳子缚好的纸包,从中取出了一块冷的牛仔肉。她仔仔细细把它切成了一些齐整的薄片儿,两口子动手吃着。

    “我们是不是也照样做。”伯爵夫人说。有人同意了,于是她解开了那些为了两家而预备的食品。那是装在一只长形的陶质钵子里的,钵子的盖上塑着一只野兔,表示那盖着的是一份野兔胶冻,一份美味的冷食,看得见一些冻了的猪油透在那种和其他肉末相混的棕色野味中间,像是许多雪白的溪涧。另外有一方用报纸裹着的漂亮的乳酪干,报纸上面印的“琐闻”的大字标题还在它的腴润的表面上保留得清清楚楚。

    两个嬷嬷解开了一段滚圆的香肠,那东西的蒜味儿很重,戈尔弩兑把两只手同时插进了披风的两只大衣袋,从一只衣袋里取出了四个熟鸡蛋,从另一只里取出了一段面包。他剥去了蛋壳扔到脚底下的麦秸当中,就这样拿着蛋吃,使得好些蛋黄末儿落在他那一大簇长胡子当中像是好些星星一般挂着。

    羊脂球在慌忙中起床的时候是什么也没有打算的,现在望着这些平平静静吃东西的人,她气极了,因为愤怒而呼吸迫促了。开初,一阵骚动的暴怒使得她肌肉痉挛,她张开了嘴预备把一阵升到嘴边的辱骂去斥责他们的行为,不过因为愤怒扼住了嗓子,她简直不能够说话。

    没有一个人望她,没有一个人惦记她。她觉得自己被这些顾爱名誉的混帐东西的轻视淹没了,当初,他们牺牲了她,以后又把她当作一件肮脏的废物似的扔掉。于是她想起她那只满是美味的提篮,那里面本来盛着两只胶冻鲜明的子鸡,好些点心,好些梨子和四瓶波尔多的名产红葡萄酒,第一天通通被他们饕餮地吃喝得干干净净。末后,她的愤慨如同一根过度紧张的琴弦中断了似的忽然下降了,她觉得自己快要哭了。她使出了惊人的努力,镇定了自己,如同孩子一般吞住自己的呜咽,但是眼泪出来了,润湿了她的眼睑边缘,不久两点热泪从眼睛里往外流,慢慢地从颊部往下落,好些流得更迅速一些的眼泪又跟着来了,像一滴滴从岩石当中滤出的水,有规则地落到了她胸脯突出部分的曲线上。她直挺挺地坐着,眼光是定着不动的,脸色是严肃而且苍白的,她一心希望不至于有人看见她。不过伯爵夫人偏偏瞧出来了,用一个手势通知了丈夫。他耸着肩膀仿佛就是说:“您要怎么办,这不是我的过错。”鸟夫人得胜似的冷笑了一声,接着就低声慢气地说:“她哭自己的耻辱。”

    两个嬷嬷把剩下的香肠用一张纸卷好了以后,又开始来祷告了。

    这时候,戈尔弩兑正等着那四个鸡蛋在胃囊里消化,他向对面的长凳底下伸长着双腿,仰着身子,叉着胳膊,如同一个人刚刚找着一件很滑稽的玩意儿一般因此微笑,末了他开始用口哨吹起了《马赛曲》。

    所有的脸儿都变得暗淡了。这首人民的军歌显然使得同车的人很不开心。他们都变成神经质的了,受到刺激了,并且如同猎犬听见了手摇风琴一般都像是快要狂吠了。戈尔弩兑看出了这种情况,他的口哨就吹个不停了。甚至于有时候,他还轻轻地哼着好些歌词:

    至情,爱国的神圣的至情,

    你来领导支持我们的复仇之手,

    自由,我们十分宝贵的自由,

    你带着你的防护者来战斗!

    路上的雪冻成比较坚硬的,车子走得比较快了,经过旅行中的好些惨淡的钟点,在傍晚的时候颠簸晃动个不停,再后些时,车子里变成了黑暗世界,一直走到吉艾卜为止,戈尔弩兑始终用一种猛烈的不屈不挠态度吹着他这种复仇意味的单调口哨,强迫那些疲倦而且生气的头脑从头到尾地倾听他的歌唱,去记忆每一句被他们注意节奏的歌词。

    羊脂球始终哭着,并且不时还有一声忍不住的呜咽,在两段歌词的间歇中间在黑暗世界里传出来。  

120 字之内
全部评论(0)
推荐阅读,请笑纳
文艺少女 文艺少女 2018-09-07

关于抽烟

我最早抽烟是在七岁,说是七岁,其实我也记不清楚那是几岁了,记忆里那是个冬日,艳阳高照,我们一群小孩子在我们的老屋里,有个大哥哥,教我们抽烟。他给我们一人抽了一口,味道早已经记不清了,很无所谓的样子。第二次抽烟,在一个阴雨天,红土沾了雨水,变得粘腻,我和老弟,还有表哥,蹲在外婆家的后山脚下抽烟,抽的是七匹狼,也许是红双喜,表哥教我抽烟,用力吸进去,然后吐出来,他抽烟的样子行云流水,烟气从他的嘴里弥漫出来,遮住了他的脸。我却不行,做不到他那么潇洒,抽了一口,味道苦涩不堪,只一口便呛的不行,手中的烟丢在脚下,耳边是表哥的嘲笑声。后来我上了初中,班上的男孩子通通都会抽烟,我坐在后排,经常能看到他们抽烟,记得很清楚的一次,好像是他们凑钱买了一包昂价的烟,一支五块,几个人围在一起贪婪的抽着,烟的味道很快扩散,飘到我的鼻子里,真好闻。再后来我出了学校,进了社会,遇到了一个烟不离手的男孩子。第一次见面,在出租屋,他是房东的儿子,和我叔叔很熟,到我们这里来说话,看到我放在桌上的铅笔芯,那个装铅笔芯的

收藏 1 推荐 0 评论 1 阅读 37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7

当你老了

你是否还记得儿时的自己?也许是“顶”着高高的冲天炮,向妈妈撒娇要买棒棒糖的“磨人精”;也许是在午休时偷偷穿妈妈的高跟鞋的“臭美猴”;也许是吃糖果把糖黏满整张脸的“小邋遢”;也许是每分每秒都要跟在妈妈身后的“跟屁虫”。时光荏苒,流水似年,远去的尘封往事历历在目。儿时同妈妈一起玩耍的情景,犹如行云流水般在我的生命旅途中流淌。第一次去公园,我激动的乱跑乱跳,我在前,妈妈在后,她总是说我跑得快,她追不到。长大些,才明白,她担心我摔倒,故意让着我。第一次去肯德基,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害怕的躲在她身后,她像我的一片天。长大些才知道,她也从未去过那里。第一次去幼儿园,我拽着她的衣摆不让她走,哭着闹着要回家,她骗我说去上厕所,要我等她,后来我哭了好久,老师怎么劝都没用,最后哭累了,睡着了。长大以后才听说,她在幼儿园附近待了一天,都是因为担心我啊!眨眼间,我也即将成年,个头也比她高出了很多。阳光下,可以看到她已为我操劳出了许多银发。时光总是悄悄的伴随我们慢慢老去,偷走我们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70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7

茶欢•清欢

人越长大,口味或是喜好就越跟小时候不一样。我记得小时候喜欢喝红茶,因为红茶醇厚,一入口,茶香在口腔中炸裂,香气瞬间就被输送到整个腹腔。现在却喜欢喝绿茶,绿茶比红茶苦涩,回甘慢,不会马上回味出绿茶的甘甜。以前的我,连绿茶的饮料都不肯喝上一口。现在和以往大不同,非绿茶不喝。绿茶清新淡雅,苦涩绕香,顷刻回甘后,那种甘甜是从来不曾品尝过的。高中时偷喝了我爸珍藏的一盒茗茶,整整一盒。茶苞紧紧裹住,应该没有经过大火候的翻炒,像是刚刚采摘下来,娇嫩却坚挺。经水一泡,茶叶慢慢从蜷缩的状态慢慢舒展,去接受水的滋养。少顷,茶水清透,没有杂质。喝一口,沁人心脾,连疲劳过度的大脑都会释放新的活力。茶,也是能喝醉的。怪不得茶圣陆羽一生将名山大川都登遍,只为了寻找更好的茶叶。一器成名只为茗,悦来客满是茶香。我想,一个不爱喝绿茶的人,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何为甘甜。那可不是喝一口农夫山泉就会有的体验。绿茶也像人生,入世,唯有苦涩刺激感官,出世,但总会有苦尽甘来的一天。我想,绿茶的存在似乎是印证了那句民谣中的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07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7

人间的冬

深冬了,那些美丽的树,叶子终于落完了,那些常青的树,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叶子从深绿变成黄绿的,但这种颜色依旧美丽动人。道路两旁一片清静而荒芜的景象,没有叶子的树,那些树枝毫无规则地倾斜着,似乎已经陷入了冬天的深处。在这美好的植物上面,天空还是那么灿烂与斑斓,给这漫无边际的荒芜带来一丝色彩。在大地上很大的范围内存在着很多事物,那些我们看见的和看不见的,感知的和无法感知的,都在这世间的任何地方。就像我们周围有很多人,我们在各自的生活里都有不同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又会产生什么样的情绪。我们看不见很多生命的存在,却可以用心灵去感知。这也是冬天所带给我的无限遐想和人文关怀。寒风刺骨,已经看不到飞鸟了,大概早已迁移南方过冬了。那些美好的植物可能也禁受不住寒冷的折磨,已经潜伏到大地的深处。我不知道除了寒冷之外,冬天和春天的区别还在哪里,可能是我的观察太过简单,可能我并不了解季节的定义是什么,也可能是我对这世间的一切事情都浅尝辄止。我似乎总对冬天产生一种厌倦,可能是因为怕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58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7

《西游记》:人生道路,就是一场西游之路

很小的时候,一到暑假寒假电视里就会播放《西游记》,那些孙悟空降妖除魔的画面至今还历历在目,那时候,常常会和几个小伙伴一起看,那些场景记忆犹新。每个人在童年里所看到的事物都会影响以后的人生,那些经历是后来在生命里触及不到的。那些童真和幻想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岁月的痕迹里渐行渐远,直到成年后就完全追寻不到童年时期的那份纯真和热爱了。这个世界很大,大的我们可以去很多地方,又大的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很多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是在自己仅有的狭小空间里不停走动,画地为牢,没有所谓的日行千里,或者这世界上真的有人日行千里,但大多数人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原地打转。小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很大,大到可以去很多地方,可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便会觉得这个世界在变小,小到我们只能在自己的空地里。所以我们总是想打破什么,改变什么,我们不停前进,向更远的远方前进,可远方真的有美丽的景色吗?有的人找到了,而有的人还在不断追逐的过程之中。人的一生忙忙碌碌,到底在追求什么?美好生活,物质追求,精神世界?可当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1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8

追忆之十一

芦蒿掩饰深睡已久的青冢麦芒刺痛卧梦入眠的稚马我是存希流火,牝马蹁跹你是娉婷歌姬,诉梦喋喋梦曦翻弄流沙撩拨青云天池眼眸是耸入云集的流露你是比象牙塔还要碧绿通透的天河是赤红之瞳,铁水驻扎苍空的魄力是无由降落地天边的酱紫你是星星到达之前枕边的轻语是亘古星辰上的许愿是比舒心夜晚还要畅意的夜晚滩涂之上的群鸟,飞啄绯红的火烈鸟都是你熊熊烈火的心明攀缘的枝蔓是紧绕心扉间的绚烂之光哦,我的女友被荆棘冠冕的凌霄狂奔追赶,我的梦莹天地的息变又怎会戛然你的明晰星茫是无涯的宣誓历史压碾的青痕我曾是紧紧跟随跟随你的仿佛是行为替换了情感哦,我吐出光辉的云烟希望你是信仰之名的自由女神我永远都是佝偻匍匐的守墓人蓝色大海的每一寸肌肤都曾是你气息的笼罩如果说你是魅力无边的太阳那么,为何我收集不了你的一丝清香?朱聪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84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8

繁华落幕,为谁流许情愁

曾经的落日柔情,谁许谁繁华一片,晚霞谁又许谁歌舞一曲;晕红的阳光如同风雨一样微风袭来,白云灰灰蒙,眼前的一切却显得那么黑暗;“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谁又在谁眼前,擦肩而过,谁又许谁流年飞扬。【小桥流水】走在乡村体会那种未曾熟悉的味道,落日你我是那样的久违。紧闭双眼看见的却是你温柔的眼神,令人心醉神往。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水流淌在心间却殊不知其中韵味。千载悠悠故,落花无情更盛花开落。江山回望,夜阑冰河。满赋伦常,却难领江山味。【人走茶凉、何处论天涯】天涯路,漫长夜谁人知晓梦幽怜。落日在花开的季节,昙花只是一现。拖着疲惫的身躯为着曾经拥有的誓言而傻傻的等候。那年,想见于天涯路,今,陌路与指尖划过。人生岁月梦如多,却不懂其中把握。相识于天涯,陌路于心间。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08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湘春夜月

自销魂,那一抹青色如春。站在高阁览看山岭黄昏。晚霞的画面,让我又见雪染初新,凝眸之间勾月照微辰。最爱腊梅初艳时节的瑞雪,犹胜千番暖意,我只顾红尘。哪一方傲立芳纯。记经年旧事,多多少少,都付离痕。孤瞭峰回,那一刻,真情未尽,却似流云。碧墨渐寒,心也如箭,空夜夜相思难诉,黯然重温之中。天涯咫尺,更那堪三十青春!虽然怕冷月误一程冰雪,但也想回味梅香瘦损,我心依旧而今。绝迹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434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相思红豆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冉柒月反复念着王维这首《相思》,眼泪却啪嗒啪嗒的溢出眼眶,打湿了掌心的两颗红豆。意识到眼泪滴落在了红豆上,她赶忙从袖口抽出手帕擦拭,生怕这宝贝会坏掉。这可是他留给她的唯一念想了……我是个没娘的孩子,听奶娘说娘亲为了生我难产而死。幸运的是父亲对娘亲感情深厚,没有再娶过。所以我成了家里唯一的一个孩子,全家拿我当宝。父亲此生期望便寄托于我身上,全然不顾及我是个女儿身,八岁起就将我打扮成男孩模样,从小逼我习武读书。连家门都不让出,说是怕我贪玩。每次我一不做功课他就打我,虽然疼我从来不哭,我想父亲也不好受,这都是因为我害娘亲死了的原因,让他总是一个人。然而父亲今天去隔壁县谈一笔大生意,听管家说晚上才回,所以我就偷溜出来。那是一个阳光极好的午后,我一时贪玩溜出家门,丫鬟下人都没有带上,独自来到集市上。集市上的人不少,很热闹,那是我第一次独自出门。“不好意思啊!”突然我被一个大汉猛撞了一下,大汉笑着道歉。“站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332
╲丶亡ゞ ╲丶亡ゞ 2017-09-19

爱的萌芽

我相信越是寡言少语,看似冷漠无情的人,她的内心越是激情澎湃,热情似火。为什么我会说出这种话语,那是因为我本人就是一位沉默不语的人。我也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一位美少女了,体态丰腴。(这么说不够恰当,我也只有胸部丰满而已了)高中期间我是一名寄宿生,选择寄宿并不是因为离家远而是我想过过独立的生活。寄宿看似这样就有了更多和同学们接触的机会,可我总是独来独往,每天不到不得已我都不知道开口说话是什么滋味。我内心非常喜欢在学校的生活,每天三点一线,教室——食堂——宿舍。走进教室,我立马感到喜悦,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其实我学习成绩一点也不好,在同学、老师眼里我也永远是那个默默无名的学生。我就是喜欢坐在教室里的感觉,我也在认真听讲。不过我总会在听讲的同时,来一次思想的漫游。有一次上物理课,我正在入迷的幻想着我美好的未来时光,我成了一位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正津津有味地在欣赏着一位位穿着我亲手设计的漂亮婚纱在舞台中走秀呢!吉祥!物理老师竟然叫我起来回答问题。记不清问的是什么问题了,本来我对物理就一窍

收藏 0 推荐 0 评论 0 阅读 291